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 > 要闻 > 正文

静海“蝶贝蕾”传销窝点探访:村庄里的外乡人

2017年08月05日 15:2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距离李文星被发现处最近的村庄,一些误入传销组织的年轻人生活现场

  【财新网】(记者 苑苏文 陈少远 实习记者 蔡家欣 张楠茜 任芳言)在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大口子门村西北端的废品回收站,几间平房几乎没进了垃圾堆。这处“蝶贝蕾”传销人员曾经的居住点,距离发现23岁的李文星溺亡的水坑只有约一公里。8月4日,财新记者探访了这个村庄。

  毕业于东北大学的山东青年李文星在网络招聘平台求职后疑似陷入静海传销组织,在几次向亲友借钱后失去了音信。他在7月14日被发现溺亡于上述居住点南边的水坑,在当地西外环与北外环路交叉口,临近104国道。

WeChat Image_20170804190435

2017年8月4日,天津静海,李文星溺亡的水坑。该水坑位于静海北外环南侧约100米、西外环西侧。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居住点已经人去屋空,狼藉遍地。据《中国青年报》8月2日报道,天津市静海区公安部门表示,日前,已经对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的情况立案调查,并承诺将对非法传销肇事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处理。

  财新记者在现场发现了大量属于年轻大学生的生活用品, 从现场的残留物仍可以观察到这些物品曾经主人们的传销生活。而他们目前的去向仍不可知。

  静海以传销活动多发闻名。多篇媒体报道指向,“蝶贝蕾”“是静海最主要的传销机构,财新记者查询“蝶贝蕾”进入静海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2005年左右。

  传销者未走远

  大学生李文星死于水沟这一事件发酵后,静海区对案发周边的传销组织展开严厉打击。周围居民称,曾经盘踞在大口子门村、小口子门村的传销组织已经撤离至稍远地带,顺着指引,财新记者在大口子门东北侧约3公里处的曹官庄村的一片枣树林里,找到了聚集此处的十余名疑似传销人员。

WechatIMG303

2017年8月4日,天津静海,疑似传销组织在树林间进行活动。 图/财新记者 陈玮曦

  泥地上垫起塑料板和棉被,头顶撑起塑料布,十余个20岁出头模样的年轻人警惕地看着记者一行。记者谎称找陷入传销组织的朋友,一个年纪稍大点的男士回答“找人不是我说了算的,得问上级”,但又称“没事,找的人都没事,你放心吧。”

  这位男士称组织不是“蝶贝蕾”,但又拒绝说明是什么,又称“我们有几万人,都是分散的,可能过两天就换地方了。” 居住在附近的村民称,他们不在树林过夜,但每天早晨天不亮,这群男男女女就会抱着被子在枣树林集合,“就是搞传销的,”一位曹官庄村的老者称,村民早就习以为常。

  村庄里的传销组织

  一位反传销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据其观察,京津冀的传销活动多发于像静海这样的城乡接合部地区,因为其境内多有田舍、土地可做活动掩蔽。

  在大口子门村一带活动的燃气公司查表员工郭盛(化名)告诉财新记者,最近一两年来,水坑边的小树林里聚集起一群年轻人,他们五六点天不亮就出现在树林里,“搞培训、拍手、喊口号”,三餐是馒头、榨菜和桶装矿泉水。

  这群人多时有三四十人,少时不到十人,“挺可怜的一群人,打架挺狠,有时候乱摘人家地里的水果”。冬天他们也在,“零下18度,在屋里都嫌着冷,他们还在小树林,十几个人围着堆火”。

  水坑边的传销者群落规模不算大,郭盛称,从此地正北500米的大口子门村,他看到过一个上百人的传销群落。顺着村民的指引,财新记者找到了传销团体的疑似窝点,尽管严打之下已人去楼空,但财新记者在现场找到多份指向“蝶贝蕾”的纸页材料。设置在废品回收站内的这处窝点阴暗逼仄,生存条件恶劣。

