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饶毅谈读书

2016年06月03日 09:33 来源于 财新网
在5月底,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北大博雅讲坛、《知识分子》、长安街读书会、未名讲坛和当当网联合主办的第57期北大博雅讲坛上,北京大学讲席教授饶毅在讲述“诺奖光环下的中国科学”时,分享了自己对读书不一样的理解

  演讲 | 饶毅(《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讲席教授)

  整理 | 程莉

  我们写《辛酸与荣耀》这本书有多个原因,其中一个是无论海内还是海外的华人读书都相对较少。另一个是科学还没有稳定地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用实际行动,自己写书来弥补这两个问题。

  我成人阶段大部分时间在美国生活,回到中国九年多,我能找到的、有内涵的读物绝大部分仍然是英文。我们华人是表面上、口头上念念不忘读书,但恐怕实际上读书量很低。如果以实际读书量除以号称的重要性作为指数,我们可能是全世界读/称比最低的民族。

  当然不是说我们不读书。我们有很悠久的文化传统,包括从文字、印刷到对读书概念的认同。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仔细观察一下,今天的海内外华裔成人有多少人在读真正的书?读真正的书的比例很低。

  首先是很多人在成年以后不读书,也就是说当不再有考试需求的时候,超过一半以上,也许超过60%以上的中国人不读书了。

  当然还有一些人读书,但读的是专业有关的书。有些行业,尤其是部分科技行业是得一直读下去的,像自然科学研究的人,得读科学文献。科学文献以科学杂志为主要形式,月刊、半月刊、周刊,因为职业的原因不得不读,这也是一种读书。广义来讲这确实是读了书,但狭义来看这是在看工具书。看工具书和吃药的时候看说明书可能差不多,没有人认为读吃药的说明书叫读书。读本职业的工具书算不算读书呢?你说算读书也有道理,说不算也有道理。

  有少数人读超出本专业的书,包括其他专业以及思想、文化的书。中国学文科的人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成年以后还读书,而且读得相当多。其中少部分读英文书,也读得很多。但是你如果去查理工科的人,会发现大部分人除了专业杂志以外,其他的书读得很少。

  这里有个问题,读小说算不算读书?在几十年前,小学毕业就算有文化、初中毕业都算知识分子的时代,读小说就算读书。现在可能很多人认为读小说不能算读书。所以如给我爹一辈的很多专业人士出示你读小说的清单,他肯定认为你浪费时间、游手好闲,是否说你是不肖子孙则取决于他是否关心你。读什么书才算读书?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与你的志向、家庭背景和社会状态都有关系。

  中文以外我只会英文,所以我只能读英文书。英文的各种文化书籍和文化杂志,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明显超出中文书。当然不是说读中文书只能变傻瓜,但要变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有极少的学科靠中文书可以,大部分的学科只读中文都可能造成重大的知识缺陷。至于是否会导致智力缺陷,可以再讨论。

  目前中文的好书很少,即使不是华人读书相对少的唯一原因,也是重要原因。

  与其担心华人不读书,不如积极提供解决办法。所以,我们努力写一本好的书。

  我们这本书,既有历史、也有人物,既有科学、也有文化,既有成功、也有失败,而且还有中国第一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作为基线。

  我们三位作者不是记者,写作更不是八卦猎奇。我们选择重要的问题,严谨地进行调查、研究、分析、推理。我听过不同的人讲青蒿素,包括很受尊重的周光召先生,他很惜才,关心多个学科。他十几年前提过其中部分背景,包括1996年他坚持要给青蒿素发奖。周光召先生现在还在病床上,我们的科学史工作实际上是延续他的工作。

  我们还坚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我们一定是实事求是地搞清楚历史。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大部分当事人都活着,既然活着,我们就有办法搞清楚事实,而不担心因为争议而有偏见。为了做到不偏不倚,我坚持在整个过程中不见当事人,另一位作者黎润红一定得去见,才能拿到一部分口述史资料。我们也查档案。其中军事科学院那部分档案其实已经过了保密期,但解密之后没有人来看,我们是第一批。黎润红的口述史做得很好,互相印证,而不同的意见也得到反映和记录。

  在我们之前参与青蒿素工作的人都写过书,各持不同意见,甚至有些观点是针锋相对的。但是现在包括这些人都认为我们写得最客观公正。当然不可能所有人意见都一致,但我们把不同意见记录下来,请读者自己判断。

  我们从开始就想到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书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其他类型的书,政治、社会、文化方面的书不仅争议很大,而且个人品位也不同。科学史方面,中文有关爱因斯坦、牛顿的书全是直接或间接翻译过来的。所以很难找到比《辛酸与荣耀》更好的科学史中文书。

  透过我们的书,看到人生,父母买了它给孩子看,影响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

  透过我们的书,看到事业,恋爱的人买了它送对方,提供郑重讨论的起点。

  如果你实在不读书,可以买几本作为礼物送人或放在书架上。

  我认为书是最重要的家具,你可以买各种各样的家具,都比书贵很多,再漂亮的家具也是工具,不能影响人生。书不一样,它潜在的作用也很大,这本书你不看,你放在书架上,你的孩子或者亲戚朋友的孩子,甚至以后你的孙子说不定偷偷看了一下。这本书在你家书架摆50年,哪怕只有两个小孩子受了影响,这种影响也会出人意料。

  这本书里面讲了相当多的科学和中国。我们推出这本书问心无愧,可以称为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我以前写过很多文章,出过《饶议科学1》《饶议科学2》等书。可能有些闪烁的想法,但那两本书是不成体系,属于杂文式的。而现在这本书有头有尾地讲一个核心问题,而且有我们在科学史上有原创性的材料、原创性的写法。我希望你们一传百、百传万,喜欢读书的海内外华人人手一册。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卢玲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武汉 内涝 张丽丽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长沙拆迁案 长沙强拆 叶选宁简历 衢州新闻 武汉填了多少湖 绥芬河武警杀人 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调什么单位 韩春雨 江门纪委 山东 孙立成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