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官僚主义和病毒一样会杀人

2020年03月21日 14:1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作为省政协常委,叶青和一些政协委员呼吁应该建一座2020武汉抗疫主题纪念公园,世世代代记住新冠疫情的教训,记住千千万万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的人,他说,“这是我们民族的共同记忆”
资料图: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

  【财新网】(记者 萧辉)“武汉新增确诊病例0例,武汉新增疑似病例0例,武汉现有疑似病例0例。武汉三个0,金光闪闪。”3月19日,叶青难掩激动的心情,在他的武汉日记中写道:武汉迎来了三个0。武汉保卫战注定会载入中国的历史与武汉的历史。

  58岁的叶青自2003年起担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他还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民主促进会湖北省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政协常委。叶青自称是湖北官场出了名“爱挑刺”的党外人士,上任伊始就提出“公车改革”,作为副厅级干部,带头革了自己的命,出了公车改革的书,补贴取消了,他毫不在意,“知识分子的骨气比补贴更重要”。

  1月23日武汉“封城”,叶青开始写武汉抗疫日记,每天一篇发到网上,记录抗疫过程中发生的重要事件和重大变化,分析数据提建议。他认为,如果早封城五天,情况可能会好很多;如果封城和封小区、封超市同时进行,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与建方舱医院同时进行,抗疫局面也会好很多。

  看到具体存在的问题,叶青一刻也不耽搁,疫情期间,他以省政协委员身份提交了25份提案,包括建议征用学校宾馆作为新型肺炎治疗中心、公务员不戴N95口罩、招聘志愿者补充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等等。他说:“都是救命的事,不能过夜。”

  叶青认为,两个月的抗疫,武汉人民逐渐认清病毒的真面目,也认清了官僚主义的真面目,官僚主义和新冠病毒一样会杀死人。“武汉抗疫,老百姓把官僚主义一步步逼到死角,对全国党政干部上了生动的一课。”

  如今武汉疫情基本稳定,作为经济学者出身的官员,叶青呼吁复工复产迫在眉睫。他认为,如果迟迟不复工,人们被迫呆在家里坐吃山空,从长远来看,造成的破坏可能比新冠病毒还要大。

如果早期封城和封小区、封超市一起进行,情况会好很多

  财新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听说新冠肺炎的?

  叶青:2019年12月31日,网上流传的那份武汉市卫健委发现不明肺炎的内部通知,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但早期官方专家释放的信息是“可防可控,人不传人”,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想得很严重。到年底了,从12月中旬到1月中旬,正是我最忙的时候,参加了很多场会议,1月19日我还在参加会议,没有戴口罩。在“不会人传人”的判断下,武汉忙着准备迎接春节,日子过得很安逸,有网友提醒武汉人:你们武汉已经是疫区了。武汉人很潇洒地说:没有那么严重,专家说了不会“人传人”。我们就是被专家误导了,麻痹大意了。

  财新记者:作为湖北省政协常委,1月11日-1月15日你参加了湖北省“两会”,会上有讨论到新冠病毒吗?

  叶青:政协正式的会议没有讨论新冠病毒,会议有事先确定的主题,当时觉得这个事不值得一提。但我印象很深的一个场景,1月15日省政协闭幕式,坐在我前排的一位港商政协委员戴了N95的口罩,其实香港在1月4日就有预警了。我觉得他应该是会场上唯一戴口罩的委员,他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当摄像头扫到他时,他就把口罩摘下,摄像头扫过去了,他又把口罩戴起来。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我们周围的人还笑,觉得他有点大惊小怪。现在看来他是有先见之明的。

  财新记者:你是什么时候觉得新冠肺炎疫情变得严重的?

