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专访徐永光:多数服务类公益机构可转为社企

2017年08月16日 17:4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新作《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社会企业与社会影响力投资》出版。他认为,当公益与商业交集于“社会企业”时,将上亿万级别地配置社会资源、激发社会投资,这才是可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的有效方式;不应对公益转社企道德绑架,“诛心之论”,在公益行业非常可怕
资料图:徐永光。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汪苏 黄姝伦 实习记者 张从志)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温州人,自认商业思维是他与生俱来的基因。1988年,徐永光辞去了共青团中央组织部长职务,“弃官”投身公益领域,创建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希望工程”。2007年,他往“民间”再退一步,投身参与了非公募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的创建。

  近年来,这名中国公益元老经常针砭公益圈效率低等弊病,力主“公益市场化”,倡导NGO转型成为社会企业,推动社会影响力投资,在公益圈激起层层波澜。最近,在“首届中国社会企业奖”评奖中,他又因力挺摩拜是社会企业,引来公益圈一片哗然,甚至不少公益圈人士群起反对。但他不改观点:摩拜单车首次将私人资本引进公共交通服务领域,解决了“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的“社会痛点”,并减少了交通拥堵,有助于减少雾霾,也有益骑行者身体健康。

  他认为,社会企业有三个底线,即社会目标、环境目标和财务可持续目标,如果从这三个底线来看,摩拜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社会企业。

  徐永光反对给初生的社会企业带上“紧箍咒”,坚定地反对“不分红”理论,直言这样社企就完了。他更厌恶公益圈的一些言论——比如,他力挺浙江一家获得政府大量资源的私营养老企业,但一些人质疑这家企业的“初心”。他谓之公益圈的“诛心论”,认为这将毁了公益行业。

  种种言论,引发公益圈大量讨论。日前,徐永光新作《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社会企业与社会影响力投资》面世。书中更完整地阐释了他的观点。他以“光谱图”为坐标,认为公益与商业存在融合和转化关系:左边偏重于社会效益,右边偏重于经济效益;处于最左端的,是捐出钱财做慈善的公益;处于最右端的,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商业。

  “在这个光谱图的中间地带,公益与商业的边界渐趋模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徐永光认为,当两者交集于“社会企业”时,能够产生一边赚钱一边为社会谋福利的新模式。

  徐永光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公益与商业合流于社会企业,公益、商业与政府跨界合作,将可带动上亿万级别的社会投资,这才是可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的有效方式。

  社会企业真的如此完美?摩拜如果算社企,是否导致社企泛化?公益与商业真的不冲突吗?等等。对徐永光观点的质疑,一直存在。

  徐永光新书发布之际,财新记者就当下社企的种种争议,专访了徐永光。

  多数服务类公益模式可以转为社企

  财新记者:很多人对公益机构是否能转为社会企业有疑问,你怎么看?

  徐永光:我认为凡属服务类的公益模式多数是可以的。举个例子,我前段时间从云南回来,有一个来自德国的国际志愿者迈克,在云南农村办了212个学前班,模式就是用公益机构来管理,由项目机构配备必要的教学器具,帮助村里找到本地老师,并负责培训老师。老师的工资一个月1800元,则由送孩子来的村民分担,家长一般一个月分摊100块。

  如果是免费,家长觉得来不来无所谓,教得好不好没关系。而付费是一个市场营销的过程,也是家长受教育的过程,家长乐意付费,就会很关心教育质量,对老师就有一种压力,必须好好教。事实证明这个班办起来以后,再去筹款就容易多了,比如“99公益日”一募捐,每个班增加了很多教学器具。

  我觉得哪怕未来公益部分撤掉了,但是机制建立了,这个项目在家长参与下就不会黄。

  财新记者:这个模式可以看做是社企模式吗?

  徐永光:我倒不是说这个就是一个社会企业,我的意思是它从一个烧钱的公益转向收费模式,从免费模式到收费模式,质量效率都可以得到提升,当然这个收费没有达到完全市场化。但是,类似模式是有可能变成社会企业的。

  财新记者:你认为所有的公益,都应该往社企转吗?NGO和社企,各自应如何定位?

