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饶毓泰和胡适的学术独立梦

2015年12月29日 11:06 来源于 财新网
饶毓泰建议胡适将北大建设成为学术中心特别是原子能研究中心,并分析这些建议对胡适“争取学术独立十年计划”的影响,可见一代学人在争取中国学术独立道路上的艰辛与苦涩

  【编者按】

  1947年9月,作为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发表《争取学术独立的十年计划》,提出了中国走向“学术独立”的发展规划,掀起轩然大波。胡适这一“计划”的思想渊源除与他自身长期对中国学术发展的思考、战后世界学术发展趋势与中国学术发展态势等因素有关外,更与中国近代第一代物理学家、曾长期担任北京大学理学院院长、首届中研院院士饶毓泰分不开。

  本文通过释读1945年9月至1946年5月9个月时间内饶毓泰致胡适函件(可惜胡适回函无从查找),梳理饶毓泰建议胡适将北大建设成为学术中心特别是原子能研究中心的经过,并分析这些建议对胡适“争取学术独立十年计划”的影响,以窥见一代学人在争取中国学术独立道路上的艰辛与苦涩。

  文 | 张剑 (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

  抗战胜利后,无论是从中国学术发展的态势,还是人才培育与聚集的状况,几代中国人所追寻的学术独立之梦都有了实现的绝佳机会。但面临国共内战,这一学术独立梦想因中国学术未能建立起独立于政治的学术体制自然没有实现的可能,中国学术发展也就失去了这一机遇。科学发展史上这种内部需求与外在环境矛盾冲突的事例并不少见,人们也一直在寻求解决这种矛盾的机制与方案。

  一、饶毓泰与胡适早期交往

  1891年12月生于江西临川的饶毓泰(字树人),1908年就读于上海新中国公学,与同年同月出生于上海的安徽绩溪人胡适为同学。他们平生有了第一次交集,但因胡适又兼任学校英文教员,同学关系又成了师生关系。

  1910年,胡适考取第二届庚款留学美国。饶毓泰从南洋公学毕业后,回家乡担任中学教师,后考取江西省官费,1913年2月也到美国留学。初入加州大学,后转学芝加哥大学,1917年冬获物理学学士学位。次年,入哈佛大学研究院,再转学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1922年6月获博士学位。

1
青年时期的饶毓泰(左)与胡适

  留美期间,中国公学时期结下的友谊成为同学纽带。胡适因宣扬文学改良爆得大名,其著述自然得到同学的关注。饶毓泰在一封信中谈及在留美学生年报中读到胡适的作品,另一封信中也说“足下之著述则当于年报中稍窥其略”。可见他们之间书信往还当不少。非常可惜,我们仅能看到饶毓泰致胡适函,不得见胡适致饶毓泰信。胡适日记中也记载有相关饶毓泰的信息。1917年,胡适毕业归国前夕,6月16日到达饶毓泰就读的芝加哥大学:“本欲一访饶树人(毓泰),以电话向大学询问其住址,乃不可得,怅然而止。树人来此数年,以肺病辍学甚久。其人少年好学,志大而体力沮之,亦可念也。”

  胡适归国后,同是中国公学同学、饶毓泰未来妻子朱毅农的哥哥朱经农也不时将饶毓泰的消息传送给胡适:“饶树人已毕业于芝加高大学,日前已启程赴康桥,赴哈佛大学,后意尚欲留此数年。弟与谈数夜,思想亦新奇,将来之大科学家也。”朱经农似对饶毓泰在物理学上的作为有很高的期许,“大科学家”、“数理专家”的预言之后也一再出现。对于此次与朱经农相聚之乐,饶毓泰也致函胡适告之,并说他留美五年不得与胡适一见,“实为大憾”。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出版后,饶毓泰很是推崇,致函胡适说:“时人著书多无精密之思,即稍能用思,又无胆量说出来,其能用思而兼有胆量者,尚有足下”。并指出中国无科学的原因,“在于狭义的功用主义深入于中国人脑髓,绝无一种‘为学而治学’之精神”。告知他毕业回国将执教南开大学物理系,“京津非远,泰与足下相会日正长也”。

