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盗版《新华字典》如何流入学生手中

2013年04月11日 08:14 来源于 财新网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督办云南腾冲“3·24”临沧“3·28”侵犯著作权案纪实

  新闻背景 去年年底,教育部、财政部下发通知,决定自2013年寒假开学起,由中央财政下拨专项资金为我国农村地区中小学1—9年级在校生免费提供近1亿册正版《新华字典》。然而,就在这项惠民工程赞誉声响起的同时,云南省个别地方却因对招投标环节监管不力而发生了集中采购盗版《新华字典》的恶性事件。

  3月20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举报中心接到商务印书馆的举报,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部分农村中小学生3月19日前统一领取到的《新华字典》(第11版,单色,定价19.9元)竟然是盗版!

  这一举报立即引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同志的高度重视,并随即令举报中心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将举报线索转发给云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要求云南省、保山市和腾冲县“扫黄打非”相关部门联合侦破此案,并决定专门派员前往腾冲现场督办此案,坚决追根溯源、一查到底。

  千里飞赴腾冲,发现盗版字典蛛丝马迹

  3月24日,15时30分。

  经过前后6个多小时的飞行与汽车颠簸,《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跟随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案件督办处的同志一同赶到了位于我国西南部、在历史上曾是古西南丝绸之路要塞的腾冲县县城。

  在记者一行入住的酒店内,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工作人员立即召集已经先期赶到的云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副主任、省新闻出版局反非法和违禁出版物处处长王春宁、副处长胡延军,云南省保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许强等汇总初步调查的情况。

  据王春宁和许强介绍,已初步查实,腾冲县教育局通过腾冲县锦业工程招标有限责任公司公开组织实施了《新华字典》(第11版,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活动,并于2012年12月27日至2013年1月4日、2013年1月6日至12日两次在中国采购与招标网、云南省政府采购网上发布招标公告。云南省腾冲县新华书店和腾冲县邮政局先后报名参加了竞标活动。由于报名单位不足3家,根据《政府采购法》相关规定,两次采购竞争性谈判活动随即终止。腾冲县教育局因考虑到采购《新华字典》时间较紧,潜在投标人较少,于1月23日将此情况书面向腾冲县政府采购办、县监察局执法监察室作了汇报,并获批准转为其他方式采购。1月28日下午,锦业公司举行了开标仪式和开标会议。经过评标委员会多名人员的投票,最终确定腾冲县邮政局为第一成交候选人,授权代理人为杨继泽。2月5日,锦业公司向腾冲县邮政局签发了成交通知书:“成交价格为989989.74元;《新华字典》数量为90163本;单价为10.98元/本。承诺供货期:20日内,负责人:杨继泽”。

  就是这个名叫杨继泽的人集中采购了9万多册《新华字典》,并发放到腾冲县所有中小学校学生手中。而实际上,杨继泽并不是腾冲县邮政局的职工,而是腾冲“天天印刷厂”“天天打印店”和“腾冲斯美印章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他所经营的三家企业经营范围均没有出版物发行资质。

  杨继泽与腾冲县邮政局是何种关系?他为什么能代表县邮政局在竞标活动中中标?在短短的20余天里他从何种渠道采购到9万多册《新华字典》?他在竞标活动中报的10.98元/本的字典价格为什么比商务印书馆批发给全国各地新华书店的最低折扣价还低1元?一连串的疑问将事件的焦点集中在杨继泽身上。

  就在大家分析讨论的时候,商务印书馆营销策划部的闫志鹰怀抱一摞《新华字典》走进了客房。据他反映,十几天前商务印书馆接到了来自腾冲县学生家长的质询电话,称孩子领到的《新华字典》装订质量不太好,希望给换换。商务印书馆一查,根本没有从任何正规渠道给腾冲县集中配发过《新华字典》。那么,当地已经发放到孩子们手中的字典从何而来呢?于是,他先期赶到腾冲调查。他把手里的《新华字典》摊在地上,记者数了一下共有12本,每本字典都被套上了透明塑料袋,外面用黑色的粗笔写着学校的名字。

