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刘志军一审被判死缓(更新)

2013年07月08日 09:27 来源于 财新网
刘志军被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据新华社7月8日消息,当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作出一审宣判,对刘志军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86年至2011年,刘志军在担任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分局长、郑州铁路局副局长、沈阳铁路局局长、原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邵力平、丁羽心等11人在职务晋升、承揽工程、获取铁路货物运输计划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60万余元;刘志军在担任铁道部部长期间,违反规定,徇私舞弊,为丁羽心及其与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运作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解决企业经营资金困难提供帮助,使丁羽心及其亲属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刘志军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犯滥用职权罪,徇私舞弊,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依法惩处。检察机关及刘志军的辩护人所提,刘志军具有在有关部门调查期间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主动交待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受贿犯罪的赃款大部分已被追回,滥用职权造成的经济损失大部分已被司法机关挽回的量刑情节经查属实。刘志军的受贿行为严重侵害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败坏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声誉,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具有上述法定及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且认罪悔罪,对其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刘志军滥用职权犯罪的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虽造成的经济损失已大部分被挽回,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新华社记者 杨维汉 陈菲)

  详见此前财新网报道:

一审刘志军

  涉及6460多万元贿案的庭审,3个半小时即告结束。辩方仅对刘志军指使山西女商人丁羽心“捞人”和“买官”的两笔巨款的定性存有异议

  财新记者 王晨

  端午小长假前一天,6月9日上午,位于北京南三环的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场牵动人心的庭审正在进行,主角是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半年前,2013年春节前夕,被羁押在秦城看守所的刘志军,向前来探望的人推荐了一部名为《南渡北归》的小说。小说讲的是抗战时期知识分子迁移到西南,又回归中原的故事。自2011年2月,因涉嫌违纪被调查后,当时60岁的刘志军已丧失自由近两年。其间,他阅读了大量的人物传记和历史传记。探望者称,刘志军看起来心情平静。

  出乎外界意料的是,原本备受关注的惊天大案,庭审仅进行了3个半小时即告休庭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因疾病不能坐的刘志军,站立着完成了庭审,面部表情也一直保持平静。对于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两项指控,刘志军表示认罪。只是在最后陈述时情绪稍有些激动,他流着泪说:“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一步步走到今天,想一直为中国铁路和中国梦做贡献,但因为自己把持不住,最终偏离了这个路线。”

  刘志军的辩护律师做的是罪轻辩护。而公诉人在指控陈述刘志军涉嫌罪状的同时,也提出了对刘志军从轻处罚的陈述:刘志军主动坦白了自己的部分受贿事实,所涉赃款也已全部追回。

  刘志军昔日的得力干将,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也作为证人出现在录像里。2006年前后,他们一度携手推动中国高铁大发展,如今都身陷囹圄。

  刘志军案一审开庭后,同样被羁押的高铁供应商丁羽心(原名丁书苗)、张曙光,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等人的案件进展也将加快。始自2011年初的铁道部系列窝案,正在接近尾声。

  行贿者多为晋升或获得商机

  对刘志军的调查已持续两年多。2012年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内部曾通报了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但未提及具体受贿金额。财新记者获悉,检方也是在补充侦查几次后,才最终确定指控的具体数额。检方指控,1986年至2011年间,刘志军利用担任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分局局长、郑州铁路局副局长、沈阳铁路局局长、原铁道部(下称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部长的职务便利,为邵力平、丁羽心等11人在职务晋升、承揽工程、获取铁路局运输计划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收受上述人员的财物合计6460.54万元。

  除丁羽心外,其余10个行贿人,有7个是铁路系统官员,多为职务晋升。另外3个是和铁路有关的供货商企业主。

  官员为晋升给刘志军的行贿,并非一次性的行为,而是多年累积。大多是在春节等节庆前后,每次的金额从几千元到数十万不等。起初金额较小,更像礼节层面上的来往,为维持一种长期关系。在遇到晋升等关键时期,数额就大一些,多达几十万。“这些行贿官员,多数在系统内都算比较实干,和刘志军长期关系都比较好。”一位铁路系统内部人士如此表示。

  检方指控刘志军的受贿,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他在郑州铁路局武汉铁路分局任局长时,一位刘姓下属在1988年到2006年间共行贿28次,数额总计人民币152万元,刘志军在其四次晋升中提供了帮助。早先,刘某大多是在春节前后拜访刘志军,每次行贿金额在5000元左右。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每次行贿金额增多至上万元。