  1922年9月15日,胡适在北京请饶毓泰吃饭:“饶树人自美国回来,我邀他和任光到长美轩吃饭。”饶毓泰回国后创建南开大学物理系,培养了吴大猷、吴大任、江泽涵、申又振、陈省身、郑华炽等一批数理才俊。在此期间,因为未婚妻朱毅农的问题,饶毓泰曾与胡适书信往还,得胡适帮助终成眷属。但终因朱毅农似爱上了胡适而神经出现问题,于1929年饶毓泰赴德国访学后离异。饶毓泰1932年自德国归来任职北平研究院。翌年到北大物理系任教授兼主任(1936年起任理学院院长),先后聘请了周同庆、张宗蠡、朱物华、吴大猷、郑华炽等教授,使北大物理系教学与科研水平陡升,成为战前中国物理学的重镇。

  可能是因为朱毅农的关系(也不尽然),距离的缩短似并没有拉近胡适与饶毓泰关系。他们虽同为北大教授,一个是文学院院长、一个是理学院院长,但两人关系远不如以前密切。

  抗战爆发后,胡适出任驻美大使,为抗战建国尽心尽力。饶毓泰似命途多舛,结婚不几年的另一位妻子在上海病故。家痛国恨交加,其心情可以想见,得意门生吴大猷放弃四川大学中英庚款讲座教授席位赴昆明与他会合,陪他度过孤苦岁月。他担任西南联大物理系主任,讲授三年级光学和研究生光的电磁理论等课程,继续培育“桃李”。1944年,应邀赴美,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和俄亥俄大学从事分子红外光谱实验研究。他乡遇故知,胡适(1942年9月卸任驻美大使后滞美未归)、饶毓泰在美国又有了交集。据金岳霖说,1944年他与赵元任夫妇、饶毓泰在胡适纽约家中相聚。

  随着原子弹的爆炸与抗战的胜利,中国的命运面临新的抉择,中国科学的发展也迎来了新的契机,饶毓泰建议即将出任北大校长的胡适将北大建设成为学术中心的蓝图也就应运而生。

  二、饶毓泰致函胡适商讨发展北大理学与工学

  1945年9月6日,胡适正式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国立北京大学校长。消息传开,饶毓泰很是感奋。

2

  9月19日,写一长函给胡适,除将胡适出任北大校长与查尔斯.W.埃利奥特掌哈佛大学相提并论,称为中国大学“新纪元”外,还以执掌哈佛的科南特、麻省理工的康普顿、加州理工的密立根并未因行政职务妨碍学术研究为例,劝导胡适承担起领导北大向前的责任,并认为大学校长不仅仅是个行政职位,更应该作为学术研究的表率,领导学术的进步。信的主体内容是向胡适提出发展北大理科和工科的系统建议:

  往尝与兄谈过北大事,第一是延揽人才,此是难事,得才而能使之继续滋长则更难。就理学说,各系都要充实,受经费与人才限制,物理系一向政策是先□在分光学方面做到独立研究地步。今自原子炸弹成功,原子核物理之研究有不容一日缓者,张文裕先生在此方面有独立研究经验,成绩甚佳,拟请其加入北大。彭桓武君曾从Max Born问学,现在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Dublin任理论物理副教授,与马仕俊、张宗燧三人为吾国研究原子核理论之最有希望者,仕俊将来Princeton继续研究,宗燧(中大)曾与我有了解,倘桓武亦肯来北大,则实验与理论方面都顾到矣。

  算学系旧同事在泽涵领导下都蒸蒸向上,至为可喜。樊畿将自法来Princeton,将嘱他早日回国。我在此曾与一维也纳青年算学家Henry B. Man相过从,他日如有需要亦可罗致。

  化学系事我不拟多说,倘能加聘马祖圣与李作浩两君则幸甚。

  地质系务须请仲揆兄回来,请克强兄(钟健)加入。

  生物学不容易找到有希望的人才,且历年来学生太少,发展尚须时日。但是缉斋兄若肯回来,则于生理学方面似可致力。

  工学院势必要办,但最难办得好。拟请暂成立应用力学系与电学工程系,在C.I.T.有钱学森先生曾从Von Karman 游,现在该校任流体力学副教授。有郭永怀君(北大物理系毕业)亦从VonKarman 治流体力学。拟请钱先生为应用力学系主任,请郭永怀回北大。电学工程方面的人甚多,但是最有成绩的才三四人,若能请到朱兰诚(M.I.T)、C.C.Wang □□(我不知道他的中国名姓),又由清华调回马大猷,则电学方面有主要人物矣。

