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焦点正文

信任缺失 医患矛盾难解

2011年09月27日 09:16 来源于 财新网
医患关系紧张是现代社会中信任缺乏的必然结果。在整个社会的信任程度未得以根本改进的前提下,期望医患纠纷能够减少,这多少是种奢望。
2011年3月16日,一位医生正在为病人看病。 蒙钟德 / CFP

  【财新网】(特约作者 傅蔚冈)如何看待现代社会中愈来愈多的医患冲突,尤其是那些暴力事件?从目前公众的反应来看,虽有小部分人怀疑医师的技能,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将矛头指向患者的冲动,认为患者的冲动是构成此类医疗事故的最主要原因。譬如日前的同仁医院大夫被砍血案,行凶者王宝洺就被诸多人指责不应该有此冲动之举。

  王宝洺因为救济迟滞而产生了非常之举,但救济迟滞只是导火索而已,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社会信任的缺乏——在这一前提下,原本很正常的医疗纠纷会演变成一场患者向医生索命的血案。

  与下馆子吃饭一样,求医看病也是一项服务——或者说是生意,只不过这种生意稍微特殊:医生通过自己的医术获得服务的报酬,而病人则是以自己的身体为该种生意的载体。在这场以健康和生命为标的的生意中,医生和患者的信任就格外重要:从病人向医生求诊之时起,他就把自己的健康和生命都交付给医生,医生依靠其专业判断在这场生意中具有完全的处置权。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场生意中具有最终决断力的医生并不具有完全的能力确保必定治疗好患者,使其完全恢复健康。一是因为技术能力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够获得有效治疗——至少从现在来看,世界上还存在着许多上不能治愈的疑难杂症;二是因为概率的原因,主治医生也会因为各种因素而做出误判,使得一场本来可以治愈的疾病也由于主治者的原因失败——这就是法律中所认定的医疗事故。

  不过在患者看来,既然他已经向医院交付了相关费用,他就有向医院要求治愈其疾病的要求——尽管在很多医疗手术中医院会要求患者签署手术风险告知书,但是在患者看来,这只是医院逃避其责任的借口。如果手术治疗顺利,患者和医院之间自然相安无事;但是一旦治疗失败,那么患者和医院之间的矛盾就会爆发——患者往往会通过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司法途径向医院和医生讨要相关说法。

  但是要判断何种意义上的手术失败是医疗事故是一项专业活,其构成人员往往是来自各大医疗和相关科研机构中的专家,而这个成员往往会被患者视为是“官官相护”:既希望由专业人员来对医疗问题作出专业判断,但是又不信任这个行业的人员能够作出独立的判断。这是患者或家属面对医疗专业鉴定人员的尴尬。

  事实上,在医疗和医疗事故的判定过程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信任。病人对医院和医生的信任,病人对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成员的信任,病人对法院的信任,如果在任一环节中出现信任的缺乏,都会让患者对结果导致不满,从而产生过激行为。但是很不幸,社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能让一个外行者对医生和医院产生充分的信任——媒体上不时的充斥着有关医生收受红包和医疗事故的报道,尽管这可能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对于患者而言,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一个对其不利的治疗结果和鉴定结果,患者是持本能的反对和抵触,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就会产生王宝洺砍伤主治医师这样的事。

  从这个角度而言,医患关系紧张是现代社会中信任缺乏的必然结果。医患纠纷之所以被公众关注,只不过是其表现形式格外特殊而已:其他行业也会因为不信任而导致种种恶果,但充其量只会造成金钱上的损失;但在医疗行业则是以病人的健康或者生命表现出来。在整个社会的信任程度未得以根本改进的前提下,期望医患纠纷能够减少,这多少是种奢望。■

  作者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段宏庆 | 版面编辑:林韵诗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