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新冠疑似病例拒绝隔离或追刑责 专家吁勿扩大打击面

2020年02月11日 15:2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司法文件,将有碍新冠疫情防控的九类行为评价为犯罪,从严从重打击。法律界人士提醒,政策不能超越法律,不能随意扩大打击面,更应注重惩处公职人员渎职行为
2月10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明确将有碍新冠疫情防控的九类行为评价为犯罪,突出从严、从重惩罚的刑事司法导向。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疑似病患拒绝隔离、官员防控失职……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这些行为将遭到严厉打击,甚至刑事处罚。2月10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将有碍新冠疫情防控的九类行为评价为犯罪,突出从严、从重惩罚的刑事司法导向。

  这份文件形式上并非司法解释,但明确了疫情防控的执法、司法政策,实际作用更为直接。2月10日下午,中央依法治国办、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意见》主要内容。司法部部长傅政华表示,法律法规是防控疫情的坚固堤坝,《意见》有利于织密织严法律防护网,加大对妨害疫情防控行为的执法司法力度,“对于依法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意见》出台颇有“重典治乱”之意。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罗翔、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克均表示,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采取严厉的刑事政策是合理的,《意见》将在实践中起到统一认识、统一尺度、稳定社会秩序的作用,但政策不能超越法律,司法应严格坚持罪刑法定和罪责刑相适应原则,避免在个案上出现方向错误,随意扩大打击面。

  罗翔、韩克还提出,公职人员渎职导致疾病蔓延的社会危害性远大于普通民众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意见》执行的重点应在涉及资源分配、行政管理、信息披露等公共职责领域,震慑官员渎职行为。确保公共职责廉洁、公开、稳定,措施得当,才是应对疫情严峻形势、维护社会稳定的根源所在。

抗拒隔离将追刑责

  为病毒切断传播途径,此次疫情防控采取严格隔离措施,针对抗拒隔离者,地方上已动用刑事手段予以严惩。在《意见》出台前,不少地方的公安机关通报了涉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刑事案件,当事人因隐瞒到过武汉的行程或发热病症,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立案侦查的案件不胜枚举。不过,其中存在的办案标准模糊、忽视嫌疑人主观要件等问题,引起法律界担忧。

  《意见》明确了抗拒疫情防控的定罪标准及法律后果,其中特别强调了主观因素。根据《意见》,在主观上“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原体”的前提下,实施两种行为将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诉。第一种行为是: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第二种行为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病毒传播。

  《意见》还提到,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警察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从重处罚。

  根据《刑法》条文,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量刑相对较重,可判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妨害公务罪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克表示,对于确诊和疑似病人脱离隔离治疗,造成病毒传播或者传播危险构成犯罪的,应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严格判断其是否符合“明知”“故意”“疏忽大意”“过于自信”等主观要件,不应滥用客观要件倒推,尤其对于疫情传播早期,由于受疫情信息不对称、不公开、管控措施不统一等客观介入因素而产生的案件,应特别谨慎对待,坚持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表示,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适用上,一个突出问题是如何区分故意和过失。按照刑法理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直接故意比较好认定,比较复杂的是间接故意和过于自信的过失的区分。

  罗翔举例说,行为人已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或者经医疗机构认定为高度疑似病人,仍然拒绝接受隔离,故意前往公共场所,足以导致疾病传播的,才可以认定为故意型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在安徽马鞍山公布的一起案例中,当事人只是出现低热、感冒症状,并未经医疗机构认定为疑似病人,在当时的情境下,有这种症状并不能高概率的得出行为人可能罹患新冠肺炎,因此,其主观形态不宜认定为故意。

  “否则,所有有感冒发烧症状的人士都不能出门,甚至不能前往医院,因为前往医院的途中都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种打击面实在太宽。”罗翔强调。

  最高法院副院长杨万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态,司法机关将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严格依照《刑法》和《意见》的规定,对有关案件作出公正、恰当的处理。