  在大口子门村距离李文星溺亡水坑正北200米处,财新记者发现了传销组织曾经活动过的痕迹。在村口靠近国道处,有一个面积更大的水坑,旁有一间红顶小屋,无门,玻璃窗碎裂。在小屋旁干涸的水沟里,遗弃着几床被子,在草丛里,财新记者发现了写有传销内容的纸张。

_DSC5092

传销组织宿舍墙面上写着“成王败寇”字样。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屋内一片空旷,水泥墙上用浅绿色粉笔写着“成王败寇”四字,地上散落着燃烧后的蚊香和扑克牌。村民李梅(化名)告诉财新记者,就在几天前,小屋里还挤满了培训的年轻人。“都是20多岁的小年轻。查的不严的时候,一天用出租车从火车站接回来三波人。” 她间接获知,每次新接来的人“就啃个干馒头,咸菜都没有,教课的老师啊,上级啊,当官的能吃大饼加鸡蛋和土豆。”

  至于这些人在做什么,李梅表示也有所了解:“人被逮过来,就让你管家里要钱,找家里要不来钱就不给你吃不给你喝还打你,让蚊子咬你,放到地里晒你,逼着人跟爹娘要,跟朋友要,跟姐要哥要。”

  李梅回忆,在房屋外有三处岗哨,分别在通向国道的路口,屋子正前方和通往村庄的方向。岗哨的作用除了预防逃跑,还可以防备警察。而每当有警察来,李梅说她在附近的花生地就遭殃。“他们抱着被子躲进小树林,不敢走大路,因为有摄像头,就从我花生地里跑过去,蹬得全是坑。”

  当地没人说得清躲在静海田间地头的传销“流民”有多少。公开数据显示,近年,静海总人口接近80万,其中外来人口占比将近25%,“流民”们很大可能并未被统计。

  传销客的“家”

  李梅的几亩花生地正好被“搞传销的小年轻”包围了。花生地的一端是他们上课的房屋,另一端的废品回收站则是传销组织的宿舍,而在房屋和宿舍中间,花生地又通往一片隐蔽的小树林。

  翻过回收站后门的一个废品小山,财新记者找到了前文所述的9间已经无人居住的房屋。这些房屋每三间一组,用废弃的铁门围起,屋内散落着废弃的门板铺。

WeChat Image_20170804170836

“蝶贝蕾”传销窝点内部的地铺。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这是一个由两排对门的平房组成的院子,由大口子门村所有,靠近大门口的几间由废品从业者居住,传销宿舍靠近厕所。财新记者注意到,几乎每个宿舍的靠近李梅家花生地的墙上都有打过洞的痕迹,这些洞有的一人高,有的是直径不到一米的圆洞,目前已经用红砖修复。

  李梅回忆,这是传销组织为躲避警察的开的洞,那是一次不久前的严打,警察从正门进,传销者们就抱着被子把墙毁了跑出来,在树林和水沟里睡了好几天。

WeChat Image_20170804170828

宿舍地面散落的扑克牌等杂物,墙面凿开的洞已经封好。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这些平房宿舍几乎没有电灯,有一间安有一块水表,有的屋顶已经破损,屋内多为泥土地,被褥直接铺在其上。财新记者看到,一间宿舍的地面上,散落着十多个牙刷,在另一间宿舍的屋梁上,挂有五六个系成圆环的白色布条,颇显阴森。

  在宿舍的地面上,散落着牛仔裤、纸牌、皮包、蛇皮袋,一间宿舍里还有一个没来得及合上的行李箱,行李箱内有一件女士内衣,一只袜子和一包感冒冲剂。在一间房屋内,财新记者还看到了一张求职简历,照片中的女孩面容清秀,简历显示其1994年10月生,毕业于黑龙江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市政工程技术专业。

  宿舍的墙面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字。有“佛曰,雨雾濛濛的下进了脑袋;潮湿的心?墓碑上刻了什么”、“世间除了生死都是……”、“激情成就梦想”、“人生苦短,必须勇敢。笑口常开,及时行乐”、“少壮不努力,长大开夏利。吃得苦中苦,长大开路虎”等段子鸡汤,也有一些传销笔记,计算公式,在一间宿舍的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梦”字。

