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科学》执行出版人:科学投资的回报意想不到

2016年11月15日 16:3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发论文的目的是将科研成果广而告之,让同行能够检查和批评自己的成果,一个高影响因子的期刊能够帮助作者做到这一点,但并不应该把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论文当作研究的目的

  【财新网】(见习记者 周泰来 苑苏文)对大多数科学家来说,重要的研究成果当然要发表在重要的学术期刊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评估报告“期刊引证报告”用“影响因子”作为评价期刊的核心指标,影响因子度量一个杂志中“平均文章”在特定年份或期间被引用的频率。然而,科学家追求在影响因子高的期刊上发论文,甚至为了“投其所好”,专门研究某些热门领域。

  美国顶级科研期刊《科学》及其系列杂志的出版人近日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指出,力图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的做法,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科研逻辑,“科学家不应过于关注影响因子。”

  《科学》杂志创办于1880年,由非营利性机构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长期以来在全世界科学界拥有巨大影响。据汤森路透集团《期刊引证报告》,《科学》杂志2015年的影响因子高达34.661。

  美国科学促进会首席执行官以及《科学》系列期刊出版人拉什·霍尔特(Rush Holt)11月6日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说,发论文的目的是将科研成果广而告之,让同行能够检查和批评自己的成果,一个高影响因子的期刊能够帮助作者做到这一点,但并不应该把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论文当作研究的目的。

  他坦言,不应该把在顶级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当做科学家的提拔和科研经费的发放的依据。而对于一些科学家为了更容易发表论文而从事并不钟爱的研究领域,他感到“十分遗憾”。

  霍尔特拥有纽约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在美国能源部所属国家重点实验室普林斯顿等离子体物理实验室长期任职,后在美国众议院担任了16年的议员,并在国会致力于促进在科研,科学教育和创新上的投资。2015年,霍尔特开始担任美国科学促进会首席执行官。

  霍尔特此行将拜访中科院和中国科协等机构。美国科学促进会和中国科协在2007年曾签订一份谅解备忘录,内容包括可持续发展,公众对科学的理解,增加女性参与科学的机会,以及科学诚信等等。霍尔特表示将和中国科协再次确认谅解备忘录的内容。

  霍尔特说,许多中国领导人来自工程或者科学背景,这在美国并不常见。“曾经美国国会议员中有三名物理学家。即便那样,美国国会535个议员中也只有3个是物理学家。”因此美国科学促进会的一项重要工作是让科学的观点融入到政策制定中去。

  无国界的交流至关重要

  财新:近年来有很多曾在美国受教育、做科研的中国科学家回到中国,在国内大学和研究机构做科研和教学。您对这个趋势怎么看?

  霍尔特:中国投入到科学领域的新资金比任何国家都多。美国和西欧多年来主导了科研资金的投入,而现在中国正在发力。我认为美国仍然有优秀的研究生教育和非常好的研究,但中国新的大学,新项目的数量,以及新的国家研究机构,都令人印象深刻。近年来,中国科研机构和大学向《科学》杂志提交的论文数量持续增长,同时来自美国或者欧洲科研机构的论文中,中国共同作者的数量也在增长。中国的科学事业毫无疑问是在崛起,至少从《科学》杂志来看是这样的。

  在中国工作的部分科学家从美国和欧洲获得学术训练,说明科学和政治是不同的,科学对国界并不那么重视。我们认为迁徙的自由和合作的自由对于科学成功来说至关重要。

  美国科学促进会一直倡导对访问科学家和移民进行宽松的管制来促进沟通交流,这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科学家能够更容易地在美国工作学习,以及更便捷地在不同国家和美国之间往返。

  财新:中国近几年来对大型科研装置投入很多,比如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FAST。同时中国社会还在就是否要建立巨型粒子对撞机进行争论。您对中国的大型科研项目怎么看?

  霍尔特:据我所知,中国正在参与一些国际望远镜项目。有些科学研究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太大了,即使是中国。对于一些实验,国际合作是必要的。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在科学上的投资,这将促进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中国做出的这些投资令人印象深刻。

  很多人认为科学研究必须要有某一特定产出。他们不理解的是,研究宇宙是如何运行的,世界是如何运行的,也许会有能够推进文明进程的发现,并以之前无法预测的方式提高经济水平。科学投资通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回报。

  影响因子并不是科学的全部

  财新:中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对是否能够在《科学》上发论文非常重视。您觉得花太多时间去发论文是否会分散科学家日常科研精力?

  霍尔特:发论文不是分心,而是从事科学的必要部分。如果不去公开交流,就不是一个科学家。但我认为,如果过于关注影响因子,那就是分心了。

  科学家应该关注把科研成果广而告之,以便他人能够看到和弄懂他们的研究,并且提供批评和建议,因此发表在《科学》这样受到广泛阅读的杂志上是很好的。但有时候人们对期刊的影响因子过于关注,他们其实应该关注“我的论文有多好?人们会不会想看我的论文,并给我批评?”虽然没有人希望被批评,但是被批评是做科研的一部分。所以发表的目标并不是发表,发表的目标是让其他人检查你的工作。《科学》杂志因为试图拿到重要的论文,所以影响因子很高,而不是因为《科学》杂志影响因子很高,所以我们能够拿到重要的论文。

  财新:在中国,如果一位科学家在《科学》或者其他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拿研究经费和获得升职就会容易的多。部分科学家甚至为了发表论文的便利去选择一个他们不喜欢的研究领域,您怎么看?

  霍尔特:确实在很多国家,科学家的事业成就有时候和论文在顶级期刊的发表情况挂钩。我认为这个逻辑有点弄反了。科学家被认可,应该是由于他的论文被批评以后仍然能站得住脚,而不是因为他的论文发表在了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重要的是论文本身,而不是发在重要期刊上。

  我对有些人花费职业生涯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感到遗憾。我觉得如果你做你热爱的事情,你会做的更好。

  在美国,一些大学的系里面考虑授予年轻科学家终生教职或者晋升时,并不仅仅看他们在哪些期刊发表论文,而是会向其他科学家咨询他们工作的重要性。在《科学》上发论文,只是证明他们工作重要性的一部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他们工作的重要性,而不是他们发表在哪里。大学不应该简单地按照科学家在哪发论文来提供奖励。

  财新:《科学》杂志如何在发表不同学科的论文之间取得平衡?

  霍尔特:这是个挑战。美国科学促进会是一个为了会员而存在的组织。170年前科学家们走到一起,建立科学促进会以使科学事业变得更好。《科学》杂志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得到最多的读者,而是为了促进科学家之间的交流。

  因此我们发表人类学、语言学、环境科学等多种学科的论文。如果我们只发表生物医学方面的论文,我们其实会获得更多读者。但是我们的成员坚持认为要发表社会科学,经济学,心理学等方面的论文,因为科学触及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们有责任在所有领域发表论文,即使这不会让我们的影响因子越来越高。

  影响因子本身并不是我们的使命,如果我们发表重要论文的话,影响因子自然会高。我们希望确保发表重要论文,即使他们所在的领域不会提高我们的影响因子。这虽然是挑战,也是我们会员的期望和要求。我们服务的对象是会员和广义上的科学,不是股东,《科学》杂志并非盈利性出版物。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