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特稿|探路补习产业链:“名师”兼职价几何?

2018年03月11日 10:0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财新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北京多家补习机构均称由人大附中、北大附中等名校老师授课,课时费不菲,但真伪不一。支撑庞大补习产业链的有应试制度之下家长的焦虑,也有公立学校薪酬体系的弊端;公立学校教师校外代课补习的禁令基本无效
身担公立学校教职却在补习班代课,被认为是不少教师公开的秘密。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见习记者 丁捷)教育部门减负行动进行时,不少教师和家长并不领情。(参见“教育部部长点名‘三点半’现象 家长却说补习都是被逼的”)财新记者实地探访后发现,多家补习机构打出了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北京四中、101中学等京城名校老师授课的名号,动辄一次性支付数万元的天价补习费之下,家长们仍趋之若鹜,展开补习竞赛。身担公立学校教职却在补习班代课,被认为是不少教师公开的秘密。

  “公立学校老师不应该私自代课,这对学校里的学生造成了严重不公平的倾向”,全国政协委员、纽交所上市公司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3月3日在两会上公开表示。

  3月5日,“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写入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和管理”问题成为全国“两会”关注热点。

  “两会”前几天,教育部等四部门即联合发出《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公办学校及教师的违规行为明令禁止。

  此类禁令早已有之,公办教师补课现象却屡禁不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据财新记者了解,公办学校教师校外兼职,与高价补习费有关。在京城教师圈中,一学期五、六万补习费收入属于一般水平。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指出,培训机构提供了高薪,上海有名师一年补习费甚至达到200万。所以很多老师不好好上课,让学生上补习班,这冲击了当前的公立教育体系。

  学生的学习越来越像火药味十足的补习竞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对财新记者说:“我最担心,教育走向权贵和有钱人,最后导致阶层固化。”

  在锦州四中校长赵雅看来,家长迫切感和焦虑感是助推着校外兼职持续走热的诱因。他认为,家长总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好的初衷是没错,但许多家长不太了解教育的规律,“只看结果,只要分数,互相裹挟,分享焦虑。难得有头脑冷静,泰然处之的。”

  而对于家长而言,是应试制度下的压力令他们不堪重负。上述家长表示,虽然应试制度有种种弊端,但“我们是高考制度的获益者,否则一辈子走不出农村”。

  家长们主动为补习推波助澜。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中小学生减负报告》,关于课业负担重的主要原因,48.83%家长选择了升学压力。其次,18.36%家长选择了教学方法落后,这主要表现为课堂教学以教代学,以讲代练,习惯于填鸭式教学等,课堂质量上表现不佳。为了让孩子在各层次的选拨考试中抢占先机,名师补习就成为家长的首选。

补习机构名师何来?

  位于中科院计算所附近的新科祥园小区周边,密布着中关村一小、中关村二小、人大附中、北大附中等京城知名的公立学校。小区周边街道两旁各类中小学辅导班的广告、招贴密布,家长们戏称其为“补习一条街”。

  2月28日下午6点,海淀知春路128号泛亚大厦19层,几位带着眼镜,手拿试卷的学生陆续从金博教育培训机构走出。他们大多步履匆匆,神色疲倦。在门口等电梯的一位高一学生告诉财新记者,化学一个寒假的量,他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学完,除了大年除夕,基本没有休息。

  金博培训的前台有序摆放着初高中各科复习手册,印有价格、课时等宣传手册却不见踪影。培训工作人员面带笑容,为带着孩子前来询问的家长解答疑惑,并会拿笔记录下她口中“咱们孩子”的学习情况。

  据工作人员介绍,该机构目前光“一对一”服务就有400多个学生,其中不乏来自中关村中学、人大附中等重点中学。

  课程报名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但“上头”连日来的整治通知和同行间的小道消息,使工作人员倍加警惕。 财新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时,一位教务管理人员明确表示,目前机构有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一零一中学等一线正规在职名师兼职,并详细提供了老师的名字和辅导科目。

