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上海“电老虎”冯军一审获刑无期

2017年03月29日 16:17 来源于 财新网
冯军单独或伙同他人共同受贿折合人民币4340余万元;7600余万元财产无法说明合法来源
资料图:冯军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3月29日上午,上海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冯军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上海一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

  法院认定,冯军利用时任江苏电力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共同受贿折合人民币4340余万元;冯军7600余万元财产无法说明合法来源,据此作出以上判决。

  财新记者获悉,同时获刑的还有冯军的妻子陈嘉荔,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这是失去自由两年半来,冯军第二次露面。上一次是2015年11月12日,冯军和陈嘉荔在上海一中院出庭受审。

  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3年至2014年间,冯军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企业供应电力设备、承接基建工程或软件开发项目等业务中提供帮助,从中牟取利益,与妻子陈嘉荔,索取或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000余万元;冯军单独索取或收受他人贿赂1700余万元。另有760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庭审显示,2014年10月28日,冯军赴京开会,回沪后在机场被上海市纪委有关人员带走。到案三小时,冯军即全部交代了受贿索贿行为。上海《劳动报》曾在报道中披露。

  2015年1月21日,冯军被刑拘,两天后其妻陈嘉荔(招商银行上海分行高级专员)也被刑拘。2月4日,冯军、陈嘉荔双双被逮捕。

  判决显示,对检察机关的指控数额与罪名,上海一中院全部予以认定。

  冯军被抓后的一年里,上海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和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艾宝俊先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财新记者获悉,戴、艾二人落马与冯军直接相关。其中,戴海波与冯军过从甚密,其妻薛冬梅的企业发展壮大,更与冯军密不可分。

  冯军案宣判前十多天,上海一中院开庭审理了戴海波受贿、隐瞒境外存款一案。

  检方指控,1998年至2015年,戴海波收受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990余万元。另外,2001年4月,戴海波在香港花旗银行开设银行、股票、基金账户,未按国家规定向主管部门如实申报。截至2015年3月,上述账户尚有存款38.09万港元及市值158.22万港元的股票、基金。

  2月下旬,艾宝俊也在福建省漳州市中级法院受审。检方指控艾宝俊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4320万余元,贪污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51万余元。

  折戟上海滩  

  起步基层,得遇赏识;节节攀升,身居高位;行将退休,倏然坠落——这是冯军前半生的生命轨迹,也是大多数“凤凰男”出身的落马者共同的人生记忆。而其余生,大抵也将和他们一样,在铁窗高墙下度过。

  冯军祖籍苏北,生于南京。从青年时代到2011年12月调任国家电网上海电力公司(下称上海电力)总经理前,冯军一直在江苏省电力系统工作,先后担任南京供电局下属供电分局局长、南京供电局用电处处长、南京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国家电网江苏省电力公司(下称江苏电力)营销部主任、副总经济师、副总经理、总经理。

  2011年12月,冯军赴沪上任,接替上海电力原老总周永兴。

  冯军到上海前后,正值国家电网系统积极实施“三集五大”之际。所谓“三集五大”,是国家电网在“十二五”期间提出的发展战略,即按照集团化运作、集约化发展、精益化管理、标准化建设的要求,实施人力资源、财务、物资集约化管理,构建大规划、大建设、大运行、大检修、大营销体系,实现中国电网发展方式转变。

  冯军在江苏就是国电系统“三集五大”的铁腕推动者。作为经济发达省份,“三集五大”在江苏电力系统的成功推行,为“三集五大”在全国全面铺开奠定了重要基础。

  冯军在江苏电力大显身手,转战沪上后却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的最大危机。他到上海电力后继续推动这一改革,力度之大让上海电力系统尤其是中层干部不少人难以适应。以前在管理岗位上工作十几二十几年的人,一下子失去了原来的位子。加之2010年国家电网开始改革,对员工的收入原本就冲击较大,上海国网系统职工有较大抵触。而强势的冯军,“对上面的命令总是执行得非常好,尽管下面议论纷纷”。

  虹洋变电站建设即是一例。2012年,国家电网在虹口与洋浦交界处建设一座50万伏变电站。一位上海电力的工程师对财新记者回忆,当时阻力非常大,在市中心这么敏感的地方建一个50万伏的大电源,周边居民认为有辐射,闹得很厉害,当地政府一开始也不同意。但在冯军手上硬是建成了,他就是不折不扣执行上面的命令。

  冯军高调强势的工作作风让当地人难以适应。有上海电力配电公司员工抱怨,冯军把他在江苏电力那种飞扬跋扈的工作作风也带到了上海。“他在职工大会上直接跟那些中层干部说,你们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直接换人。上海电力从来没有一个领导用这种口气对干部说话。”

