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记一位女科学家的杰出代表——何泽慧

2016年03月08日 15:13 来源于 财新网
何泽慧先生是“学术和道德的统一”这一科学传统的践行者。她不仅在学术上取得了巨大成就,在道德方面也堪称楷模
6

何泽慧先生晚年照

  文 | 张焕乔

  2015年11月22日的北京, 大雪纷飞。纪念铀核“ 四分裂” 发现69周年暨《何泽慧传》、《何泽慧文选与纪念文集》新书发布会在清华大学理科楼郑裕彤讲堂举行。150 多位何泽慧先生的同事、朋友、学生冒雪前来,深情缅怀这位著名的女科学家。

  漫天飞雪忆师尊。我有幸在何泽慧先生身边长期工作过,得先生之教诲,受益终生。

  1非凡家世育雏凤

  何泽慧1914年生于苏州。父亲何澄早年留学日本,是山西省第一个留日学生,后在孙中山先生的影响下加入同盟会,为同盟会最早的成员之一。他对子女的教育思想是:“科学、自由、平等、独立”,要求子女“对技术要精细周到,对事物要明快通达,对人要忠厚宽大。”

  母亲王季山出自苏州书香门第之开明家庭。何泽慧的外祖母王谢长达是清末妇女运动领袖,深受“科学治国”思想的影响,1906年创办了著名的“振华女校”;大舅王季烈为清末民初物理学著作翻译家,翻译出版了中国第一本以物理学命名、具有大学水平的教科书,编著了中国第一本中学物理课本,主持编印了《物理学语汇》,为近代物理在中国的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三姨王季玉乃著名女教育家,留美归国后继承母志,出任振华女校校长,学校办得十分出色。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物理学家何怡贞、医学和妇产科专家王淑贞、作家杨绛、新闻学家彭子冈等人年少时都曾在此就读,可谓人才辈出。

  何泽慧于1920年进入振华女校,在该校学习了12年,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德智体美、诗文书画得到了全面发展,同时在理科和英文方面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求学路上赤子心

2

年轻时代的何泽慧先生

  1932年,何泽慧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入校后,物理系主任和一些教授大约受了传统偏见的影响,认为女生读物理难以学有所成,动员她们转系。从小生活在男女平等的家庭和力争女权的振华女中的何泽慧先生认为,这不合理。她与其他女同学一起找老师们理论。老师说服不了她们,只好按“第一学期普通物理成绩必需70分以上才可继续读物理”的规定处理此事。

  他们这个班第一年有28名学生,其中女生8名,第二年剩下12名,第三、四年只有10名学生,女生仅剩3名——何泽慧、许孝慰和戴中扆(后参加革命,改名黄葳)。

  20世纪30年代的清华大学物理系,名师云集。除了萨本栋教授用自己编写的中文教材讲授普通物理外,其他专业课均为英文教材。给何泽慧所在的第八级授课最多的是赵忠尧先生,很多重要课程,如大学物理、光学、现代物理等,都由他讲授,因此他对学生的影响较大;叶企孙教授讲三、四年级的热力学,气体分子运动论和统计物理。他注重引导学生理解物理概念,并引用世界上最新的成果,有世界名校教授讲课之作风;周培源教授讲授力学,作为理论物理学家的他,以开放的胸怀鼓励学生们向广阔的实验物理和应用物理方向发展,并勉励学生们多读课外参考书、多作独立的思考和研究。1935年华北局势紧张,周培源教授还有意增设了“弹道学”课程;吴有训教授开设了《近代物理学》,他把国际最新物理学研究成果系统地引入大学课堂,在中国播下了核物理学的种子。他还倡导技术独立,增强学生们自主发展科技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回国不久的任之恭老师讲授无线电;霍秉权老师讲授大气物理学……

  当时的清华大学仿照英美之“自由教育”,实行选课制和学分制,按院系编制分年课程表。四年级时做毕业论文,这是学生们理论联系实际极好的锻炼机会。任之恭教授指导何泽慧完成《实验室用电流稳压器》一文。

