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专访郑功成(一):退休人员缴不缴医保 不能一刀切

2016年03月28日 15:38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认为,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这一政策方向是正确的。但是,处理退休人员缴费时要注意几个前提条件:第一,要保持原有的政策连续性;第二,不能简单地减损退休人员的权益

  【财新网】(记者 石睿)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后的总理记者会上表示“地方政府可根据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前后,上海、广东、天津等多地的“五险一金”费率都已略为下调。李克强的“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一语,成为许多民众心中对社保体系改革最鲜明的印象。

  但是,除了降费之外,社保体系在法规和制度面的改革,牵动的层面更为根本,影响也更加长远。《十三五规划》中已经明确,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目标是“更加公平、更可持续”。那么,社保的改革要如何兼顾公平与可持续性?社保制度设计的根本性原则究竟是什么?退休人员应不应该缴医保,若要缴,怎么缴?人们参加社会保险,到底应不应该期待多缴多得?中国人承担的养老金还有下调空间吗,促成下调的抓手又在哪里?

  对此,财新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

  财新记者:我们注意到,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建议相比,正式在全国人大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删去了此前曾引发巨大争议的“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政策”,并将表述替换为“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这使喧腾一时的“退休人员还要不要缴医保”的问题,留下了一定的转圜余地。究竟,医保应不应该让退休人员继续缴?所谓的“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又将指向哪些政策方向?

  郑功成:我并不赞成以所谓“养老金收不抵支”为由来延迟退休年龄,也不赞成以“医保基金不足”为由,来让退休人员缴费。因为,这种理由都是以减损公民的权益为条件。

  我认为,退休人员缴纳医疗保险费,主要的依据,应当是医保制度的“权利义务相对应原则”,并为三大医保制度的最终整合创造条件;同时,这也能使退休人员的自由流动和迁徙更为方便。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这一政策方向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谈到退休人员缴费时要注意几个前提条件:第一,要保持原有的政策连续性;第二,不能简单地减损退休人员的权益。退休人员缴纳医疗保险费用,应该要有利于医疗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更好的维护老年人的医疗保障权益。

  财新记者:那么,究竟要如何在“不减损退休人员权益”“维持政策连续性”的前提下,推进医保改革?

  郑功成:医疗制度改革不能简单的“一刀切”。以退休人员缴纳医疗保险费用为例,有四种方案可以选择:

  第一种方案,就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这种方案的改革成本最低,同时也没有减损现已退休人员的权益。因为,要考虑到以前退休的“老人”,过去拿的是低工资、现在的养老金也不算太高;退休之后,再支出医保缴费负担,对他们的权益是一种损害。同时,也使我们的法律和制度,丧失了公信力。我们应该兼顾到已有的承诺,不能轻易地让已退休的老人再缴医保费。

  那么“新人”为什么就可以用新办法呢?因为“新人”跟“老人”相比,拿的不再是普遍性的低工资了。第二种方案,就是“花钱买机制”。

  就像去年实施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改革一样,你看,这个改革为什么没有人反对?因为涉及到改革的人员都涨了工资。看起来,财政为此支出了一大笔钱,但是新的机制实际上确立了。从此开始,所有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为自己的养老保险缴费。因此,如果想要快一点地推进退休人员缴纳医疗保险费的政策,就可以选择“花钱买机制”─也就是将退休老人的医疗保险费纳入养老金,并提高其养老金水平,这个初始成本由财政承担。

  第三种方案,就是不要简单“一刀切”,而是根据老人的年龄─例如,让70岁以上的不缴纳了。这种方案实际上是减轻了老人的负担,同时让要缴费的退休人员对此也有预期。第四种方案,则就是简单 “一刀切”,所有退休人员都要开始缴纳医保费用。

  从这四种方案来看,第一种是最公正的,第二种也没有减损已退休人员的权益,第三种有一定问题,第四种明显不合理。我们不能因为医疗保险基金有风险就要老人缴费,这是讲不通的。因为已退休人群过去参加工作时,法律规定退休后不需缴费,意味着政府和民众已经达成了协议;即使医保基金维持不下去,可以需要采取其他方式,而不能强制已退休人员缴费。

  事实上,医疗保险制度可想的办法还有很多。现在,中国的医疗保险基金结余过万亿,这么多钱如果用好了,就不会如此紧张;现在用不好,与统筹层次不高有关,也与现行的职工医保制度的结构缺陷有关。

  因为,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个人账户一直是在低效运营。更为重要的是,过度医疗、药价虚高、重复检验等等所导致的医疗浪费,消耗了巨额的公共投入与医保基金,也让患者承担了高昂的代价。如果不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只简单地让老人缴费,当然不会得到公众认同。

  财新记者:也就是说,保证医疗保险基金的可持续性,一方面要坚持权利义务对等,也就是充实基金收入;另一方面,对支出同样也要有所控制?

  郑功成:现在来讲,医保基金的改革主要不应该是开源,而是节流。

  因为从职工角度来说,缴纳医疗费用的比例不算低了,因此主要是要节流,并且要用好基金。现在,个人账户结余共有几千亿的现象,已被诟病多年了。本来医疗保险就是强调互助共济,所以个人账户的设计,就是违背医疗保险制度客观规律的。

  我一直呼吁个人账户需要取消,这个基金要并到统筹基金。同时,医疗过程中的浪费就更不用说了;还有行政资源浪费─目前城乡居民的基本医保由人社部、卫计委两个部门管理,两套行政系统、两套经办机制、两套信息系统,重复参保、遗漏参保,这里面有多大的浪费?这些才是最值得我们下功夫解决的。

  相关文章:社保改革前路探析:专访郑功成

       专访郑功成(二):养老金降费的空间当然还很大

       专访郑功成(三):“多缴多得”不该成为社保原则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警察设嫖抢劫 广西律师 华东理工死者 高校减招 宜宾市委书记 江苏省常务副省长李云峰 雷洋案5人被侦查 广西律师被打 蒋丹丹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 上海市取消农业户口有赔偿吗 基金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