  按照金博培训机构提供的老师名单,财新记者拨通了人大附中教务处举报电话求证,校方称名单上部分老师确有在校任教的。至于机构宣称的教师是否在校教师本人,教务处工作人员回应:“具体我们还会进一步调查,一旦核实,当事教师立即终止在校外兼职行为,并按照教委规定予以处置。”截至发稿前,财新记者又多次拨打人大附中举报电话询问调查结果,对方始终未给出确切信息。

  金博教育机构并非个例。3月3日晚上九点半,财新记者来到海淀区知春路泛亚大厦4层博师机构,一些上完补习班的学生正收拾课本,准备回家。博师教育机构工作人员称,机构有重点在校在职老师,定向签约合作师资有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四中、八中、十一学校、101中学的名师。“我们是先体验,后签约,保目标,提分快,教学质量保证”,该机构人员宣称。

  在博师教育的宣传手册“名师风采”栏目,人大附中执教老师、北京四中英语特级教师、北大附中英语高级教师任教30余年等简介为数不少。“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高考命题研究专家”、“高考状元工程设计师”等头衔吸引着家长们的注意力,而在另一张宣传单则被包装为中高考红榜单的形式,学生名字、就读学校、提升分数一应俱全。

  财新记者拨打了北大附中、北京101中学等学校教务处电话核实,北大附中称该有关老师已离职十年,北京101学则称查无此人。

  打着名校的旗号,提供真假掺半的“名师”名单,并大肆宣传提分效果,已经成为众多辅导机构利益链上的“套路”。由于核实成本高、监管难度大、惩戒力度小,即使知道有“门路”,不敢拿孩子前途冒险的家长还是决定一试,课外补习的多重成本最终都由学生家长买单。

  近几年来,公立学校教师从事在线补课的也不乏其人。2016年,拥有20余年教龄的苏州公办教师史金霞在线补课一度引发热议。当时,她仅在线授课三个月,收入已达学校薪酬4倍。而在线教育不受时空限制, 不少在线学习平台推出的“名师”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时薪早已不仅是传说。(参见“公办教师‘上网’” )

红利几何

  一般而言,补习机构会根据老师的资质及学校,将其分为不同等级后明码标价,越是号称名校名师的,老师的课时费越高。在北京,所谓“名校”多数是公立学校。

  在补习圈浸染多年的一位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所谓的重点中学的名师,很多资质掺有水分,但课教得好大体就没问题。”

  据财新记者向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出于成本等因素的考量,从公立学校招募教师兼职补习的多是一些中小规模的补习机构,其中规模较大的,常见连锁经营形式。而像“好未来”这样规模较大的补习机构,则注重聘用非公立学校身份的兼职老师。

  因为针对性强,一对一的补习方式受到不少学生家长欢迎。财新记者以报名咨询身份从金博教务管理人员处了解到,普通老师一对一为500元一小时,北大附中和一零一中学的老师收费650-800元不等,人大附中名师为1000元一小时,而如果是带高三的人大附中班主任可达到1500-2500小时。

  而在博师教育机构里,授课老师分为三个等级,分别称为普通班、三一级,五一级,后者等级最高。普通班教师来自普通初高中学校,三一级别则有101中学、十一学校等重点学校的老师,五一级别由人大附中、清华附中等顶级名校专家级老师授课,目标是冲击最顶尖985学校。授课价格分别为一小时340元,540元和1000元不等。

  一对一课程收费并非按单独课时收取,而需要一次性批量缴费。财新记者所咨询的金博教育机构要求50小时起报,也就是说,即便价格最低的普通老师授课,也需要家长一次性支付两万多元。

  付出昂贵代价后,补习机构会对孩子的学业提升做出“提分”等相应承诺,但并不完全与学费挂钩。上述教务管理人员解释:“我们到时会和您签订协议,根据月考成绩看,如果单科没有提高15分以上,我们能退至少20%的学费。”

  “在我们这边一学期花上五、六万很正常”,该教务管理人员举例:“上次有个人大附中的家长,一次性交了九万多,都是为了孩子嘛。”

