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孙立平:耐用消费品时代的城乡关系与城乡统筹发展

2010年08月08日 15:59 来源于 财新网
城市化是必由之路,人口流动是现在协调发展最基本的机制

  【财新网】(孙立平)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地参加这个会议,今天我想谈一个题目——《耐用消费品时代的城乡关系与城乡统筹发展》。

  我首先来谈两个看起来好象不相关的观点:一个是前一段大家非常熟悉的富士康事件。富士康事件发生以后有很多的媒体找我,除了新华社之外,剩下所有的我都没有接受采访,因为这个话我觉得特别不好说,不好说在什么地方呢?我们都知道在富士康这个事情上,大家都把眼光盯在血汗工厂上,这个我也同意。人们盯在血汗工厂上,主要提出的呼吁和要求就是提高工人的工资、改善工人的待遇、改善工厂的管理模式等等,这些我也都是很赞成。为什么觉得这个话很难说呢?按照我个人的观点,从我内心里说,我并不认为富士康这十几连跳的发生主要是由血汗工厂这个模式造成的。富士康这个事件的发生,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要负的责任可能比富士康要大得多。为什么?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说富士康就是这样一个富士康,血汗工厂就是这样一个血汗工厂,工资福利就是这样的工资福利,工厂管理的模式也是这样的一种管理模式,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假如说就一点不一样,也就是说这个工人下了班之后,哪怕一天加班到晚上八点钟才能下班,不是回到集体宿舍里,而是回到工厂的周围——这个城市当中,哪怕他是在贫民窟里,有一个六七平米或者五六平米的家。回到这个家里之后能见到他的老婆孩子,他从一天挣的几十块钱当中摸出两块钱给孩子买冰棍,看孩子一边抹着鼻涕一边啃冰棍,心里很高兴,他会是什么感觉?第二天早晨上班之前能看到这个孩子抹着鼻涕,背一个小破书包,穿得破破烂烂,但是能跟其他的孩子一样去上学,虽然他心里也明白,这个孩子也学不好,顶多上个初中高中,但是尽管如此,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十三连跳的人会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感受。我个人想法,这当中可能有相当一部分的自杀可能不 刚才我说我们这个社会可能要负的责任比这个血汗工厂要大。我记得几年前的时候,我曾经在这个大厅讲过一个题目——《营造多数人生活的家园》。实际上看这个题目也是不对的,实际上应当是《营造每一个人生活的家园》。而富士康这个事情告诉我们,首先这个社会当中可能一部分人哪怕连一个最差的家园或者是连贫民窟里面六七平米都没有,而且这可能是一个相当大的数量。现在我们农民工有两个亿,新生代的农民工大约是一半,再过几年耕地全部完成,可能有两三个亿的人处于这个状况,将来这些人可能哪怕一个最差的家也回不去,只能回到集体宿舍里。但是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为什么很多工厂也是同样的宿舍,也是回到宿舍,为什么其他的地方没有发生自杀,而富士康发生了?我个人的看法,富士康的管理模式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实际上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在其他的工厂宿舍当中可能还有他的朋友,还有老乡,还有他熟悉的人,他回到这个宿舍当中可能有点温情,还能够说说话,而富士康这样一种特有的、半军事化的管理方式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我们要知道,稻草只是稻草,稻草不一定是根本的原因。所以我们要看到,当新生代的农民工成为农民工的主体之后,我们面临一个跟原来完全不同的问题,可能将来会有两三个亿的人要漂泊在这个城市当中,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所有东西没有一件属于你。他们男女朋友怎么交?即使交了男女朋友在哪里结婚?农村回不回得去?城市进不进得来?甚至35岁之后打工的机会还有没有,这些问题没有人想得清楚。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