  一位沪上观察人士认为,上海人比较讲情面和体面,不会用很粗鲁的方式对人,冯军强硬铁腕的做事风格自然会令当地人不快。“冯军是苏北人,他身上有苏北人的蛮劲,他和仇和很像,做事雷厉风行,同时又专横跋扈。仇和也是苏北人。”

  但冯军很受赏识。他曾先后三次荣获国家电网公司特等劳动模范、劳动模范称号,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并于2013年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在上海电力,冯军以工作狂著称。《国家电网报》2013年5月发表的一篇《冯军:攻坚克难排头兵 企业发展带头人》称,冯军是上海电力“工作最忙、睡得最晚、休息最少”的“第一人”。前述配电公司员工说:“现在看来这个报道可能有点夸张,但我相信大部分都是真的。他的工作方式打破了大家十几年来的习惯。他不下班谁敢下班?中高层干部下班后几乎都不敢回家。2014年10月他倒台后,大家的工作时间才恢复正常。”

  老员工还记得,冯军到上海电力不足一月,就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大型表彰会,走红地毯。“上海电力的领导从来没有这样张扬过。和我一起去的老师傅后来跟我说,这个人迟早是要吃官司,这种好大喜功,太张扬。”

  不过,冯军最遭人非议的还是他与一些江苏企业之间的经济往来。

  冯军执掌上海电力后,该系统很多工程开始出现江苏公司的身影。如原先上海电力系统员工西装、工服一直在本地企业定做,冯军上任后变成了无锡的一家企业;各种电力改造项目中使用的钢管、变压器等电力材料,也来自江苏企业。

  除了“三集五大”,大力推行老旧小区电力设施升级改造,也是冯军的一大政绩。

  “每年都有大量的改造费,就有大批的工程做,那些远没到服役期限的材料,一会儿换这个线路,一会儿换那个,像我们的绝缘导线等电力耗材一直在换。”上述配电公司员工举例说,冯军来了后,事必躬亲,审批权上收,很多原先由配电公司就能拍板的事,必须由他亲自审批,像箱式变压器改造变电站项目,就隐藏着巨大的牟利空间。

  “以前我们以为他那么卖力因为是个工作狂,现在知道了还是利益驱动。”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电力工程师表示,“他在这个位置,得罪过不少人,又高调张扬,口碑不好,按理说应该很清廉,我们万万没想到他会这样。”

  涉嫌受贿多家民企

  2015年11月12日,冯军案开庭。其超亿元的涉案金额一经媒体报道,震动沪上,为1949年以来上海涉嫌贪腐官员之最。

  起诉书指控,冯军涉嫌犯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其中,伙同妻子陈嘉荔,索取或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000余万元;单独索取或收受他人贿赂1700余万元,另有760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其妻陈嘉荔作为同案犯与冯军同时出庭受审。

  起诉书显示,冯军、陈嘉荔涉嫌索贿、受贿对象几乎均为江苏籍民营企业家,其中包括业内知名的上市企业江苏林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601222.SH,下称林洋电子)董事长、总经理兼法人代表陆永华。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3岁的陆永华是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执委、中国电力联合会理事、江苏省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拥有江苏省人大代表、江苏省劳模、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等头衔。在2014年10月《福布斯》杂志发布的中国富豪榜上,陆永华夫妻排名第216位,身家62.4亿元。

  林洋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电表生产企业之一。江苏省工商局官网显示,陆永华名下有四家在江苏注册的企业。其中,林洋电子1995年11月在江苏启东设立,注册资本4亿多元,主要经营智能电网系统集成;电力电气工程、建筑物照明设备、光伏电气设备等安装、施工;电力设备在线监测系统、视频系统、变电站智能辅助系统等业务。

  江苏媒体报道称,陆永华还拥有一家公司——江苏林洋新能源有限公司,2006年12月2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系国内第33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

  起诉书称,2005年到2014年,冯军任江苏电力副总经理和上海电力总经理期间,为陆永华的公司向江苏电力、上海电力供应电表一事上提供帮助、牟取利益,索取和收受陆永华贿赂共计286.84万余元人民币、215.02万港币和20万美元。

  冯军案的最大贿赂者,是一个名叫李彤(另案处理)的男子。起诉书称,李彤是南京业基电气设备有限公司、江苏汇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南京优路电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工商资料显示,上述三家企业均在南京注册,其中,汇通电力法人代表是李彤。

  这三家企业,其生产经营均与电力设备有关,如电器设备、高压低压成套开关设备、配电箱、输电线路钢管塔、电线电缆等产品。

  中国招投标网显示,南京优路的低压电缆以及汇通电力的U型挂环等产品因质量不合格,被江苏电力列为2014年不良供应商公示,并给予暂停协议执行和订单分配、冻结在库物资领用、责令供应商到仓库整改换货等处理。