  笔记中的秘密

WeChat Image_20170804170911

宿舍地面上的“听课笔记”。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财新记者从上述房屋中获得大量传销笔记,里面基本描述了静海蝶贝蕾的游戏规则。

  蝶贝蕾组织分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总代理,其中,缴纳2900元购买一套产品即可成为会员,推广员所需产品套数为3-9套,培训员需10-64套,代理员65-392套,代理商需要大于等于392套。

  产品即为“蝶贝蕾”,一份笔记中写道,“我公司合作伙伴是广州市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它坐落于繁华的经济特区广州市白云区,主要生产生活用品及化学用品,现公司产品已隆重上市,蝶贝蕾护肤至润:凝白滋养套装”。

  如此看来,售价2900元一套的产品就是凝白滋养套装。而传销人员积累业绩的方式被称作“网”,每个人是网的一部分,也可以向下发展网,下面的网发展越多人,每个人为了成为会员而购买的至少一套产品就会当做销售业绩,累加上到上面的网,这意味着,发展越多人或投入越多钱买产品,就可以获得越多晋升和提成。

  “在传统行业这张营业执照是有形的…而我们今天行业你投资2900元,买一套化妆品等于办了一张永续而无形的营业执照。”笔记写道:“只要成为代理商,就躺着也可以挣钱,每个月十几万不在话下,每年必须出去旅游四次”。

  财新记者在传销培训和宿舍现场却均未看到蝶贝蕾产品的踪影。一位熟悉传销内部的人士透露,蝶贝蕾传销组织宣称,晋升到了一定级别就会得到全部发展的产品,但实际上产品只是一个概念,参与传销的人不断发展成员获得收益,从而获取分成。

  这位人士称,传销也被称作“金字塔诈骗”,钱从最底层向上流动,越往上获得越多收益,而最底层的钱,基本都来自底层传销人员的亲属、朋友。

  在财新记者在传销窝点获得的笔记中,包括论证传销存在合法性的内容,称其项目获得中央政府支持。并提出“出局制”,当成为总代理时,如果三个月内卖不出产品,就会出局,让下一级“顶上来”。

  “正由于有这个出局制,我们人人都能走到最高级别的那一天,也是我们劳苦大众翻身的最后一次机会,也是我蝶贝蕾公司制度与安利公司制度最大的对比之处。”笔记中的一段话如此论述其合理性,从用词看得出是根据口授写成。

  为了激励成员发展网络,蝶贝蕾培训中有“话梦”环节,即将刚加入的成员集合起来,畅想成为总代理后的奢侈生活,这被称作“包装”,为了追求逼真效果,这个环节的畅想要精确到具体的数字细节。

  在大口子门村的培训房屋处,财新记者找到了一些话梦的记录。90年出生,来自河南许昌,学习过法学专业的李文博对自己的“包装”畅想如下:“穿十厘米高跟鞋,纯白直立长裙,手上戴五个金戒指,白天用牛奶洗澡,晚上用面膜敷脚,金戒指五十几克,加一条金项链,一万五,钻戒三万两千一,钻石项链两万零五百,一个玉镯,四万一千七,手表两块,欧米茄,三万一千九,与金雪达一万八,出去旅游,第一次去上海,坐飞机,住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住的一晚三千四,一面墙是玻璃的,可以看到上海的夜景,床铺的盖的都是蚕丝的,去迪士尼乐园玩,因为人多不愿意排队,找黄牛买票,游玩了一圈,观赏的体验的都玩过,去吃饭,一碗海参一百二十八,一瓶纯红酒,05年的,喝了一口喷了,太苦……”

  死亡并非孤例

  梦想和现实形成了残酷的反差。

  李梅一辈子种地为生,但她仍然觉得花生地周围野人一样生活的孩子们穷得可怜。她说,上个月的一天早晨,宿舍里的人都抱着被子出去培训,废品站的一位老人和他说,有个小伙子一个人躺在宿舍里,不对劲,她独自摸到宿舍里去,一边敲木棍一边叫了这小伙子十来声,可对方毫无反应。

