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人大常委会审计生法 激辩“代孕”行为如何管制

2015年12月24日 15:48 来源于 财新网
代孕屡禁不止,世界各地态度不同,中国是否应该禁止代孕?代孕是否是尊重生育权的表现?这些问题,在审议计生法修正案草案的人大常委会分组会议中激起热议

  【财新网】(记者 李妍)代孕是个长久以来既敏感又难以完全杜绝的情况。近年来,国家卫计委、网信办、公安厅等多部委曾就打击代孕开展专项行动,但与此同时,国内代孕和跨国代孕行为往往屡禁不止。

  12月21日至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初次审议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修正案草案。草案中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

  这一内容引发社会普遍关注,同时也在人大常委会的分组会议中,激起审议计生法修正案草案的与会委员们的激烈热议。有观点认为,禁止买卖和代孕有利于打击“黑色产业链”,保护妇女权益,是对民族及全人类繁衍的尊重。也有观点认为,代孕是尊重生育权的表现,不应简单禁止,世界各地对此皆有争议。

  中国禁止代孕 为打击“黑色产业链”

  中国政府一向认为 “代孕”非法。今年4月,国家卫计委、网信办、公安厅等12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决定从4月起至今年12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上述通知认为,“代孕”扰乱了正常的生育秩序,可能会对居民健康权益造成侵害,同时不利于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

  2001年,原卫生部曾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该《办法》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在审议中,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帆说,“全国现有432家能做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国内地1983年使用冷冻精液人工授精成功,1988年开始试管婴儿诞生,这一技术发展,给数以万计的不孕不育夫妇带来福音,促进了家庭幸福和社会和谐。到2014年已经有70万患者得到治疗。现在的问题是:一些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也在非法从事这项技术的使用。”

  一些中介组织在地下非法采精、供精、采卵、供卵、搞代孕等非法活动,造成了很多令社会震惊的畸形案例。例如,广东出现的“八胞胎现象”;湖南曾有数百名妇女集体到广东代孕;某市医院将一千多例的新鲜精液直接注入妇女体内等,对直接参与者和整个社会都危害巨大。

  “精液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定,对供精者要经过医学检查、经过遗传学的筛查,采精以后要冷冻6个月后再进行严格复查,合格的才能在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使用,而且每个供精者的精液最多使用于5个妇女身上。这个问题乱了以后,对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人种都是极大的危害。” 江帆表示,“为什么这块乱?因为利益空间非常大,获利从几万到上百万。我们国家目前又没有一部法律来管,只有两个规章,规章力度显然是不够的,所以这次写进法律很有必要。”

  从事试管婴儿医学工作的全国人大代表孙伟认为,近年来,捐献精子的人数减少导致非法买卖增多,对非法机构的惩罚力度过小,导致“换地方开张”的情况屡见不鲜,非法买卖和代孕导致近亲结婚的可能性增多。“将来谈恋爱首先要查查基因看看有没有对上,社会就会存在很多伦理学的问题。”

  就非法代孕而言,孙伟说,“什么叫代孕,女性出租自己的子宫,违背了我国的社会秩序和风俗,使女性成为代孕机器,并出现很多问题,有的高中生去卖卵,就是为了买一部苹果手机,所以代孕的问题要非常重视。就目前来讲,地下代孕就抓不及。正常的代孕目前都到国外去了,美国120万(元)一个,泰国40万(元)一个。现在中国代孕的医疗机构都是中国人设的,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抓一抓,非法的代孕机构有很大的利益区间,不能放开。”

  委员吁尊重生育权 慎重法条规范

  根据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中国人口协会发起的《2012年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中数据显示:中国内地不孕不育的发生率,由20年前的3%提高至12%,并存在逐年上升的趋势。也就是说,约每8对夫妻中就有1对可能存在不孕不育的情况。有专家指出,逐年上升的不孕不育率是“代孕”情形日益增多的原因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朱发忠和孙晓梅都认为,代孕关系到公民生育权问题,在中国不孕不育夫妇增多的情况下,一方面放开二胎,一方面禁止代孕,是相互矛盾的,代孕是否需要禁止需要慎重考虑。“如果不好好研究代孕问题,以后出国生育的中年夫妇会增加,因为国外有这方面的技术。所以,我们应广泛征求民众的意见,专门制定协助生育的法条。对代孕的概念,在什么情况下合法,什么情况下违法,谁来监督,包括法律责任等方面作出详细的规定,这样可以避免造成社会上的混乱。”孙晓梅说。

  全国人大代表周天鸿认为,从2001年开始,原卫生部就对代孕发布了禁令,但至今却愈演愈烈。“代孕实际上是对不孕夫妇生育权的尊重,生育方式选择权是生育权的基本内容之一,从生育权来讲,是不应该非法剥夺不孕夫妇通过代孕技术获得子女的权利。代孕也有于缓和家庭矛盾,保障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是对不孕夫妇隐私权的尊重,也是对代孕母亲身体权的尊重。”

  全国人大代表邓昌友认为,对于夫妻双方或者夫妻一方没有生育能力的人应该给予关照,而不是笼统地一律禁止。邓昌友建议,“经过医疗卫生部门的检验和有关行政部门的批准,还是可以代孕的,应给他们留出空间,给予关爱。这个事情还需要做科学的研究、论证,区分情况,最后再写到法律上,不要一下子就堵死了,也不要把这部分弱势群体用法律挡在门外。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宁可不写。”

  各国对代孕态度不一

  目前,在国际社会上,有英国、美国、比利时、丹麦等不少国家已经承认了“代孕”的合法地位,即便如此,这些国家对代孕行为仍有严格的法律限制。例如,英国就通过《代孕协议法案》及《人类受精与胚胎学法》等,承认自愿性代孕和酬金给付合法化,但严禁商业性代孕和代孕中介的存在;美国早在1981年就通过了承认代孕合法性的法案,但至今仍有纽约、新泽西和密歇根等超过10个州拒绝承认代孕合同。在承认代孕合法化的得克萨斯州、伊利诺伊州、犹他州、佛罗里达州等地区,目前还在尝试对于代孕行为进行专门的管理。

  周天鸿认为,“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一个人转让身体的一部分,比如血液、器官、皮肤等等,已经逐渐受到人们的鼓励和赞扬。代孕母亲也可以得到人们的尊重,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15年了,对于代孕的技术、伦理和法规都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允许代孕,比如英国,美国也有26个州是同意的,中国台湾地区也经历着从全面禁止到逐步开放的过程,2005年就明确了无偿代孕的合法性。应该说整体趋势对代孕是从歧视到理解,从禁止到部分开放,再到开放。甚至一些禁止的国家,目前也正在组织这些希望代孕的父母亲到允许代孕的国家那里去。”

  周天鸿表示,修正案的修订也要反映时代的进步。“我们现在将卫生部的条例上升为法律,这样就有悖于伦理、科学和生育权的进步。当然,代孕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现在就要强调,禁止商业代孕,而是鼓励人道性的代孕,所以我希望能够考虑这一条,不要形成修订后的法规更加僵硬,而且不被社会所遵守,如果法律禁止了,但是地下代孕可能是不断再发展,甚至有一部分有需求的人就会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实施。所以我建议对这一条要研究考虑。”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海南陈满案 马航mh370最新消息 成都军区善后办如何安置 朱清益 北大弑母案 聂守礼少将简介 最高法受贿的司法解释 军委纪委杨成熙 白文奇 财新网首页 詹夏来 十八届五中全会 最高法增设巡回庭 男童遭继母施暴 厕所将建2.5万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