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六】“谁能有周滨硬呢?”

2014年10月22日 19:41 来源于 财新网
“倒卖油田这种事,都是拼背景,但是谁有周滨硬呢?我们最后只能甘拜下风。”一位曾经与周滨竞争同一项目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说到

  【财新网】2004年,周滨在他居住的华亭嘉园成立了一家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旭阳光)。这家企业一直被认为是四川富商吴兵的中旭系旗下企业,但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中旭阳光的大股东一直是周滨及其岳母詹敏利(参见财新网特稿《吴兵“中旭系”揭秘》)。创立时以詹敏利的身份证出资400万元、占股八成,公司的法人代表叫赵明,占股20%。之后中旭阳光能源同比例增资扩股,注册资本达到2000万元。

  令人有些不解的是,2009年12月30日,詹敏利将手中的1600万元公司股权转让给了周滨,2010年2月,中旭阳光改制为股份公司并进一步增资,周滨实名现身,成为新的董事长,中旭阳光也迁出华亭嘉园,搬到詹敏利在方恒国际的房产办公。一直到2012年12月,周滨不再担任董事,由妻子黄婉代替并担任董事长。

  中旭阳光能源成立后不久,即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级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统信息化大单。另外,中旭阳光能源还宣称自己参与了中石油的成品油物流配送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系统及信息系统管理等多个信息化项目建设。

  工商登记的年检资料显示,2009-2011年,中旭阳光能源营业收入非常平稳,分别为1.09亿元、1.16亿元和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74万元、2116万元和2468万元。截至2011年,该公司总资产1.39亿元,员工72人。

  财新记者获得了一份中旭阳光能源股份制改造的评估报告。据这份完成于2010年底的报告,中旭阳光能源不仅有信息化业务,也从事油田设备买卖业务,其应付账款中包括江苏一家石油机械公司的3106万元,而应收款涉及单位,则包括塔里木油田、吉林油田、长庆油田、辽河油田等中石油下属公司。很显然,周滨与这些国内油田有设备买卖合同。

  目前财新记者确知的周滨最大一笔倒卖生意,是2007-2008年,周滨以一两千万元的低价,获得与中石油长庆油田合作开发的长印、长海区块,然后再由周滨的白手套之一米晓东,以5.5亿元价格倒手,从中获得暴利。

  米晓东是周滨在西南石油大学的同学,在油藏专业88级就读,比周滨大一岁,也高一年级。米晓东是老海油子弟,毕业后在中海油深圳分公司供职,2006年前后到北京,负责打理周滨在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周滨则隐居幕后。据说米晓东为人低调,办事妥当,深受周滨家人喜欢,高尔夫打得极棒,堪称教练级。

  2007年1月,米晓东在中石油长庆油田总部所在地西安,参股设立了陕西秋海汲清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秋海汲清),并担任法人代表。同年9月,秋海汲清在北京成立办事处。办事处就设在望京新城的方恒国际办公楼,该房产是由米晓东作为委托代理人于2007年替詹敏利买下的。

  同年底,在西安秋海汲清同一地址,又成立了另一家石油公司陕西德淦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淦石油)。这一公司系独资,创始股东为北京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下称海天永丰),而海天永丰的大股东又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詹出资350万元,占股70%。

  这两家公司并无特殊资质,却以千余万资金,获得了外人垂涎的长庆油田石油合作开发项目。其中,价值较高的为德淦石油拥有的长印项目。最初,米晓东打算将德淦及其长印项目卖给一家国有企业,报价3.8亿元,未获接受。后经人介绍,辗转找到东北的民营石油企业家、吉林华海能源集团董事长王乐天。这一回,出价涨至5.5亿元。

  王乐天告诉财新记者,他们最初认为长印区块丰度不够,且价格偏高,但油层还比较均匀。“考虑到身为民营企业缺乏更多的机会,公司有现成的石油开采队伍,还是决定做这一收购。”王乐天说,“反复谈判,价格也压不下来,还听说别人也想买,我们就只好要下来了。”

  交定金时,双方一起吃了一顿饭。宴席上,王乐天见到了公司真正的主人周滨,时任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李华林也参加了会面。交易在2008年5月完成,距詹敏利的德淦成立不过半年。

  王乐天进入长印项目未几,就发现交易不对头,原为50平方公里的长印区块,王乐天能够开采的面积只有13平方公里,其余已被延长油田当地的分公司抢占。此时,3.5亿首付款已经交付,王乐天要求退款取消交易,被周滨和米晓东拒绝。经过反复谈判,周、米将手中另一家公司秋海汲清的长海项目作为添头,补给王乐天,同时补给他的还有王盘山的一个小油田——那是周滨之前拿到的项目。秋海汲清持有位于宁夏自治区盐池县的长海项目合作开发权,油田总面积达50平方公里,但品次较长印项目差。2009年5月和2010年4月,王乐天分两次从米晓东等人手中买下了秋海汲清,剩余近两亿元尾款,王乐天分四次支付完毕。

  一位熟悉石油圈的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中石油高层被查的一个重要线索就是长庆油田的对外合作开发问题,“蒋洁敏2006年11月当集团总经理后,将长庆油田的两个‘相差很大’的区块‘换包’,把一个准备勘探的项目换成一个已经产油的项目,批给相关人对外合作。当时相关副总也签字了,但写的是按照蒋总的批示办”。

  “倒卖油田这种事,都是拼背景,但是谁有周滨硬呢?我们最后只能甘拜下风。”一位曾经与周滨竞争同一项目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说到。

  相关链接:

  【周永康的红与黑一】厚桥少年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初露头角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辽河的周家四口

  【周永康的红与黑五】石油起家

  【周永康的红与黑六】国土部金跳板

  【周永康的红与黑七】三年川督

  【周永康的红与黑八】三个官场棋子

  【周永康的红与黑九】四川后院新管家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十年政法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一】运动治警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二】权力信徒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三】司改停滞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四】唱和重庆模式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五】最“神秘”的富商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六】“谁能有周滨硬呢?”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七】“折腾”四川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八】筑坝四川水电

  【周永康的红与黑十九】无须耐心的生意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贾氏姐妹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一】卖五粮液的二叔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二】三叔家的生意经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三】周峰财技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四】投资触角广布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五】卖奥迪的三婶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六】祖庐前的攀龙术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七】强拆辟建“永康大道”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八】“故居”风水考究

  【周永康的红与黑二十九】蒋洁敏上位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中石油腐败症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一】官商勾结的地方样本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二】何燕和邓鸿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三】空手套得成都“新会展”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四】五颜六色的网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五】“大师”的敛金术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六】“奇人”曹永正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七】何华章的“桌下交易”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八】先挑四川系

  【周永康的红与黑三十九】“大清洗”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再破石油帮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一】轰然倒塌的“防火墙”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二】三震政法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三】天涯海角也落网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四】“你懂的”

  【周永康的红与黑四十五】尾声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郭艳涛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长沙强拆 叶选宁简历 衢州新闻 武汉填了多少湖 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调什么单位 江门纪委 韩春雨 绥芬河武警杀人 湖北省新省长 山东 孙立成 2016年7月13日国家大事 安徽省有几所亚州350强大学 湛江原市委书记刘小华 洪灾 日元升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