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受审 当庭喊冤称遭逼供

2016年02月24日 17:04 来源于 财新网
检方指控许永盛在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期间,为华能集团、国电集团等八公司在27个电力项目的审批谋取利益,受贿561万元。但许永盛当庭称其所谓供诉和亲笔供词,“是遭到了刑讯逼供和威胁要挟,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违心做出的”
资料图:许永盛。 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罗洁琪 崔后健)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成为继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之后又一个在审判季否认指控的热点落马官员。2月23日,许永盛受贿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检方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许永盛在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期间,为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国电集团等八公司及下属单位在27个电力项目的审批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折合共计561万元。但许永盛当庭喊冤否认指控,并称其所谓供诉和亲笔供词,“是遭到了刑讯逼供,办案人员以其妻子和儿子要挟,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违心做出的”。

  参与庭审的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除承认收受一台按摩椅外,许永盛几乎否认了控方全部指控。庭审中,许永盛声音低沉,精神和身体状态不佳,在法院调查和质证环节中,谈及办案部门的压力,许永盛几度情绪激动至落泪,并多次表示检方指控中的很多行贿者其并不认识,指出证人证词存在矛盾和不合情理处,还多次提出要求做测谎。

  现年50岁的许永盛(1966年3月出生)曾是国家能源局最年轻的副局长和党组成员。1987年7月,天津大学毕业后的许永盛参加工作,从基层逐步高升,曾任国家计委投资司计划处副处长、地方处副处长,基础产业发展司综合处处长,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综合处处长,能源局助理巡视员,2008年8月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2012年12月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自2013年5月,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因涉嫌违纪被带走调查,掀开了国家能源局系统内的反腐浪潮。随后的2014年,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先后落马。

  2014年5月14日晚,号称是邻居的几个人敲开了许永盛家的门,将正在家中刷碗的许永盛带走。5月15日,因涉嫌受贿罪,许永盛被北京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8月27日,许永盛正式被捕。被羁押逾一年之后,2015年6月,许永盛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了公诉。起诉书显示,2015年3月20日、6月3日,公诉方两次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并因案情重大、复杂,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

   被指受贿561万余元

  公诉方指控,2008年至2012年,许永盛利用其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职务上的便利,为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国电集团等八家公司及下属单位在电力项目审批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单位负责人给予的人民币557万元,按摩椅一台,共计561万元。

  八个集团公司分别是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中国神华集团、中国华电器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前六家公司均为能源央企,涵盖了全部五大发电巨头,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为省级能源类国有大型企业,只有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属于混合所有制企业,亦有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为单一大股东。

  根据检方公诉信息,许永盛为八个电力集团在27个电力项目审批上谋取利益,即为上述公司下属的热电厂等项目在开工建设、增加电力机组等方面开具路条,并在后期核准上予以帮助。此外,许永盛还曾对上述八个集团中未批先建项目进行审批。

  按照电力项目审批的基本程序,电力项目有各地方发改委及具有计划单列权力的中央企业提出,并由国家发改委进行审批,国家能源局实际上承担了国家发改委在电力项目审批上的职能。对于上报项目,如果符合条件,国家发改委会做出同意开展前期项目的批复,俗称“路条”。收到路条之后,项目申报单位会继续开展如可行性报告、环评等前期工作。完成相关工作后,项目单位再次向国家发改委申报,并由国家发改委审批。国家发改委会发放一个同意开展工作的函,俗称的“核准”。

  被检方指控的这27个项目包括:

  中国华能集团下属的吉林长春第四热电厂和白山煤矸石电厂、江西井冈山电厂、山东莱芜电厂、江苏南通电厂、广东海门电厂、江西井冈山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51万元;

  中国国电集团下属的吉林江南热电厂、吉林白城热电厂、宁夏吴忠热电厂、宁夏宁东热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10万元;

  中国神华集团下属浙江舟山电厂、山西河曲电厂、广东台山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0万元;

  中国华电集团下属山东莱州电厂、安徽六安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26万元;

  中国大唐集团下属湖南株洲攸县电厂、吉林长山热电厂、江苏吕四港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70万元,按摩椅一台,共计折合人民币747520元;

  中电投集团下属江西贵溪电厂、山西侯马热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0万元;

  浙能集团下属浙江绍兴滨海热电厂、浙江六横电厂等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20万元;

  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江苏张家港电厂电力项目审批,检方指控,许永盛收受上述单位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0万元。

  否认全部指控

  上述参与庭审的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对于检方的指控,除承认收受按摩椅外,许永盛否认了其他全部指控。

  关于收受按摩椅一事,许永盛表示,这是扬州市发改委副主任、驻京办主任徐某赠送给他的,但与项目审批无关。许永盛表示,徐某曾带领大唐集团的人找过他,但并未提出要求帮忙在项目审批上提供帮助,而且许永盛也仅仅是招待了一下相关人员。许永盛表示,徐某是其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三十多年前两人相识时,徐某只是扬州市发改委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自己也只是普通工作人员,两人多年来交往中常有礼物往来,自己并未为徐某牟利。

