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农村改革路未竟 万里精神如何传承

2015年07月17日 14:00 来源于 财新网
农业部原政策法规司司长郭书田认为,应该继承万里实事求是的精神,敢于触碰、突破难点,采取措施解决。这是作为领导人、作为执政党最需要具备的一种品质、一种风格

  【财新网】(记者 汪苏)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万里等老一辈中国农村改革的倡导者和组织者身体力行,在改革窗口开启的历史节点,推动了农村改革的突破,使亿万农村家庭获取了很大程度的生产经营自由。

  30多年后,老一辈改革者正逐渐离开历史舞台。而改革进入深水区,相比当年政策的魄力,如今的改革显得胶着不下,束缚农业农村农民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迟迟未能破除。

  多位三农领域的专家学者对财新记者表示,在万里同志故去之时,回望老一辈的改革精神和遗产,切实推进当前农村改革,是最好的纪念。

  有胆识的改革者

  年逾80的农业部原政策法规司司长郭书田谈起万里这位比他还老的老头,满是钦佩。他向财新记者回忆起万里对包产到户的不懈坚持。

  郭书田表示,一般认为,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农村改革的序幕,但其实,全会通过的加快农业发展的“二十五条”(草案)里,对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禁止的,有两个不许——一个是不许分田单干,一个是不许包产到户,“写得很硬的”。也就是说,基层已经有这样的突破,但农民还是提心吊胆,没有拿到尚方宝剑,怕被批评、批判,甚至被纠正。这种担心当时十分普遍。

  “所以万里非常难能可贵。我们一讲起这件事就觉得非常了不起。万里就认为,这句话有毛病,不许分田单干可以,但不许包产到户不合适。但当时决定已经公布出去了,不好改。到79年四中全会正式通过的时候,接受了万里同志的意见,不许分田单干保留,但不许包产到户改成不要包产到户,从不许到不要,这是程度上的差别,虽然不是很彻底。”

  郭书田回忆称,紧接着,中央开了一个工作会议专门讨论农村问题。各省的第一书记,就是各路诸侯都参加了。在这个会上,万里旗帜鲜明地指出,不仅要支持包产到户,更要支持包干到户。所谓包干到户,就是三句话: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其余都是自己的。而包产到户,农民的积极性主要是在超产这一块,指标内仍要按工分分配,还有一定局限性。最终,中共中央发布的会议纪要75号文件里,出现了著名的“可以也可以”——在那些边远山区和贫困落后地区,长期吃粮靠返销,生产靠贷款,生活靠救济的生产队,群众对集体丧失信心,因而要求包产到户,应当支持群众要求,可以包产到户,也可以包干到户。这之后,改革便势如破竹了。

  “在那个历史背景下,虽然他也是一家之言,作为一路诸侯,他有这样的胆识、勇气,可以说真是有反潮流的、大无畏的精神。这个在我们农村改革史上,是里程碑的意义。”郭书田认为,这个改革的意义还在于进一步解放人的思想,“不解放思想怎么能突破‘两个不许’?”这对城市的改革也起了开路作用,和邓小平赞赏的实践是检验整理的唯一标准是一致的。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前部长徐小青看来,万里对改革的坚持和推动来自于他对农民非常深厚的感情以及深入的调查研究,倾听农民的心声、尊重农民的意见。万里就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下去调研后,看到农民满是饥饿、贫穷,深感内疚不安地说“我们是靠农村起家的,农民是我们的父母,进了城就忘了娘了!”这句话令徐小青印象深刻,“没有对农民的深厚感情,就做不好农村改革。”他说。

  徐小青特别提到,改革需要勇气。1977年,中央还在号召“学大寨”,万里这时候仍然坚持实事求是,只惟实,以省委决定方式出台了“省委六条”。

  未竟改革如何突破

  作为土地研究领域的“后生”,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副教授程雪阳表示,纪念万里同志,就是要纪念他从事实出发、大无畏的改革精神,破除僵化保守的思想,“接过这个改革棒”。

  在郭书田、程雪阳等人看来,三农改革、土地改革至今仍是“未竟的事业”。确定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的体制,只是第一步。然而长期以来,后续改革仍然缺乏突破。

  郭书田表示,这些年来农地改革政策一直围绕承包权做文章,但集体所有权如何落实到农民身上,是长期未能解决的重大问题。这导致集体所有权主体虚化,给农民利益带来了严重损害。接下来,必须将农民的集体所有权坐实,通过股份合作的形式,让农民真正成为主人。

  程雪阳认为,还必须解决村集体“政社不分”问题,这种“政社不分”导致集体成员的政治成员权和经济成员权也被混为一谈,严重阻碍了改革进一步推进。同时,如何打破宅基地福利分配制度,在此基础上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如何落实农民承包权长久不变等,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然而,对目前“三农”领域存在的困境,大家并非没有共识,谈起如何改革却分歧很大。程雪阳认为,说中国改革难,一大原因是难在利益集团的阻碍。但利益也是受既定观念、意识形态影响的。“我觉得万里这些老一辈改革者对我们的启示是打破教条主义,有什么问题就去解决什么问题。现在有些人一谈土地改革、集体等问题,就说违反社会主义,而不看到底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他认为,对社会主义的理解不应是僵化的、教条式的。

  徐小青认为,万里关于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论述,即便在今天看来也非常深刻、到位,对于当下推进复杂的、已经进入深水区的改革,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在郭书田看来,万里非常明显的作风是务实,从实际出发。“你看他讲话、写文章,都是很实在的,没有那些客套话、形式的东西,他是最反对形式主义。”郭书田认为,万里的思想这样坚定,是来自于实践,接触实际,接触人民群众,发现实践问题,总结实践经验。

  他告诉财新记者,现在研究农村改革问题,也需要继承这种精神,在关键时候、关键问题上,敢于突破思想上、体制上的框框,解决多年来困扰大家的一些难题。“我们常讲难题难点,有难题难点不怕,敢于去碰它,敢于面对采取措施解决它。这是作为领导人、作为执政党最需要具备的一种品质、一种风格。” ■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纪念万里专题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范颖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