  叶青:我和全国人民一样,也是1月20日晚上,在电视上看到钟南山院士说肯定会人传人,说武汉已经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了。他还叮嘱:如无必要,近期不要去武汉。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事情严重了,但还没有特别恐慌,因为我身边人还没有感染新冠肺炎的。1月21日中午在外面走路时我戴了口罩,但在办公室没有戴口罩。那个时候仍然觉得戴口罩有点怪怪的。一直到1月22日晚上武汉市政府发布通告,决定在公共场所实施佩戴口罩的控制措施。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接下来那几天,网络上有很多武汉医院里人挤人的视频,医护人员失控哭喊的视频,武汉人开始觉得恐怖了。

  财新记者: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

  叶青:1月23日早上起床,武汉人知道了上午十点交通封城的消息。1949年以来中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封城”的记录,即使是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城也没有全部封闭。有网友说 ,武汉的上一次“封城”是在1911年的武昌起义的时候。在武汉的街头,可以明显感觉到恐慌的情绪。1月23日上午十点,武汉的火车站、飞机场封了,但是高速路口还没有完全封闭,很多人想赶着时间窗口逃离武汉,地图上显示,高速公路的出口都是红色的。到了1月23日下午3点多,湖北高速公路所有出入口都封闭,离汉的通道都关闭了。

  我原来计划是除夕那天离开武汉到咸宁过年,但是武汉封城,政府通知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不得离开武汉,我就留下来了。我没有特别恐慌,既然留下来,就静观其变,我开始写武汉疫情日记,记录武汉疫情发生的重大节点性事件,指出武汉抗疫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每天坚持写一篇,一天没有落下过。

  财新记者:你觉得武汉抗疫早期存在什么问题?

  叶青:1月20日之前的问题,需要深入调查,我暂且不说了。我觉得封城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封得太晚了,如果早封五天,会少死很多人,情况会好很多。

  封城之后,最大的问题是封城与封小区、封超市没有同步进行。封小区真正到2月17日才很严格地进行封控。在此之前,大量的人员流动,导致交叉感染。

  武汉密闭的超市也是一个集中感染的场所。老百姓没有“封城”生活的经验,又恰好是过年,一窝蜂地挤到超市去囤积生活用品。武汉的朋友圈流行一个段子:第一批感染的是在年(春节)前,第二批感染的是挤医院,第三批感染的是挤超市,第四批感染的是团购。我给超市先后提过八个建议,去一次超市就提一次建议。

  1月27日我到社区附近的中百超市,超市里的情况很不好,乌央乌央都是人,大家挨得太近了,根本没有保持安全距离。回到家后,我立即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写了一份提案《关于加强超市管理的五个建议》,建议推广网上菜场、尽量打包销售、减少排队称重时间等五条建议。

  “早发现,早隔离,早收治”,被我们用30天、2000多条鲜活的生命加以验证。如果武汉在封城的同时做到封小区、封超市,在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同时建方舱医院,情况会好很多。

  财新记者:听说你利用政协委员的身份写了很多提案。

  叶青:前期很多事情忙乱无序,我看着着急呀,不停写提案:看到医务人员躺在医院地板上休息,我就提《在捐赠物品中增加折叠床的建议》;看到疑似感染的人和感染者没有隔离,我就提《建议征用学校宾馆作为新型肺炎治疗中心》;看到红十字会工作效率低、仓库积压大量救援物资,我就提《建议招聘志愿者充实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看到一些在外地的武汉人遭受排挤,我就提《把在外的武汉人照顾好也是帮助武汉》;看到一线医务人员N95口罩紧缺,我就提《关于公务员不戴N95口罩的建议》。截止到3月19日,我一共提交了25份提案。有的是特别紧迫,我看到问题就立即写提案交到政协平台上,都是救命的事,不能过夜。有的是宏观层面的,比如《要在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健康保障三方面下大力气》、《卫健委主任要进行半年以上的培训》等,这是这次疫情我们要吸收的经验教训。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民进中央的同志发来短信,告诉我部分建议被采纳。

  财新记者:在你看来,什么时候是抗击新冠疫情转折点?