  “我可吓坏了,我跑回来对收破烂的说,老乡啊,里面的小伙子我敲了他好多棍都不亮声,是不是死了,他说走咱们一块去看看去。他拿着我的棍,叫了好几下,小伙子还不亮声,他说,背不住死了?我说你摸摸去,他说我害怕,不敢摸。过了一会,他(小伙子)自己醒了,呼一下子坐起来,被吓得,眼珠子都是红的。”

  李梅说,去年过年前后,她家另一片地附近的水沟里死了两个人,当时惊动了警察,据说两人是从传销组织逃跑时候,由于水沟的冰并未冻实,所以两人一脚踩空掉了进去。另外,就在一个月前左右,在南边的三街化工厂附近,也死了一个人。

  上述情况,财新记者尚未获得公安机关印证。但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检索结果显示,李文星的遭遇不是孤例。该网站收录了2015年1月至2017年3月,发生在天津静海、与蝶贝蕾相关的传销刑事案件17件,所涉罪名均为非法拘禁。其中有两起与李文星案类似的溺亡事件。

  一起发生在2014年4月。静海法院判决书显示,当时,黑龙江省肇东市人满某某、河北省沧州市人赵某某等人被拘禁在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传销人员外出活动返回途中行至静海镇陆家院村委会附近时,满某某和赵某某逃跑,二人经过该砖厂西侧一水坑时,赵某某涉水而过,而满某某下水后掉进深水处溺水身亡。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蝶贝蕾组织成员魏某某、李某某等人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到二年十个月不等。

  另一起发生在2015年7月中旬。蔡某某被侯某某以找工作为由,骗入位于静海镇小口子门村一平房内的蝶贝蕾非法传销窝点,被逼迫从事非法传销活动。2015年7月25日16时许,为逃避公安打击,该传销组织向其他藏匿窝点转移。行至静海西环路附近的一个鱼塘时,蔡某某跳入路边的鱼塘,后溺亡。最终,曾控制蔡某某三位传销成员分获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据财新记者统计,中国裁判文书网收录了2013年12月到2017年6月,天津法院一审审结的传销案件103件,其中66件发生在静海。此外,天津西青区、北辰区、武清区法院也判决了一批传销案件。

  2014年起,天津官方部署开展打击整治传销集中行动,目标是到2016年,天津全市各区县力争建成为无传销区县。显然,这个目标没能实现。

  财新记者还发现,蝶贝蕾传销组织在河北廊坊市广阳区亦活动频繁,至少有四起公开案例指向该地。

  其中有一起强行灌水致人死亡的恶性事件。廊坊市中级法院判决书显示,徐宏亮等人加入了以推销蝶贝蕾产品为名的传销组织,窝点设在廊坊市广阳区南尖塔镇。

  2015年6月25日晚,徐宏亮等人与被骗入传销组织的被害人刘某“聊天”,徐宏亮认为刘某未说实话,先是手推刘某头部撞墙,后指使多人按住刘某四肢、头部,强行给刘某灌水。此后,刘某发生呕吐和昏迷,终因异物(呕吐物)吸入致机械性窒息抢救无效死亡。经审理,徐宏亮等人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刑,其中主犯徐宏亮获刑15年。

  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告诉财新记者,此前静海因加大打压传销活动的力度,传销组织一度迁往廊坊、天津、武清等地。但今年又有回暖,“打击传销不是长期(机制),一松就又搬回来了”。

  静海人与传销“流民”

  刚发现传销人员聚集在三街化工厂旁的小树林时,郭盛带了一把镰刀防身。

  从前年开始,郭盛注意到,聚集在树林里的传销人员越来越多了,“冬天零下18度,在屋里都嫌着冷,他们还在小树林,十几个人围着堆火”。

  他工作时只身骑一台老式自行车,在附近的村庄间穿梭。从这个树林出发,半个小时内,即可经过李文星溺亡的水坑和上述位于垃圾站里的“蝶贝蕾”窝点。

  后来他发现自己多虑了,“你不伤害他,他也不伤害你”。他们在树林里上课、喊口号,饿了就吃馒头包子,配咸菜,喝大桶的水。有次郭盛骑车经过他们,遇到个沟骑不过去,其中还有个人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他们不祸害东西,也不跟你接触,也不打你”“影响不了本地人的生活”,在财新记者的采访中,多位静海人表达了类似的态度。

