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引力波”剧情看中国“科学”现实

2016年02月23日 07:45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文化的极端实用化的一个体现是,科学知识“有用”,但是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教不教也无所谓,学不学也无所谓

  文 | 张双南(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近日最大的刷屏事件就是LIGO发现了两个黑洞并合产生的引力波。对于引力波我只知皮毛,所以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约稿、采访以及所有的讲座邀请,但是还是写了一点我知道的八卦以及我的看法,贴在朋友圈上也被一些微信公众号转发以及一个报纸转载了部分内容。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通过这次的引力波刷屏事件,在中国公众中普及科学精神,因此我也积极参与了有关的科普活动。但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最近两天的“五年前他首提引力波”、“他们欠他一个道歉”闹剧竟然也刷屏了,而且支持者甚众,有不少人还是在学的理工科大学生、研究生或者已经接受了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

  看来我的梦想只是个梦,醒来仍然得面对现实!

  这次刷屏事件的主人公何许人也?我其实不想提他的个人情况,因为中国大地盛产这种人,我本人就和这种人打过很多次交道。最近的一次是和一个中学生对话,我当时非常担心这位中学生也步入这种人的行列。

  这种人就是百度百科所描述的“民科”:

  “民科(全称民间科学爱好者)指民间科学家,但又区别于广义上的科学爱好者和非官方科学家。他们身上具备的一般特征有:没有受过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科学训练;不懂科学理论,但对科学研究感兴趣,并致力于研究科学。”

  “民科们往往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因此不能与其进行基本的学术交流。专业的科学工作者多对民科持否定态度,而部分人文学者抱有浪漫的想法,认为应当鼓励民间科学研究。”

  百度百科的这个条目非常好,建议大家认真看看,对于提高科学素养和甄别民科非常有用。 但这不是我写本文的重点,我是想通过这件事反思一下中国社会的“科学”传统和“科学”现实。

  顺便说一下,针对我和那位中学生的对话,“知识分子”做了问卷调查,但是结果让我非常震惊,因为很高比例的读者竟然支持中学生们往“民科”的方向走,难怪中国盛产“民科”。考虑到“知识分子”的读者应该是中国社会科学素养较高的人群,这个结果让我非常忧虑中国社会的“科学”现实。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是科学吗?

  在谈到中国古代的造纸术、指南针、火药和活字印刷术这四大发明的时候,通常都说是四大科学发明或者四大科技发明。实际上,这四大发明尽管非常伟大,是中国对人类文明的重要贡献,但是它们都不是科学,而只是技术。由于我们的祖先没有刨根问底地去研究这些技术背后的规律,因此不但没有发展成为化学、电磁学、地球物理、自动化等科学学科,当时先进的技术也逐渐被西方超越。

  北京大学的饶毅教授最近引用了美国一个科学家对于中国古代没有研究科学的后果的评论[1],说明美国人很清楚中国为什么落后,当然也很清楚他们的未来。我把饶毅教授的这段文字抄录如下:

  1883年,美国科学家罗兰在美国《科学》杂志上撰文,有几句话非常刺激。他说,“我时常被问及,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何者对世界更重要,为了应用科学,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如停止科学的进步,只留意其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应用,却从未追问过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正确探索其原理,就会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我们现在只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当其他国家在竞赛中领先时,我们国家(美国)能满足于袖手旁观吗?难道我们总是匍匐在尘土中去捡富人餐桌上掉下的面包屑,并因为有更多的面包屑而认为自己比他人更富裕吗?不要忘记,面包是所有面包屑的来源。”

  李约瑟难题

  事实上,中国古代的天文观测也比西方发达,但是在人类认识宇宙的七次飞跃中都无所作为。在理论方面中国古代的天文发展成了占星术,但是没有发展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天文学。在技术方面中国古代的天文主要是服务于农业,但是没有产生现代科学。

  因此就有了著名的李约瑟难题:“中国古代的文化和技术都远远比西方发达,但是为什么没有产生现代科学?”

