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各界人士送别戴煌

2016年02月25日 15:51 来源于 财新网
著名“右派”记者戴煌遗体告别仪式2月2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社会各界人士数百人送行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侠肝义胆,常助人为乐;崇仁尚礼,能善始善终。”2月25日上午,著名“右派”记者、《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一书作者戴煌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戴煌家人、生前友好、家乡亲友、 新闻界与社会各界人士等数百人前来送别。

  2015年11月8日,因肺炎心衰戴煌住院治疗,后病情加重。2016年2月19日16时13分,戴煌于北京宣武医院逝世,享年88岁。

  遗体告别会于9时正式开始。在八宝山殡仪馆竹厅,这位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新闻老兵,身上覆盖着党旗,静静躺卧在鲜花丛中,神态安详。灵堂两侧,花圈和挽联环绕,寄付各界亲朋和故人哀思。戴老生前友好南振中、冯健、李锐、杜导正、杨继绳、张思之等人敬送的花圈摆放在灵堂两侧。新华社离退休干部局、《炎黄春秋》杂志社等单位送了花圈。戴煌的生前好友、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及财新传媒全体同仁也敬献花圈代表哀思。

  戴老家属对财新记者表示,杜导正、杨继绳、胡德华、吴思、卢跃刚等故交及新华社同仁、北大荒难友代表和家乡代表等数百人陆续来到灵堂,吊唁戴煌。灵堂中,悬挂着数副友人后辈送来的挽联,有人写道:“以先知之明明察神化之恶果,受苦受难二十二载;持理想之光光爆特权之成因,不屈不饶八十八年”,还有人敬挽:“舍身曾忤真皇帝,遗恨未除假神仙。”

  戴煌原名戴澍霖,江苏阜宁人,出生于1928年2月12日。少年时期,戴澍霖担任学校抗日儿童团长。1944年,时年16岁的戴澍霖参加新四军,进入射阳县文工团工作,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避免日本侵略者对家人的打击报复,戴澍霖改名为戴煌。

  在文工团工作期间,戴煌响应“党中央号召全党办报”的号召,在日常的工作之外,开始参与写稿,成为《盐阜大众》、《苏北日报》模范通讯员。1947年,新华社苏北前线支社成立,在苏北文工团工作的戴煌被调入新华社成为了一名战地记者。

  此后,戴煌随军南征北战,经历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重大战役。1949年后,戴煌又参加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成长为新华社著名的青年记者。在朝鲜战场,戴煌报道了罗盛教这一英雄事迹;在越南,戴煌与越共领袖胡志明多次接触,并受胡志明的启示,开始反思个人崇拜。

  1957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在党内开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的整风运动。正在外交学院接受外语培训的戴煌响应号召,在外交学院组织的座谈会上做了《反对神话和特权》的发言。此后不久,整风运动演变为“反右”运动,戴煌遭到清算,成为新华社最大的“右派”,并被下放北大荒。

  在此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戴煌遭遇诸多磨难。经过在北大荒两年零八个月的流放和劳役后,1961年戴煌回到新华社从事资料工作。然而世事反复,不到一年后戴煌又遭批判,1964年被劳教两年。劳教期满后正值“文化大革命”开始,戴煌被派往清河农场、海河工地等地方推土挖泥。1969年,戴煌又被押送山西太原。直到1978年,在近20年的劳教、劳改生涯后,戴煌获得改正,恢复党籍和行政级别。

  重新回到新闻道路的戴煌,加大了对普通人和社会的关注,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帮助冤假错案平反以及揭露调查腐败现象。1990年,戴煌退休。

  1994年,新华社原同事、《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约戴煌写作《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戴煌在全国各地连续采访8个多月,走访和电话访谈了胡耀邦当年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的知情人、参与人,以及冤假错案的受害人,搜集了不下200万字的材料。1995年9月,初稿在《炎黄春秋》发表。1997年9月,《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一书在香港出版,此后多次再版,好评如潮。

  戴煌的女儿戴为伟透露,父亲还没有完成的心愿,是最后他写的一篇十万字的文稿能够出版。“这本书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讲他这一代人,他这一代以共产主义为信仰、参加到革命队伍的一类人当初的热情和热血、后来的反思与批判。”戴为伟表示,戴煌写这本书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2014年冬天开始动笔,2015年春天完成初稿,之后又修改了几遍,“我父亲一直到他生命终止的时候,念兹在兹的,还就是这件事情。”

  前来送别戴煌的著名记者卢跃刚告诉财新记者,戴老是中国新闻界的一个标杆式前辈,他对新闻和真相的执着追求是一生的。“他是我所见到的老一辈记者里面,始终如一、坚持到最后一刻的一个职业记者。”卢跃刚说,“在这个过程中,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无论是压力、官司、他从来没有退缩。”

  卢跃刚在为财新网撰写的戴煌悼念文章《老战士戴煌》中写到:“从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的《不朽的共产主义战士——罗盛教》到改革开放后的一系列纪实著述,从张扬的革命英雄主义到深沉的批判现实主义,从宣传式的新闻写作到思考型的知识分子写作,这是一个价值观的大幅度转变,良知与认知,缺一不可……在坚持独立思考、自由价值方面,可以说戴煌比绝大多数曾经也是‘右派’的知识分子走得更远、更一贯、更持久。”

  吊唁仪式结束后,戴煌的夫人潘雪媛、大女儿戴为伟、小女儿戴晋京等人为戴煌整理衣衫,并与戴煌告别。戴煌遗体在八宝山殡仪馆火化。■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海口长流琼华村 魏则西 赵复多 海口市委应该集体辞职 贾灵敏 张昌尔 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 杜文案重审 内蒙两高官 中青院 杨崇勇 河北反腐最新消息 加州海滩灰鲸腐尸 深圳车牌价格 日本外相将访华 日本地震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