  这些陷入传销的年轻人,“神秘”、“就啃干馒头”,和本地人少有交流,后者觉得前者“看着都累”。

  “传销多了,(政府)也不管”,传销人员“逮了,又放了”,一位年已七旬的静海老人对此的态度是——“我们老百姓理他干嘛”。

  传销客并不考虑将静海本地人套进传销网络,因为“操控不了”。但静海人也会提醒家里的孩子远离这些“身上有臭味”的人。

  尽管静海近年来加紧打击传销力度,在本地人眼里并不见效,传销人员仍然在各处流窜。

  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财新记者,每年他在静海都可以碰到四五个逃出传销窝点的年轻人,“只要坐上我的车,我开着就走”,帮助他们逃离。

  另一位出租车司机徐海(化名)遇到过两三次年轻人在打他的车逃离时被其他传销人员追上围殴的情况,“摁在地上打,架着离开了”。这种情况发生时,若周围还有行人,他们有时会合力呵责打人者,如果打人者胆小逃遁,他们会报警,把受困者交给警察。如果传销人员仍然架着人离去,也没有人会追上去。

  在静海,如果想寻找身陷传销组织的外地人,可以借助本地“专门治他们的混混”。多处信源告诉财新记者,花费数千至数万就可以在静海“捞人”,“如果有的话,传销不敢不给”“黑吃黑,找人不给他就打”。

  遇到有家长到大口子门村找孩子,李梅都会和他们建议,“叫救孩子的救回家”。

  “他们发不了财”

  静海的出租车司机聚集聊天时,不时会交流关于传销人员的见闻。同行分享的一个传销客搭车时的“狂言”让徐海生闷气。

  “他对那个司机说,我们只要成功,要成千上万。你们看着10万20万了不起,在我们眼里不值一提。”徐海提高音调,“他们还瞧不起我们!”

  他觉得这些传销人员“就是一帮神经病”,“正常的五大三粗的大小伙子谁不挣钱去,跑到这来”。

  “我们这样是脚踏实地”“劳动跟收入要成比例,(他们)不付出,还想挣啥钱”。在他看来,静海本地人生活安稳,少有人外出打工,种田旱涝保收,本地的钢铁厂等也可吸纳足够劳动力工作。

  李梅对传销人员的想法也不能理解。她问窝点里一个挺漂亮的姑娘,你们天天吃不上饭,为什么要在这里,“她说我要挣钱”。

  李梅疑惑,他们能挣什么钱?姑娘答,“我凭脑子打电话挣钱”。她又补了一句,“我天天可累了,累得受不了”。

  通过辨认口音,李梅发现,窝点里有几个她的德州老乡。其中一位青年待在静海待得年头不久。有次闲聊,李梅问他娶媳妇了吗,“他说娶不起,老家娶媳妇要30万,没有钱”。

  李梅劝他,“你上个班挣钱去呗,你要想娶个媳妇生儿育女,就赶紧回老家”。和这些传销人员比邻而居的废品回收人员,一天也能挣上八十到一百元。

  那个青年没说啥话,李梅觉得,他是不乐意跑了,“钱都给骗没了”“家里爹娘穷得叮当响”。

  在财新记者获得的传销笔记上,有传销人员记录他们说服父母的话术——“干行业就是为了给弟弟治病,干行业很快,只当了三个月领导就直接上去了,包装费20多万”;还有写给父母的文字:“我也这么大了,也该找对象结婚了。如果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以后结了婚,该怎么养家糊口,到时候就不能找你们(指父母)要了”。