  徐永光:肯定不是所有的公益项目都应该往社企转。比如救灾救济型的,还有一些倡导型的维权型的。

  当然,我天天讲反对免费,但是南都基金会都是天天在免费,但是我这个免费是给公益行业提供公共品,比如,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培养,生态系统的构建,也是一种公益创投行为,而且投资的杠杆作用非常明显。现在也在常识做一些免息贷款型的,帮助一些机构扩大规模。

  财新记者:你曾经举的很多例子,如城市养老、母婴、有机农业等,是商业性比较明显的,服务弱势群体的项目,也可以市场化吗?

  徐永光:我不认为弱势群体一定不能为自己的利益付费。在亚洲和非洲的一些贫穷的国家,出现了不少服务对象为穷人、做穷人市场、赚穷人钱的社会企业,有的规模大得惊人。

  比如印度,有卖穷人眼镜的,为穷人做心脏病、眼科手术的社会企业;在孟加拉,有尤努斯小贷银行和农村发展委员会(BRAC),在西非肯尼亚,有给数百万孩子提供低成本高质量教育的桥梁国际学校。很大程度上,这些社会企业补充了政府的公共服务的不足,促进穷人就业,给穷人提供低价的准公共产品、服务,且市场是可持续的。恰恰是政府没有做到公共服务,公益用免费的模式来做也做不大,不可能让广大穷人都能得到,所以才用商业的手段。如果把这种免费的做成低收费的,就有可能让更多的穷人都享有这种带有福利的服务。

  财新记者:收费模式可以增加覆盖面,但会不会把最穷的那部分人排除在外?

  徐永光:是不是一收费就把很多排除了,我觉得具体情况具体来讲。比如,孙雪梅(编者注:公益组织“女童保护”负责人)做的女童保护,这次在广州和她吃饭,一顿饭我就和她讨论出了一个商业模式。防性侵教育不光是女童也包括男童,这是家家有需求,现在主要在农村做,城里很多家长还不了解这个需求。

  防性侵教育这种需求很多家庭没有认识到,如果你能把它激发出来,可以做家长培训,做儿童绘本、图书,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说这应该是一个百亿的市场,孙雪梅说远远不止。既然这么大的市场为什么还老是去烧钱?类似于这样的,我觉得可以做收费模式支持免费模式,比如,你在城市做收费模式,支持农村免费或者低收费模式。

  财新记者:你觉得为什么你说的这些理念和逻辑,公益圈不少人排斥?

  徐永光:我们做公益的就是“情怀很伟大,过程很享受,结果不重要”。对于有效地解决了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某些做公益的人还会质疑“他们动机是什么”。人家已经把事情做好了,还要来“诛心之论”,在公益行业非常可怕。这样下去,会毁了公益行业。

  财新记者:一些人担心商业资本进入公益领域,难以兼顾社会和商业目标。

  徐永光:担心商业进来破坏初心,把事情做坏,是对商业基本逻辑的误读。商业只有给服务对象提供更好的服务,才能得到认可和发展。所以社会企业一定不要忌讳赚钱,你越赚钱说明你做得越好,给社会提供的福祉越大。而公益恰恰是你说了算,服务对象并无选择权,里面有很多无效的投入。

  公益向社企转,不要对它进行道德绑架。社会创新者和科技创新者一样,要确立以创新者为核心的地位。我给一些小伙伴提的建议就是:转社企的时候,你们不要考虑原来公益是怎么回事,就注册一个有核心业务的私人股权公司。这是本身有公益元素基础的转型,所以利润和股权有多少切给公益你们自己决定。这样有利于建立一个市场的机制,有利于员工激励,也有利于吸引投资。