  对李约瑟难题的研究直到今天都一直很多,我本人并没有系统地研究过这个问题,在这里仅仅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简单和初步的探讨。

  两个和天文有关的古代寓言故事

  在文革期间的“批林批孔”的运动中,我在课堂上知道了“两小儿辩日”的故事: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到底是早晨还是中午太阳离人近,肯定只有一个答案,但是这个故事没有得到这个答案就结束了,而且这个答案中国人始终也没有得到[2]。至于故事里面谈到的现象,本来是严肃的地球大气科学、光学、测量学等科学问题[3],但是两千多年以来在中国一直没有作为科学问题进行研究,反而作为孔子的笑料[4]。

  这是一个以诡辩代替刨根问底、以赢得辩论代替追求真理的典型案例。

  “杞人忧天”的寓言故事在中国则是更加深入人心,已经成为了脍炙人口的成语: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又有忧彼之所忧者,因往晓之,曰:“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奈何忧崩坠乎?” 其人曰:“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坠耶?”晓之者曰:“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坠,亦不能有所中伤。”其人曰:“奈地坏何?” 晓之者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无处无块。若躇步跐蹈,终日在地上行止,奈何忧其坏?” 其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气、日、月、星宿和地为什么不塌,都是严肃的大气科学、天文学、力学和地球科学等科学问题,但是两千多年以来在中国仅仅作为嘲笑“不切实际”的人的笑料广为流传,没有作为科学问题进行研究。

  这是一个以自圆其说代替刨根问底、以实用主义代替追求真理的典型案例。

  中国传统思想和实用主义

  请读者想想在我们身边是不是还在不断地发生着类似上面这两个寓言故事的事情:以诡辩或者自圆其说代替刨根问底、以赢得辩论或者实用主义代替追求真理?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中国的传统思想和实用主义对中国人的思维造成了根深蒂固的影响,是科学没有产生在中国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严重缺乏科学精神的主要原因。

  中国并不缺乏思想家,也不缺乏对整个宇宙的思考。但是中国传统文化强调的是人和自然、人和宇宙的关系,并不重视探索统治自然和宇宙的规律,更不重视研究可以实证的规律。中国的传统思想家满足于形成一套可以自洽的思想体系,而不重视思想体系对自然现象的解释、应用、以及预言新现象。因此这些思想体系不能也没有被发展成为真正的科学理论。

  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缺少基本的科学理念,也就是任何现象都受基本规律的制约。毋庸置疑,中国古代的技术曾经领先世界,对整个人类文明做出过辉煌的贡献。中国古代的农学、药学、天文学、数学等都曾经世界领先,但是在这些方面强调的是实用性,都是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产生一些实用的知识,而没有对这些知识做出进一步的理性和系统的整理和抽象概括,探索内在规律成为系统的科学理论。

  因此中国古代科学发展落后或者中国古代没有产生科学理论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古代的技术极端强调实用性。但是实用性眼光不够远大,设定的发展空间极小,一旦现实不提出直接的要求,它就没有了发展的动力。

  这一点和西方所开创的科学体系完全不同:不以实用为目的,为追求规律而追求规律,这就为科学的发展开辟了无限的空间,形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科学革命,而科学革命最终(可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后)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技术革命,这在天文学以及现代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历史中都得到了清楚和生动的展示。

  但是中国在历次科学或者技术革命中都无所作为,甚至是受害者。尽管清朝时中国的GDP已经世界第一,但是仍然没有避免大清帝国的沦落所直接导致的中国近代史上近一个世纪的半封建半殖民主义的社会。没有刨根问底的惨痛教训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刘小华 聂树斌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蔡英文 盲井 上海浦东机场爆炸 盲井村的杀猪 周滨黄婉夫妇照片 李树亭 深圳警察 内黄高堤杀人案女受害人照片 韩春雨 雷洋 邢副所长 2016年6月11日财经大事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