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特稿|传销窝点大逃亡

2017年08月15日 16:37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报道精选】社会民生大稿
可以听文章啦!
几乎和李文星同一时间误入“蝶贝蕾”的几个年轻人,最终如何惊险逃脱

  【财新网】(记者 苑苏文 罗瑞垚)李斗说,能从天津静海的传销组织逃脱,得益于自己“心大、乐观”。

  “很多人刚去的时候都不吃饭,我第一天早上就吃了一个馒头,晚上吃了俩馒头,越吃越多,走的那天早晨吃了俩馒头,前一天晚上吃了四个馒头。”李斗回忆,传销头目甚至打趣他:“吃得真多,以后不招东北人了。”

  当然,盘踞静海多年的传销组织“蝶贝蕾”,不会因某地人士吃得多就拒绝吸纳。传销本质上就是做“人”的生意,其敛财的方式是胁迫新成员购买并不存在的产品,并用返利作为诱惑来人拉人。

  李斗是个95后。今年5月17日,为了“高薪兼职”,他从东北来到天津,到了静海却被两个大汉从出租车上架起,拖入传销窝点。这之后,他见缝插针地传递逃跑信息,感染了同样想跑的不少人。进入传销窝点第10天,趁两名“领导”离开,李斗和其他人制服了看管者逃了出来。12人的窝点中,除两名头目外,一人自愿留下,一人未能赶上,剩余八人成功逃脱。

  8月4日,财新记者在天津静海大口子门村,找到了李斗等人曾居住过的传销窝点。该窝点距李文星溺亡的水塘只有不到一公里。李文星2016年从东北大学毕业,5月20日,在李斗被控制的第四天,李文星被同样的招聘套路骗入静海传销组织。但他们的结局截然不同:李文星失去了生命,李斗等八人最终幸运逃离。

  但大逃亡仍有遗憾。集体逃跑时,一个名叫“丽丽”的姑娘恰巧出去“接人”,未能抓住机会;而一位“大扛”则拒绝离开,这是窝点里除两位领导外级别最高的人,拥有研究生学历。“他已经完全被洗脑了,投了十几万,真心地觉得干行业有前途。”李斗说。

  骗局

  滴滴快车停在104国道边,李斗随接站女孩走上绿化带间的一条土路。两名男子上前,每人一只手扯着他向前走。李斗说,直到那一刻,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已进入险境。“当时也是天真,还觉得他们挺热情的。”

  在李斗的脑海中,当时正在经历的仍然是如下剧情:5月17日,他坐飞机转地铁从沈阳到天津应聘“高薪兼职”,前台女孩热情接站,并提到,其他员工“碰巧”在野外拓展,不如直接去加入。他答应了,到了“果园”,便遇到了如此“热情招待”。

  让他放松警惕的,还有骗子的“专业”。李斗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QQ群找兼职,传销人员和他私聊,提起专业术语十分熟练。

  沿着土路拐了两个弯,走不到20米,一间无门、玻璃窗碎裂的红顶小屋便出现在了眼前。小屋西侧是个水坑,东侧是个干涸的水沟及小树林,李斗说,他看到沟里铺着塑料布和被子,上面坐着几个年轻小伙子,沉默地看着他。

  李斗立刻反应过来,架着他向前走的不是好人。“进去之后我就明白了,是传销,但看因为对方人多,反抗也没用,我就想后面找机会再跑。”他说。

  财新记者按照指引来到李斗所说的窝点,找到了红顶小屋,并在干涸的水沟里发现了几床被子,在屋外的草丛里找到了写有传销内容的纸张。

  传销窝点气氛诡异。看着眼前几张不辨喜悲的脸,李斗说他有些恍惚,“看不出他们是被逼无奈待着的,还是真心想待着”。据李斗描述,随后同为90后的“领导”贾某到来,看到沉默的场景,突然发火,“嫌我们不唠嗑”,罚所有人做100个俯卧撑。

  “唠嗑”自然不是随便聊。一般为老会员专门对新成员进行“培训”,内容即为一套约一万字的讲座笔记,里面详细介绍了“行业”的由来,外界对行业的偏见,以及是如何的“小投资、大事业、无风险、无压力”。

