财新传媒

“万亿科研经费到了何处?”引争议

2016年01月31日 12:51 来源于 财新网
市场经济国家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是常态,关键在于政府如何资助企业、是不是有严格的制度规范、有没有规避寻租空间

  【编者按】

  “万亿科研经费到了何处?”2016年1月26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到底谁在浪费科研经费”的文章,试图回答这一社会公众广泛关注的问题,同时该文作者以数据为基础提出“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很荒唐”的看法。

  《知识分子》收到大连理工大学和宁波诺丁汉大学两位学者的商榷文章,指出有必要厘清科技经费、研发经费以及经费来源、执行和其中涉及的统计学问题,动不动就说“万亿科研经费”被浪费、挪用或者配置荒唐要不得。

——————————————————————————————————————

  文 | 孙玉涛(大连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教授、英国诺丁汉大学玛丽•居里研究员)

  曹聪 (宁波诺丁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部教授)

  科研经费的问题一直是学术界、管理层和各大媒体关注的热门议题。2016年1月26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到底谁在浪费科研经费”的文章(简称“到”文),回应最近网络上的流言 “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于科技研发的,60%都用于开会、出差等”,试图回答“万亿科研经费到了何处?”的问题。文章以数据为基础提出了一个主要观点: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很荒唐。

  笔者非常赞同文章从大处着眼思考科研经费配置问题,毕竟仅仅盯住高校或者院所课题组那点科研经费使用中的问题确实无足轻重。实际上,对于万亿“科研经费来自哪里,到了何处”的问题,笔者2014年在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已经给予明确且详细的回答。“到”文不但没有释疑网络上流传的消息,同时又平添了新的疑问,企业从政府拿钱荒唐不荒唐?本文旨在释疑“到”文中的疑问和网络上的流言。

 

1

  企业究竟从政府拿了多少研发经费?

  “到”文的分析既混淆了科技经费和研发经费,又混淆了来源和执行。

  根据《2014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简称《统计公报》),“到”文指出“全年研发经费投入总量为13015.6亿元,其中财政性科技经费投入6454.5亿元,其余的6561.1亿元应该来自于社会其它机构和企业的研发经费投入。但2014年各类企业支出研发经费10060.6亿元,就算上述的6561.1亿元投入全部来自于企业,那么,企业实际上是从财政性科技经费中拿到3499.5亿元用于企业自身的技术研发投入。”为此,作者在文中写道:“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这在任何市场经济国家都会被认为是荒唐的”。

  根据《中国科技统计年鉴2014》的数据,2013年研发经费内部支出中政府资金只有2500亿元,怎么到了2014年企业就能从政府拿走3499.5亿元呢?

  实际上,“到”文并没有搞清楚与科研经费相关的两个基本概念。第一,科技经费投入和研发(R&D)经费投入是两个不同的统计概念,科技经费投入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研究与开发、科技条件与服务、科学技术普及、科技交流与合作及其他等科目,其中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技术研究与开发属于研发经费投入。目前我国只有财政性科技经费投入的统计,还没有财政性研发经费的投入统计。

  第二,经费的“来源”和“执行”的统计方法不同,不能进行简单比较。《统计公报》中“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情况”是执行方面的统计,“财政科学技术支出情况”是来源方面的统计。财政性科技经费投入包括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两部分。根据笔者的研究,中央财政科技经费投入中约70%用于研发活动,但是地方财政科技经费中用于研发活动的经费并不清楚。为此,只能从研发资金执行部门收集数据并研判哪些执行经费来自政府拨款,进而估算出研发经费内部支出中来自政府的资金。

  很清楚,“到”文的分析既混淆了科技经费和研发经费,又混淆了来源和执行。根据《中国科技统计年鉴2014》的数据,2013年企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9075亿元,其中来自政府资金只有409亿元,约占4.5%,与“到”文3499.5亿元实在是相差甚大。

  市场经济国家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是常态,关键在于政府如何资助企业、是不是有严格的制度规范、有没有规避寻租空间。

  应该看到,市场经济国家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是常态。“这在任何市场经济国家都会被认为是荒唐的”的结论实在是有点荒唐。美国是最典型的市场经济国家,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2012年联邦政府来源研发经费中有大约26.9%用于企业研发活动,而企业执行研发经费中大约有11.5%来自政府。如果继续向前追溯,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企业执行研发经费中高达50%左右的经费来自联邦政府。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企业从政府拿钱搞研发并不荒唐,我国企业研发经费中来自政府的钱比例也并不高,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如何资助企业、是不是有严格的制度规范、有没有规避寻租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企业”里国有企业是开展研发活动的主体,这些国有企业大部分从原来的政府部门、公共研发机构转制而来,虽然已经改制上市,但是公共部门的性质并没有完全改变。2013年中央企业研发经费支出3188亿元,其中2340亿元自筹资金也可以认为是公共资金,当然这还不包括地方国有企业的情况。此外,财政性科技经费是实打实从政府拨出去的钱,企业是不是真正投入了真金白银搞研发还值得推敲,研发经费中的企业份额并不准确。

  媒体报道须言之有据,妖魔化科学界,不利于依靠和调动他们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中的积极性。

  显然,“到”文并没有释疑网络上流传的消息“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于科技研发的,60%都用于开会、出差等”。只要申请过科研项目、做过项目预算的人都知道,在科研项目预算中并没有一个科目叫“科技研发”,不知道40%真正的科技研发都包括什么科目;当然,科研项目预算中会包括差旅费、会议费等,开会、出差也是科研活动的一部分。科研经费用于“开会出差”对于科研人员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被媒体解读为侵占和挪用,进而引申到“直观说明根子在现行的科研体制尤其是科研经费漏洞上”,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哪些支出计为研发经费,哪些经费不计为研发经费,存在显著的国家差异。美国研发经费中只包括少量我们认为与科研项目直接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而中国的研发经费中很大一部分需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支出,科研基建费曾经是财政科技拨款的重要款项。中国的研发经费支出中只有少量的人员费,高等学校教师的工资和科研院所科研人员的基本工资并不计入基础研究投入,而美国的研发支出中不仅包括高等学校教师部分工资,还包括大部分研究人员的薪酬支出。 

  不知道作者是否做过调查研究,或者有相应的统计数据做支撑,40%和60%的数据从何而来?追溯起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曾在2003年发布的《中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中提到过约40%的研发项目预算用于项目研究本身;2013年发布的《第三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则显示,科研人员反映在申报和承担财政项目时曾经遇到的突出问题“项目经费的违规使用或挪用”占16.7%。需要说明的是,上述数据是科研人员的主观判断,并不是准确的财务统计结果;反映的科研项目经费的管理问题,而不是科研人员经费的使用问题。

  应该承认,我们的科研经费配置管理和使用上还存在一些不如意和不合理之处,但是动不动就说“万亿科研经费”被浪费、挪用或者配置荒唐也要不得,毕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科研经费配置问题涉及到专业的管理和统计知识,普通民众对之知之甚少,媒体的科普性报道有助于大家了解现象的本质。但是,没有依据的报道和网络的大范围快速传播,很大程度上可能曲解了问题的本质,在舆论上起到了妖魔化科学界的作用,不利于依靠和调动他们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中的积极性。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刘小华 内黄新闻 蔡英文 盲井 上海浦东机场爆炸 检方约见雷洋律师 钱芳莉 深圳警察 落马中央委员 韩春雨 雷洋 邢副所长 程博明最新消息 安徽省杨振超最新消息 2016年6月国家大事 上海迪士尼开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