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周谈医事】控烟、防艾与药价改革的新常态

2014年12月01日 16:51 来源于 财新网
烟草控制取得突破,艾滋防治加码,药价改革破题,捷报频传但也隐忧不少,“新常态”下,如何维系中国人的幸福?

  【财新网】(记者 周天)刚刚过去的这一周,控烟艾滋药价改革等领域均有利好消息传出。其中,控烟立法工作进展明显,全国性的公共场所控烟条例的草案已公开征求意见,而北京市的地方性控烟条例亦获得表决通过,控烟工作与艾滋病防治工作一起,均在近期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赞扬,对国家形象的改善助益甚多。不仅如此,药价改革也不可谓力度不大,发改委大力放权,提出2015年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充满想象的空间。

  但同时不应忽视的是,控烟领域中至关重要的《广告法》修订和烟草税收仍是难啃的骨头,控烟界与烟草当局的斗争已呈白热化;艾滋病尽管增速出现下降,但在中国,青少年感染风险加大,男男性接触人群成为高危群体,隐忧不少。而药价改革事关发改委与卫计委等多部门合作,发改委一家之力仍显单薄,前景并不明朗。

  控烟、防治艾滋和药价改革这些事关中国人健康的重要工作,维系着中国人脆弱的幸福,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突破,仍任重道远。

  烟草控制突破

  针对烟草这一利税极高却也极具危害性的商品,控烟界和烟草当局常年打得不可开交,因为行业垄断和纳税大户等优势,烟草当局主导着中国烟草控制工作,控烟成绩不尽人意。不过,短短一周内,局势有所改观,先是首个全国性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在国务院法制办官网亮相,后有地方法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被表决通过,如果再回溯到一年前,在最高领导人督促之下,中办国办印发《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对官员群体作出约束,控烟法规体系逐渐丰满。

  在全国《条例》中,亮点颇多,如规定,所有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止吸烟,儿童福利机构、妇幼保健机构、公共交通工具的室外等候区域得到更为严格的保护,其室外区域也全面禁止吸烟。

  在烟草广告方面,全国性《条例》亦做出“全面禁止”的规定。“全面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不得出现烟草的品牌标识和相关内容,以及变相烟草广告”,“不得出现在禁止吸烟的场所吸烟的镜头”,“不得表现未成年人买烟、吸烟等将烟草与未成年人相联系的情节,不得出现有未成年人在场的吸烟镜头等”。并且,“烟草制品销售者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制品”,“对难以确认是否为未成年人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对不能出示证件的,不得向其销售烟草制品”。

  尽管《条例》积极“插手”烟草广告,但修订中的《广告法》所涉及的烟草广告的条文仍面临不确定的形势,因为其修订草案中对变相广告、赞助和促销仍无禁止性规定。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振宇就指出,《广告法》是上位法,要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赞助,《广告法》须尽快做出修订。

  控烟另一利器是加税加价,关心中国控烟工作的世卫组织就建议将烟税占零售价的比重提至70%,而随着中国财税改革开启,烟草税收改革被提上日程,2015年有望成为中国控烟的丰收年。

  药价改革破题

  控烟领域接连取得突破,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的价格司近期也热闹非凡,先是爆发窝案,包括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接任曹长庆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等5名价格司官员被先后带走调查,这五位都曾直接或间接管理过医药价格。最近,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接替刘振秋,出任价格司的新司长。人员频频变动,全国物价局长工作会议上更是出现“取消价格司医药价格处”的提议。

  随后,发改委下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让药品实际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从2015年1月1日起,取消原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限价或出厂价格。

  尽管发改委大刀阔斧放权,但财新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专家和企业方发现,业界仍担心,在招标采购体制不变的情况下,卫计委仍是药品价格的真正主导者,行政手段干预并未真正撤除,药品价格无法真正放开,最终还是要回到招标体制中进行价格竞争。

  在中国药品流通体系中,发改委主管药品的出厂流通环节,而占据零售环节垄断地位的公立医院则对药品定价掌握绝对优势,而后者属于卫计委的势力范围。回顾过往不难发现,发改委曾主导二三十次药品价格调整,“无一成功”。这次能否例外,则有待发改委、卫计委等多部门形成共识,通力合作。

  艾滋防治加码

  同样加速的还有艾滋病的防治,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主题为“弥合艾滋病病毒防治领域的差距”。全球防治艾滋病的工作近年来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中国在其中更是表现突出。

  世卫组织对中国防控艾滋的工作颇为赞赏,其对外称,中国艾滋病阳性母亲所生儿童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出现显著下降,从2009年的35%下降到2012年的7%,这得益于中国预防母婴阻断项目的推进。同时,中国减少注射毒品人群艾滋病毒感染的政策可作为世界最佳范例,比如,美沙酮维持治疗是针对海洛因等依赖者的一种替代治疗,国内的美沙酮门诊已由2004年的8个,发展到现在的763个。

  放眼全球,艾滋病毒感染者总数为3500万人,新增21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比上年减少了20万;150万人因艾滋相关疾病去世,比上年减少了10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近期提出,2030年结束艾滋病的流行。

  但中国的艾滋病防治不乏隐患,据中国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近日介绍,自1985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人以来,截至2014年10月底,报告存活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达49.7万例,死亡15.4万例,现存活感染者和病人数都在增多。

  目前,中国艾滋病疫情的特点主要是全国疫情呈低流行状态,部分地区流行程度较高;经静脉吸毒和母婴传播的水平较低,而性传播成为主要途径;特别是,中老年人、青年学生等群体疫情上升明显;其中,中国男男性接触人群中的艾滋病感染率正在迅速上升。

  因此,世卫组织建议,中国应为性工作者人群、男男性接触人群、吸毒人群等被污名化和歧视的人群提供检测,同时,应为艾滋病感染人群尽早提供抗病毒治疗,并采用更简便的每天一片的固定剂量复合制剂。施贺德说,“在这方面中国真的落在了后面。要实现2030年消灭艾滋病的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