  但在2014年之前的十年,冯军担任江苏电力副总经理、总经理及上海电力总经理等职务期间,为李彤公司向江苏电力、上海电力供应电缆、铁塔、配电箱等业务中提供帮助,谋取利益,伙同陈嘉荔索取或收受李彤贿赂共计1790万元人民币、29.99万美元;冯军单独索取或收受李彤贿赂共计370万元人民币和86万美元。

  其中,2010年3月,冯军以理财为名向李彤索贿,李彤将一张工商银行卡交给陈嘉荔,并先后将790万元人民币和9.99万美元存入该卡。半年后,李彤又为冯军在南京市庐山路166号房产支付税费133.7万元。之后,冯军、陈嘉荔还一次收受李彤存入该卡的1000万元贿赂款。

  除了收受李彤上千万人民币和几十万美元的现金贿赂,冯军夫妇还收受李彤给予的路易威登手表、雷达手表、宝格丽手镯等奢侈品。

  涉嫌向冯军巨额行贿的,还有江苏兴宇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尧凤(另案处理)、南京三能电力仪表公司总经理周秉仁(另案处理)、南京普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雪松、江苏标诚电力器材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劲(另案处理)及江苏苏源高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初方、股东朱永宁,自然人程健。他们或为电力产品销售,或在城建基建工程及工程款结算,或因申请用电等业务,请托冯军予以关照帮助。

  财新记者多次联系前述涉案一些民营企业家,或被婉拒或未获回应。

  在涉嫌收受民营电力设备公司负责人巨额现金贿赂的同时,冯军还跟其中一些人做起了只赚不赔、甚至大赚一笔的“生意”。

  2008年至2012年,冯军先后将其在南京的四套住宅分别“出售”给李彤、陆永华、张雪松、赵劲,共涉嫌索贿585万余元。2012年7月,冯军将陈嘉荔名下一辆奥迪轿车高价出售给朱永宁,收受朱永宁贿赂61万元。另有7600余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据《新民晚报》报道,庭审中,冯军对财产金额认定提出了异议。冯军说,自己爱好古玩收藏,尤其喜欢收藏玉器、紫砂壶和沉香。“和田玉是30年前从新疆按斤买来的,现在价格翻了几十倍;紫砂壶也是上世纪80年代就买了,之前花800元买的,现在值几十万元。”冯军认为,财产评估按照2015年的市场价进行认定不太公平。

  另外,冯军和陈嘉荔都表示曾做过理财和炒股,有收益,虽然具体有多少没有进行过统计。他称自己年收入有100多万元,妻子也有200万元左右,家庭收入并不低,这些不应记入不明来源的巨额财产。

  冯军还多次表示,“很多都是我受贿的,和太太没有关系”。谈及身体不好的妻子,冯军情绪激动,一度哽咽。

  牵出戴海波

  2014年10月28日,冯军被有关部门带走,次日上海市纪委即公布了冯军正在接受调查的消息。财新记者获悉,冯军被抓后,很快供出与其过从甚密的上海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

  2015年3月17日,上海市纪委网站宣布,戴海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8月19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称,戴海波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已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戴海波现年54岁,江苏靖江人,31岁时已是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此后近20年的时间里,戴海波基本一直在上海浦东新区工作,曾任南汇区区委书记,南汇、浦东新区合并后,又任浦东新区副书记、常务副区长。2013年2月起,戴海波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后兼任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据财新记者了解,冯军之所以供出戴海波,主要与戴海波之妻薛冬梅有关。薛冬梅是戴海波第二任妻子,其名下拥有多家企业,均以电气配套设备及房地产开发为主业。戴海波被抓后,薛冬梅也随之失去自由。

  现年52岁的薛冬梅是上海杨浦人,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经商,与上海金伦置业公司(下称金伦置业)合作出资50万元成立上海联康房地产配套公司(下称上海联康),薛冬梅出资20万元,任总经理。彼时,上海联康的经营范围是房地产中介咨询服务及销售建筑材料、五金装潢材料、金属材料。

  之后数年,薛冬梅几经腾挪,成立多家公司,先后有数家国企在其公司股东名单中出没。薛冬梅的这些公司大多经营电力配套设施,也有做金融投资及房地产开发。至2014年底,薛冬梅陆续从多家公司中隐身而退,只保留了一家注册资金仅为50万元的小公司股东身份。

