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武汉建工王兴园:与死神赛跑的建设者

2020年03月07日 20:1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从36小时改造四医院15层病房,到13天完成火神山任务,武汉建工项目经理王兴园和他的同事们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建设工人王兴园。图/受访者提供

  【财新网】(记者 包志明)在疫情发展最高峰时,武汉每天要新增上千名确诊患者。如何释放更多的床位,成为武汉医疗系统的当务之急。在这场“床位战”背后,一群不眠不休的建设者成为了另一种与死神赛跑的人。

  33岁的王兴园是武汉本地人,2008年大学毕业就进入武汉建工集团公司工作,目前是一名项目经理。1月11日,王兴园家里异常热闹,父母和亲戚朋友都来到他位于江汉区的家里,给女儿咚咚庆祝周岁生日。王兴园订了一份两层高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卡通形象的生日蛋糕。他在朋友圈里说:“咚咚今天不是胆小鬼,是大家的小公主。”

  如果没有发生疫情,大年初二的时候,王兴园一家就将前往马来西亚度假,这也是他为女儿庆生的活动之一。然而,新冠疫情凶猛袭来,打破了这一家人平静快乐的生活。

紧急赴命

  1月22日是王兴园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他在中午前就把工作都处理完了,满心欢喜等着下班就可以放假过节了。

  下午三点多,领导通知王兴园马上到会议室参加一个紧急会议。会上王兴园得知,要对武汉市第四医院7-21楼共15层进行隔离病房改造,时间无比紧迫——36小时内完成。

  “当时就惊呆了,时间紧不说,临近春节,人员和物料筹备都是问题。”来不及多想,会后公司领导马上就带着王兴园等人赶往四医院勘察场地。眼前的场景让王兴园头皮发麻——病人将四医院的门诊大厅挤满,排队足有百米长,一直蜿蜒到外面的马路上。他并不知道,这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已经宣布四医院等七家医院被征收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

  王兴园的团队和四医院基建科对接。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武汉大部分医院缺乏符合要求的隔离病房——隔离病房需按传染病防控的要求设置感染区、半感染区、清洁区这样的三区两通道布局。

  王兴园一边与院方开会,一边在公司内部调集了1000多平方米的隔断板和各种物料。“当时工人的缺口比较大,我们需要200个工人来完成项目,但春节期间工人都回家了,我们除了调集本公司未放假的工人外,还从全市的装修公司那边借调工人。”

  一切准备妥当,赶来的工人却不敢进入医院。“我们没有防护服,虽然院方给我们开通了专用电梯,但从院门到电梯口还是会经过排队的病人。”王兴园说,面对恐惧的工人,他只能自己和公司管理层带头进入医院工地,打消工人的疑虑。“我当时和他们说,现在特殊时刻,我们早一点把医院改建完,就能有更多的病人可以入住,疫情就会早一天结束,希望他们能理解支持。”

  王兴园表示,他并非不担心自己会被感染,但当时满脑子已经都是任务了。“我当时自己也害怕,但是不能让工人看出来,只有这样项目才能继续下去。”

  王兴园和工人一起不眠不休的扑在工地上。“一点觉都不能睡,36个小时的工期太赶了,吃盒饭都像在打仗。”1月24日上午,经过近30个小时的紧张施工,四医院隔离病房改造按时完成交付院方使用。

驰援火神山

  王兴园根本来不及歇一口气,1月24日下午就赶到20多公里外的蔡甸区火神山。此前一天,武汉市决定参照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在这里紧急兴建一座新冠肺炎专科医院,王兴园所在的团队被紧急征调参加火神山医院的建设。

  “我们24日下午刚到工地时,这边的一些土方作业已经在进行了,我问有没有施工图纸,和我说没有。我当时就想,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王兴园说,改建病区和新建一座标准的传染病医院完全是两个概念,后者难度系数成倍上升。 “别说原材料采购、设备到场、物流运输,就连工地上我们自己2000多工人的吃喝拉撒,这些后勤保障都是很难的”。

