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①迟来的了断

2017年02月05日 16:0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经历过少林困苦时期的释永信认为,佛教如果脱离世俗是无法发展的,他像千年老店的CEO一样带领少林开疆拓土,却躲不过院墙内外的明枪暗箭。踩着风波上路,少林寺早已卷入红尘漩涡中
2015年3月21日,少林寺万人抄经大会,释永信合掌前往会场。财新记者陈亮

  【财新网】(特约记者 郭清媛)2015年夏,释永信说,他迎来了出家30多年来的第三次大危机。当年7月底,以“释正义”为名的网络攻击,如同一支暗箭,射向释永信。早年同门斗争、个人戒律清誉、少林寺经营问题,均受到攻击。

  当时的嵩山少林寺,虽值酷暑,入夜冷清异常,寺院正门与偏门,保安与僧人双重把守,即使常年在寺工作的人员也必须登记。

  “前两次危机,出现在少林寺周边拆迁和少林寺上市之时。”释永信说,这次危机之所以比前两次严重,是因这场发酵于网络的攻击,裹挟多年仇怨,有节奏地向少林寺泼来。他选择“以不辩为解脱”,要等个“了断”。

  历时一年半,河南省官方调查组分两次公布调查结果,释永信既无个人戒律问题,有关其经济问题的举报,也要么不属实,要么查无实据。这场发生在乙未年的风波,在丁酉年立春之日,迎来了了断。

  但是,对于这项外界解读为“大和尚赢了”的结果,释永信继续以沉默回应。

  少林寺建寺至今凡1522年,从未远离风波。坚信住世的释永信以中兴少林为愿,其开疆拓土也让少林更深地卷入红尘中。

  迟来的了断

  2015年8月14日,农历七月初一,天津港危化品爆炸事故发生的第三天。凌晨4点半,嵩山少林寺的大雄宝殿,就挤满了参加祈福法会的两序大众。

  没有游人的少林寺宽大而安静。晨钟还未敲响,除了偶尔有鸽子从飞椽和塔尖飞过,就是着黄色僧衣的和尚络绎往大雄宝殿而来。

  5点整,数百僧众聚齐,身披红衣袈裟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随着侍者和护法走进大殿,仪式开始。

  这是有着中古韵味的仪式。一跪一起一拜,再起再拜,庄重而肃穆。释永信站在最前头,大雄宝殿正中间是一块专属于他的垫子,其他僧人、居士和信众,则分别跪拜在东西两序的大长条垫上。

  拂晓时分的大雄宝殿昏暗依旧,有摄影师打开闪光灯,对准释永信拍照。释永信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仪式动作标准而专业。

  祈福法会持续了一个小时,到释永信带领众僧走出大殿,在外面的广场绕着一个“8字形”一边转圈一边念经,天已经亮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记者们蜂拥而上,大部分的镜头依然对准释永信。释永信目不斜视,一言不发。

  “方丈之位纠缠红尘,是祸非福。”这是武侠小说中少林方丈圆寂前对继任者常有的嘱托,而今的释永信大和尚,恐怕比他的先辈都更能领会其中的深意。

  此前的半个多月,自2015年7月25日以来,一支暗箭狠狠地扎上了嵩山少林寺曹洞宗第三十代方丈释永信。署名“少林弟子释正义”的网络举报者和释永信多年的亲信弟子释延鲁——很多人相信释正义和释延鲁是一个人,以一篇名为《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为开端,披露了数份难辨真假的秘密文件,指称释永信早年曾被寺院迁单,亦曾违反戒律与一位有亲属关系的少林下院女法师私通,两人育有私生女,并举报释永信将少林寺相关公司产业股份逐步转给该“情妇”,一份某深圳女商人声称与释永信有性关系的公安局讯问笔录也被贴到网上。8月8日,释延鲁还与四名声称曾在少林僧俗两界任职的实名举报者来到北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递交材料,举报释永信敲诈财物、挪用善款、侵占少林资产、生活腐败等十宗罪。

  “我出家是机缘巧合,如今泼向我的脏水,也是机缘。”释永信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自己“向来坚持以不辩为解脱”。他出家36年,“明的暗的都经历过,都计较的话,我就被气死了”。