  当时,稳压器在市场上没有现成商品,也无可用配件,需要自己动手制作。何泽慧上机床、拿锉刀、持焊枪、拆卸、装配,无所不能。调试线路时,为了找出稳定的最佳数值,她多次调整,反复实验,终于选出了最佳设计方案,稳压器实验获得成功。她的毕业论文得到了90分的高分,与钱三强的毕业论文并列第一。那时清华大学的本科毕业论文质量很高,众人评价“堪比美国大学的硕士论文”。

  何泽慧在清华求学期间(1932—1936年),正是“九·一八事变”之后、“七·七事变”之前,日军步步紧逼、蚕食中国之时。1935年12月9日,为反对日本侵略者而策划的华北五省“自治”运动,北平学生6000余人举行游行示威,爆发了“一·二九运动”。何泽慧面对复杂艰难的时局,遵照父亲和老师的教导“专心学习,好好读书,用知识去强国,去战胜敌人”。在校期间她虽然没有积极参加学生运动,但并非麻木不仁,而是真正实践着她在中学时期就提出的“静默地想方法救国”。

  1936年,在学校组织赴南京、上海做毕业考察的火车上,何泽慧目睹日本人和替日本人干事的朝鲜人对中国人非常粗暴无礼,座位上堆满了向中国推销的日本人造丝,而不许中国人入座,只好在列车夹道里一直站到南京的悲愤情形。何泽慧先生后来说:“1936年的南方之行使我感受很深,这就是我留学为什么选择了弹道学的初衷。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为了打击日本侵略者。”

  经过清华大学四年的学习,在众多名师的教育和指点下,通过研写毕业论文的历炼,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熏陶下,何泽慧不仅在现代物理知识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激发了其自尊自强的民族精神,她的抗日爱国之心愈加强烈了。

3

清华大学物理系第八级毕业生留念(1936年)

前排左起:王大珩、戴中扆(黄葳)、许孝慰、何泽慧、郁钟正(于光远);

后排左起:钱三强、杨镇邦、陈亚伦、杨龙生、谢毓章

  清华毕业前夕,学校帮助男同学联系就业,女同学则要靠自己张罗。何泽慧从山西同乡处得知,阎锡山有一条规定:国立大学毕业的山西籍学生可获出国留学3年的经费资助。她与父亲商量后便与山西省取得联系。

  当时德国的科学技术先进,中德两国关系不错,德国专家还曾任职中国政府兵工署,何泽慧的3位清华同窗杨镇邦、陈亚伦、王大珩先后去了兵工署弹道研究所工作。“科学救国”之心促使何泽慧决定赴德国留学,她选择了柏林高等工业大学技术物理系“实验弹道学”专业。

  曾在南京军工署当过顾问的系主任克兰茨教授起初并不接受何泽慧所选的志愿。何泽慧对他说,“您可以远赴中国出任我们军工署顾问,帮助我们打击日本侵略者,我为了同样的目的,专程到德国来学习,您为什么拒绝我呢?”克兰茨教授觉得她言之有理,也很同情中国正在遭受日本入侵,便破例接收了何泽慧。这是该系第一次招收外国学生,也是弹道学专业第一次招收女学生。

  1940年,何泽慧以论文《一种新的精确简便测量子弹飞行速度的方法》获得博士学位。此时“二战”爆发,她已无法回国,只得进入柏林西门子公司弱电流实验室工作。在那里,何泽慧见到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西门子公司驻华主管拉贝先生。拉贝将他的日记和他搜集的日军暴行照片给何泽慧看,她成为拉贝这一历史性义举的见证人。惨绝人寰的照片使她义愤填膺、热泪盈眶,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回国“报效祖国”的决心。

  1943 年,帕邢教授介绍何泽慧到海德堡威廉皇家学院核物理研究所,在博特教授(195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指导下从事原子核物理的实验研究。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