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寻子33年获答复:超生孩子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

文|财新 黄雨馨 蒋模婷,陈鹏多(实习)
2022年07月05日 13:54
孩子被从手中夺走33年后,母亲唐月英说,自己的心愿是能与孩子相认,告诉对方“不是我丢他的,不是我抛他的,不是我弄他出去,实在是人家强制的呀”
资料图:计划生育服务室。7月1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出具《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超生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漫漫寻亲路,年约七旬的唐月英、邓振生夫妻走了33年,获得了如此答复。1990年,交了1340元超生罚款后,夫妻二人未满一岁的第七个孩子被抱走,至今下落不明,骨肉分离近33年。唐月英说,自己的心愿只是能与孩子相认,告诉对方“不是我丢他的,不是我抛他的,不是我弄他出去,实在是人家强制的呀”。

  7月1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出具《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针对唐月英、邓振生“要求追究高丽君等人涉嫌拐卖儿童一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一事,《告知书》回应: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法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有留存任何记录。

[财新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财新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

责任编辑:王永 |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