  “这几天跑了腾冲县十几所中小学,这些是我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正版《新华字典》从孩子们手中一一换过来的。”闫志鹰指着这些字典说。随即,他从兜里拿出一个类似手电筒的紫外线灯光照射仪,对这几本字典的封底和扉页进行照射,“完全肯定这些是盗版。”他说。闫志鹰又拿出一张印有数字与表格的A4纸,上面清晰地记录有腾冲县18个乡镇50多所中小学领取字典的详细数量,上面有政府补助资金合计128.04万元的字样。

  “从我这几天的实地抽样调查结果和从云南省出版物发行市场渠道获得的可靠消息可得出结论:腾冲县城外近50所农村中小学发放的7万余册字典都是盗版;而县城内5所—6所学校发放的1万余册字典,还有待进一步鉴定。”闫志鹰说。除此之外,他又提供了一条新线索:距离腾冲县400多公里的临沧市临翔区通过招投标采购的2万余册《新华字典》也来路不明。此时,这批字典还囤积在该区各中心学校,大部分还未发放到学生手中。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工作人员当即与王春宁、胡延军等人商议后决定,由于案情重大,马上将有关情况向全国、云南省、保山市“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同志汇报;当晚立即召集腾冲县“扫黄打非”有关部门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通报基本案情,并要求其尽快成立专案组对此案作进一步调查。与此同时,云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紧急联系临沧市“扫黄打非”有关部门负责人,要求当地教育部门尽快冻结2万余册《新华字典》的发放并对字典予以封存,以进一步查清字典的来历。

  连夜成立专案组,控制涉案嫌疑人

  3月24日,18时15分。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一行向腾冲县副县长谷萍、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斌、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李定昌等通报了案件情况,并一起确定了下一步工作。

  两个小时后,由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挂牌督办的“3·24”侵犯著作权案件专案组成立,同时部署工作:一路由公安机关马上传唤涉案嫌疑人以防其逃脱;另一路将在25日派警员赴腾冲县部分乡镇中心学校对字典进行抽样取证。

  3月25日上午,腾冲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办案警官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一行汇报了连夜传唤涉案嫌疑人杨继泽的情况。据杨继泽供述,2月5日,他代表腾冲县邮政局与县教育局签订了供货合同。为了兑现在标书中的承诺,他从县城内的思源和学府两家书店以14元—15元的价格各批发了2万册《新华字典》;同时从昆明一家图书批发公司以10元的价格购买了2万册,之后又通过这家图书批发公司人员的介绍,从四川以同样的价格购买了2万余册,共向中小学校约发放了6万余册字典。专案组立即部署对其供述予以核实。

  赴农村学校抽样,字典全部是假货

  3月25日,14时。

  记者与腾冲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李石磊警官、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的李定昌、董贤雄及商务印书馆的闫志鹰一同驱车赶往县城外十几公里的北海乡中心学校。据该校副校长姜家楼介绍,学校前不久收到县里发放的《新华字典》3359册,目前已经全部下发到下属的各个分校的学生手中。

  李石磊请该校老师在6个年级的12个班中,每班随意抽取两本字典进行鉴定。闫志鹰对交上来的20余册字典一一进行了验证,结果表明:全部是盗版!记者翻看发现,这批字典纸张粗糙,印刷字体颜色不均,装订质量松垮。

  “如果你们不来学校,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字典是假的。国家给农村孩子免费发放字典本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谁曾想竟然出现了盗版,这令我们很伤心。我们呼吁:孩子们有权使用正版,不要盗版!”当得知这批字典是盗版时,老师们非常气愤。

  16时多,记者一行回到了腾冲县城。在腾冲县一中,闫志鹰同样对学校抽取的字典样本进行了检验,结果表明是正版。他说,这与他先前在县城内其他学校抽取的字典样本检验结果一致。

  难道杨继泽为掩人耳目,给县城内的学校配发的是正版字典,而给农村学校配发的都是盗版字典?听说县城内还有所特殊教育学校(即聋哑等残疾儿童学校),一行人决定再去验证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当特殊教育学校教导处主任杨忠晓把112本字典放在李警官面前时,闫志鹰脱口而出:“不用验,看这包装质量肯定是盗版。”在紫外线灯光照射仪照射下,盗版字典又现了原形。