  金博这样的补习机构在以学业为重的海淀区只能算中小规模,即便如此其收入也很可观。按照培训机构所提供的数据,财新记者粗略估算,以400个学生报名计算,仅以普通老师500元一小时计算,每个学生一次性报名50学时计算,一学期下来,机构收入可达一千万,而按北大附中、人大附中等名师计算,收入会再翻两番。

补习产业链

  兼职老师看似收入不菲,但还只是补习市场利益链条上的一环。

  “老师的待遇按照他任教时间和资质进行评定,每个机构的情况不太一样,机构越大,老师能分到的红利则越少”,上述在补习圈浸染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

  该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一笔“一对一”辅导费机构会抽取60%,另外40%是兼职老师的收入。

  “老师的待遇按照他任教时间和资质进行评定,每个机构的情况不太一样,机构越大,老师能分到的红利则越少”,上述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机构所获60%收入当中,一般将15%分给电话销售、课程顾问,还有部分用于机构运转开销。

  据财新记者了解,在课外辅导机构中,电话销售和课程顾问在招揽生源上,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电话销售需要通过培训机构提供的家长的联络方式,一个一个的轰炸式推销,课程顾问则需要包装老师身份,推销课程,以达到业绩考核。

  对于教师而言,一对一收益分成高于小班课。以培训机构“好未来”10人左右授课的小班为例,按照一节课每人500元的课时费,总学费为5000元,新任老师只分到500元,剩余的钱全部归机构。

  该业内人士介绍,全职老师薪酬结构则为底薪+课时费,部分机构还会加上续费激励,即建立在原生源口碑基础上的续单,以此激励老师留揽更多的生源,但大部分全职老师也有义务课时,即上课超过多少小时之后才开始算课时费。兼职老师虽无底薪无续费,但由于每小时的课时费一般比全职高30%,无义务课时,加上在别处收入,无疑是一种诱惑。

  对于一些公立学校的老师而言,兼职代课既能保有公立学校名师身份,又能靠此身份在校外套现,是一个两全其美的选择。而“一对一”的教学方式,时间灵活,更易操作。

  近年来,一对一补习颇受补习机构追捧。好未来、新东方等纽交所上市教育培训企业都设置了相应的事业部。以好未来(NYSE:TAL)为例,它设置了从事中小学阶段的爱智康一对一辅导。根据最新公布的2018财年Q3财报显示,受招生人数高速增长推动,小班业务营收同比增长 62% 。爱智康一对一模式的需求也在稳步提升,营收同比增51.4%,收占比达8.1%。而在好未来收入结构表中,小班和爱智康一对一占到90.9%。

  内外收入悬殊,公办教师花式外流

  机构的参与,让学生在补习市场上有了丰富的选择,公立学校的学生纷纷去校外补习,公立学校的老师也纷纷以校外辅导作为重要的收入渠道。老师的选择与托管班和补习班的收入高有关,这背后,则是教师们于公办学校教职之下的薪酬待遇不满。

  近年来,教育部门多次要求治理中小学教师在外兼职补课问题。2015年6月,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对于违反上述规定的在职中小学教师,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直至相应的行政处分。

  尽管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在职教师在外兼职补课,但据财新记者调查结果来看,在北京不少辅导机构这样的禁令形同虚设,而在二三线地级市或县城,情况则更为严重。

  在二三线县城,“猫和老鼠”的游戏依旧在上演。为了躲避教育部门的监管,不少公立高中老师“另辟蹊径”,使出了“跨县兼职”的新招数。

  山东一位从事民营教育的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由于教师需受到当地学校、教育机构和教育行政部门管理,跨区县异地兼职属于监管盲区,因此,一个县城的老师会去隔壁县城的校外辅导代课。高中有教龄的老师周末异地兼职最为吃香,一天的收入即可达1000元,这相当于其月收入的五分之一。