  社会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和挑战

  财新记者:你认为摩拜等一些企业都是社会企业。那么,应该如何定义社会问题?一些人认为,如果定义过泛,可以说,商业都是在解决社会问题。

  徐永光:实际上,很多商业就是在解决社会问题。商业能提高人们的生活品质。我认为解决社会痛点的企业是社会企业。我看到厚亮(编者注:宋厚亮,原《中国慈善家》杂志执行主编)发的两句话“社会痛点人人有份,社会企业人人需要”,这个还是很精确的。比如食品安全是大家共同的困扰点,还有养老,当然不能说所有做养老的都是社会企业,高收费的贵族式养老不能说是社企。解决失能失智老人的刚需,做托底服务的,本来是政府的责任,民间做的,当然是社企。

  财新记者:解决的社会问题,以及产品、服务实现市场化的基础不同,社会企业、社会投资的发展模式是否也不一样?

  徐永光:可能会是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公益直接转型为社企,萎缩公益部分,把商业模式做大,吸引投资;第二种是市场化程度不高的情况下,商业和公益(民办非企业单位+公司)两个机构同步运行,商业重效率,公益可以兼顾政府购买,提供一些免费的服务;第三种是各个利益相关者对公益项目所提供的服务满意,包括政府、基金会、服务对象等,以服务弱势群体为主导,专业化程度高,因此资源是顺畅的。通常这种情况下,也可以保持非营利模式,也可以走规模化道路。

  我比较反对的是,现在有些公益性的项目,做得很顺畅以后,就会出现“小富即安”,进一步叫做“养尊处优”,再往上走就是“花拳绣腿”、“浪费资源”。对于这种机构,我觉得需要规模化来“压”它。好的项目如果不规模化,这是对公益资源、好品牌的浪费。我总结的“社会创新五部曲”,即是公益铺路,商业跟进,产业化扩张,可持续发展,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目标是扩大有效供给,解决社会问题。

  财新记者:您觉得目前公益项目走向规模化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徐永光:最大的障碍,一是缺乏利益激励,因为公益是利他行为,个人不能从中谋取物质利益;公益项目即使有需求与复制的空间,想做大“搞不好我自己就踩到陷阱里去了”的顾虑;二是公益个人的色彩比较浓,人不好复制,机构也难以复制;再者,复制需要各种资源支持,财力投入、人力投入、专业资源支持、公信力等等。

  财新记者:现在市场上对于社会企业投资方面,资本的热度,据你观察呈现何种状态?有人认为,对于社企,投资者并不感兴趣。很多老大难的领域,从资本回报来说,并没有吸引力。

  徐永光:我觉得资本越来越关注这些领域,他们也开始进入社企领域或者影响力投资、社会责任投资。

  公益转型社企能做成的很少,因为做公益是“做不大、活不好、死不了”,做商业的“要么活、要么死”。以前我常说,做企业难,做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更不容易,但我现在改变看法了,从美国和日本市场以及中国一些社会企业的表现来看,社企的创业成功率高于一般的市场企业,这里面是有内在逻辑的,一般的企业投资是在竞争白热化的环境下,要想脱颖而出,谈何容易。而社企往往是在一些人知难而退的地方,市场的成熟度很低,社企在这些地方做,竞争性也比较低,你又是带着使命感在做事情,优势就出来了。

  财新记者:你一直在鼓励商业资本进入社会投资领域,有什么机制可以保障社会企业的“社会目标”不偏移呢?

  徐永光:现在在中国建社会企业的标准为时过早,俨然不成熟,中国还没有到“谁是社会企业”,“哪些是合格的社会企业”的时候。

  我们现在不反对做标准,但需要不同的标准相互竞争。社企论坛的“中国社会企业奖”作为一个奖项,起到示范、引领的作用,是一种软约束。另外,也需要通过社会其他方面的引领,在中国建立类似“社会责任投资”指数,鼓励和倡导企业在社会责任领域做投资,不仅仅局限于社会企业,下一步也许社企论坛可以研究这个。