  知情人士透露,冯军经人介绍认识戴海波,先后交给薛冬梅近10亿元的电力配套项目,薛冬梅则送给冯军一套价值三四千万元的别墅。因冯军曾将自己名下的一家企业转赠给薛冬梅,故这套别墅的价值未计入冯军的受贿数额,也就未出现在起诉书中。该别墅位于浦东,直至被抓冯军也没住过。从2011年底来到上海,冯军一直住在浦东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

责任编辑:陈宝成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3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7月25日    22:01
【IPO节奏渐归常态 发审委最关注财务数据等四个方面】从严审核背景下,IPO发审节奏逐步回归常态,连续三周IPO下发批文的数量维持在9家,与此同时,周发审审核家数也在12~14家左右徘徊。从近期审核的问询内容来看,发审委的主要关注点放在财务数据、生产经营合法合规、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等方面。(证券时报)
2017年07月25日    21:46
【央企集团的公司制改制方案的报送时间节点已明确】近期央企已陆续接到国资委相关工作实施要求,央企集团的公司制改制方案的报送时间节点已明确,并且要在2017年底前全部(不含中央金融、文化企业)完成工商登记变更,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按照《公司法》登记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央企集团层面可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或股权多元化企业,需要严格履行审批程序。(上证报)
2017年07月25日    21:40
【大股东不配合发布减持公告 机构强行平仓遇阻】目前有机构想按合同约定强行平仓止损,却遭遇上市公司大股东不配合发布减持公告,导致机构陷入想平不能平的困境,并且这种情况已不是孤例。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爆发平仓危机的更多是个股案例,未来机构进行股权质押业务或更加谨慎,如质押率进一步下调等。而随着机构进一步加严对质押标的风险把控,市场整体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有望进一步降低。(中国证券报)
2017年07月25日    21:26
【安邦资管连续弃购3只新股】设计总院(603357)7月25日晚披露的IPO发行结果显示,网上、网下投资者合计放弃认购14.9万股,弃购金额为155.65万元,上述股份全部由保荐机构国元证券包销。值得关注的是,网下弃购的投资者名单中,再次出现安邦资管的身影,安邦资管的两个产品同时弃购943股,合计弃购1886股,合计弃购金额1.97万元。至此,近期安邦资管上述两个产品已连续弃购三只新股(设计总院、大参林、卫信康)。
2017年07月25日    21:21
【合诚股份:中标投资额78亿元工程项目的监理业务 创公司承揽项目记录】合诚股份中标新疆克州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监理A标段,该工程总投资额约78.08亿元,公司中标监理合同金额按施工合同价的1.104%计取,目前因施工合同暂未签定,施工合同价暂未确定。根据工程投资额及合同价的计算方式推算,本项目是公司自成立以来承揽的最高金额的监理项目。
2017年07月25日    21:21
【西水股份股价两个多月涨156% 公司称无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自今年5月以来,西水股份股价持续上涨,近期更是加速上涨,今日股价再收涨停板,5月以来股价累计涨幅达到156%。公司今晚发布关于近期股价相关情况的说明公告称,经核实,公司目前经营管理活动一切正常,市场环境或行业政策未发生重大调整。截止本公告发布之日,没有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公司前期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
2017年07月25日    21:21
【新泉股份:上半年营收同比增近两倍 净利增逾一倍】新泉股份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81亿元,同比增长183%;净利1.09亿元,同比上升138%;基本每股收益0.76元,同比上升100%。截至二季末,公司股东总数为14099户,相较于一季末的35287户,二季度公司股东户数减少了60%。
2017年07月25日    21:21
【创业环保:公司中标约7.8亿元PPP项目】创业环保公告,内蒙古招标责任有限公司发布的巴彦淖尔市污水处理再生水回用及供水一体化PPP项目预成交结果公示,公司为预成交社会资本方,预成交价格约为7.8亿元,如上述项目最终成交,将对公司未来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2017年07月25日    21:21
【超华科技: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超9倍】超华科技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26亿元,同比增长48.40%;实现净利润3112.31万元,同比增长912.19%。公司称,上半年在产品价格略有下降的情况下,公司较好地完成了业绩目标。随着行业传统旺季的到来,从第3季度开始,行业将进入新一轮的涨价周期。
2017年07月25日    21:14
【江粉磁材:拟207亿购买领益科技100%资产 构成借壳交易】江粉磁材拟以4.68元/股向领胜投资、领尚投资、领杰投资发行约44.3亿股股份,作价207.3亿元购买领益科技100%的股权。本次交易构成借壳。交易完成后,领胜投资、领尚投资和领杰投资将合计持有公司65.29%股份,领胜投资将成控股股东。领益科技主营消费电子精密功能器件,终端品牌客户主要为苹果、华为、OPPO、VIVO等,最近报告期内前五大直接客户销售比重分别为8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