  叶青:我认为武汉从封城开始,抗疫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月8日之前是害怕,2月8日之后是希望。这个节点是2月8日曾经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到武汉督战,担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陈一新对武汉的情况非常了解,他是一个有想法的实干派,他到武汉后总体布局,抗疫“打法”系统而清晰,发出“应收尽收”的总攻口号,整个抗疫的形势大为改观,稳住人心了。2月13日,新的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到位,执行力大为加强,封控社区,拉网式排查,做到四类人排查清零,到2月20日,终于实现了“四类人”排查清零、“应收尽收”“床等人”的局面,武汉抗疫局势就基本上稳住了。

  武汉抗疫离不开全国人民的支援。国家调集了4万多名医护人员支援,全国人民把医疗防护物资、蔬菜等生活物资捐给武汉,应该说武汉后半场的抗疫体现了国家强大的动员能力,体现了全国人民一条心的团结精神,支撑武汉尽早从疫情中走出来。对比国外抗疫,就能深刻体会到我们国家强大动员能力的优势。武汉保卫战注定会载入中国的历史与武汉的历史。

官僚主义和新冠病毒一样能杀人

  财新记者:经过这次新冠抗疫,你认为政府在哪些方面有了改进?

  叶青:在第五十天的武汉日记里,我写了:新冠肺炎与官僚主义一起反,才是正确选择。官僚主义在平时或许可以忍一忍,但是在疫情面前,官僚主义就是害人性命,忍无可忍。官僚主义非常顽固,但在武汉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人民充分看清了官僚主义也是病毒,官僚主义和新冠病毒一样会杀死人。这次抗疫,老百姓把官僚主义一步步逼到死角,对党政干部也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再也没有人敢为官僚主义辩护。

  在早期,出现问题,各个部门还会振振有词辩解。训诫“八人”,公安部门有解释;监狱走人事件,监狱管理部门辩解“刑满释放,依法送走”。但是老百姓不满意,激起舆情。新的领导上台后,出了问题就查,立即道歉,立即更正,绝不手软。比如青山区垃圾车运肉事件,下午五点群众举报,晚上处理干部,半夜宣布查处分管副区长,处理迅速,对官僚主义绝不姑息,这给党政干部上了生动的一课,比上党校更有效。

  经过两个月抗疫,武汉人民认清病毒的真面目,也认清了官僚主义的真面目,市民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恨之入骨,用“假的,都是假的”怒吼声反击官僚主义,再也没有人敢为官僚主义开脱,这对全国的党政干部都是一个警醒。我相信这场战役,改变的不仅仅是武汉市民,还有党政干部。如果从2019年12月底,一开始就有这种“以民为本”的理念和行动,就不应该查了不该查的人,该查的人又没有查。

  这一次抗击新冠疫情,80后、90后的孩子充当了主力军,这些年轻人冲在第一线,他们的表现非常了不起。以前有人说他们是垮掉的一代,他们用行动证明他们堪当重任,这是值得欣慰的。

  我和一些政协委员呼吁应该建一座2020武汉抗疫主题纪念公园,世世代代记住新冠疫情的教训,记住千千万万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的人,这是我们民族共同的记忆,是教训也是财富。我建议纪念公园的第一座塑像应当是李文亮医生,他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但又非常伟大,敢于讲真话,我们应该世代记住李文亮医生“敢于直言”的精神。

  财新记者:你认为还有哪些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吸取?

  叶青:从宏观层面来看,我认为要在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健康保障三方面下大力气。最近20年,几乎每遇到一次大灾难,我们才会有新的认识。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健康保障,成为最近20年治国理政的主要脉络。2003年“非典”爆发以前,我们强调经济增长,导致“GDP至上”,破坏了生态,以及“非典”公共卫生事件等一系列问题。从此我们开始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后来又把生态保护列入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武汉,这场大疫体现了武汉乃至于全国对健康保障能力的不足。因此中国的下一步发展,应该有三大重点: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健康保障,千万不能再发生17年前“非典”一过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具体操作层面,在省市级要专门安排一个副省长或副市长管卫生健康。我们有专门管金融的副省(市)长,但没有专门管公共卫生的副省(市)长,现在管科教文卫的副省(市)长,卫生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卫生健康一定要专门安排一个懂专业的行政副职来管,这个健康副省(市)长应当第一学历是正规医学院本科毕业,有在医疗机构工作过的经历,在医疗健康领域有“一票否决权”,直接听令于中央最高医疗机构。各级卫健委主任也必须由专业人士担任,让懂卫生健康的人管卫生健康。正如任正非说的,“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指挥战斗”。否则还会重演卫健委主任“一问三不知”的悲剧。

  财新记者:作为一名现职官员,你的武汉日记写得很犀利,有受到压力吗?