  当晚20时,“3·24”专案组再次聚在一起汇总情况。据办案警官介绍,经过与思源和学府书店核实,两家书店供给杨继泽的字典数量只有数千册,与杨继泽说的2万册数量有很大出入,需要再调查。就在此时,腾冲县委书记何伟来到了会场。他沉痛地说:“发生这样恶劣的事件,对于腾冲县来说是耻辱!服从全国和云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的部署,我们会采取不回避、不掩盖的态度,坚决对此案彻查彻办。”

  花钱买资质,“李鬼”竟成中标法人委托代表

  3月26日,9时30分。

  记者随专案组来到腾冲县教育局调查这次招投标采购《新华字典》的情况。

  据腾冲县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明航和该局计划财务股负责人杨守卿介绍,去年12月24日,腾冲县教育局根据2012—2013学年度教育事业统计报表人数向县政府采购办申报了《云南省腾冲县政府采购项目申报审批表》,申请采购《新华字典》90163本,申报采购金额1262282元(14元/本)。县政府采购办给予的意见是:“建议由其委托具有政府采购代理资质的中介机构组织竞争性谈判采购。”随即,县教育局委托腾冲县锦业工程招标有限责任公司组织实施了《新华字典》的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明航说:“对于参与竞标的云南省腾冲县新华书店和腾冲县邮政局报送的所有材料,均由锦业公司审核。因杨继泽出示的所有竞标材料均盖的是腾冲县邮政局公章,便相信杨继泽就是县邮政局法人委托的代表,在整个招投标过程中,只有杨继泽一人代表县邮政局与教育局接洽和签订供货合同,因此也就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况且县邮政局在招投标过程中的报价是10.98元/本,这比县新华书店的报价13.90元/本低近3元,选其中标也是基于低价原则。”

  “万幸的是,这批字典我们还没有组织人去集中验收,也就没有把近100万元的货款支付给县邮政局。”明航说。

  “难道你们没有质疑县邮政局为何比新华书店报价低这么多?”记者问明航。“问了,杨继泽说邮政局在全国都有物流网络,运营成本低廉,还可以从北京商务印书馆直接进货。”明航回答说。

  “你们与商务印书馆核实过字典的批发价格吗?”“评标委员会的人在招标会上打过商务印书馆网站公布的联系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你们组织验收有哪几种标准?”“字典的数量、印刷质量、交付字典的日期及学生使用过程中是否出现严重的问题。”

  “是否包括查证字典是正版还是盗版?”“没法查,我们不具备查验的方法和能力。”

  上午10时40分,记者一行又来到了腾冲县邮政局,见到了该局局长邵洪与副局长董宝强。

  据邵洪介绍,去年年底该局忙于发行腾冲古镇邮票事宜,并没有参与第一轮《新华字典》的采购竞标。今年元旦过后,与该局有过多次打印业务来往的天天印刷厂老板杨继泽多次来邮政局找邵洪,说他因没有图书发行资质不能参与竞标,希望腾冲县邮政局将教材发行资质“借”给他使用。邵洪与董宝强商量后同意“借”,但向杨继泽提出:资质不能白用,得收取管理费。经过讨价还价,最终双方于1月9日签订了协议书:“腾冲县邮政局同意为天天印刷厂参与竞标提供相关资质证明文件、材料,天天印刷厂如果竞标成功,将付给县邮政局授权管理费3万元。”协议书签订后,邵洪嘱咐杨继泽一定从正规渠道进货。

  “杨继泽中标后是否给你们支付了3万元管理费?”记者问邵洪。“至今还没有。杨继泽2月中标后根本没有告诉我,是我最近打电话给他才知道的消息。杨继泽说他忙着送字典到乡下,过些时候再找我。”邵洪说。

  “你是否知道杨继泽采购的字典中大部分是盗版?”“你们来之前我还真不知晓。昨天我还给他打电话,结果他手机一直关机。”

  杨继泽为什么能代表腾冲县邮政局在竞标活动中顺利中标的谜团终于揭开了。正是由于这一关键环节的巨大漏洞,使数万册盗版《新华字典》流入到农村孩子们的手中。

  当晚,“3·24”专案组主要成员就案情进展情况进行商议并达成共识:鉴于证据提取已经基本履行完法律程序,杨继泽发放的盗版字典数量远远超过“两高”设定的500册底线,公安部门完全可以对杨继泽正式予以刑事拘留,并进行深入调查,以查清盗版字典的上游源头。同时,为了准确地核实盗版数量,请腾冲县所有学校将学生们领取的字典统一收回,并集中运往县特殊教育学校。

  3月28日上午9时,腾冲县特殊教育学校内人声鼎沸。来自18个乡镇50余所学校的老师们将一箱箱字典堆放在校园整个操场上,场面令人震撼。闫志鹰随手抽出几本字典进行查验:盗版,盗版,盗版,还是盗版!一些正在卸车的老师喃喃地说道:“造孽啊!”