  一些遗留在窝点的传销笔记上,提到行业受到政府的支持,并称顶端“出局制”是他们和其他“不正经”的传销最大的区别之处,“给劳苦大众翻身的机会。” 多位曾陷入传销窝点的人士证实,培训时老会员还会用手机播放视频,内容多为伪造的有中央电视台标志的视频,基本逻辑包括但不限于:改革开放划定经济特区,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传销组织承担了这一艰巨的任务。

  实际上,类似“蝶贝蕾”的传销也被称作“金字塔诈骗”,并不会创造价值。他们令钱从最底层向上流动,越往上获得越多收益,最底层的钱基本都来自底层传销人员的亲属朋友。

  新人

  李斗对“唠嗑”的内容丝毫不感兴趣,他说他一眼就看穿了“行业”的真相,并开始琢磨多聚集几个人以方便逃脱。“我一站到大沟里就觉得,这种环境怎么还能呆得下去?别人肯定有想走的,但是我是第一天去,也没人理,就想过几天再看。”

  第三天,李斗的“队友”就来了。5月19日,两位求职者以同样的方式被拽进了传销窝点。

  早晨到达的是山东女孩周欣,她刚结束了大学毕业设计答辩,还未正式毕业。几天前,她在中华英才网应聘“南通五建天津项目”的造价员,对方打电话询问了她的籍贯、是否有兄弟姐妹等信息后,就给她发了录用通知,实习期工资每月3500元,包吃住。她在5月19日凌晨乘火车抵达天津站,坐地铁到天津南站,被一女传销人员接站,并打车带到传销窝点。

  周欣告诉财新记者,104国道上,两个年轻男子上前把她从车上往下拽时,她“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她拽着司机的胳膊求助,但司机只是呵斥两句,并未下车阻止。

  下午,西安小伙艾信到达,他在智联招聘上应聘了“江苏运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天津项目部的职位,却同样被接到了大口子门村。艾信的反抗更加激烈,他告诉财新记者,出租车门打开,两名传销人员站在车两边,拉扯他的胳膊,他尝试挣脱并想转身逃跑,但没有成功。被拽到窝点后,领导贾某威胁“老实点,不然弄死你”。

  5月22日,应届毕业生龚长从天津塘沽的大学校园出发,换乘几次公交车和地铁后,被接到了大口子门的传销窝点。他本来在中华英才网上应聘了“南通四建天津项目”的施工员。龚长告诉财新记者,他在前往静海的路上,一度对设在静海的项目部感到疑虑,并没有想太多,没想到却因此陷入了传销。

  传销窝点居住条件颇为恶劣。5月,为躲避警察,只有在凌晨12点-3点间他们才能回到位于废品回收站的一间小房子,其余时间都要带着被子睡在枣树林或大水沟里。李斗回忆,五月昼夜温差很大,晚上特别冷,中午特别热,有时候还会下雨。“睡在大沟里的时候被树枝划得浑身疼。”

  财新记者曾探访李斗等人住过、位于大口子门村西北端废品回收站里的宿舍。那是九间几乎没进了垃圾堆的平房。李斗等人住的房中,有一张废弃的双人床,据称这是两位领导贾某和高某睡的;在地上,铺着八、九个门板,其中一个门板横着放在门口,据称这是负责守夜,防止其他人逃脱的“扛家”的铺位;在屋梁上挂有五六个系成圆环的蚊帐布,房屋内没有电灯。

  一个粉色的行李箱遗留在地面的门板上。周欣称,那是她落下的行李,里面有她曾经心爱的Jellycat邦尼兔。但财新记者只在现场看到了空箱子。在传销窝点的生活十分艰难,周欣说,每天都要凌晨两三点起床,带着被子前往树林继续睡。“虽然偶尔看到很好看的星星,但我被蚊子咬得全是红包。”

  “新人有四个,要跑的话,绝对是都想跑的。”艾信说,和李斗一样,一进入传销组织,他就绞尽脑汁想要逃跑。除了新人剩下就是资深的,他们要在不被头目察觉的情况下传递信息,并判断对方是否想离开。“把那些不动摇的,时间比较长的老板调开。”艾信说。

责任编辑:王逸吟 任波 |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10人已赞赏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澜股份 宋卫平 华润银行 平安大厦 三年自然灾害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版税率 十三届三中全会 bdi alphago 存贷比 好大一棵树 立法法 宏观调控 互联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