  叶青:我在湖北官场的名声就是“爱挑刺”的党外人士,我是民主促进会成员,2003年5月,以民主党派身份进入政府,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这个官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就要提建议。上任伊始,我就提出“公车改革”,作为副厅级干部,带头革了自己的命,解雇了我的司机,出了公车改革的书,补贴取消了,知识分子的骨气比补贴更重要。从此,省领导就知道我是个“爱挑刺”的党外人士。有人说,你的仕途基本就冷冻了,我说这样正好,我可以“一心一意提建议,专心致志谋发展”。17年,我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的位置上没挪窝,但我可以说是提建议最多的副厅级官员。

  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正好遇到武汉封城我被“关”在家里,我就写武汉抗疫日记,与疫情相关的好的消息,坏的消息,我都记录下来,有意见就直接提。早期我在日记里写如果武汉早封城五天,会少死很多人。我们单位一个负责人看到了不高兴,就打电话跟我说:你不要写这个,很多情况我们不知道,你写了影响不好。我没有理他。然后我们局长又给我打电话,说按照省里统一口径要求,不要随便写东西。我就直接回他,这个时候我不仅是省统计局副局长,还是党外人士。我百分之八十和你们一样是政府官员,但我要保留百分之二十的个人自由,你们不愿意说的话,由我这个民主党派来说。我当官的目的就是为民说话,如果你觉得我丢了单位脸,那我宁愿不当官,也要把这个日记继续写下去,这是一份历史的记录,是给历史的交代。

  人的一生中能遇到这么重大的事,对人的思考很有帮助,想到每一个死去的人,我就决定将来要胆子更大一些,讲更多真话实话。

  财新记者:你如何看待方方日记,你的日记和方方日记有何不同?

  叶青:我把武汉疫情日记分为七种:本地医生日记,外来医生日记,护士日记,病人日记,记者日记,方方日记,我的日记。大家各取所需,不必强求一致,从不同角度形成新冠疫情的共同记忆。

  方方日记最受关注,支持者认为,她反映了一个普通武汉人的声音,反对者认为,日记太悲观了。我认为只要是真实的,就没有问题。我的日记是从财经角度记录、分析武汉疫情,收集数据做分析、提建议是我擅长。

  对于新冠疫情的真实记录,我认为有关部门删帖要慎之又慎,不要想都不想就删帖,帖子中可能有正确的内容,只要没有违反基本原则的事情,就不要删。

复工复产迫在眉睫

  财新记者:3月19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人和新增疑似病人都清零,你认为当前的工作重点应该如何调整?

  叶青:我是搞经济出身的,因为疫情,整个湖北经济停摆两个月,我也很焦虑。如今抗疫形势已经基本稳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复工复产迫在眉睫。据新闻发布会公布,截至3月17日,全省已有7629家规模以上(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的工业企业复工复产,复工率达49.3%。随着武汉疫情总体得到控制,人们被迫在家里呆了两个月,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如果迟迟不复工,坐吃山空,从长远来看,造成的破坏可能比新冠病毒还大。

  财新记者:企业复产复工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

  叶青:主要存在四方面的问题。第一缺工人,大量工人来不了。3月19日有六名四川籍工人到黄冈红安县一家家具厂复工,这是疫情爆发后第一批从省外来的务工人员,这是一个好迹象。另外湖北也是劳务输出大省,常年出省务工600万左右,3月19日,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到荆州考察,专门到高铁站为近600名湖北籍工人到珠三角务工送行,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业升一同到场欢迎赴粤返岗工人。目前,除武汉市外,全省16个市州已通过“点对点、一站式”组织输送赴省外务工人员约12万人。我们注意到,个别地方歧视湖北籍劳务人员,设置关卡障碍,这种行为应该制止。

  第二个问题是缺原材料。交通运输阻断,原材料如何运进来是个难题,需要恢复交通。目前除了离汉通道和离鄂通道设置关卡,武汉市内的关卡和除武汉以外的省内卡关已经撤掉,原材料在湖北省内恢复运输,随着抗疫形势好转将全面恢复交通。

  第三个问题是差资金。湖北省发改委联合两家银行设立融资总额2000亿元的专项资金,加大力度扶持汽车、磷肥、电子、光纤通信等重点企业复工复产。对于中小微企业,可以在网上申请融资贷款,多家银行提供后台支持。

  第四个问题是销售困难。各地采取多样化措施鼓励消费,江苏发消费券,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鼓励就业,就业拿工资能带动消费。有的市民好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哪来的消费能力。

  财新记者:由于经济停摆,大量中小微企业面临生存困境,政府将如何帮助中小微企业?

