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河南普法者贾灵敏被控寻衅滋事一审休庭

2015年04月28日 15:16 来源于 财新网
原定三天的审理期,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15日后再通知开庭时间。如何界定“口袋罪”再引法学界热议

  【财新网】(记者 郭清媛)4月27日上午9点30分许,河南的贾灵敏、刘地伟涉嫌寻衅滋事一案在巩义法院开庭。由于被告人贾灵敏当庭提出对临时更换律师的不满,开庭半个小时后,审判长即宣布休庭,导致原定三天的审理期,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15日后再通知开庭时间。

  贾灵敏曾经是一名老师。五年前,她位于郑州市齐礼闫的房屋被拆除后,贾灵敏成为“钉子户”。此后一直执着于自学有关拆迁的法律知识,并积极向拆迁户普及相关法律。刘地伟也是郑州的一名被拆迁户,在贾灵敏普法期间与其相识。

  去年5月8日,二人在帮助拆迁户报警期间,被郑州警方带走,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刑事拘留、随后被以寻衅滋事罪批捕。

  郑州检察院在2015年2月26日作出指定管辖决定,将该案移送到巩义检察院管辖,随后巩义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为由将该案起诉到巩义法院。

  对于“寻衅滋事”的定罪,贾灵敏等人的辩护律师称,该案无论是从案件事实、法律规定以及社会效果考量,都不构成犯罪。多名法学家也针对此案发表言论称 ,寻衅滋事一罪的把握上,还是要讲究策略,缩小打击面,掌握合理的诉求,考虑方法事都适当的问题,不要轻易、任意的把罪扣在民众头上。

  一审休庭

  4月27日上午,贾灵敏刘地伟寻衅滋事一案,在河南省巩义市河洛镇法庭开庭。当天上午7时许,从巩义市区到巩义市河洛镇法庭的道路上,出现不少警车,还有大约上百名警察。

  在距离河洛镇法庭100米的路口附近,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贾灵敏、刘地伟二人的辩护律师所开的车辆,均在此处被拦截,并被告知只可以步行进入法庭。由于车内有较多庭审资料,搬运麻烦,因此律师们申请开车进去,双方争执不下,随后,刘地伟辩护律师马连顺的车被执法人员拖走。

  根据刘地伟的辩护律师马连顺称,他在4月26日入住河洛镇时,就遇到了阻力,当时,马连顺一行打算住到河洛镇,方便当天开庭时的来回,但却被告知,外地身份证持有者,不得在河洛镇居住。所以4月26日晚上,贾灵敏与刘地伟的辩护律师,都居住在了距离河洛镇法庭五公里外的巩义市区。

  在律师车辆受阻之后,经过近一个小时的交涉,马连顺的车被交回,律师们顺利入庭,贾灵敏、刘地伟 寻衅滋事一案,在9点30分许正式开庭。

  在庭审现场,贾灵敏因原代理律师迟夙生、王才亮无法出庭,临时“救火”的律师薛荣民因无法及时熟悉材料,要求解除对朱孝顶、薛荣民两位律师的委托。随后,法官宣布一审暂时休庭,15日后再决定。

  薛荣民称,他是在4月25日接到通知临时过来救火的,原本在本月27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的贾灵敏案,因迟夙生、王才亮两位律师均有其他开庭冲突,无法出庭辩护,需要律师薛荣民紧急前往河南巩义为贾灵敏辩护。

  庭审结束时,贾灵敏也对法庭大小、旁听人数以及亲属到场情况进行了质疑,她称:“不是说大法庭吗?我的亲属来了几个?”。

  该案律师介绍称,在4月21日召开庭前会议时,律师们向担任本案审判长的巩义法院多次表达了贾灵敏等人的要求:按照河南高院院长张立勇的公开承诺,申请使用控方和辩方证人计300余人出庭作证、申请使用大法庭公开审理、允许公民旁听、申请网络视频方式直播庭审、请求合议庭充分考虑辩护律师业务繁忙的实际问题,在确定公开开庭日期时与辩护律师协商沟通。

  但是,首先开庭地点最终选在了巩义市东北角的河洛法庭。朱孝顶律师称,这位置偏远、法庭大约只有30个座位。财新记者在现场看到,该法庭距离出巩义辖区的道路很近,往北就是焦作市温县,法庭内的确容量甚小。

  此外,朱孝顶介绍称,由于开庭时间通知的不及时,导致贾灵敏的原代理律师迟夙生和王才亮无法调整工作时间,所以才临时更换律师救火。这让贾灵敏感到会影响案件辩护。所以申请解除委托。