  天文学系亦须成立,但今日在国内无人可当此任,似须等待黄昆(吴大猷学生,北大理学院研究生第一人毕业者)由英国回来才有办法。

  关于设备方面,将来暂且不说,为维持现在工作效率计,请兄先筹两万美金存在美国,为北大迁回北平后诸同人得就已有设备加以补充,俾不致荒废时间。

  有不有方法请美国图书机关捐助补充自1937年以来之杂志?

  以上是我一时想到者。

  得知胡适出长北大后,“精神早已销止”、仅存“躯壳”“消磨岁月”的饶毓泰,心里所起波澜与发展中国学术的雄心跃然纸上。对于战后复兴北大计划,饶毓泰与胡适曾有不少讨论,“往偿与兄谈过北大事”,因此饶毓泰信中的建议也非一时兴起,而是长期思考的结果。作为北大理学院院长,饶毓泰对理学院下属物理、数学、化学、地质、生物各系的发展作了事无巨细的分析与建议,提出成立工学院、天文学系的计划。

3

  信中有两点特别值得注意。一是面临原子弹爆炸后世界原子科学的发展,指出北大物理系不能再停留于由他开创、吴大猷等接续的光谱学方面的研究,“原子核物理之研究有不容一日缓者”,建议北大聘请张文裕、彭桓武、马仕俊与张宗燧等加盟,专门从事原子物理研究。师从卢瑟福研究原子核并获博士学位,曾任西南联大教授,当时正在普林斯顿大学访问研究的张文裕,已有“独立研究经验,成绩甚佳”;师从马克斯·玻恩的彭桓武与马仕俊、张宗燧三人更是“吾国研究原子核理论之最有希望者”。如果北大能聘请到这些才俊,原子物理理论与实验人才兼备,自然就能成为中国原子物理研究中心,有了这些紧跟世界物理学发展前沿的青年人才,中国在世界原子物理研究上占有一席之地也“指日可待”。

  第二,他强烈建议创设工学院,先设立应用力学系和电学工程系。聘请加州理工学院师从冯·卡门的钱学森任应用力学系主任,北大毕业生同样师从冯·卡门的郭永怀也聘请回系。电学工程系聘请麻省理工的朱兰诚、王兆振,从清华调回马大猷,也就“兵强马壮”了。作为理学院院长,饶毓泰视野并不仅仅局限于理学院各学科,而是从科学发展的全局和协调发展的角度出发,力主北大创设工学院。

  此后两人书信往还是主要集中于上述两点。另外,他接到北大数学系主任江泽涵及他的学生吴大猷等人信函,对胡适出任北大校长都异常兴奋,希望胡适担负起领导中国学术发展的重任,对北大的发展要有长远规划。因此,他再次提出向美国图书机关申请捐助科学杂志、筹措美金两万元为同人返北平后从事研究的临时费,这两件“都足以鼓励同人精神”,希望胡适立马进行。

  10月8日,饶毓泰连致胡适两函,一函指出工学院电学工程系创设势在必行,马大猷为主任,王兆振、袁家骝聘为教授。“原子核物理研究北大势必开办,且须另筹巨款。惟现在即须进行接洽人选,清华、中大、浙大、厦大等近都在向各方面觅人,倘我们错过机会,后将更感困难。”另一函提出聘请钱学森为工学院院长,钱已草拟了工程科学系“组织大纲”:

  钱学森先生寄来所拟“工程科学系之目的及组织大纲”草案,此文是他应我之请而作的,我觉得他的意见有许多是和我的相契合的,但和一般工程学者之传统目的与组织是大不相同……如果北大工程学系能这样办,理学院与工学院分界就不致太严了。