责任编辑:汪苏 | 版面编辑:邱楠添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7年09月19日    19:38
【上周新增投资者数为33.74万】中国证券市场上周新增投资者数为33.74万,前值为32.89万,环比增加2.58%。
2017年09月19日    19:36
【深交所:全力维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深交所官微发文称,近日新都酒店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令撤销本所作出的终止上市决定。对此深交所表示,本所决定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并表示,从严监管规避退市行为,对于达到退市条件的公司,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全力维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
2017年09月19日    19:22
【央行:北京房贷利率调整符合政策要求和导向】针对近日北京地区多家银行相继上调首套房贷款利率,调整后首套房贷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5%-10%成为主流的现象,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今天(19日)傍晚表示,房贷利率调整是银行在北京市严格实施房地产市场调控、市场利率整体上扬的背景下,根据市场资金水平变化、自身资产负债管理需要所采取的自主行为,符合政策要求和导向,对此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积极支持。(央视网)
2017年09月19日    19:09
【南威软件:中标2.15亿元项目】南威软件收到招标代理机构发出的《中标通知书》,确定公司中标“智慧福清暨高清视频监控(天网)项目(一期)” 项目,中标金额21560万元。
2017年09月19日    18:59
【中国联通启动省级分公司混改 亨通光电牵手联通云南分公司】亨通光电(600487.SH)公告称,公司与中国联通云南分公司共同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开展移动业务社会化服务合作。亨通光电负责新增设施、系统投资,投资估算约2.9亿元。中国联通作为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在稳步推进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础上,按照中国联通关于南方驻地网加强与社会资本合作的战略定位,启动了省级分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2017年09月19日    18:59
【雅戈尔:变更子公司经营范围并增资9.74亿 推动投资业务专业化】雅戈尔(600177.SH)晚间公告,公司拟将全资子公司宁波雅盛园林景观有限公司,更名为宁波泓雅投资有限公司,并将其注册资本由2600万元增加至10亿元。经营范围变更为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公司表示,对全资子公司进行更名、增资以及经营范围的变更,旨在合理利用现有资源,满足企业发展需要,推动投资业务专业化提升。
2017年09月19日    18:52
【*ST河化:尿素产品成本与售价倒挂 生产装置继续停车】*ST河化(000953)发布公告称,目前尿素市场仍然低迷,原材料煤炭价格居高不下,公司尿素产品成本与售价倒挂现象仍然存在,公司决定对生产装置继续停车,预计10月下旬恢复生产,具体复产时间将根据化肥淡季储备启动时间及尿素市场走势情况确定。公司生产装置继续停车预计减少尿素生产产量3万吨。
2017年09月19日    18:51
【央行:8月份沪市日均交易量环比增12.12%】央行公布了2017年8月份金融市场运行情况。数据显示,8月份,沪市日均交易量为2424亿元,环比增长12.12%;深市日均交易量为2702亿元,环比增长8.23%。8月份,债券市场共发行各类债券4.4万亿元;8月份,货币市场成交共计64.9万亿元,同比下降12.3%,环比增长9.0%;8月份,银行间债券市场现券成交9.8万亿元,日均成交4259.4亿元,同比下降28.7%,环比下降2.4%。
2017年09月19日    18:39
【雄韬股份:终止筹划对外收购资产事项 20日复牌】雄韬股份(002733.SZ)晚间公告,公司原筹划收购某动力电池公司股权,预计交易金额将达到股东大会审议的标准。但因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预计难以在较短时间内形成具体可行的方案继续推进本次对外收购资产事项。本次筹划对外收购资产事项因此终止。公司股票将于9月20日复牌。
2017年09月19日    18:33
【中超控股:控股股东筹划转让所持公司股权 明起停牌】中超控股(002471.SZ)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超集团正在筹划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事宜,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该事项目前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将于9月20日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王珉 量子卫星 冀中星 楼继伟 莆田系 黄坤明 苏宁金融 网贷天使 基金业协会 掮客 非洲象 中债登 省委常委 交易商协会 肖亚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