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目击者称雷洋被便衣追赶并有打斗 公安称今明两天尸检

2016年05月10日 18:27 来源于 财新网
多位目击者称,当晚雷洋跑着呼喊救命,身后有便装男子追赶,随后雷洋被摁倒在小区停车位上。事发地龙锦苑东五区有不少楼是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和国安局的员工宿舍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 单玉晓 周淇隽 实习记者 罗国平)5月7日晚,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员工雷洋离家后离奇死亡,引起舆论关注。北京昌平警方5月9日晚通报称,雷洋“因涉嫌嫖娼”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雷洋

雷洋事件位置示意图

  经财新记者实地探访,警方通报中提到的足疗店位于昌平区龙锦苑东五区最南端14号楼的一层底商,门牌号属东小口镇龙锦三街。据周围居民称,店里有三四个20多岁的女孩,洗脚屋没有名字,门脸很破。门上写着“养生”、“保健”的红色大字。目前该足疗店已经关门。

  多位目击者称,当晚21时许,看到一名年轻人跑着呼喊救命,“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二三,穿了一件短袖的胸前有图案的衣服”,身后有数名便装男子追赶。随后年轻人被摁倒在12号楼东南面草坪间的停车位上。此地离足疗店大约有四五十米的距离。

  龙锦苑东五区14号楼的一名老者向财新记者回忆,当晚21点多,他遛弯回来,在大门口听见有人喊救命,就在斜对面12号楼南面的草坪上。他跑过去看,当时围观的已有六七个人,老者看到两名便装男子把一个人摁在地上,其中一名男子还踩上一只脚。

  “那个人戴着手铐,趴在地上,额头上有血。”他说,“另有一个便衣,左手摁着左腹部,可能被那人踹了一脚吧。”

  “便衣大概有五个人,包括两名司机。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一辆小轿车,没有警车标志。”老者称,因为年轻人一直喊救命,就有围观者打了110。

  小区居民介绍说,龙锦苑东五区有不少楼是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和国安局的员工宿舍,只有一两个楼是零散户。一名目击者称,现场有一名疑似安全局的年轻人上前询问,三名便装男子自称是警察,正在执行公务,并出示了警官证,但围观人群仍然坚持等待110。之后不久,霍营派出所来了两名警察,他们检查便装男子的证件后,三名便衣将地上的人拖进面包车开走了。

  目击者辨认过雷洋照片后认为,被按倒在地的年轻人应该就是雷洋。有目击者告诉财新记者,雷洋被抬上车的时候已经昏过去了,但上述老者认为,当时雷洋应该还是清醒的。

  财新记者找到当晚值班的保安,他说没有看到雷洋跑进小区,倒是便衣进去的时候出示了警官证,他就让他们的车进去了。“没过多久,就听见里面吵吵闹闹,喊救命”。

  财新记者注意到,与龙锦苑东五区隔龙锦三街路南的是龙锦苑东四区,东四区再往南,回龙观东大街的对面,才是雷洋家所在的天鑫家园。根据雷洋家人的说法,他当晚21时左右动身去机场,如果是乘地铁的话,应该出天鑫家园北门,沿回龙观东大街向西直接到8号线的回龙观东大街地铁站,为何会出现在再往北一个街区的龙锦苑东五区,他究竟是去洗脚屋,还是因事绕道,抑或是被追赶至此;几名便装男子是正在执行公务发现雷洋涉嫌接受性服务,还是与恰好经过的雷洋发生摩擦,目前尚不得而知。

  记者注意到,龙锦苑东五区小区门对面有两个摄像头,可以清晰看到事发地。足疗店附近的“我爱我家”员工告诉财新记者,门口的探头是360度的,“刚刚有修探头的人来过了”。他听说因为摄像头坏了,“那几天的视频没了”。

  雷洋岳父告诉财新记者,5月9日下午,雷洋的同学曾去天鑫家园物业申请查看监控视频,物业跟他们说监控录像坏了,“而5月9日上午刑侦部门曾去找过物业”。

  但是一名消息人士对财新记者说,龙锦苑东五区小区门总共有三个摄像头,门岗一个,门口对面两个,“门岗的那个坏了,对面的两个并没有坏”。

  北京昌平警方5月9日晚通报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在霍营街道一足疗店查获涉卖淫嫖娼人员6名。民警将涉嫌嫖娼的29岁男子雷某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对其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将该人带回审查过程中,雷某突然身体不适,警方将其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昌平公安分局称今明两天尸检

  雷洋离奇死亡,引发舆论关注,焦点在于死因。今天(5月10日)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一名黄姓副局长向雷洋家属和律师表示,今明两天会就安排尸检的时间以及就能否委托第三方做尸检回复家属。

  财新记者了解到,今天雷洋家属和律师先后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治安支队、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及昌平区检察院,提出三点诉求:第一,马上进行尸检;第二,尸检完后确定责任,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如果公安机关有责任的话,除了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还要追究民事赔偿责任;第三,在这个过程中对事实真相予以披露。

  财新记者获悉,当天,两名受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委托的治安支队民警在分局接待了雷洋家属,称案件还在调查之中,“相关信息不宜透露”。后在律师和家属的要求下,昌平公安分局一名黄姓副局长出来接待了他们,主要回应了尸检事宜。这位副局长表示,今明两天会就安排尸检的时间以及就能否委托第三方做尸检回复家属。

  在昌平区检察院,雷洋家属及律师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要求披露雷洋在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警察控制期间意外死亡的真相,并请求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行政责任。

  关于雷洋死因,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无明确说法。不过据央视报道,5月10日上午,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室张姓主任称,5月7日晚22点09分,雷洋被送到医院急救时已瞳孔放大,无生命体征,经过心肺复苏等常规抢救45分钟,生命体征未恢复。22时55分,心电图仍呈直线,宣布临床死亡。

  针对雷洋送医时的伤情,张姓主任称,抢救过程中,对雷某气管插管时,发现口腔里有少量血性分泌物,右额部有局部皮肤挫伤,医院无法判断伤情如何造成。送到医院时,雷某身上穿有衣服。目前,其尸体已不在该医院。张姓主任称,雷某死亡原因只能通过法医尸检来确定,但没有透露雷洋身上有无其他伤情等细节。

  财新记者了解到,雷洋的尸体目前停放在昌平区中医医院太平间内。今天下午,律师和死者家属曾前往医院要求查看尸体。掌管太平间钥匙的工作人员表示,“看尸体需要公安局刑侦民警同意”。而后,雷洋亲属打电话给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授权的治安支队张姓民警,该民警称“我实在安排不过来”,并表示,“这一两天肯定得做伤情鉴定了,咱们到时候一块儿看得了。你们这会儿去,肯定得有一个民警陪同”。

  有知情者告诉财新记者,曾看过雷洋尸体,“嘴角有淤血,额头右角有淤青”。

  事发近三天后,警方尚未对雷洋进行尸检,家属对警方调查的公信力提出了质疑。“我们申请了第三方独立进行尸检,并且我们申请的是在48小时内进行尸检,到今天晚上就是48个小时了,昌平公安局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截至记者发稿时,雷洋家属和律师未从警方处得到与雷洋死亡有关的证据。“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据说涉嫌卖淫嫖娼的几个人已经被控制了,我们也联系不到。也没告诉我们详细地点,我们也没办法看一看现场或者调一下监控录像。”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百度新闻 武汉 内涝 一家五口 翻身派出所 武汉 降雨 40个 东湖 绥芬河武警杀人 长沙 新任中组部副部长 强拆 鹿心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 程晓健晋升少将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