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焦点正文

【刑诉法大修】律师呼吁修正“恶法”条款

2011年09月26日 08:25 来源于 财新网
涉及“秘密拘捕”、“秘密侦查”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等的诸多条款被指“恶法”条款。
2010年7月7日,浙江嘉兴南湖区举行打击盗窃、破坏“三电”设施犯罪公开处理大会。 沈志成 / 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刘长)9月25日,全国人大就刑诉法修改公开征询意见截止期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国内十家律师事务所联合发起了一场“《刑事诉讼法》修正案高峰论坛”,该论坛在河南南阳召开。

  会议持续了整整一天。在这场有着60多名全国各地学者和律师参与的研讨会上,修正案草案中备受争议的侦查机关行使秘密拘捕和技术侦查等相关条款,遭遇炮轰。

  8月24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增加了有关“技术侦查”的一节内容,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重大毒品犯罪以及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根据需要可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而且,草案还规定,为查明案情,必要时候,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即可以由特定人员实施秘密侦查。

  技术侦查措施中,包括秘密侦查等手段,人们担心这些手段会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隐私等宪法权利。而目前的草案中,缺乏对侦查机关行使这些权力的制约限制,可能会导致秘密侦查等被滥用。

  而根据草案规定,“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可以成为对当事人实施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后,不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的理由。尽管相比现行法律,上述条款看起来有所进步,但是法律界还是普遍担心“秘密拘捕”泛滥成灾。

  此次的修正案草案还规定,“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指定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这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们担心它沦为变相羁押。

  在9月25日的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指出,草案中的这些条款问题很大,属于“恶法”条款,应当修正。

  浙江京衡律师集团陈有西律师表示,“秘密拘捕”条款,明显是国家安全、反贪等部门从办案需要出发而主张的部门观念立法,而“密捕”是现代法治国家严格禁止的,故无论何种性质案件,拘留逮捕后必须及时通知家属和监护人。

  而针对草案中技术侦查的条款,陈有西认为,这可能导致窃听、监视、偷拍、秘密搜查等的法定化和普遍化。“这一条一旦法定化,就会打开一条无边的闸门”。

  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迟夙生在当日的会议上呼吁律师界等积极向立法机关建言献策,要让立法部门重视并阻止相关“恶法”条款,则必须要唤起全社会的重视。而包括民营企业家在内的所有社会公众,若不关心国家法治的建设,也将难免可能“被黑社会”和被没收财产的厄运。

责任编辑:秦旭东 | 版面编辑:林韵诗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刘小华 张越 聂树斌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蔡英文 骨灰 马桶 上海浦东机场爆炸 盲井村的杀猪 周滨黄婉夫妇照片 李树亭 警察盘查恐吓两女人 韩春雨 詹夏来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黄於新 空军干部部长傅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