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全国人大“专职常委”扩编

2008年03月17日 22:28 来源于 caijing
本届人大进一步扩展“专职常委”来源渠道,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机关的人员也获得晋升

本届人大进一步扩展“专职常委”来源渠道,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机关的人员也获得晋升

  3月1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差额选举产生了161名人大常委会委员。由上届开始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专职常委”尝试,得以继续,李连宁、信春鹰、沈春耀等九位上届“专职常委”获得连任,而郑功成、庞丽娟、袁驷等来自学界的“特别委员”也获得连任。
  本届人大在上届基础上,“专职常委”人数进一步增加。颇为引人注意的是,两名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的司局级干部——郎胜(原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主任)和陈斯喜(原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室主任)首次当选常委会委员。
  郎胜和陈斯喜均为法学“科班”出身,郎胜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陈斯喜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两人在人大机关长期从事立法工作,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较强的专业能力。
  这两位新晋的“专职常委”之所以备受瞩目,在于上届“专职常委”主要是来自政府机关和学界,而郎、陈二人的顺利当选,意味着“专职常委”的来源范围扩展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机关,渠道进一步丰富。
  “专职常委”制度始于上届全国人大。之所以特别,主要是不同于原来常委会组成人员很多都是当完省委书记、省长、部长等行政职务之后,再到全国人大工作,年龄偏大。“专职常委”主要是来自行政部门的司局级官员,以及学界的知名学者,不是退休了才过来,而是年富力强,且多具有法律、经济等方面的专业背景。这显示,人大不是“中转站”,不是二线,也是一线。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共有19名这样的“特别委员”,此后不久,他们中的十人卸去了原有职务成为“专职常委”,全职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后有一人在职期间身故,另一人回到原单位晋升)。
  本届人大,以上这些委员全部连任。而在他们的基础上,一些新的年轻委员也进一步被纳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名单中,除前述的郎胜、陈斯喜外,学界方面,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也首次当选。蔡昉在农业经济、劳动经济、中国经济改革和人口问题等领域研究成果颇丰,特别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和改革问题的研究,在国内外具有广泛影响。
  专家指出,“专职常委”制度的建立主要是扩大具有法律、经济背景的人士,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中的比例,为立法和监督等提供更多的专业性意见,增强人大的履职能力。是“优化常委会组成人员结构”的举措。
  我国全国人大代表总数一般接近3000人,一般每年只举行一次会议,代表基本都兼有其他职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一般为100多人,如六届至九届是155人,十届增加到175人。按宪法规定,常委会组成人员不得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务。但是,这并不排除常委会组成人员担任国家公职以外的其他职务。
  近年来,随着人大制度的改革和“依法治国”方略的推进,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和监督工作日益繁重。中共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加强人大常委会制度建设,优化组成人员知识结构和年龄结构”,而进一步深化十届全国人大创设的“专职委员”制度,成为十一届人大的一大看点。
  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利明对记者表示,很多国家的“政治家”主要是指议员,我国的人大制度跟他们不是一回事,但不管怎样当,应该保证全国人大行使宪法和法律授予的职权。现在的法律草案越来越专业和复杂,不是简单看看条文就能理解,需要做认真地调研和分析,审议预算决算也都是非常专门化的事情。
  王利明说,无论从时间、精力,还是专业能力上,兼职的方式都不能适应人大工作的需要,专职化应该成为改革方向。虽然现在全部改为专职难度比较大,但是逐步扩大专职还是有必要的,既要保证专业化,也要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法案室主任俞光远也说,应该向年轻化、专职化的方向发展,而目前的“专职委员”人数还比较少,在常委会组成人员中的比例应该扩大。
  在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主任蔡定剑看来,要使人大常委会成为真正有能力的立法机关,必须实行专职化,只有全部常委会组成人员实行专职化后,才能发生整体效应。
  蔡定剑认为,专职化意味着产生一批以议政为职业的人,专门从事人大常委会工作,不兼其他职务。他同时认为,应该改革人大常委会过于行政化的组织和工作方式,让常委会的工作机构面向全体常委会组成人员提供服务。
  对于给“专职委员”安排行政职务的做法,蔡定剑认为这有行政化的问题。代议机构不同于行政机构,其代表是平等的,不像行政机构有上下级别。“专职常委员”属于“政务官员”,代表人民意志行使权力,重在议政;他们升任后的行政职务,已属“事务官员”,更多的工作在行政领域。这两种不同的角色存在一定程度的冲突,行政化倾向会约束委员们的议政空间。
  他认为“专职委员”制度设计时应该明确其目的,是为了选拔来做干部,还是选拔来议政?如果经历议政训练表现良好,可以到其他部门担任领导职务。
  截至目前,官方尚未正式公布新的“专职常委”名单。■

[财新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财新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

版面编辑:运维组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