严惩暴力伤医

  《意见》强调对医护群体的保护,要求依法严惩暴力伤医犯罪。其中规定:在疫情防控期间,故意伤害医务人员造成轻伤以上的严重后果,或者对医务人员实施撕扯防护装备、吐口水等行为,致使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依照《刑法》第234条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意见》还明确,随意殴打医务人员,情节恶劣的,依照《刑法》第293条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采取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恐吓医务人员,符合《刑法》第246条、第293条规定的,以侮辱罪或者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以不准离开工作场所等方式非法限制医务人员人身自由,符合《刑法》第238条规定的,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

  韩克提醒说,在疫情防控期间,对于“医闹”客观造成医务人员感染的,司法实践亦应当区分具体情节,如本人是否知悉自己是感染者而故意传播病毒,是否是在隔离区故意致医务人员被感染,被感染的医务人员病情是否与故意伤害罪所要求的轻伤害对等,等等。他认为,对法条不应机械性理解,一概作为故意伤害罪论处,应从情节上区分犯罪与一般违法行为。同样,对于一般性的妨碍疫情防控的行为,也应视具体情节定性,看有无明显暴力妨碍等,不应动辄以刑罚手段处罚。

严惩疫情防控职务犯罪

  政府部门负有疫情防控首要职责,《意见》特别提到,应依法严惩疫情防控失职渎职、贪污挪用犯罪。具体内容包括: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负有组织、协调、指挥、灾害调查、控制、医疗救治、信息传递、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397条的规定,以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定罪处罚。

  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防治监管职责,导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409条的规定,以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定罪处罚。

  从事实验、保藏、携带、运输传染病菌种、毒种的人员,违反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有关规定,造成新型冠状病毒毒种扩散,后果严重的,依照《刑法》第331条的规定,以传染病毒种扩散罪定罪处罚。

  国家工作人员,受委托管理国有财产的人员,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侵吞、截留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用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款物,或者挪用上述款物归个人使用,符合《刑法》第382条、第383条、第271条、第384条、第272条规定的,以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定罪处罚。挪用用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符合《刑法》第273条规定的,对直接责任人员,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定罪处罚。

  罗翔提醒说,公职人员渎职导致疾病蔓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远大于普通民众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根据刑法理论,这不仅可以构成渎职犯罪,还同时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从一重罪论处。

  “长期以来,渎职犯罪在司法实践中很少被适用。《刑法》规定的渎职犯罪,罪名多达40多个,几乎涵盖所有领域的渎职行为,但在司法实践中,这些罪名几乎被冷冻雪藏。”罗翔表示,在打击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刑事案件中,应该一视同仁,对普通民众和官员执行相同的刑事政策,在严厉打击普通民众危及公共安全犯罪的同时,也必须严惩公职人员的渎职犯罪,否则就很难逃脱“刑不上大夫”的指责。

  韩克分析,《意见》执行的重点应在涉及资源分配、行政管理、信息披露等公共职责领域,杜绝相关渎职违法、犯罪,保证公共职责廉洁、公开、稳定、措施得当,才是应对疫情严峻形势、维护社会稳定的根源所在。

  除规范前述三类行为外,《意见》还将在疫情期间制假售假、哄抬物价、聚众哄抢、传播谣言、破坏交通设施、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等行为明确为犯罪。

  整体而言,《意见》要求对于在疫情防控期间实施有关违法犯罪的,要作为从重情节予以考量,依法体现从严的政策要求,有力惩治震慑违法犯罪。对于实施前述行为但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由有关部门予以其他行政处罚。

  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公安机关将严格执行《意见》,一方面及时果断制止并严厉打击严重违法犯罪,另一方面,依法规范办案,严格履行法定程序,把好案件程序关、实体关。

  杜航伟称,公安机关将强化矛盾纠纷化解,对符合法定条件的治安调解、刑事和解的案件,在依法收集案件证据的同时,积极开展调解、和解工作,做到定分止争、案结事了。同时还将坚持宽严相济,对主观恶性大,严重妨害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要依法严厉打击,对那些没有主观恶意,危害不大,依法可处罚可不处罚的,以教育为主。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王逸吟 |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胡新娜 祁斌 德国商务签证 秦晖 嘉能可 杨鲁豫 去杠杆 孙立平 会议 陈一新 郭广昌 sdr 长江流域 中远集团 廉政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