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每周医事】外资独资办医政策有限突破

2014年09月01日 20:20 来源于 财新网
虽然此轮试点放开持股比例上限,但外资独资办医院仍面临土地、金融等方面的障碍,政策环境依然复杂。并且,医保制度、人事制度也将成为外资独资办医的瓶颈

  【财新网】(记者 周天)近日,外资独资办医终于取得关键性的突破。8月27日,卫计委商务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设立外资独资医院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允许境外投资者通过新设或并购的方式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福建省、广东省、海南省设立外资独资医院。

  同时,开办外资独资医院的审批权限下放到省级。如果省级卫生部门审批通过,则进入下一环节,由省级商务部门依据外商投资法律法规进行外资独资医院设立的审批工作。

  关于外资独资办医院一事,国办于2010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就已提出“对具备条件的境外资本在我国境内设立独资医疗机构进行试点”,但这一提议在将近四年的时间内都未落地,足见官方顾虑重重。

  转机终于出现,自今年年初开始,不同级别的官员就频频吹风。3月6日“两会”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促进社会办医主体多元化,将扩大境外资本在中国办医,包括办独资医院的范围”。而在随后3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也提出,减少合资合作医疗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

  关于外资持股的上限,此前的《中外合资、合作医疗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为70%,并由国家卫计委审批。这一限制的后果是,中国迄今只有两家外资独资医院,他们分别是台资背景的上海禾新医院和港资背景的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

  相比而言,《通知》允许外资独资办医院,并将审批权限下放到省级,可谓进步巨大。广东省卫计委正厅级巡视员廖新波说,这让外资在办医上享有了基本的国民待遇。

  毋庸置疑,外资办医能为国内医疗市场带来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但外资独资办医是否能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还不应过于乐观。一般而言,外资医院主打高端医疗市场,服务于高端人群,通常也意味着高收费,如位于北京的中外合资的和睦家医院就是如此。

  因此,大多外资医院并不着眼于提供基本医疗,解决“看病贵”问题也并非外资办医的题中应有之意,不过外资医院提供的多元化服务有助于从公立医院分流高端人群,对解决“看病难”问题以及缓解紧张的医患关系或有所助益。

  然而,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却并不意味着外资能如愿而至。对此,廖新波表示,虽然是利好政策,但实际上,外资独资办医所涉及到的远远不止发布通知的这两个部门——卫计委和商务部,它还会涉及到金融、土地、保险等方面,影响外资办医的政策环境依然是非常复杂的。

  其实,外资进入中国医疗服务市场的最大限制并不是持股比例,而是医保制度、人事制度和诸多的行政审批。在医师定点注册制和取得医保定点资格须执行医保部门定价的条件下,中外合资、外商独资医疗机构既难以获得医生资源,又难以获得患者,缺乏进入的条件和动力。此次的文件在医保、人事制度等方面还缺乏细则,对于引导外资的实质意义仍属有限。

  目前,中国的医保仅限于基本医疗,而外资医院通常着眼于高端,很难被医保覆盖。再者,针对医疗的商业保险并不健全,消费习惯还未形成,这些都成为外资医院吸引患者的障碍。

  在人才方面,外资医院开出的相对较高的工资具有一定吸引力,不过,体制内医生虽然合法工资较低,但灰色收入非常可观,部分医生依然能够获得高收入,在这一点上,外资医院吸引人才的优势并不明显。但体制内医院恰恰有许多方面是外资医院提供不了的,如编制、职称评定、社会保障和科研环境等。再加上多点执业进展缓慢,目前医生流动还非常受限,因此,人才问题成为外资医院面临的另一大瓶颈。

  并且,外资进入中国建立大型医院,必然要购置大型医疗设备,但根据现行政策,购买大型设备不是想买就能买的。2004年出台的《大型医用设备配置与使用管理办法》对外资医院同样适用,其中规定,要购买甲类(即资金投入量大、运行成本高、使用技术复杂、对卫生费用增长影响大的为甲类大型医用设备)大型医用设备,必须向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提出申请,逐级上报,经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核后报国家卫生部审批。