  遭遇强拆的被告人

  贾灵敏今年50岁,是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闫村人,曾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

  2010年,贾灵敏所居住的齐礼闫村的城中村改造,是郑州市众多拆迁项目中的工程之一。

  当年6月22日晚,当地拆迁人员,将贾灵敏和她丈夫被绑上一辆车之后,被拉到了郊外的樱桃沟,在那里呆了一天一夜之后,贾灵敏在23日中午回到家中,发现住宅被拆除。

  这次事件,被贾灵敏自己称作“河南樱桃沟扔泥沟”暴力执法强拆事件。她曾在一份上访信中称,那次拆迁中,当地政府并未出示拆迁证和强制拆迁通知书。此后她拨打110报警无果,随后在废墟上搭建了窝棚居住,成为一个“钉子户”,在窝棚也多次遭遇强拆之后走上了依法维权之路。

  这期间,她辞去教师职务,走访各级政府法院,意图通过法律来为自己赢得公平公正的待遇。同时,贾灵敏也通过网络途径,随时公布自己的维权进展,绝望之时也曾试图自焚,后被朋友救下。

  在维权期间,她开始系统学习各种法律法规,包括《城乡规划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复议法》、《行政强制法》、《侵权责任法》、《国家赔偿法》等,走访郑州市的拆迁工地,为群众普及相关法律法规,开设法律学习园地,每周三次普法咨询活动,成为一名“民间普法者”。

  从成为“钉子户”到2014年5月被刑拘,贾灵敏的足迹扩展到整个河南省以及周边省份,山东、湖南等地的拆迁户也曾多次驱车前来与贾灵敏交流。

  本次庭审中与贾灵敏一起受审的刘地伟,也是郑州市居民,在2012年遭遇了被拆迁人员从家里的三楼扔至二楼,随后房子被摧毁的情况。刘地伟在咨询拆迁法律的过程中认识了贾灵敏,并承担了贾灵敏普法期间的接送和拍摄工作。

  去年5月7日,贾灵敏、刘地伟在帮助被拆迁人报警时,被郑州警方抓捕,次日被刑拘,涉嫌罪名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5月29日被批准逮捕,贾灵敏的涉嫌罪名变为寻衅滋事。去年7月底,经办贾灵敏案的郑州市十八里河公安分局将此案移送郑州市管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河南巩义检察院“巩检公诉刑诉(2015)95号”起诉书共指控两人涉嫌四项罪状。

  起诉书指控称,2013年9月23日15时许,贾灵敏被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石佛办事处老俩河村村民徐国水邀请至该村北街进行普法宣传。“贾灵敏煽动村民不要相信政府,只有跟政府闹才能获得更多的补偿。后石佛办事处主任田鸿鹏带领工作人员及民警赶到现场对其进行劝导时,贾灵敏指着田鸿鹏说办事处工作人员是黑社会分子,是来故意捣乱的,使场面混乱约两个小时,期间村民田敏杰等人对办事处工作人员被害人余国峰进行殴打,致使其左侧第10肋骨骨折。2013年9月25日,贾灵敏在其微博中编辑转发相关现场照片,引发起网友民大量转发和及评论。”

  起诉书指控称,2014年1月8日上午,贾灵敏、刘地伟听说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十八里河村市场街正在拆迁,即赶到现场。“贾灵敏自称是省社科院调研员,当众宣传拆迁违法,村干部贪污。刘地伟自称是记者,在现场拍照并鼓动商户砸正在施工的挖掘机,后商户张宝红持砖将被害人连昊的挖掘机玻璃砸烂(经估价价值2258元)。当时12时许,贾灵敏、刘地伟同谢艳玲、李丽芳、郭双玲等人及市场街20余名商户携带国旗、标语、至郑州市公安局门口聚集,后又至省委门口聚集滞留至次日凌晨。期间多次冲击省委大门,呼喊口号,扰乱省委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及省委门前的交通秩序。后贾灵敏、刘地伟将上述事件中的图片编辑转发到互联网,引起网民多次转发,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

  起诉书还称,2014年1月26日9时许,贾灵敏、刘地伟及谢艳玲等20余人到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区拘留所门口,迎接即将释放的因扰乱社会秩序被治安拘留的白老妮。“上述人员高呼口号,燃放鞭炮、送鲜花、打出‘维权无罪、拘留光荣’的横幅,并照相留念,引起周围群众的围观,干扰了正常的交通秩序。后贾灵敏将现场照片编辑转发至网络,引起网民转发及评论。”