  钱学森所拟草案内容到底怎样,不得而知。但可从钱学森当时在工程力学上的成就及其对工程科学的看法探知一二。钱学森师从工程力学大师冯•卡门,1939年获博士学位,在高亚声速、超声速空气动力学及喷气推进领域进行研究和探索,领会到科学与技术结合的真谛。战后,随美国空军科学咨询团赴欧考察战时航空、导弹等技术,日渐形成了他的工程科学思想。他认为工程科学的本质就是“将基础科学中的真理转化为人类福利的实际方法的技能”。工程科学家是为了满足“纯科学家与从事实用工作的工程师间密切合作的需要”,他们形成“纯科学与工程之间的桥梁”,将“基础科学知识应用于工程问题”。

  在这种观念指导下,他的“草案”自然关注科学与技术的结合,办理工学院也必注重理学院的发展。因此,饶毓泰认为他与钱学森的想法大体契合。饶毓泰从当时世界科学发展态势及钱学森在工程力学上的卓越贡献出发,对邀请钱学森回国在北大创设工学院一事之热切可想而知。按照钱学森的纲要草案,北大理学院与工学院学科可相互交叉,这也是科学发展日渐交叉与交融的趋势,工学院的创办也可直接促进北大理学院的发展。

  9月19日至10月8日,饶毓泰为北大的发展连致4函,胡适却没有回音。10月13日,饶毓泰再次致函胡适,说因所商量的问题关系“北大前途甚大”,请胡适回函“指示以便分别进行”。并再次指出原子核物理的研究势不容缓,须尽快延揽人才。次日,胡适复饶毓泰长信,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仅知决聘钱学森为工学院院长,也请饶毓泰约定物理系及工学院人才。

  战后随着原子科学的发展,各机构和高校之间人才竞争可谓激烈。10月23日,饶毓泰致函胡适谈及彭桓武来电,说清华、中大都有电请他,他尚未决定。饶毓泰说:“彭君成绩极好,治学问态度亦好,我极盼望他能来北大与马仕俊合作。”钱学森没有消息,“大概他在慎重考虑中”。两个月之后的12月31日饶毓泰致函胡适,谈及碰到冯·卡门:

  曾和他叙说北大开办工学院之目的与计划,他极感兴趣,并允向钱学森先生详谈,请他开始规划,虽则一年内不能回国。

  鉴于钱学森没有回音,饶毓泰欲通过钱的老师冯·卡门做工作。另外,还谈及促使北大毕业生赵广增回北大一事,赵在密西根大学得博士学位,归国后任教中央大学,“近见他在《美国物理学报》所发表的论文颇有价值”。

  饶毓泰、胡适自9月开始商谈聘请人才建设北大,到年底似毫无成效。期间除信函外,他们似还曾有过面谈。饶毓泰接10月14日胡适复函后,15日致函胡适称:“若能购到车票,我明日晚车来纽约看你。”同年12月11日,也有类似面谈校事的信函。是否成行不得而知,胡适日记中也无相关记载。无论如何,饶毓泰、胡适往还商谈虽频繁,但人才的聘请似并不顺利,发展北大学术的蓝图似也就仅仅停留于商讨中。

4

  1946年1月14日,饶毓泰致函胡适谈及因钱学森一两年内不归国,北大工学院的创设成了问题,因为郭永怀、林家翘唯钱学森马首是瞻。因此饶毓泰除冯·卡门这一条线外,还让北大毕业生郭永怀转告钱学森,胡适掌北大后北大学术发展面临的大好形势,而且北大开办工学院,“无传统的负累,有布新的勇气,凡关心中国工程科学前途者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还是希望钱学森到北大,即使推迟到1947年秋也虚位以待,但需要他“立即答应负责规划”。对聘请钱学森可谓“意诚”,但钱最终未选择北大,自然也就影响到在力学上造诣很深的郭永怀、林家翘的去向。另外,信中还谈及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泡利对马仕俊的赞赏,言及美国物理学会在哥伦比亚大学开年会时他会与张文裕、马仕俊见面,将一同拜访胡适。