  尽管在公众面前表现出“超然”一面,但这次实名举报带来的麻烦,显然比以往网络谣言大得多。2015年八九月间,财新记者与释永信多次的对谈和采访,均被各类不期而至的调查打断,调查人员来自北京、郑州和登封市的公安和宗教管理部门,他们还到释永信老家安徽颍上县,问询了举报者所称私生女的接生医生,并取走少林寺历年的收支账本。释永信本人亦数次赴郑州和北京配合调查,他去泰国、美国的行程也遭搁浅。

  释永信开始迫切希望此事早有一个了断,“我们已经报警,期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

  从盛夏至初冬,嵩山的颜色从柳绿转为枫红,又从枫红变为雪白。2015年11月28日,一个周六的早上,释永信终于等来了一部分“清者自清”的调查结论。河南日报网发表题为《释永信被举报违反戒律问题调查有果——调查组负责人接受本报专访》的文章,河南省有关方面成立的调查组,“通过调阅历史档案材料、到相关单位核查、约谈询问当事人、走访相关人员等方式展开调查,并多次赴北京、山东、安徽、商丘、登封等地调查取证,获取了证言证词等相关证据材料”,就当年夏天针对释永信网络举报中有关违法戒律的问题进行了部分澄清,主要涉及四点:经查,释永信当年“被迁单”的说法不实,“是个别人的私自行为,是无效的,此后(释永信)方丈资格的获得合法合规”;所谓释永信与释某某的“私生女”韩某恩,系释某某收养,此前释某某已丧失生育能力;所谓释永信与关某某的“私生女”刘某亚,经亲子鉴定证实是释永信四弟的女儿;最后,涉释永信被举报的经济和其它问题,正在依法依规调查中。

  到2017年2月3日,对于多项经济问题举报的调查结论也公之于众:关于释永信向释延鲁索要财物700余万元、释永信转移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份给自己情妇并伪造账目侵吞少林寺资产、侵占高香收入、以铸造世纪大钟为名筹集善款高达千万元加以侵吞、购买多辆百万级豪车等问题,均不属实或查无实据。官方调查结论仅指出少林寺在财务及其他内部管理上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问题,要求少林寺按有关要求整改。

  一年半前的轩然大波终于落定。释永信承认,这是他出家后遇到的第三次大危机,也是对其个人声誉影响最严重、炮火最凶猛的一次,“像是无端脏水,利用网络整合往年的谣言,有节奏有组织的发送、发酵”。

  出家36年,释永信从少林穷苦潦倒时期一路行来,凭借坚定的入世信念和卓越的交际能力,在寺内外的斗争之中成长(参见财新网《释永信:一路风波中的佛门晋升路》)。在他的主持之下,嵩山少林寺也创造了诸多国内佛教界的第一:第一座有网站的寺院、打了第一场宗教界官司、第一个通过公司化运作保护名号商标权、第一个到海外发展下院……

  这诸多的“佛教界第一”,都寄托着释永信将少林寺建成国际名寺的宏愿。他讲求佛教住世,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认为佛教如果脱离世俗是无法发展的,寺运与国运和当下紧密相联,少林僧团必须与时俱进,甚至更超前。自1999年正式升座方丈后的16年,他多次发心行愿,使这座千年古刹取得了空前的声誉与地位,书局、素食、香堂、武僧演出、武术培训、品牌输出、少林学、建立可类比孔子学院的少林海外文化中心……这一切,与少林山门外“天下第一名刹”的牌坊,共同昭示着释永信的勃勃雄心。

  然而,与少林寺的蓬勃扩张伴生的,还有越来越激烈的利益纷争。释永信和少林寺,与周边社会、当地政府、委托经营景区旅游业的各路人马冲突一路不断;而在少林内部,大和尚的威望也越来越不足以弥合因为名利分配而滋生的分歧。尽管这次释永信等来了一个“清者自清”的了断,但是来自寺内外的挑战,“释正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连载共八篇,请继续关注。

  更多报道详见:【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②永信“双赢”晋位方丈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③大修少林一遇危机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④门票之争龃龉生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⑤“少林”商权争夺战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⑥少林“走出去”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⑦“被上市”再遇大危机

  【连载:释永信少林风波路】⑧子孙庙的非法人困境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王永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8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