  根据起诉书指控,因对其房屋被拆不满,郑州市惠济区固城村村民赵文权于2014年4月24日4时许携带食品和水爬上本村的移动公司信号发射塔并悬挂条幅,贾灵敏、刘地伟等人9时许赶到现场。“贾灵敏称要不是政府的人把人逼的没有活路了,怎么会有人去跳塔,并对赶到现场的民警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使场面混乱,致使110民警、120急救人员及119消防人员无法开展正常工作。当时下午4时许,赵文权自行下塔。后贾灵敏、刘地伟将上述事件中拍摄的图片编辑、转发至互联网,被网民多次转载。”

  起诉书认为,贾灵敏、刘地伟在公共场所多次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构成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

  “口袋罪”的界限

  贾灵敏的代理律师朱孝顶认为,起诉书多项内容失实。

  朱孝顶介绍,第一个案子中,实情是老俩河村民381人签名并捺上红手印委托贾灵敏作为他们村民的法律顾问,指导该村村民普法学习、行政复议、诉讼及民事诉讼,学习中受到大批不明身份人的冲击而引发冲突,但贾灵敏等人在冲突中一直呼吁村民依法报警。第二个案子中,贾灵敏本人从未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自称为“律师”、“河南省社科院调研员”,而且现场打横幅、红旗,喊口号等行为并非他俩组织。

  “依法平和普法行为,不去报酬,常年义务从宣传国家法律,既不违法更不犯罪。”贾灵敏的代理律师王才亮也称,自2010年至今,河南因非法拆迁引起的血案不断,矛盾激化,这恰恰说明了贾灵敏普法宣传的价值所在;比去年关切起诉书认为贾灵敏有“煽动群众不要相信政府”的行为,并反对“政府主导”的拆迁作为构成犯罪的客观情节,这既是对贾灵敏普法践行法律行为的曲解,也体现出办案人员缺乏法律常识。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行为有可能出现错误甚至违法,当然可以质疑。这是《行政诉讼法》等法律存在的必要;贾灵敏鼓励被拆迁群众上访、诉讼主观上并非寻衅滋事。信访、诉讼都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正当权利。

  就贾灵敏、刘地伟寻衅滋事议案,多位法学界学者和业界律师曾经专门召开研讨会讨论此案。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称,法学界对寻衅滋事构成一个“口袋罪”已经是共识,这个罪名一再滥用,国家运用公权力限制公民、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非常不严肃。这种不严肃后果很严重。

  张千帆说,如果这个罪名变成口袋罪,所谓的国家也就是掌握国家机器的官员跟工作人员,有时候甚至是层次很低的工作人员,想惩治某些公民,出于种种理由,跟法律没什么关系,就可以用这个口袋最来剥夺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

  “实际上某个刑法罪名被滥用以后,就可以使得国家的工作人员行驶本来私人无法行驶的违法暴力,以实现自己的目的。其后果是导致公权力滥用。”张千帆认为,这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所倡导的“依法治国”是严重背离的,尤其是造成地方公权力滥用,“贾灵敏案在这方面表现的尤为突出”。

  “我们知道强拆在中国各地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如果公民抗争导致地方强拆不下去,或者进行得很困难,得罪了当地政府,他们就可以随便的拿这个罪名里惩罚公民,对他们一些本来完全正当合法的权利的行使”。

  张千帆认为,寻衅滋事罪的使用要谨慎,首先边界要相对的确定,一定要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大家都能接受的定义,尤其是这个最在使用过程中,不能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比如说贾灵敏的普法,我们不论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种效果不论是对拆迁当事人还是对社会,都是很重要的。”

  对此,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也称,寻衅滋事罪,无论是学者还是司法实务者,都认为是在取消流氓罪之后的有一个比较大的口袋罪。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刘德法说,寻衅滋事罪所规定的思想内容以及相关司法解释,都是不确定的,比如“随意殴打他人”,“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随意的硬拿硬要”,这些都是民间老百姓的表达,用到严肃的法律中来,不妥;再者,这个罪本来立法就很宽泛,加上司法解释把“公共场所”实体的时空扩大到了虚拟的网络,更让人摸不着头脑,司法认定为所欲为。刘德法认为,在寻衅滋事的把握上,还是要讲究策略,缩小打击面,掌握合理的诉求,考虑方法事都适当的问题,不要轻易、任意的把罪扣在民众头上。

责任编辑:陈宝成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百度新闻 防汛 西安杀害5人 翻身派出所 武汉雨量 长沙 绥芬河武警杀人 强拆 高选民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河南新乡暴雨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