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杨卫:2020年中国科技论文什么样?

2016年05月19日 11:04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科技论文数量迅速攀升,质量和影响力逐渐从低端迈向中低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在《科技导报》上撰文,文中预测:期望到2020 年,源于中国大陆的科技论文的质量和影响力可以达到世界论文的平均水平,数量可望接近美国

  撰文 | 杨卫(中科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

  来源 | 科技导报

  01.中国科技论文的“动力发展”

  本文探讨的是走向转型期的中国科技论文发展情况。

  这里的中国科技论文,是指作者源于中国大陆并发表在国内外科技期刊上的论文。

  图1 是中国作者科技论文占世界科技论文出版总量的百分比增长趋势。从2004 年的略超过6%,到2014 年的接近18%,比例大致与我国人口数量占世界人口数量的比重相当,超过了中国GDP 占世界GDP 的份额。这些论文中60%以上的论文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占世界科技论文总数的10%以上,这个数量在世界科技资助项目中份额是比较多的。

11

图1   中国作者科技论文出版量占世界科技论文出版总量的百分比增长趋势

  如果考察源于中国的科技论文,或者中国基础研究这一段的发展,我们认为,可以用“动力发展”这个词来形容,而这个“动力发展”体现在以下三个同步上。

  1.1 数量的发展与质量攀升相同步

  图2 中最上面的一条线是美国的论文年度数量增长曲线,最下面三条曲线分别是英国、德国和日本的年度论文数量增长曲线,中间急剧上升的曲线代表中国年度论文的数量变化。从图2 中可以看出:中国的年度论文数量在2013 年已经达到美国年度论文数量的70%,预计到2020 年,中国的年度论文总数量可以接近美国的数量。

12

图2   中国科技论文数量的发展和质量攀升与其他国家比较图

  同时,我们再看看论文学术质量的变化情况。图3 是国际论文的按照领域加权影响因子(IF)年度变化情况,其世界平均值为1。从图3 中可以看出:在1996 年,我国论文的该值为0.3 到0.4 之间,论文质量相对较低,而2013 年,我国论文的该值上升到0.7 到0.8 之间,学术质量有所进步,论文质量达到了中低水平,但还没有达到世界论文IF 值的平均水平。我们希望到2020 年,我国科技论文的平均IF 值为1.0,达到世界论文影响因子的平均水平。由此看出,我国科技论文的数量增加很快,但影响力上升并不是很快。

13

图3   中国科技论文平均影响因子与其他国家比较图

  我们再看图4,这是对比了几个大学联盟的年度科技论文出版数量的示意图。最上面线条是美国常春藤集团的数据,下面第二条线是美国和加拿大的高校联盟的年度科技论文的数据,再下面是英国24所名校的数据,再下面是日本11所(RU11)最好大学的数据,最下面的曲线是中国“C9”大学的数据。我们可以出,在2013 年,中国“C9”大学的高水平科技论文比刚刚超过日本“RU11”的高水平科技论文比。

14

图4   国际学术团体论文出版数量的百分比

  最近Nature提供一个高影响力论文比例的图(见图5),纵坐标是源于中国的高影响力论文占世界高影响力论文数量的百分比,横坐标是年代。其中的虚线代表中国科技论文总数占世界科技论文总数的百分比,上升的速度很快,2012年的数值已经达到了17%。但是攀升最快的是红线,这条红线代表中国作者发表的世界前千分之一高影响力论文数量占世界高影响力论文数量百分比的上升趋势。从图中可以看出,2012 年的中国作者发表的高影响力论文数量占世界高影响力论文数量的百分比数值已经超过了中国全部科技论文数量占世界科技论文数量的百分比。这表明,中国作者的高水平论文的数量在突飞猛进地快速增长。

15

 图5   国际学术团体高影响力论文出版数量的百分比

  1.2 研究性大学的发展与中科院同步

  从图6 可以看出,国内的重要科研机构中,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出版情况与中国主要的研究型大学(C9)的科技论文出版情况基本是同步发展的。

16

图6   C9 高校与中科院科技论文出版数量、高引文数量、高影响力期刊论文数量比较

  1.3 国内发展与国际融合同步

  图7 表示国际发表论文作者合作的联系图。图7(a)表示的是2009 年的情况,图7(b)表示的是2013 年的情况。每一个节点代表一个国家,每一个节点之间的结合力是以这两个国家的作者共同发表论文的数量作为两个节点之间的吸引力大小。在将不同国家作者合作发表论文数作为吸引力的模型下,就得到图7 的吸引力图。从图7(a)中看到,中间的是美国,中国虽然在核心集团里,但处于边缘地带。从图7(b)中可以看到,中国与美国的核心地位已经非常靠近,形成了全球国际合作的双中心。这也表明中国和美国的科研合作已经非常多了,刚刚出版的一期Nature 上专门评论了这个结果。

17

图7   国际发表论文作者合作图

  02.中国科学基础研究的三个并行

  2.1 总量并行:基础研究处于从“量”到“质”的关键跃升期

  我认为,从现在到2020 年是我国基础科学研究进入新常态的一个过渡期,是进入从“量”到“质”的关键跃升期。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1)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强度达到了研发总经费的10%,国际合作交流经费达到与合作对象大范围等同体量;

  2)论文总量逼近美国;

