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贵州2.27亿建远程医疗试点医院

2015年09月29日 14:39 来源于 财新网
已有69家试点医院具备上线运行条件,并尝试介入医保和新农合

  【财新网】(记者 李妍)远程医疗一直被视为移动医疗领域的热点,远程医疗在平衡医疗资源、增加医疗服务半径、优化医患互动方面都有重要作用。但长久以来,中国的远程医疗服务都被局限在公立医院内部,以教学辅助为主,并未放开。

  近日,贵州省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工作推进会在贵阳召开,宣布将于近期发布远程医疗服务项目和价格标准,并将费用纳入医保和新农合报销范畴。与会期间,贵州省政府分别与各地签订《远程医疗工作目标责任书》,贵州省已有69家试点医院具备上线运行条件,下一步将尽快落实工作进程和一套推动试点的方案及时间表。

  贵州作为全国先行试点,其在远程医疗方面的尝试,将为全国普及提供样本经验。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对财新记者表示,贵州在医疗服务、收费标准、报销办法等方面的探索值得肯定和探讨。“但根据目前公布的信息,贵州的尝试没有第三方的参与,这有可能使远程医疗流于形式,变成行政命令下的上下级医疗机构的帮扶。”

  全国首个试点省份

  “远程医疗”是指通过计算机技术、遥感、遥测、遥控技术为依托,充分发挥大医院或专科医疗中心的医疗技术和医疗设备优势,对医疗条件较差的边远地区伤病员进行远距离诊断、治疗和咨询。

  2015年2月,国家发改委、计生委发文批准5个省区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宁夏回族自治区、贵州省、西藏自治区分别与解放军总医院,内蒙古自治区与北京协和医院,云南省与中日友好医院合作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工作。

  贵州省是最先启动试点方案的省份。根据贵州省卫计委公布的信息,贵州省卫计委将于近期发布远程医疗服务项目和价格标准,并纳入医保和新农合报销范畴,规划到2020年覆盖全省所有区县级以上医院和30%的中心乡卫生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外联解放军总医院及其他国家级医院和发达地区高水平医院,形成覆盖省内、跨越省区的远程医疗服务体系。

  其中,试点医院总投资2.27亿元。主要建设内容包括建立远程医疗政策管理体系,包括制定远程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费用结算及报销办法、远程医疗相关操作规范,将远程医疗费用纳入医疗保险和新农合基金支付范围等。

  其次,建立远程医疗服务体系,解放军总医院将对贵州省三级医院提供远程医疗服务,在试点医院分级分类开展以远程视频会诊、病理诊断、影像诊断、远程监护、手术示教指导、远程门诊咨询和远程教学查房等远程医疗项目,贵州省三级医院对省内县级医院和中心乡卫生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最后,建立远程医疗信息技术体系,构建统一的贵州省远程医疗管理与服务信息平台,实现与国家远程医疗监管中心、国家级和发达地区医院互联互通,保障远程医疗业务监管、医疗服务的安全稳定运行。

  史立臣表示,此次贵州省大面积开展远程医疗,并将医保和新农合进行对接,从一定程度上使医疗资源分配更合理。不过,要想实现与以往的上下级医院帮扶形式产生差别,还是有一定难度。“关键在于利益分配机制不清晰,

  缺乏第三方机构介入

  远程医疗一直是互联网医疗领域争相抢夺的热门。

  平安证券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去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整体规模为113.9亿元(不包括医药电商),其中移动医疗服务达到30.1亿元,比2013年增长26.8%。预计到2017年,中国移动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25.3亿元,未来3年复合增长率约60%,且增速逐年提升。

  主管部门对远程医疗的态度却是逐渐缩紧。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部分城市和医院开始对远程医疗的探索,2009年新医改启动后,远程医疗更是作为平衡医疗资源、连接高层与基层医院、拓展服务能力的重要桥梁。

  2014年8月,国家卫计委下发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文件指出,“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将远程医疗的服务范围框定在公立医院之间,并对远程医疗的服务内容、服务形式、服务流程都做了严格要求。

  针对卫计委的表态,市场呼吁“放开”的声音越发响亮。2015年2月,国家发改委、计生委发文批准5个省区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要求各试点省区要在远程医疗的操作规范、责任认定、激励机制、服务收费、费用报销等方面,研究制定适用于远程医疗发展的相关政策、机制、法规和标准,探索市场化的远程医疗服务模式和运营机制。

  这被视为远程医疗的“放开机会”。

  史立臣分析说,目前,其余4各省区还没有动作,贵州的方案比市场预期的更加保守,在公开信息中,没有出现第三方机构。“第三方机构的意义在于,有一个实体组织会认真推进远程医疗的发展,在其中做好平台的作用,将高层医院、基层医院、患者、医生等各方利益做一个再分配,分配是在反复协商中完成的,而不是在一句政府行政命令下可以完成的。”

  没有利益再分配的过程,远程医疗很可能流于形式。“上下级医院开展远程医疗,还可能存在医院与医院间的竞争,如何实现双方的利益平衡?这需要在诊疗费及其他服务费上制定一个双方可接受的标准,确保合作的稳定性。”史立臣分析说。

  在医保结算方面,“尽管贵州省已经明确了将医保支付和新农合纳入远程医疗费用结算,但由于每个地市的医保资金池金额不同,要形成统一的医保报销标准在短期内还尚难实现。”史立臣表示,统筹不同地区的医保能力,以形成医疗资源的可再分配,是其中的关键。

责任编辑:张进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考分数线 雷洋 朱铁志 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规划 雷洋案最新进展 省委常委 江门市委书记 聂树斌 湛江市长 韩春雨 聂树斌案最新情况 高考状元卖笔记 最近为什么日元升值了 曹建方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