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奖人还是奖项目?四问国家科技奖

2018年01月10日 18:50 来源于 财新网
Photo by Evan Dennis on Unsplash   

  文|李晗冰

  1月8日上午,2017年国家科技奖颁奖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看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出席大会并为获奖者代表(因为获奖者有2000名左右,不能一一上台领奖,所以只能由少部分获奖者“代表”)颁奖,心中既为获奖人员高兴,又忍不住感叹:党和国家真是重视科技、尊重人才!

  惟其如此,那就更应珍视国家科技奖这个最具权威性的政府奖。去年12月21日,“知识分子”曾刊发过一篇文章《逾两千专家评国家科技奖,缘何意见纷纷?》,就三大奖(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数量太多(项目多达三四百个、实际获奖人在2000名左右)的利弊进行探讨,引发热议。

  除了上文提出的“为什么不能‘真正瘦身’”这一问题,笔者还有四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提出来向各位同仁请教、供讨论交流。

  一问:为什么奖励的是“项目”,而不直接奖励“个人”?

  就笔者的了解,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政府还是民间,似乎所有科学技术奖项都是奖给“个人或组织”的,奖励项目的还真没听说过(笔者孤陋寡闻,如有奖励项目的敬请指教)。就是我国的国家科技奖,尽管《国家科技奖励条例》历经多次修改,但好像都明确规定:国家科技奖奖励的是“个人或组织”。比如,2003年修订后的《国家科技奖励条例》第一章“总则”的第一条就明确指出:“为了奖励在我国科学技术进步活动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组织,充分调动科学技术工作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制定本条例”;在有关三大奖的具体条文中,“授予”的也都是“个人”或“组织”。

  为充分利用全球人才资源,去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的方案》,还专门扩大了“奖励对象”:三大奖奖励对象由“公民”改为“个人”——换言之,不管他是哪国人,只要符合条件、对中国科技事业做出贡献的,都可以奖励。

  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历年颁发的国家科技奖奖项中,除了最高科技奖和国际合作奖奖励的是个人或组织,三大奖奖励的都是“项目”(包括民用类“通用项目”和涉及国防安全的“专用项目”)。比如:“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2017年度自然科学一等奖)“智慧协同网络及应用”(2017年度技术发明二等奖)“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等。

  当然,“项目”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都是科研人员智慧的结晶,所以每个“项目”的后面,还好特别标注“完成人xxx”,以及“完成单位(完成人所在单位)”;“完成人”一般都是好几个,分“第一完成人”“第二完成人”……直至“第五完成人”;完成单位有的是一个,有的是多个。

  笔者不明白的是,为何《国家科技奖励条例》中规定的是奖励“个人(或组织)”,到实际操作中为何变成了“项目”?如果说“项目”也是“人”完成的、奖励“项目”也就是奖励“人”,那为何要绕这么大个弯子呢?

  笔者比较明白的是:与奖励“项目”相比,直接奖励“个人”不仅会杜绝“拼凑材料”“搭车报奖”和“滥竽充数”“领导加塞”,而且会最大限度地消除因讨论“完成人名单”和“完成人”排序而产生的内部矛盾。

  二问:技术发明奖与科技进步奖有何区别?

  在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三大奖中,自然科学奖和技术发明奖分别对应“科学”和“技术”,两者泾渭分明、非常好界定;但貌似中国独有、在三大奖中占据半壁江山的“科技进步奖”,与“技术发明奖”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似乎没有本质差别。我们先看看2003年修订的《国家科技奖奖励条例》,对两者的界定——

  第十条 国家技术发明奖授予运用科学技术知识做出产品、工艺、材料及其系统等重大技术发明的公民。

  前款所称重大技术发明,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前人尚未发明或者尚未公开;

  (二)具有先进性和创造性;

  (三)经实施,创造显著经济效益或者社会效益。

  第十一条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授予在应用推广先进科学技术成果,完成重大科学技术工程、计划、项目等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下列公民、组织:

  (一)在实施技术开发项目中,完成重大科学技术创新、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创造显著经济效益的;

  (二)在实施社会公益项目中,长期从事科学技术基础性工作和社会公益性科学技术事业,经过实践检验,创造显著社会效益的;

  (三)在实施国家安全项目中,为推进国防现代化建设、保障国家安全做出重大科学技术贡献的;

  (四)在实施重大工程项目中,保障工程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

  再看看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室为贯彻改革精神、于去年12月16日发布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修订稿”对两者的界定——