  叶青:有个调查表明,中小微企业资金流能支撑2.176个月,超过这个时间,资金链就断了。湖北经济停摆两个月,大量中小微企业快撑不下去了。为了帮助它们恢复活力,湖北省政府出台了30条政策,概括起来包括四个方面:第一是降低企业成本。包括减免市场主体房屋租金,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微企业免收3个月租金,再减半征收6个月房租;对于承租私人房屋的,协商解决适当减免。还有降低用电用气用水成本,6月30日前,中小微企业工业用水、用气价格按基准价下调10%;对中小微企业以及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企业生产经营所需的用电、用气、用水等,实行“欠费不停供”政策,企业于疫情结束之后3个月内补缴缓缴的各项费用免收滞纳金。

  第二,金融信贷纾困。各金融机构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确保企业不因资金问题影响复工复产。对受疫情影响、暂时遇到困难的各类企业2020年1月25日以来到期的贷款,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安排,最长可延至2020年6月30日,免收罚息;继续开展小微企业“百万千亿金惠工程”“首贷专项行动”和“百行进万企”融资对接活动,力争2020年普惠型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较上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引导金融机构定向发放低息贷款支持个体工商户;加强融资担保支持,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对服务疫情防控的相关企业免收担保费、再担保费,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小微企业,担保费率降至1%以下,再担保费减半征收。

  第三,降费降税。自2020年3月1日至5月31日,免征全省小规模纳税人适用3%征收率的增值税;纳税人因疫情影响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经税务机关批准,可延期缴纳,最长不超过3个月;因疫情影响遭受重大损失,纳税人缴纳2020年度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确有困难的,经税务机关核准,可依法减征或者免征;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第四,降低用工成本。自2020年2月至6月,免征全省各类参保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已缴纳的按程序退抵,按规定执行减半征收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单位缴费政策;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出现严重困难的企业,可申请缓缴不超过6个月的社会保险费,缓缴期间免收滞纳金;自3月1日起,中小微企业可连续6个月按3%的标准缴纳住房公积金,6月30日前,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缓缴期间缴存时间连续计算,不影响职工个人正常提取和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

  相信在政府的一系列利好政策下,能帮助中小微企业走出困境。

  财新记者:你估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有多大?

  叶青:经济学家估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损失会在5万亿-10万亿元。最大的损失是旅游,本来春节期间是旅游旺季,但人不能出来,旅游景点损失在1万亿元左右,餐饮行业也受到很大冲击,损失在7000亿-8000亿元左右。最近的一项统计数据,2020年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20.5%,这是可以理解的,大家都关在家里,消费下降是正常的。

  但是中国经济的弹性和韧性很大,随着各行业逐渐复工复产,预估中国经济在5月会逐渐恢复正常。

  我们可以比照17年前的SARS,SARS影响最大的是第二季度,当年第一季度GDP增长11%,第二季度跌到9%,第三季度恢复到10%。我们有信心,新冠疫情主要影响的是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就会上去。

  而且中国经济还面临一个优势,中国率先走出新冠疫情,世界其他国家还在与新冠疫情做斗争,各国对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医疗防护物资的需求很大,中国生产医疗防护物资的产业产能已经大大激发出来,一天可以生产口罩1亿只,可以给世界供给医疗防护物资。这对中国经济发展有推动作用,中国的健康产业会有较大发展。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许金玲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奥朗德视察航母 张进 sdr 中信保 一致行动人 作家陈映真去世 贸易战 秦晖 网贷天使 难民危机 王晓东 股灾 中债登 澳大利亚选举 医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