  这暗合一条轨迹:上世纪90年代后期,特别是2000年以后,中国铁路大跃进发展,数以千万亿的投资进入铁路领域。商人们想要挤入铁路市场,纷纷和铁路系统官员打交道;铁路系统官员的个人权力有了更多更大的寻租空间,为升官而行贿的动力、本钱也水涨船高。

  其中,行贿最多的为原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他给刘志军的行贿金额高达744.15万元。检方指控邵力平行贿刘志军起自1999年9月,到2008年止。这十年间,邵力平的晋升之途异常顺利。1975年参加工作的他,历任武汉铁路分局政研室副主任,宣传部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局长,柳州铁路局局长,2008年出任南昌铁路局局长。

  此外,1996年到2000年初,在刘志军任沈阳铁路局长时,收受王某41.44万元,为其任沈阳铁路局长春分局副局长进行帮助。

  2002年到2009春节前后,刘志军收受安某贿赂多次,达82万元,为其晋升北京铁路局局长帮忙。

  从2003年6月开始,刘志军收受吴某贿赂22次,总额达72.67万元,为其担任广铁集团董事长一职提供帮助。

  2002年到2003年,刘志军收受时任天津铁路局局长的梁某51万元,推荐梁成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

  从1997年到2002年10月间,刘志军先后5次收受何洪达10万美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何洪达任哈尔滨铁路局局长、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铺路。这也是后来何洪达因北亚事件被抓后,刘志军指使丁羽心花钱“捞人”的直接原因。

  除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刘志军直接与商人打交道不多。有三笔受贿来自于商人。检方指控,刘志军在担任沈阳铁路局局长期间,于1993年底至1994年10月,接受时任沈阳盛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的请托,为该公司承揽沈阳铁路局东方大厦装修工程、刘某亲属工作调动等事项提供帮助,为此收受刘某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

  刘志军在担任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期间,于1994年至1997年间,受时任深圳郑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舒某请托,为舒某获取铁路货物运输计划提供了帮助。为此先后8次收受舒某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60万港元、2万美元,共计折合人民币91.96万元。

  刘志军在担任沈阳铁路局局长、铁道部副部长期间,于1994年至2001年11月间,接受时任香港宇昌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尤某的请托,为尤某筹办集装箱堆场、销售X-射线检测器和列车移动补票机等事项提供了帮助。为此先后9次收受尤某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30万港币、15.3万美元、3万欧元,共计折合人民币197.26万元。

  以上数项贿款共计1500余万元。

  4900万贿款疑问

  检方指控刘志军最大的一笔受贿金额高达4900万,由两笔款项构成,均与山西女商人丁羽心有关:一是刘志军指使丁羽心,为使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减轻刑罚所花的4400余万元人民币;二是刘志军指使丁羽心,为2006年升任铁道部副部长的一位刘志军手下“买官”花费的500万元。据知情人透露,刘志军希望该副部长能在自己卸任后接任铁道部部长职务。

  辩方基本认同检方指控的事实,但对这二笔款项是否构成受贿罪有异议。

  刘志军与丁羽心关系密切。丁在铁路领域获取的很多项目都与她跟刘的背景有关。早在丁羽心案查办之初,财新记者即从接近调查的人士处获悉,当时丁羽心控制的银行账户上“趴着”数亿元中介所得。据丁供称,“其中一半”,刘志军叮嘱其不要动。但这笔钱并未转移到刘志军账上,因此在法律上,较难认定为刘受贿的所得。这也在定案阶段成为难点。后来,在对丁羽心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发现,刘志军授意丁羽心为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减轻刑罚,丁为此花费了4400余万元“打点费”。这笔钱被计入了刘志军的受贿所得。

  2009年11月,何洪达被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何洪达因在当年震动一时的“北亚窝案”中涉嫌受贿被捕。北亚集团由哈尔滨铁路局联合其他11家机构在1992年成立,1996年5月上市。法院判决认定,从1997年9月至2007年初十年间,何洪达先后担任哈尔滨铁路局副局长、局长、铁道部政治部主任,期间他通过职务便利,借违规批准发行股票、职务晋升等,受贿190万余元,此外,另有397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罪。

  据铁道部内部人士透露,何洪达从哈尔滨铁路局调任铁道部,是刘志军一手提拔起来的。2008年11月,何洪达被抓捕三个月后,刘志军觉得自己人被捕面子上不好看,加上何洪达曾向其行贿,担心事情败露,因此委托丁羽心“捞人”。丁羽心和其女儿侯军霞开始为何洪达减轻刑罚而活动,先后花费4400余万,但最后“捞人”未果。这4400余万元花费经过一个名叫刘琳的女子。刘琳后因诈骗罪被起诉,2012年3月,此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审理。