  武汉建工集团主要负责火神山医院的医技楼、ICU病房及部分普通病房的建造,其中医技楼和ICU病房均采用6米高的全钢结构,和普通病房的集装箱式活动板房完全不同,工程量和施工难度都大很多。此外,由于ICU病房设置有30个ICU床位,机电安装系统和空气净化系统的技术要求都很高,管道线路多,工艺复杂,施工难度大。

  “早期的一个难点是,图纸一直在调整,我们的工作面迟迟无法划分,直到1月27日才有了最终的版本。所以我们是边设计、边施工、边调整,把不需要图纸的土地平整这类工作先做了。”王兴园说。

  王兴园最忙的时候是从1月27日开始的,当天“三通一平”和防污染工程完成,工作面交接到王兴园手上。从那时一直到2月8日最后一个病区完工,长达13天的时间里,王兴园连宿舍都进不了,每天吃喝拉撒全部都在工地上进行,困了就在挖掘机上或土堆上眯一小会。“工作面交过来后,工期已经很紧了,我和工人们只能靠连轴转把落后的时间再赶回来,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他说,“疫情这么紧迫,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拼尽全力加快建设。”

  火神山工地上的各个建筑公司也都在赶工期,这导致当时火神山唯一的施工车辆进出通道大拥堵,堵上两三个小时成为常态。王兴园焦急万分。在进行混凝土浇筑时,他坐不住了。

  “当时我们调集了30辆混凝土罐车,要在36个小时内完成3300立方米的混凝土浇筑,如果每辆车都堵个几小时,根本完不成任务。” 王兴园想到再开一条路,他连夜组织同事一起调集了200块钢板,硬是铺就了一条5米宽的新路。

  新路投用,不仅解决了武汉建工工作面混凝土车的交通问题,其他建设公司的施工车辆也开始走这条新路。“整个火神山的交通局面一下就打开了。”王兴园说。

  王兴园和同事们还研究了各种方法来缩短工期。比如通过提高混凝土一个标号的方式来加快混凝土的凝结,还有将结构和建筑两道浇筑工序在允许的范围内合成一道工序等等。

  2月8日正月十五元宵节,对王兴园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这天晚上,王兴园和同事们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施工。“我们来到外面空地上,那么多天来第一次仰望天空,不知道谁喊了一下,‘今晚的月亮好圆啊!’我说我们的工作也很圆满!大家一群人就突然喜极而泣。”

  2月9日一早,是武汉难得的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火神山医院最后一个病区交付。回去的路上,王兴园回头看了一眼火神山,“阳光照在医院的白色彩钢板外墙上,十分耀眼。”

  在这些为抗疫建设施工的日子里,王兴园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因为太忙,他甚至都很少打电话给家人,妻子给了他最大的理解。王兴园刚到火神山时,因为匆忙,没有带很多衣服,他妻子就自己开车30多公里到火神山工地给王兴园送衣服和被褥。“她没有通行证,路上经过了层层卡点,她都一次次求着别人让她通过,我真是没想到她一个女生可以做到这些。”

  王兴园挂念的还有刚满周岁的女儿。“我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到女儿了,离开时她还不会走路,现在看视频,她已经可以蹒跚着走了。等疫情过去,我一定要抱抱她,牵着她的手走一次。”

  王兴园还计划着,等疫情过去要带上家人包括双方父母一起去超市购物,然后回家做很多菜,补过一个春节。“这段时间,对我家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但我没有陪在他们身边,让他们独自承受了这一切,我一直有愧疚。”

  相关报道:

  封面报道|武汉冬天的八张面孔

  喻发胜:国家应急管理体系需要改革

  护士吴俊叶:疫情结束一定要带女儿去迪士尼

  汉正街的守护者:大家都怕的时候,警察不上谁上?

  马洪全:我在新冠隔离病房做保洁

  华大汪建逆行入汉 十天建成万人级“火眼”实验室

  新冠孕妇的孤独产房

  外卖“跑单王”何文文:我守护武汉人的胃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吴秋晗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去产能 何立峰 易乾财富 澳大利亚选举 贸易战 王传福 僭越 非洲象 胡和平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三个有利于 中宝投资 高澜股份 难民危机 美国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