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放开二孩决策系由上到下 各地落实犹需走程序

2015年10月29日 21:28 来源于 财新网
从政策决定公布到地方修法落实间的时间落差,往往成为地方上执法或征收社会抚养费与否的模糊地带
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孙俊彬/CFP

  【财新网】(记者 徐和谦 赵晗)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据财新记者了解,对于各界呼吁已久的此一决策,政策放开时间点的选择,并非出自国家卫计委的建议。一名国家卫计委官员透露,这是决策层“由上而下”做出的选择,“毕竟他们也一直在关注‘单独二孩’放开后的状况,事实上在大部分的省份,(出生率)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反弹”。

  这名官员拒绝进一步透露高层决策正式作出后,交由卫计委系统准备落实的具体时间点。

  这名卫计委官员表示,10月30日下午,国家卫计委将召开会议部署下一步的落实工作。他预期,修改相关法律和各地出台落地细则的衔接进程,会比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宣布放开单独二孩后“更快一些”,“毕竟有经验在那边”。

  然而,从政策决定公布到地方修法落实间的时间落差,往往成为地方上执法或征收社会抚养费与否的模糊地带。

  2015年3月,来自全国20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56位法律学者,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提交建议书,建议尽快启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全面修改,废除生育审批制度,取消前身为超生罚款的社会抚养费制度。

  但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7月10日表示,社会抚养费制度仍有存在的需要。

  现行的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社会抚养费具体征收标准和办法,赋予了地方极大的自由裁量权。

  曾有河北省的地方基层计生干部告诉财新记者,令他们头疼的是如何处理“在国家正式实施单独政策和地方实施政策之间出生的孩子”。

  他介绍,对于地方基层工作人员来说,“任何非中央下发的文件都不具参考性”。例如在放开单独二孩时,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在2013年12月28日作出,但在河北省,地方执法行为改变的时间点,却是从2014年5月30日河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表决通过后才开始。

  今年3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被问及全面放开二胎有没有具体时间表时,李克强回应,单独二孩政策正在推进,也正在进行全面的评估,权衡利弊,“必须依照法律程序来调整和完善人口政策。”

  今年5月,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陈义平曾向媒体透露,广东已邀请专家对全面放开二孩进行学术研究,但时机还需要经过官方论证,“不能等国家政策出来再去研究如何应对,那样会太晚”。

  2013年年底,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负责人曾预期,放开“单独二孩”生育政策后,全国每年大概会增加200万左右的出生人口。但从2014年1月,浙江、安徽、江西三省率先启动单独二孩政策起,截至2015年5月底,全国只有145万对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并有139万对办理了手续,这与每年新增200万出生儿的预期相去颇远。2014年全年,中国出生人口只比2013年增加47万人。再生育的申请数量,平均稳定在每月8万至9万对左右。据统计,河北、辽宁、浙江、山东、湖北、重庆、四川等7省(市)占到申请总量的55.2%。

  前述国家卫计委官员认为,未来全国计生系统干部的责任将逐步从“控制人口数量”转向“提升人口质量”,但现有的计划生育工作手段不会在一夕间全部停止,“这会有一个过程”。■

责任编辑:张继伟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 郑州老鸦陈强拆 石应康 雷洋之死 蔡广辽 高考名额 中国性少数 财新网雷洋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上海送奶车侧翻 黄洋父母告复旦 易乾 雷洋事件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