  第十一条 国家技术发明奖授予运用科学技术知识做出产品、工艺、材料、器件及其系统等重大技术发明的个人。

  前款所称重大技术发明,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前人尚未发明或者尚未公开;

  (二)具有先进性、创造性、实用性和重大技术价值;

  (三)经实施,创造显著经济社会效益或者生态环境效益、国防安全效益,且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第十二条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授予完成和应用推广创新性科学技术成果,为推动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组织。

  前款所称创新性科学技术成果,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技术创新性突出,技术经济指标先进;

  (二)经转化推广应用,经济社会效益或者生态环境效益、国防安全效益显著;

  (三)在推动行业科技进步、改善民生、保障国家安全等方面有重大贡献。

  无论是新规还是旧制,如果仔细探究,就不难发现,两者“异小同大”:都是针对技术的,不过前者侧重“技术发明”、后者侧重“技术推广应用”;两者都强调“显著的经济社会效益或生态效益、国家安全效益”——也就是说,获奖的技术发明,也都是经过推广应用的,否则各种显著“效益”就无从谈起。

  据说,设立科技进步奖的初衷,旨在鼓励企业创新,这自然是好的。但考虑到以下三点:一、近两年企业创新主体地位逐年提升、企业参与完成的技术发明奖越来越多(2017年度通用项目企业参与比例就超过80%);二、企业与科研院所、科研院所与企业科技合作的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三、与我国的创新实力逐年增强、国家科技奖的重点转为“以激励自主创新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依笔者浅见,把这两个本来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奖项合并了,如何?

  三问:部门提名与部门推荐有何区别?

  由个人(组织)申报、部门逐级推荐导致的行政色彩太浓、学术成色不够、消耗精力太多,是国家科技奖备受诟病的一大痼疾。为此,国办印发的《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方案》特别提出——

  改革现行由行政部门下达推荐指标、科技人员申请报奖、推荐单位筛选推荐的方式,实行由专家学者、组织机构、相关部门提名的制度,进一步简化提名程序。

  据科技部领导介绍,此举旨在“为充分发挥专家作用,参照国际惯例,实行提名制,转变过去主动自荐方式为被动他荐的背靠背方式,引导科技人员潜心研究、专注学术,遏制学术浮躁等不良风气。”

  让人费解的是,既然如此,为何在“专家学者、组织机构”提名的同时,还要搞“部门提名”?据“《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修订稿”的规定,“提名”的部门包括: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人民政府,特别行政区政府,国务院有关组成部门、直属机构、直属事业单位,国务院部委管理的有关国家局,中央军委科技主管部门。

  笔者想不通的是——

  一、“部门提名”怎么“提”、具体由谁来“提”?“部门提名”和“部门推荐”有何本质区别?

  二、“部门提名”如何避免长官意志和行政色彩?如何保障“提名”的学术性?

  三、“专家学者提名”、“组织机构提名”和“部门提名”是否按一定的比例“提名”?谁“提名”的学术水平更高?

  四、在评审过程中,由于名额所限,当“个人提名”“组织提名”和“部门提名”的奖项pk时,应当以何标准区分、定夺?是看“专家学者”的帽子,还是看“组织机构”的级别,还是看“部门”的权力?

  难道不是“部门提名”的国家科技奖,就不是“政府奖”了吗?其实,只要是政府组织、财政负担、党和国家领导人颁奖的,就是名副其实的“政府奖”嘛!

  四问:外籍院士为何不能“提名”?

  当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增加“专家学者、组织机构提名”,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了。那么,在数以万计的专家学者中,谁有资格“提名”呢?

  2017年11月国家奖励办公室印发的《国家科学技术奖提名制实施办法(试行)》,明确规定以下三类“专家学者”有“符合条件”——

  (一)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

  (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以下简称院士,不含外籍院士);

  (三)2000年(含)以后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及以上,技术发明奖、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含创新团队)及以上的第一完成人。

  这三类“专家学者”当然是当之无愧的,但笔者同样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外籍院士”被排除在“提名”之外?

  在两院的“外籍院士”中,中国工程院的数目不详,中国科学院目前有92名,在92名“外籍院士”中,除了黄头发、蓝眼睛的“洋人”科学家,还有多位外籍华裔科学家,比如:李政道、丁肇中、丘成桐、蒲慕明、王晓东、王小凡、王中林、谢晓亮等。这些华裔科学家,有的在中国(包括中科院的好几个研究所)工作多年,有的与国内科研人员合作频繁,有的长期关注国内科教事业并积极建言献策,为我国的科技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既有国际公认的学术水平、业内称道的学术声誉,也对国内的科研同行比较熟悉。

  笔者想不通的是,在国家大力吸引海外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今天,这些华裔科学家“外籍院士”为什么就不能“提名”国家科技奖?是因为他们学术水平不够、公信力不高,还是因为他们不够爱国?

