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专访郑功成(二):养老金降费的空间当然还很大

2016年03月28日 15:41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认为,养老金降费的空间还很大。例如若把缴费基数做实,名义缴费的费率马上就能下降。此外,通过国有资本划转,把历史欠账还上,以及提升全国统筹层次等手段,费率就一定会有下降空间

  【财新网】(记者 石睿)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后的总理记者会上表示“地方政府可根据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前后,上海、广东、天津等多地的“五险一金”费率都已略为下调。李克强的“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一语,成为许多民众心中对社保体系改革最鲜明的印象。

  但是,除了降费之外,社保体系在法规和制度面的改革,牵动的层面更为根本,影响也更加长远。《十三五规划》中已经明确,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目标是“更加公平、更可持续”。那么,社保的改革要如何兼顾公平与可持续性?社保制度设计的根本性原则究竟是什么?退休人员应不应该缴医保,若要缴,怎么缴?人们参加社会保险,到底应不应该期待多缴多得?中国人承担的养老金还有下调空间吗,促成下调的抓手又在哪里?

  对此,财新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

  养老改革如何迈向可持续

  财新记者:今年,养老保险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变化,养老金上调幅度仅为6.5%左右,低于多年来每年固定调涨10%的水平,你认为改变的原因是什么?

  郑功成:过去很长时间里,每年养老待遇的上涨幅度都是10%,因此,大家脑子里面固化了“每年都涨10%”的印象。但是,每年养老金待遇都以固定幅度增长不科学─如果物价上涨很厉害、工资涨得很高,退休金的涨幅还不应只是10%。

  我想强调的是,养老金的增长必须要有一个正常的增长机制,要给退休人员稳定的安全预期。这种预期就是:无论有多长寿,养老金都能够保障我的基本生活有质量。过去统一上涨10%,对于以前拿低养老金的人并不公平;因为原本养老金基数越高的人,调整后拿的养老金就会越来越高,这样差距会越来越大。

  因此,我们现在要有一个正常的增长机制,这个正常的增长机制基本上考虑两个因素,一是物价,二是工资增长水平。根据这两个因素来看,今年增长6.5%还是比较正常的,因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去年增长了7.4%;2015年城镇居民物价水平是1.4%。值得注意的是,正常的增长机制应该有一个数据模型,就是根据相关指标计算得出增长幅度。在正常的增长机制下,退休人员才有稳定的预期。

  财新记者:我们注意到,与往年只涉及企业退休人员待遇调整不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养老金待遇上调得对象,首次包括了机关事业单位。这样的变化是不是养老制度“并轨”之后更为公平的体现?

  郑功成:把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的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统一上涨6.5%,客观上有缩小企业、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待遇的作用。

  在养老“并轨”之前,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待遇,是根据在岗职工的工资上涨水平增长的,远远不止6.5%,其相对比例,肯定会比企业退休人员高。现在按照统一比例增长,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涨幅,实际上就变慢了。

  可见,养老金制度“并轨”后,制度变得更加公平,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里面其实也采用了“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后参加工作的人员,将来得退休待遇与企业职工退休待遇差不多。

  值得注意的是,职业年金有可能成为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未来退休待遇有差距的主要原因。因为,机关事业单位的职业年金是普遍建立的,而企业建立职业年金的比例较低。所以,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金制度改革是一个完整的双层架构;而企业养老金只是名义上的双层架构,实际上还是只有“基础养老金”的单层架构,第二个支柱─企业年金,还没有全部建立起来。

  养老金还有下调空间的六个理由

  财新记者:养老保险另一个引人关注的问题是费率过高,“十三五”规划中也再次明确要“适当降低缴费比例”。但是也有论点认为,目前的基本养老基金可持续性堪忧,很难有降费空间,对此,你是否认同?

  郑功成:我认为养老金降费的空间还很大。

  第一个原因是,目前实际缴费的费率比名义缴费的费率还低;如果把缴费基数做实,名义缴费的费率马上就能下降。

  第二,国有资本要划转养老保险基金,老年人的历史欠账不能让现在的人承担。老年人过去没有缴费,并不是没有承担义务,只是通过低工资凝结到国有资本里面了;通过国有资本划转,把历史欠账还上,费率就一定会有下降空间。

  第三,养老金实现全国统筹后,费率也自然能有所下降了,因为基金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节。

  第四,现在基本养老金的结余数万亿,都放在银行里贬值;这部分基金拿来投资运营后,费率又有下降空间。

  第五,中国现在还有2、3亿人的年轻劳动力没有加入职工养老保险,加入之后费率也可以下降。

  第六,我们现在退休年龄只有54岁,逐渐延迟退休,也会在客观上将负担延后,现在的费率也可以下降。

  同时,现在财政支持还没有到位,财政部门必须要承担责任。我不赞成财政承担“兜底责任”,但是财政应该尽责,包括要对历史欠账负责;但到底是要兜底还是按比例分担,这可以讨论。

  我个人支持财政按比例分担责任。以德国为例,财政负担养老保险金支出25%的责任,假如今年支出1000亿欧元,250亿由财政负责,明年预计支出1200亿,财政负责300亿,这样一来财政责任就非常明晰。当然,如果这些措施都不采用,降费当然不存在空间。

  相关文章:社保改革前路探析:专访郑功成

       专访郑功成(一):退休人员缴不缴医保 不能一刀切

       专访郑功成(三):“多缴多得”不该成为社保原则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公安6种执法将全程录音录像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高考分数线 外逃人员 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规划 财新网 2016年6月17日,周滨 江门市委书记 聂树斌案最新情况 湛江市长 韩春雨 中部战区 景德镇洪水 雷洋尸检报告 英国脱欧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