  “待遇低,工作累,我女儿念的公立初中的好老师一些出走单干了”,一位来自湖北宜昌家长抱怨道。

  财新记者联系了人大附中、清华附中等多位老师,询问基本待遇,均以“不便透露”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在“人大附中”贴吧里,一位自称为人大附中学主科教师,8年教龄,中学一级教师的老师表示,到手年薪为10万,其中寒暑假无课时费等,收入减少30%。既是班主任又兼教主科的老师最累,早上7点半到校查早自习,除了上课改作业以外,要处理各种班级杂务和突发情况,备课常常到深夜。

  一位北京市101中学初中老师的家属证实了这一说法:“一般老师都不愿意当班主任。白天要上课、管理学生,晚上需要批改作业,给家长打电话,反映学生的近况,工作量不止翻了一倍,最后工资就多了两千。”

  针对动辄上万的天价补习费,顾明远说:“所以很多老师不好好上课,让学生上补习班。这种现象我们全国都在反腐倡廉,我们教育内部有没有腐败?”

  顾明远还指出:“我们的老师非常辛苦,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劳动,但是有时候,老师并不是把教育看成了事业,没有看成神圣的事业,而是看成了谋生的职业。”

  不过,对于家长提出的“兼职老师把更多精力放在校外,疲倦不堪,怠慢了校内正职”的现象,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党委副书记陈国治则认为“更多的是家长们的一种担忧和猜想,公立学校也都有教师考核和竞争机制,特别是名校,‘课内留一手、课外讲新课’是根本行不通的”。

改革教师薪酬制度?

  不少政协委员为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献计。

  “无论任何形式,公办学校及教师都不得有参与民办培训机构的行为。一旦参与其中,教师必须脱离公办身份,学校应当被严肃处理”,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今年两会上如是说。

  四川文理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熊明川对一刀切式的 “禁止有偿补课”管理提出质疑。他认为,一方面个别经济条件较好的家长将会支付更高昂的风险报酬,请经验丰富的在职教师暗中补课;二是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培训机构,将只能聘请离退教师或相对缺乏经验的在校大学生进行辅导。“这是否是教育的损失和新的教育不公平呢?”他反问道。

  除了市场需求外,校外兼职屡禁不止,与教师待遇不高,缺乏足够的补偿机制有关。在这次两会上,“提高教师待遇”也成为最备受关注的话题之一。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首场“部长通道”上回应:“完善教师待遇保障,让他们脸上充满笑容。”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薛海平在基于2014-2016年间全国7省市的近30所中小学教师工资数据上,调研发现教师工资待遇由基本工资、基础性绩效工资、奖励性绩效工资和津补贴四块组成,不同地区、职称、学校属性有较大差异。

  就全国范围而言,副高工资标准在3500左右,中级职称在3000元以下。多数样本县(市) 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低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也低于当地同级别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

  《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7》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小学教师年均工资达到46000元,中学教师年均工资为49000元,其中北京最高。而北京市统计局显示,2015年北京市职工的平均工资为85038元。这也意味着,大部分中小学教师的待遇仅为平均工资的一半。

  “公立学校的教师的薪资水平应该高于当地公务员的,现在很多地方没有做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说。

  21世纪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提高教师待遇是一方面,提高到多少才能彻底满足老师的需求,这没有定论。因此,惩戒措施的辅助也很有必要,如“引入教师公务员制度”。“教师成为国家公职人员,就要履行对国家的责任,不可另谋职业,如果私自补习属于公权私用,则需要开除公职,吊销教师职业资格证”,他说。

  熊明川关注有偿补习有十年之久,他认为,十年间教师课外兼职情况没有实质改善,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的规定,最终不过演变成教师采取更为隐秘化的手段作战,这其中问题的根源不在教师待遇高低,而是市场需求的巨大利益驱动使然。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许金玲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8人已赞赏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alphago 十三届三中全会 政法委书记 方洪波 prl 谢伏瞻 难民危机 平安众筹网 孟晚舟 对赌协议 曹永正 三年自然灾害 东江环保 埃博拉病毒 去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