  临沧市临翔区,再现数万册盗版字典

  3月28日,18时30分。

  经过近500公里的长途跋涉,记者跟随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同志驱车翻越高黎贡山,到达临沧市临翔区,对当地封存的2万余册《新华字典》“身份”作进一步调查。

  当晚20时,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工作人员召集临沧市“扫黄打非”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召开紧急联席会议。会上通报了腾冲县“3·24”案件侦破情况,同时传达了全国、云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主要负责同志的批示,明确要求临沧市高度重视,予以严查彻查。临沧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副队长李宝银向与会者通报了已掌握的一些情况。

  据李宝银介绍,3月25日—27日临沧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已对临翔区采购的这批《新华字典》作了初步调查,了解到临翔区教育局于2月28日通过政府招投标采购的方式和临沧希望图书城签订了采购《新华字典》(共27083册,合同价为335828.8元人民币)的合同。而临沧希望图书城是从昆明王某某处采购的字典,以10.945元/本的价格付给王某某共计12万元书款。目前其采购的27083册《新华字典》已全部集中保管在临翔区教育局。庆幸的是,该教育局也没有付给临沧希望图书城书款。李宝银抽取的字典样本经检验,结果显示:盗版!

  不到一小时,临沧市委宣传部长杨德聪、临翔区公安局副局长莫炼等赶到,紧急部署成立“3·28”侵犯著作权案专案组。

  3月29日上午,希望图书城的法人代表祁学翠出现在存放盗版字典的临翔区教育局会议室。她承认27083册《新华字典》是她采购的。临翔区文化执法大队的韩笑随机抽取了几本字典样本予以封存,告知她将交有关部门进行鉴定,祁学翠表示予以认可。

  招投标又现漏洞,字典真伪无人把关

  3月29日,14时。

  记者来到了临沧市临翔区教育局。据局长杞忠介绍,该局是通过临翔区政务服务管理局下属的临翔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招投标采购《新华字典》的,所有对竞标单位的资质审查与送交材料审核,区教育局都没有参与。临翔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只依据政府采购评审规定,按照低价合理中标原则来确定中标供应商。当记者追问他:“对采购的字典是否做正版与盗版的鉴定?”杞忠一脸茫然:“没有,谁给做鉴定啊?我们没想到这个问题。”

  随即,记者又来到了临翔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在该交易中心负责人艾斌出示的5家参与采购《新华字典》竞标单位的资质证明材料中,记者发现,临沧希望图书城的经营范围只有“图书、期刊零售、出租”业务,并没有图书批发资质。对此艾斌的回答是:“我们认为希望图书城的经营范围涉及图书、期刊零售、出租业务,就可以批发《新华字典》。况且希望图书城还出示了商务印书馆营销部给昆明春晓图书经贸有限公司出具的代售其书籍的授权证明。另外,希望图书城在5家竞标单位中的报价是最低的(12.4元/本),所以竞标评委投票选择了它。”

  临翔区政务服务管理局局长李本萍在一旁说,像《新华字典》这样的特殊商品我们根本就无法辨别真伪,甚至临沧市也没有这方面的鉴定专家进行把关。

  3月29日20时,“3·28”专案组召开联席会议,互相通报了解的最新案情,要求尽快查清王某某提供给希望图书城的2.7万余册盗版字典从何而来。

  这时,腾冲方面传来消息,统一收集在腾冲县特殊教育学校操场上的《新华字典》数量已经一一核实清楚。经云南省新闻出版局鉴定,盗版字典74743册,共涉及腾冲县52所学校。

  经过整整6天的高密度寻访和调查,发生在云南省腾冲县、临沧市临翔区的因对招投标环节监管不力而集中采购盗版《新华字典》的恶性事件,已基本水落石出。数量高达10万余册的盗版《新华字典》源头也正在追查当中。

  

版面编辑:路炳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