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感染护工一度流落街头 收治后仍需隔离

2020年02月12日 13:2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陈翠兰担心的是,她是确诊病人,但她们病房其他4个收治病人都没有确诊,有的只是密切接触者,她担心自己的新冠肺炎会传染给别人
武汉市中心医院。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做护工的陈翠兰和另一位护工张兰因为发热染病被退回居住证所在社区。然而由于她们在社区内并无住处,一度只能流落街头。她们经历的困境也是武汉诸多留守护工的一个缩影。图/财新记者 丁刚

  【财新网】(记者 包志明 实习记者 何京蔚)“我们露宿街头两天,要不是志愿者帮忙,真的不知道现在会怎么样。”2月11日,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下称后湖院区)做护工的陈翠兰向财新记者表示。她和另一位护工张兰因为发热染病被退回居住证所在社区。然而由于她们在社区内并无住处,一度只能流落街头。她们经历的困境也是武汉诸多留守护工的一个缩影。

  48岁的陈翠兰和52岁的张兰都是后湖院区的资深护工,在该院从事护理工作多年。1月26日,由于后湖院区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该院其他病人都转至武汉中心医院本院,陈翠兰和张兰也跟着病人一起转移。

  转移后的第二天,陈翠兰照顾的老年患者开始发烧,后来该患者被医院隔离。2月5日,陈翠兰也开始发烧,她给自己买了一些药吃不见好转。2月6日晚,陈翠兰在医院做了CT和验血,结果与新冠肺炎症状形似。同日,在同一病房工作的张兰也出现症状。7日,陈翠兰做了核酸检测,张兰则做了CT和验血。9日,陈翠兰核酸检测呈阳性,被确诊,而张兰的结果则一直未出。

  “我做核酸检测那天(7日)的早上7点,护士长到我们病房,要求我们两个10分钟内搬离,说担心是新冠肺炎传染别的病人。我当时心一下子就凉了,哭了起来。” 陈翠兰说,“我们平时都是24小时住在医院,在外面没有住的地方,被赶走后只能流落街头。”医院护工平时都住在病房或杂物间,并无独立的居所。武汉封城前,很多护工都离城而去,目前各医院护工人手仍十分短缺。

  张兰表示,“我们每个护工固定照顾一个病人,有的老年人一日三餐不能自理,都是我们帮助喂的,还要帮忙换尿不湿、固定时间翻身等等,晚上困了就在病房里打个床铺睡觉。没想到因为感染无家可归了。”

  离开病房后,陈翠兰和张兰无处可去,只能白天坐在医院花园里的花坛上,晚上在附近楼房里找个角落睡在地板上。“我们没有吃的,带的衣服也不多,武汉晚上又很冷,我们第一天晚上冻得整夜直哆嗦,后来有志愿者给我们送来了棉被和生活物品,情况才好了一点。” 陈翠兰说。

  陈翠兰回忆,后来医院曾有另一个护士长来过问,说要对她们进行隔离收治,不能在外面乱跑,但当时中心医院已经没有床位了,只好作罢。

  2月9日,陈翠兰被确诊,医院方面表示,“你症状不重,可以去方舱医院,那边有床位可以收治。”然而,陈翠兰二人到了方舱医院,却因没有社区证明无法入住。期间,陈翠兰打了110、120、12345市长热线等电话求助,均无结果。陈翠兰和张兰只好继续流落街头。

  2月10日下午2点,武汉市“清零行动”截止期前,区防疫指挥部和社区协商沟通后,将露宿街头三天的陈翠兰和张兰安排进了武汉弘济骨科医院。陈翠兰说,在弘济骨科医院一日三餐都有保证,她们很感谢。不过武汉弘济骨科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家医院只是临时用来“收人”,后续病人如何安排还要看上面的指示。由于医院不能提供治疗方案,陈翠兰担心会不会传染给同病房的未确诊病人。

  “家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安心在这里治疗,听医生话吃药。我不敢把实情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我希望能早点有人给我治病,康复后能早点回去。” 陈翠兰说。

  张兰则担心如果自己不是新冠肺炎,过了隔离期后,又将面临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境地。“心里有时也很矛盾,既怕自己得病,又怕自己不得病没地方住,也不知如何是好。”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杨胜忠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澜股份 宋卫平 华润银行 平安大厦 三年自然灾害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版税率 十三届三中全会 bdi alphago 存贷比 好大一棵树 立法法 宏观调控 互联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