  对于检方指控的按摩椅之外的其他受贿事项,许永盛全部否认。他表示,其只是发改委项目审批十几个环节中的一个环,所谓的为项目提供帮助并不成立,他并未向项目主管的任何下级和上级说过请求关照的话。

  对于控方出具的证人证词,许永盛一一做了辩解,指出证人证言中多有矛盾之处和不和情理处。他表示,证人证言中很多行贿人他根本就不认识。行贿人多是一般的热电厂厂长级别,许永盛称,这个级别的人根本不在他日常工作接触的人员范围内,也根本进不了他的办公室。“除了各省市的领导、电力央企集团的领导,其他人他都是不接待的。”对于行贿人表示的行贿时还有第三人在场,许永盛称这违背常识,“当着第三人在场,这些行贿人他都还不认识,如果我不是丧心病狂的话,我会收这个钱吗?”

  许永盛认为,检方指控的27个项目中一些请托和行贿事由并不成立。比如广东海门电厂上马新机组项目的审批,许永盛介绍,这是华能集团在西藏援建应急电源项目后,国家发改委置换给华能集团的发电容量,这是很早之前就已经由发改委定下的项目,早已审批通过。

  许永盛对很多行贿人描述的细节表示质疑。如行贿人表示曾在发改委大院的树荫下等待许永盛,许永盛表示,发改委大院里并没有树荫,只有草坪和一些低矮的灌木,草坪里有几棵果树,但是人是进不去的,旁边有武警把守。他发问道:“这些人去没去过发改委?”

  有行贿人称,将装有项目材料和钱款的袋子放在许永盛办公室的地板上。许永盛表示,自己的办公室是水泥地面。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办公室什么样;有行贿人称,在许永盛办公室送钱时坐在其对面,许永盛表示,他有两个办公室,送钱时的时间还在第一个办公室,那个办公室非常小,对面是墙,行贿人怎么会坐在对面?

  有行贿人称,给许永盛送完钱后,在发改委的电梯里和同行交谈说许永盛收钱了。许永盛认为这不符合常识。发改委电梯人来人往,而且装有监控,怎么会谈收钱的事?

  旁听人士介绍,许永盛的辩护律师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平辩称,每个电力项目一般只有一个行贿人提供关于如何行贿的证词,而所有这些行贿人都说,“将钱款放在档案袋里交给了许永盛”,“似乎几十个行贿人事先开会商量好了,采用同样的行贿方式”。

  旁听人士透露,徐平在辩护中尤其指出,姑且不论检察院是通过什么方法收集证言,若许永盛庭前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得,被作为非法证据排除,那么行贿人的证言,在每一起指控中都是孤证。

  “孤证无法将许永盛定罪。”他说。

  许永盛称“遭到很大压力”

  检方向法庭出具了被告人许永盛的供述记录和亲笔供词,显示许永盛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许永盛及其律师在庭审上称,“是遭到很大压力,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违心做出的”,应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据旁听人士介绍,许永盛辩护律师徐平称表示,从2014年5月被抓至2015年6月起诉,一年内,许永盛被侦查人员提讯了至少102次。其中,有27次在指定监视居住地,有75次在看守所的提讯记录。最后,侦查机关移送到法院的讯问笔录共计87份,其中44份笔录是有罪供述,其余43份笔录是无罪辩解。徐平称,侦查机关还对许永盛另外做了十几次讯问,没有向法庭提交讯问笔录。

  许永盛称,在2014年5月14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将近半个月内,以北京市检察院一名刘姓处长为主的办案人员对其进行威胁,还有办案人员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许永盛表示,办案人员曾让他“坐小凳”,一直坐到他屁股流血。

  许永盛在庭审中主动“描述”了被抓后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前半个月。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剥夺犯罪嫌疑人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措施,由检察院指定在某个地方,既不在嫌疑人家中进行监视居住,又不在具有同步录音录像设备的看守所里。由于欠缺合法性监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滥用一直遭受法律界人士的广泛诟病。

  许永盛表示,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基本上没有睡觉,每天晚上进行审讯,白天不审讯的时候,看守人员让他背制度条例,背错一个字,要求他面对墙站着读几十遍。许永盛表示,由于制度条例文笔不通。根本不可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好多天是站着读那个制度条例,腿都站肿了,“上下一般粗,都发紫了”。

  许永盛在庭审中表示,在前半个月中,办案人员还表示,如若再不配合,就将许永盛送至外地,并称北京是办案最文明的地方,如果被送到外省去,那是“虎狼之师”。许永盛称,“文明机关我已经受不了了,还能到‘虎狼之师’那里去吗?”他指称办案人员还曾威胁,“如果不配合,就将你的夫人也抓起来。让你的儿子看他怎么办?”许永盛的儿子当时是高中二年级学生。他表示,“就这一条,我不妥协能行吗?于是就认了大唐集团湖南株洲攸县电厂项目”。