  “都是可怜人。”农妇李梅语气肯定地判断,“他们发不了财,就是骗钱,他骗他骗他骗他,骗的都是最底层的人家里的钱”。

责任编辑:任波 王逸吟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4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7年10月18日    16:16
【科达洁能:5.49亿受让蓝科锂业16.65%股份】科达洁能(600499.SH)18日晚公告,全资子公司科达锂业以自有资金5.49亿元受让蓝科锂业16.65%股份。完成后,科达锂业将持有蓝科锂业37.8%的股份。蓝科锂业是我国卤水提锂领域的领军企业,主营业务为从青海省察尔汗盐湖卤水中提取碳酸锂并销售,拥有独特的锂镁分离技术。公告称,此次交易符合公司积极加大锂电材料业务投入的发展战略,有助于增加公司利润增长点。
2017年10月18日    16:04
福田汽车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氢燃料客车已经获得全球最大的氢燃料客车商业订单,是第一个全球范围内真正实现氢燃料电池电动客车产业化、批量商业化开发运营的企业。(上证e互动)
2017年10月18日    15:58
【易联众:与腾讯共同推进互联网+医保等行业支付的发展】易联众公告,近日,公司与腾讯均已完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签字盖章程序,协议已正式生效共同推进互联网+人社、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保行业支付的发展,同时与易联众在全国展开微信医保移动支付业务合作。
2017年10月18日    15:52
【中国自主研发ARJ21飞机高(高)原航线试飞成功】青海机场有限公司18日对外公布,经过为期5天8架次的高(高)原科研验证飞行,中国自主研发的ARJ21-700飞机成功完成青海辖区内的西宁-德令哈-花土沟-德令哈-西宁航线和西宁-格尔木-西宁航线试飞任务,标志着中国自主研发的ARJ21-700飞机已具备在高(高)原环境安全进行航线飞行的能力。(中新网)
2017年10月18日    15:01
#今日收盘# 【食品饮料领涨 沪指涨幅 0.29%】截至收盘,沪指报3381.79点,涨幅 0.29%;深成指报11282.75点,涨幅 0.07%;创业板指报1868.16点,跌幅 0.47%;中小板指报7756.07点,涨幅 0.38%。(本文由财新智能写稿机器人财小智基于财新数据内容发布)
2017年10月18日    14:54
【央行发布2017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人民币国际使用稳步推进,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保持稳定地位】报告称,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2016年12月,人民币成为全球第6大支付货币,市场占有率为1.68%。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
2017年10月18日    14:34
【银行股尾盘拉升】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领涨,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兴业银行跟涨。
2017年10月18日    14:25
【山东地区涉及电解铝企业的限产细则已经全部落地】10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发布2017年冬季供暖季工业企业错峰生产方案。信发集团将停槽564台,对应产能38.19万吨,占其总电解槽1880台的30%,信发集团合规总产能158万吨。据了解,截至目前,山东地区涉及电解铝企业的限产细则已经全部落地。(上海有色网)
2017年10月18日    14:04
【国资委党委书记:央企资产总额5年将近翻了一番】中新社报道,中共十九大代表、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郝鹏18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中央企业过去五年取得了骄人成绩,呈现出四方面变化。第一是实力更强。从资产规模来看,目前央企资产总额已超过53万亿元,预计到年底可以达到55万亿元,五年将近翻了一番。从企业效益来看,五年来央企累计实现利润总额6.4万亿元,比上一个五年增长了30%多。(中新社)
2017年10月18日    13:45
【国家能源局:深入推进能源领域重大改革】据国家能源局网站,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表示,要深入推进能源领域重大改革。加快电力市场和电力交易机构建设运行,有序放开增量配电业务,加大售电侧改革力度。积极推进油气勘查开采、进出口、管网运营等改革,释放竞争性环节市场活力和骨干油气企业活力。深化能源领域“放管服”改革,理顺电力安全等监管体制,提高能源监管和服务水平。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赵晗 埃博拉 曹建海 王珉 胡和平 曾荫权 吴迪 石磊 立法法 中央军事委员会 杨鲁豫 火线 新凤霞 朱明国 b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