  3)论文总被引频次排名世界第二,有1-3 个领域排名第一,前1%高被引论文作者人数占世界的10%,篇均被引数接近世界均值。

  2020 年,中国将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

  从汤森路透列举的22 个学科门类和总和表中(见图8)可以看出我国各学科论文影响力和出版数量在世界各国的排名如下:总体影响力排第4 位,论文出版量排第2 位,到2020 年我们希望有1 到3 个学科领域影响力达到世界第1位,有5个左右的学科领域的论文出版量能够达到世界第1位。

18

图8   中国各学科论文影响力和数量排名在世界各国中的排名(数据来自汤森路透)

  举一个例子,在化学领域,SciVal/Scopus(见图9)给出了世界上的大学在化学领域影响力的排位,前10 名中有4 个是中国的大学。同时,Nature Index的相应排名中还包括中国科学院、北大、南大、浙大、复旦、清华等,都排在全世界比较靠前的位置。Nature Index 是将世界最有影响的68个期刊,分成物理、科学、化学、生命科学和资源环境这几个领域来进行统计分析的。中国在化学领域,应该说排位是不错的。

19

图9   化学领域研究机构的排名数据(数据来自SciVa/Scopus 和Nature Index)

  2.2 贡献并行:促进我国从全球创新链的低端向中高端跃迁

  我们希望在2020 年左右达到各学科具有里程碑性质的科研成果的数量有比较大的增长,主要体现在以下3 个方面:

  1)每年涌现10 项左右具有学科里程碑性质的科研工作,热点论文数量排名世界第二,主导形成各学科5%以上的前沿热点;

  2)学科地貌图中形成若干“隆起”;

  3)培养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研领军人才,各学科全球前50 位科学家数量占比进入世界排名前4 名,每个学科涌现1 个有重要影响的前沿科研团队,更多科学家进入重要国际学术组织的核心领导层。

  2030 年,我国应跻身于创新型国家前列。

  2.3 源头并行:思想之源、学科之源、学派之源、重要学术贡献之源

  我们希望在2050 年左右,在源头并行方面有一定的进展,主要指标如下:

  1)3-5 项具有源头性质的重大原创科研成果;

  2)形成一批学科高地的科学中心;

  3)产出一批原始创新到应用的重大贯通科研成果。

  2050 年,成为科技强国。

  03.中国科技论文的学术诚信建设

  3.1 国家基金委拟建设更加强大的基金信息系统,监控学术不端行为

  2013 年,我在《Science》上面写过一篇关于学术诚信的社论,说明了中国科研诚信的情况[1]。最近,我与两位美国学者撰文对比了美国和中国在科研诚信方面的情况,即将出版。

  国家基金委将建设更加强大的信息系统,从受理、评审、监督、评估和成果库等方面开展诚信检查(见图10)。

10

 图10   国家基金委基金信息系统

  中国科协很早就成立了科学工作者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我本人多次参加了这个委员会的活动,这个委员会也一直开展中国科研道德方面的教育活动。最近,中国科协在北京召开了2015 年首都高校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发布了《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五不”行为守则》。

  3.2 国家基金委监审委员将严肃查处不端行为

  国家基金委于1998 年就成立了监审委员会,监审委员会每年公布几十项关于监督处理的决定。十几年来,在监审委员会监督之下,科学基金申请中因涉嫌违规行为而被投诉的百分比逐渐下降。从2013 年开始,国家基金委又开始对基金项目申请进行与已经批准的基金项目的相似度核查。每年要核查超过16 万份的基金项目申请,把相似度超过30%的专门予以标注,并且对相似度超过50%的要专门立案进行评审。从2013 年开始,国家基金委每年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邀请国内外的科技媒体,专门发布5-10 个比较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案例,同时回答媒体的提问。

  BMC 的撤稿和Springer 的撤稿都涉及虚假评审的问题,我们已经对其中标注了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和用于申请基金项目的论文进行了专门调查。在BMC 的41 篇被撤稿论文中绝大部分都是临床医学的论文,其中有6 篇论文标注了是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有12 篇论文分别列入2015 年度13 项基金项目申请书中。在Springer 出版社撤销的64 篇论文中有14 篇论文共标注了20 项国家自然基金项目批准号,还有23 篇论文列入32 项2015 年的基金项目申请书中。

  在调查中,这些涉嫌论文的基金项目负责人均表示对论文的投稿与发表过程不知情,他们把发表论文的事全权委托给所谓的语言服务公司,但这是否是真的不知情,我们还在调查过程中。

  9 月份,国家基金委监督委员会专门召集了第4 届7 次全体委员会会议,会议第一时间对所有被撤论文进行全面核实,对标注基金项目、列入申请书或者获得资助的项目,要全面地开展调查。

  目前,国家基金委已经停止了用涉嫌文章申请基金项目的审批,停止了对所有涉嫌论文的基金项目的执行,并要追回已拨的款项,如果涉及到更大尺度的不端行为,国家基金委将进一步调查,对所有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进行严肃处理。

  04.结束语

  中国基础研究的论文在数量上实现了高速的发展,同时科技论文的质量和影响力已由低端走到了中低端;我们期望到2020 年,源于中国大陆的科技论文的质量和影响力可以达到世界论文的平均水平,数量可望接近美国。因此,我们需要整个科技界达成共识,提高科研诚信,提高源于中国大陆的科技论文的可信性。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Mark S Frankel, Alan Leshner & Wei Yang. Research integrity: Perspec⁃

  tives from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J]. Springer (in press), 2016.

  本文原标题为《杨卫:走向转型的中国科技论文——2020年:中高质量、中高影响、诚信规范》,发表在《科技导报》2015年第24期,《知识分子》获授权刊载。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卢玲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