  第二阶段,许永盛介绍,是办案人员到其吉林老家后,回来对许说吉林这些项目很多都有问题。“办案人员表示,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十万以上的就完全一样,你现在认了一个项目。受贿数额对你来讲,10万元、100万元、500万元都没有任何区别。现在主要是态度、配合,你现在可以先认下来。我们会实事求是的去给你核实。如果不能认定的话,我们会给你去掉。”许永盛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认了吉林的一些项目。

  第三阶段是到看守所之后。许永盛表示,“到了看守所,我一下来到了有人的地方,我缓过来了,所以就开始实事求是的讲。他们看我态度不好了,就把我转到军队看守所,表示如果我不配合的话,他们还有更加严厉的管制措施”。

  据旁听人士介绍,许永盛当庭表示:“他们说你如果认了话,就把你当作一个从宽的典型,有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如果没有收钱,我就对不起检察官。”

  此外,旁听人士称,徐平透露,专案组一名女性负责人深夜会见许永盛,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说“你要再不认,就拿你的头祭共产党的大旗”、“重庆一个县委书记收了件皮大衣就枪毙了,你已经承认的事就可以杀了你,你怎么也得把组织掌握的给承认了”;另一次提讯中,女书记员用笔砸许永盛的头,许永盛不堪其辱,血压急剧升高,当时就晕倒了,讯问人员不得不找来医生救治。

  “正是在这种恐吓、欺骗、侮辱中,许永盛精神崩溃,按讯问人员的提示,做出了本案全部有罪供述。”徐平辩称,如果许永盛所述属实,则本案的证据无疑存在不让睡眠的疲劳审讯、欺骗、威胁等使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痛苦的方法,而这些方式恰恰是法律明文规定的非法收集证据的方式。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5条规定:“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或者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者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供述的,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中亦规定:“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应当排除。”

  证据之争

  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和非法证据,最重要、最直观的方法就是调取讯问笔录和同步录音录像进行比对。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规定:“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职务犯罪案件,在每次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对讯问过程实行全程录音、录像,并在讯问笔录中注明。”《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技术工作流程(试行)》第四条规定:“录制的起止时间,以被讯问人员进入讯问场所开始,以被讯问人核对讯问笔录、签字捺印手印结束后停止。”

  2015年底,许永盛的辩护律师徐平向法院提交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要求检察院向法庭提交许永盛有罪供述的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讯问室和解放区总政治部看守所的同步录音录像。法院认为,由于录像太多,只抽查其中有代表性的一部分。辩护人要求调取7次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检察机关提供了5份。对于未提交的两份,公诉人向法庭提交了办案说明,解释称未提交的讯问录像,是因为那是讯问人员“对许永盛进行法制教育,因此没有做笔录,也没有录像”。

  另外,对比数份讯问笔录和提讯时的提票记录时间,笔录缺了数个小时的讯问内容,检察机关的解释是“丢失了”。

  徐平认为,讯问人员对许永盛的讯问有大量的时间处于同步录音录像监控之外,检察机关并不能证明在“丢失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因为非法证据排除的证明责任在于检察院,检察院“不能排除存在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

  但在庭审中,审判长表示,在开庭之前,许永盛的辩护人向法庭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在庭前会议上听取了控辩双方的意见,合议庭在庭前会议之后经过合议认为,本案不存在需要排除的非法证据。

  此外,关于询问笔录中存在的瑕疵也成为庭审中辩论的要点。许永盛举例:对于某位他从未见过的行贿人,在询问笔录中,出现了许永盛描述受贿人相貌特点的记录。许永盛辩称,自己从未见过此人,怎么会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可以调取同步录音录音,他从来就没有说过这些话。检方回应说,每一份笔录都有许永盛的签字确认,并保证事实属实,而在审查起诉阶段的会见中,许永盛也全部承认所有指控。

  在庭审中,许永盛表示,自己的亲笔供词是其在做完询问笔录后重新写的,很多细节是在检察官的说明之后,按照规定口径写的。但检方反驳道,这与事实不符,有几份亲笔供词是在庭审之前。而且笔录中许供诉的金额要比公诉的金额要大。检方在庭审中表示,经审查,所出示的证据均由司法机关依法收集、合法取得。

  此外,徐平律师表示,检方未出具查获证明许永盛受贿的现金赃物款,他认为一般受贿案件都要起获大部分赃款赃物以印证受贿事实,本案中侦查机关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对许永盛生活轨迹和家庭关系进行了拉网式排查,却没有查获任何现金赃物款,这再次表明没有证据印证受贿事实。但检方则表示,查获现金赃物并不是构成受贿的法律要件,不影响定罪。

  旁听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审判长宣布下次开庭时间地点另行公告。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长沙强拆 叶选宁简历 衢州新闻 武汉填了多少湖 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调什么单位 江门纪委 韩春雨 绥芬河武警杀人 湖北省新省长 山东 孙立成 2016年7月13日国家大事 安徽省有几所亚州350强大学 湛江原市委书记刘小华 洪灾 日元升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