  据接近丁羽心的人士称,这笔4400余万的款项支出一直由丁羽心掌握。“刘志军仅是希望丁能想办法把何洪达捞出来,把事情办成,具体的花费,他不一定知道。况且丁有时喜欢对事情大包大揽,实际上并没有太多高层关系,只能用钱去运作”。

  检方指控的另外500万元贿款,与上述款项性质类似。刘志军想为自己下属的一位副部长“买官”,希望自己卸任后其接任铁道部部长位置,丁羽心为此花费500万元请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于姓老总帮忙“打点”关系。这些款项在案发后被追回。

  官商勾结滥用职权

  检方指控的另一项罪名是滥用职权罪。刘志军在担任铁道部长期间,违反规定,徇私舞弊,为丁羽心及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运作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解决企业经营资金困难等事项提供帮助,使丁羽心及其亲属获得巨额经济利益。

  检方指控称,2004年至2011年间,刘志军违反规定,指使、授意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等人,为丁羽心及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安排铁路货物运输计划,丁羽心及其亲属通过倒卖等方式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4.1亿元。

  2006年至2009年间,刘志军擅自决定由丁羽心推荐的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参与动车组轮对组装生产项目,并指使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等人具体落实。山西煤炭集团成立智波交通运输设备有限公司,参与经营轮对项目,并按照与丁羽心的约定,为丁羽心出资人民币9000万元,最终使丁羽心实际控制的公司无偿持有智波公司60%的股权。经鉴定,立案时该股权价值人民币2.11亿元。

  2007年至2010年间,刘志军为帮助丁羽心推荐的企业中标铁路建设工程项目,非法干预招投标,指令铁路部门工作人员具体落实,最终使丁羽心推荐的23家企业先后中标53个铁路工程建设项目,丁羽心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等名义,非法获利共计折合人民币32.3亿元。

  2010年间,刘志军违反规定,在铁道部主办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过程中,为帮助丁羽心实际控制的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解决经营资金困难,擅自决定由该公司为高铁大会赞助企业做宣传,并指令张曙光扩大赞助企业范围、提高赞助资金数额,将赞助资金人民币1.25亿元转入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后该公司将该款用于与高铁大会无关事项。

  1955年出生的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后来改名丁羽心,是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博宥集团)董事长,在山西以煤炭运销起家。博宥集团在2005年前后进入高铁领域,先后成立了智奇铁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智奇公司)、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等,几乎垄断了高铁核心部件轮对的供应,并成为高铁声屏障主要供货商。

  智奇公司是铁道部指定的唯一一家高铁轮对供应商。在动车组中,九个精度最高的部件中最主要的就是轮对(含车轮和车轴)。轮对技术含量高,加工精度高,制造工艺复杂,是确保动车组安全可靠运行的核心装备之一,也被宣传为中国高速列车自主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前在轮对项目中从未涉足的丁羽心,从2006年开始涉足这一领域。

  2006年,根据铁道部批复,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博宥集团和博宥集团旗下的中昶投资共同出资组建了智波交通运输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智波公司),注册资金1.5亿元,中昶占40%股份。2007年10月,智波公司与意大利Lucchini(路奇霓)公司组建合资企业智奇公司,建立了目前中国惟一一家高速动车组轮对生产和检修基地。智奇公司注册资金1.5亿元,智波公司占75%,外方占25%。据博宥集团内部人士称,丁羽心投资轮对项目时砸入了是真金白银,引进技术和建设厂房投入近2亿元,因投入巨大,公司一度资金紧张。

  2007年3月,在铁道部的支持下,中国决定将西门子动车组的轮对加工和组装交由合资企业完成。铁道部后来与智奇公司签署了高达32亿元的订单。

  除刘志军案中牵涉的指控外,丁羽心个人还被指控非法获取高达32亿的高铁工程中介费。据前述博宥集团内部人士称,这32亿元并非在账上查实,而是按照工程量和回扣点数推算,“实际账上的数字只有七八亿”。

  丁羽心案发后,其旗下资产悉数冻结。被冻结人民币近8亿元,股票账户9个,此外还有对位于北京的英才会所的100%股权,对智波公司的60%股权以及房产37套。曾经是丁羽心“进军”北京成功的标志,在央视新址附近的伯瑞豪庭酒店100%股权和337个酒店房间也被冻结。这家曾经名流出入的酒店,一度在2013年年初被讨债者上门。

  昔日丁羽心引以为豪的“刘部长”的名字,与她被冻结的资产名单被联系在一起,见诸网络和报端。

责任编辑: 常红晓 | 版面编辑:林金冰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