  坚持公开提名、科学评议、公正透明、诚实守信、质量优先、突出功绩、宁缺勿滥,改革完善国家科技奖励制度,进一步增强学术性、突出导向性、提升权威性、彰显荣誉性,既是党和国家对国家科技奖寄予的厚望,也是广大科技人员的热切期盼。但仔细想想上述四个问题(恐怕问题还不止这四个),真是心凉啊。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1534

责任编辑:于达维 |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8年01月19日    19:13
【上海全年GDP首次突破3万亿元】上海官方1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2017年上海市国民经济运行情况。上海2017年GDP突破3万亿“大关”,这也是上海全年GDP首次突破3万亿元。(中新网)
2018年01月19日    19:06
【十九届二中全会公报发布】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8年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举行。全会由中央政治局主持。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作了重要讲话。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新华社)
2018年01月19日    18:54
【山东钢铁:预计2017年净利超19亿元 同比扭亏】山东钢铁(600022.SH)1月19日晚间公告称,由于2017年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取缔地条钢效果显著,钢材价格高位波动,钢铁行业利润明显改善。预计2017年实现净利润19.38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公司上年同期亏损6亿元。
2018年01月19日    18:48
【捷成股份:参股公司贝尔信董事长失联】捷成股份(300182.SZ)1月19日晚间公告,参股子公司深圳市贝尔信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近期与其董事长郑长春无法取得联系。公司于2014年9月以股权转让和增资方式收购贝尔信20%股权,交易价格为8954万元,该项投资占公司2016年度净利的9.31%;股权比例现已稀释为16%。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2018年01月19日    18:44
【中国人保2017全年原保费收入达4747.75亿元】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公告,公司2017年经由公司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中国人民健康保险及中国人民人寿保险所获得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3492.90亿元、192.50亿元及1062.35亿元。
2018年01月19日    18:31
【证监会:2017年重点打击财务造假、爆炒次新股等行为】证监会2017年度案件办理情况通报,重点打击财务造假、爆炒次新股、利用高送转非法交易、私募乱象等市场典型违法行为。下一步,证监会稽查部门将继续以防范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为重点,依法全面从严打击证券期货违法违规活动,整治市场乱象,保护投资者利益,净化市场环境,切实维护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2018年01月19日    18:27
【乐视网发公告提示多项风险 预计2017全年累计亏损】乐视网(300104.SZ)1月19日晚间公告,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净利润为亏损。公告还列出9项可能风险,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的风险、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回收风险、贾跃亭和贾跃芳未履行借款承诺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的风险、公司现有债务到期导致公司现金流进一步紧张的风险、公司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公司部分业务业绩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
2018年01月19日    18:27
【神雾环保:实控人及多名高管拟12个月内合计增持不低于5亿元】神雾环保(300156.SZ)1月19日晚间公告,实控人、董事长吴道洪、副董事长XUEJIEQIAN、董事高章俊、董事及总经理刘骏、董事及董秘卢邦杰、监事会主席杨晓红抛增持计划,拟12个月内增持不低于5亿元,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
2018年01月19日    18:11
【三钢闽光:上调业绩预告 四季度净利大幅增加】三钢闽光(002110.SZ)1月19日晚间公告,公司预计2017年实现盈利由31.18亿元-35.83亿元,上调为37.34亿元-41.97亿元,同比增长幅度由236%-286%上调为303%-353%。公司第四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实际增长优于预期,净利润大幅增加。
2018年01月19日    18:07
【银监会:重点问责银行业监管失职等问题】银监会:紧紧抓住“问责”这个要害,以强有力问责倒逼管党治党和监管责任落实,重点查纠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攻坚战以及金融信贷中涉及银行业监管的失职失责问题,对监管职责履行不到位、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监管问责处罚不严不实的机构或部门,严格依规依纪问责处理。(记者 吴红毓然)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德国商务签证 信用卡提现 无法控制 英镑兑美元 从0到1 社会抚养费 王文涛 刘生杰 收官 alphago 3万吨垃圾抛长江 王儒林 雷洋案尸检 大庆油田 票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