  对于战后北大的复员与发展,1945年10月17日,代理北大校长的傅斯年曾致函胡适谈及他的规划。理学院各系,数学系“充实,可惜多在国外”;物理系很好,“也可添人”;化学系曾昭抡极热心,“目下人太少”;地质系“空空如也”,但可请北大毕业生回来;生物系“甚好”。对于新设农学院、医学院、工学院,“以好办否为标准”,农第一、医第二、工第三。添聘人才两个标准:科学需要;特殊人才不以需要为限,“尽量网罗”。可见,傅斯年与饶毓泰在北大理学院的认知上“英雄所见略同”,在人才聘请上也有共识。饶毓泰在美国与胡适商量为北大聘请人才也为国内同仁所认同,而且还引起了国内北大同仁的共鸣。

  1945年11月5日,江泽涵致函胡适,谈及北大数学系人才的聘请,想将北大数学系办理成数学中心的雄心壮志也显而易见。1946年1月14日,江泽涵致函胡适说北大复员,文、理、法三院教授“缺少,还待努力”;增设工学院,“树人师来信说过,正和你商谈院长人选。院长似宜速定,然后才来得及物色教授,否则新增的学院无从着手”;算学系希望赴美访学的许宝騄、程毓淮等人归国,更希望饶毓泰能早点回国,聘任的教授也早日到校。

  对于有人主张北大物理系专作分光学研究,新兴的原子核物理与雷达科学由其他学校负责,饶毓泰很不以为然。1946年3月3日,他致函胡适说:

  弟意科学研究本无固定题目,更不能由他人指定。北大对于分光学方面虽曾作些研究,然并不以此自限……得其人,附以工作之环境与设备,任何题目都可研究,不限于分光学,更不限于原子能。

  信中对国内局势发展似也很不安,“国内整个局势至是,吾人计划不知能否实现到何种程度”。并督促胡适接洽朱兰成,函张文裕“重申北大对于原子能方面之研究愿尽其最大之努力”。

  到5月,饶毓泰已准备启程回国,还致函胡适提醒聘任人才。14日致函胡适,新聘陈新民、汪德熙两人为工学院冶金学副教授和化工副教授,新聘教员回国旅费也要胡适另想他法,不能坐待教育部经费。两日后再函胡适说,据吴健雄告哥伦比亚大学物理教授H. W. Farwell退休后愿以毕生所藏物理杂志捐赠中国某一大学,因托吴介绍北大。Farwell答应,杂志交由吴健雄照料。饶毓泰要胡适致函Farwell表示感谢,并对物理系聘请人才有所交代:“胡宁有电来接受北大聘,其余接洽的十日内可得切实答复。张文裕近又动摇,我们最困难的关头是在今年。”

  此后,饶毓泰、胡适相继归国。9月,胡适正式就任北大校长,饶毓泰继续担任理学院院长。在美期间他们往还商讨延聘的人才,饶毓泰推荐的除外国人外,计有理学院数学樊畿,物理张文裕、彭桓武、马仕俊、张宗燧、赵广增、胡宁,化学马祖圣、李卓皓,生物汪敬熙,地质李四光、杨钟健,天文学黄昆,工学院钱学森、郭永怀、林家翘、朱兰成、马大猷、王兆振、袁家骝、陈新民、汪德熙。除李四光、杨钟健、汪敬熙三人与他基本上同辈,已在各自的学科上做出了突出贡献外,其他人也都是一时翘楚,是当日中国在各自相关领域内最拔尖的人物。

  饶毓泰聘请人才的唯一标准是学术成就,见到“好苗子”就动心,而且往往以北大母校情感相号召,如任教中央大学的北大学生赵广增。这说明饶毓泰作为老一辈物理学家,不仅敏锐地认知到当时世界学术发展的趋势,而且对他的学生辈所学与才华也“了若指掌”。

  但因各种各样的原因除张宗燧、胡宁、马祖圣、黄昆等少数几个人最后应聘到北大外,其他人不是回国后到了其他地方,就是流落海外。试想,如果这些人都按照饶毓泰的预想任教北大,北大成为世界学术中心自不是问题。当然,虽然钱学森没有应聘到北大,北大工学院还是于1946年创设,由饶毓泰推荐的马大猷担任首任院长。

  饶毓泰、胡适在美期间的商谈虽没有什么结果,但执掌北大学术发展大权的胡适并没有忘记饶毓泰在北大建立原子物理研究中心的建议与构想。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卢玲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