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徐星:也谈大学需要培养什么样的人

2016年04月27日 10:31 来源于 财新网
人才的质量限定了国家的前途,人才的素质决定了民族的未来。中国的大学需要培养出什么的人才?

  撰文 | 徐星(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 | 李晓明

  前不久,北大的饶毅教授提出,当前中国大学的人才培养方向不是特朗普和马云这样的成功人士;中科院高能所的张双南研究员则不同意,认为培养杰出人物的能力是衡量一流大学的重要指标。

  我和饶毅还算熟悉,也和张双南有过面谈,对二位的学识和人品都很敬仰,看到这两位的争论,不禁也想说几句,觉得这样重要议题需要大家多讨论。

  张双南的观点当然正确,因为我们每个关心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培养杰出人物的能力是许多高校排行榜的评价指标之一。在大学的宣传资料中,总会提到本校培养了多少领导人,培养了多少诺奖得主,培养了多少院士,或者培养了哪些名人。

  但从某种程度上,我更同意饶毅的观点。

  特朗普是地产大亨,一个成功的商人,现在还是美国的超级名人;马云对商业的理解,尤其是对中国商业的理解,应该是无人能比的,是中国财富阶层的绝对代表人物。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具有超强的抓住机会并付诸实施的能力。但是,这样的能力更多是天生的。审时度势,抓住机遇,运作概念,调动情绪,这是中国人的强项,在这些方面,马云发挥到了极致,他绝对是一个伟大的商人,这种来自骨子里的素质是大学无法培养的,只有中国这样的环境,在这样一个发展的时期,才能造就这样的人才。

  如果中国大学无法培养出马云这样的人才,那么,中国的大学能够培养出什么的人才?或者说,中国的大学需要培养出什么的人才?

  如果我们看看一些引领世界的公司,看看这些公司的创建人是什么样的人才,我们或许会知道中国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从微软、苹果到谷歌,乃至脸书,这些伟大公司的创始人都是通过技术创新起步,构建了公司的基础,随后通过一系列的技术和理念创新,提供了影响整个人类社会的产品。如果更深入地分析,这些伟大公司的创始人追求的不仅是商业上的成功,更是如何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美好;对于他们来说,实现这些目标,抓住机遇和充分利用资源固然重要,创造新产品、新理念和新思想更重要。

  不同人理解的杰出人物的内涵是不同的。我想,饶毅肯定不会反对一流大学的目标之一是培养杰出人物,只不过他也许是希望,培养出来的人物最好更像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拉里·佩奇或者马克·扎克伯格,这才是一流大学人才培养的最终目标,当然,这对于当今的中国大学来说,距离还很遥远。

  人才的质量限定了国家的前途,人才的素质决定了民族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未来中国的高度将取决于中国大学人才培养的高度。中国需要富有,更需要更有内涵的富有,未来人才培养的重点,应该是带来后者的人才。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