  只有在取得《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证》后,才能购置大型医用设备。一个自负盈亏的投资主体仅仅是购买设备都要层层报批,遑论并购重组等重大事宜,其最基本的经营和投资自主权被剥夺得荡然无存。况且,审批往往意味着寻租,而层层审批下来,旷日持久,贻误资方进入市场的时机,这自然就更难唤起外资的热情了。

  目前,根据文件精神,外资独资开办医院还停留在少数地区试点的阶段,试点多久还不得而知。但在扫除人才、医保障碍,并从体制上真正实现“管办分开”之前,想要依靠外资医院的进入推动医疗体制根本性的转变,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远远不够。未来的系统改革要求对民营医院真正实现一视同仁,打破公立医院垄断地位,允许医生自由流动,改革医保付费制度等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附每周医疗要闻:

  【全国24名医院院长被公开调查 受贿成主因

  记者统计发现,在被调查的这24名院长中,有六成以上涉及受贿或吃回扣。而在医疗和管理环节中,药品采购、设备采购以及工程项目环节,成为了腐败的“滋生地”。 这24名医院院长中,已有16人进入司法程序,有3人已经判决,其他6人还在接受组织调查,或者已经立案调查。

  【中信医疗版图扩张 打包改制汕尾三家公立医院

  8月25日,在广东省汕尾市政府大楼,中信医疗健康产业集团(以下简称“中信医疗”)与汕尾市人民政府正式签约《汕尾市直公立医院改革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中信医疗与汕尾市政府的合作范围包括三家市直医院——汕尾市人民医院、汕尾市妇幼保健院、汕尾市第三人民医院,双方同意以前者注入资金等资源和后者拥有的三家医院现有资产、医疗资源进行合作重组,涉及资产重组、业务整合、人员融和等。双方将联合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具体操作三家医院的同步改制。上述三家医院今后保留非营利性事业单位性质不变。

  作为中信集团的全资一级子公司,中信医疗于2011年6月挂牌,主营业务涉及医疗健康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包括医疗投资与管理、养老、健康管理、医药配送、医院后勤服务等,现有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中信惠州医院、杭州整形医院、杭州手外科医院、深圳与厦门健康管理中心。

  【北京市医改办主任解读北京医改新政

  北京市最新医改顶层设计方案将出台。8月27日,北京市委常委讨论通过了《关于继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称,要解决分级诊疗体系的问题,终究要回到人事和薪酬制度改革,这涉及到医生是否能真正上下流动,关系到基层是否真正有好的医生。现在,基层人才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全科医生不够,优质资源不足,服务能力不强。逐步推进医务人员从单位人走向社会人。医护人员自由流动如果能实现,一些高水平的医生到社区执业或开办诊所也就成为了可能。为此,应该健全相应的执业保险制度,加快推进医务人员基本保障社会化。

  【医疗系统反腐:三位副厅落马

  8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广东省医疗卫生系统陈志中、涂瑶生被查,此外,上海市卫计委原副主任黄峰平也在上海受审。据了解,三人全为副厅级别。

  其中,6月,中纪委发布消息称:经广东省委批准,广东省纪委对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

  7月,广东省纪委消息称:涂瑶生在担任省中医研究所所长、省第二中医院院长、党总支书记,省第二中医院(省中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巨大。 涂瑶生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

  8月,据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至2013年间,黄峰平利用担任上海某三甲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等职务便利,在负责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会务等工作中,通过医院工作人员王某及旅行社副总李某侵吞金条、美元,报销个人机票、旅游费,侵吞公款购买手表等共计贪污人民币148万余元。■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刘小华 聂树斌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蔡英文 盲井 上海浦东机场爆炸 盲井村的杀猪 周滨黄婉夫妇照片 李树亭 深圳警察 内黄高堤杀人案女受害人照片 韩春雨 雷洋 邢副所长 2016年6月11日财经大事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