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丁书苗一审获刑20年罚金25亿元

2014年12月16日 10:39 来源于 财新网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6日上午对丁羽心行贿、非法经营案公开宣判,法院以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判处丁羽心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9月25日上午10时,铁道部窝案重要人物丁书苗涉嫌非法经营和行贿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京法网事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2月16日上午对丁羽心(又名“丁书苗”)行贿、非法经营案公开宣判,法院以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判处丁羽心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相关报道:丁书苗“铁网”浮沉录

  丁书苗(后改名丁羽心)的经历堪称传奇。

  上世纪50年代,丁书苗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端氏镇古堆村,其貌不扬,身高1.7米,长相憨厚,说话粗豪,在山西生意人圈子里有“傻娘”之称。她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文化不高,胆子很大,到各家各户收鸡蛋,拿到县城卖。没钱买车票,有时就拿鸡蛋和司机换,和司机关系搞得很熟络。

  不算小账算大账,丁书苗有意无意经营的关系,带来了一个真正的大机会。靠着朋友帮忙,丁书苗做起了煤炭运输生意。山西煤外运量大但运力不足,拿到车皮资源就有大钱赚。“丁书苗不看重眼前的钱,更重视人情,赚了钱后大部分都分给关系,自己剩下三成就不错了。”跟随丁多年的人士介绍说。

  攻心刘志军

  铁路运力紧张,车皮计划紧俏。丁书苗能拿到车皮,主要是因为搞定了山西铁路的大人物罗金宝。通过罗金宝,上世纪90年代期间,丁书苗与时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党委常委的刘志军相识。

  2003年,刘志军出任铁道部部长一职。因受贿传闻被下放沈阳铁路局的张曙光被启用,很快成了刘志军的铁杆亲信。

  此时,丁书苗与张曙光关系已经非常熟络。张曙光后来火速升迁,出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又主管高铁技术引进谈判和机车制造。在张曙光的引荐下,丁书苗与刘志军关系又近了一层。但其最终博得刘志军信任,还另有更深的背景。

  2005年1月6日,刘志军胞弟、时任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被湖北省纪委“双规”,随后以雇凶杀人罪及贪污受贿罪等起诉,被控非法所得财物折合人民币高达4000多万元。丁书苗得了张曙光的指点,运作刘志祥一案平事捞人。

  此时的丁书苗,已非吴下阿蒙。据一位早年就认识丁书苗的山西商人介绍,丁书苗在京的人脉关系已经铺开。初期从领导家人入手,帮助安排保姆照顾妥帖;后深知秘书之重,曾专门在北京召开全国秘书界联谊会,参加者都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秘书或前秘书。借助这些关系互相打招呼办事,丁书苗进一步夯实了这张关系网的价值。

  2006年4月,刘志祥因雇凶杀人及贪污受贿等罪名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服刑期间,刘志祥又被改判有期徒刑16年,从关押重犯的襄北监狱调至武汉近郊的新生少管所,并以治病为由,长期呆在监狱医院和地方医院。

  罗金宝引见,张曙光深化,再平刘志祥事,丁书苗彻底获得刘志军的信任。从这之后,见不得光的私事,刘大都交给丁办:捞人、活动官位,还有介绍女人。

  寄生高铁发展

  2006年8月,丁书苗成立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下称博囿集团):高铁要来了,想象不到的巨大财富也要来了。

  丁书苗能量大到什么程度?贵为央企的中铁工、中铁建要拿高铁项目,也得通过丁书苗。

  丁书苗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中介费,实为回扣。一家中标国企的董事会秘书透露,即使是央企,也要有人打招呼,有中间人介绍,上下打点,才可能拿到总包权。

  丁书苗事发,正是源于央企审计。2010年七八月间,有关部门了解到,某大型国有企业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约1亿元。当时,国家审计署正在对京沪高铁进行例行跟踪审计,前述被查企业也参与了京沪高铁项目,于是相关部门将调查线索提供给审计人员,审计署后对该企业展开延展审计。这家企业很快承认钱打给了丁书苗,并解释为咨询费。调查人员找到丁书苗后,发现丁书苗识字不多,根本不可能提供咨询。高铁招标潜规则就此暴露。

  据铁路业内人士介绍,总包金额较大,中间人的回扣一般在工程款的2%以下。在竞争更激烈的细分领域如声屏障,回扣占整个工程款的8%-20%。丁书苗所获24亿元回扣,所对应的工程项目,总造价约1800亿元。在京沪高铁工程一个项目上,丁书苗拿走1亿元回扣。

  丁书苗财富急剧膨胀后,慈善成为她编织关系网的另一条轨道。她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捐资1.14亿元,其后又出资1.5亿元成立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博宥基金”;2009年,丁书苗还获评“中国扶贫开发典型人物”。

  长袖善舞,关系网互为杠杆,丁书苗既受益于与刘志军的关系资源的哺育,也远超出刘志军的影响力范围。其关系网越铺越大,又反过来进一步密切了她与刘志军的关系,而其性格中慷慨朴实的一面,更加赢得了刘的信任。“刘志军不需要从丁书苗那拿钱,他可以指挥丁做事情,就不需要把钱放在自己这儿。”一位熟悉刘的铁道部官员称。

  捞金高铁投资

  中介之外,丁书苗还颇多投资,特别是在高铁领域。

  2004年,铁道部组织时速200公里的动车组项目采购招标。当年年底,上海坦达轨道车辆座椅系统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坦达)便注册成立,幕后控制人正是丁书苗。此外,上海交运集团公司还有10%股份。

  上海交运曾打算提高持股比例,但因丁书苗能控制订单,极其强势。2005年,上海坦达参加了铁道部在青岛进行的技术引进谈判,在铁道部安排下,与日本川崎的座椅供应商日本小糸达成技术合作,并成功垄断了CRH系列的普通座椅。

  以关系做生意,以生意做关系的丁书苗作风,在坦达运作中也有体现——北京坦达成立之初的法人代表与后来的上海坦达董事长,均是秘书出身。

  在高铁声屏障这个小领域,丁书苗也有涉足。

  2008年,她控制的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即与德国旭普林公司合作,在国内引进了声屏障制作的技术专利,此后一度垄断高铁声屏障市场,直到京沪高铁才出现竞争者,但金汉德还是在京沪高铁六个标段中拿到了两个。

  高铁轮对则直至现在仍是丁书苗旗下公司垄断的市场。2006年,根据铁道部批复,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博宥集团和博宥集团旗下的中昶投资共同出资组建了智波公司,中昶占40%股份。2007年10月,智波公司与意大利Lucchini(路奇霓)组建合资企业智奇,成为中国惟一一家高速动车组轮对生产和检修基地。当时从事普列轮对多年的太钢、马钢、晋西轴承等企业均未能进入。2012年5月,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董事长杜建华也被媒体披露接受调查。

  博宥旗下的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高铁传媒)成立于2008年,逐渐垄断了高铁车站的广告权。该公司投入巨大,仅北京南站的LED屏就花了9000万元采购,但广告业内人士认为,高铁开始运营后,人流密集,回报可期。

  丁书苗案发后,铁道部已将高铁传媒的经营权收回。

  更多报道详见:危险的关系丁书苗的自留地丁书苗的“铁路传奇”调查刘志军细解张曙光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