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奖人还是奖项目?四问国家科技奖

2018年01月10日 18:50 来源于 财新网
Photo by Evan Dennis on Unsplash   

  文|李晗冰

  1月8日上午,2017年国家科技奖颁奖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看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出席大会并为获奖者代表(因为获奖者有2000名左右,不能一一上台领奖,所以只能由少部分获奖者“代表”)颁奖,心中既为获奖人员高兴,又忍不住感叹:党和国家真是重视科技、尊重人才!

  惟其如此,那就更应珍视国家科技奖这个最具权威性的政府奖。去年12月21日,“知识分子”曾刊发过一篇文章《逾两千专家评国家科技奖,缘何意见纷纷?》,就三大奖(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数量太多(项目多达三四百个、实际获奖人在2000名左右)的利弊进行探讨,引发热议。

  除了上文提出的“为什么不能‘真正瘦身’”这一问题,笔者还有四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提出来向各位同仁请教、供讨论交流。

  一问:为什么奖励的是“项目”,而不直接奖励“个人”?

  就笔者的了解,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政府还是民间,似乎所有科学技术奖项都是奖给“个人或组织”的,奖励项目的还真没听说过(笔者孤陋寡闻,如有奖励项目的敬请指教)。就是我国的国家科技奖,尽管《国家科技奖励条例》历经多次修改,但好像都明确规定:国家科技奖奖励的是“个人或组织”。比如,2003年修订后的《国家科技奖励条例》第一章“总则”的第一条就明确指出:“为了奖励在我国科学技术进步活动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组织,充分调动科学技术工作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制定本条例”;在有关三大奖的具体条文中,“授予”的也都是“个人”或“组织”。

  为充分利用全球人才资源,去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的方案》,还专门扩大了“奖励对象”:三大奖奖励对象由“公民”改为“个人”——换言之,不管他是哪国人,只要符合条件、对中国科技事业做出贡献的,都可以奖励。

  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历年颁发的国家科技奖奖项中,除了最高科技奖和国际合作奖奖励的是个人或组织,三大奖奖励的都是“项目”(包括民用类“通用项目”和涉及国防安全的“专用项目”)。比如:“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2017年度自然科学一等奖)“智慧协同网络及应用”(2017年度技术发明二等奖)“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等。

  当然,“项目”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都是科研人员智慧的结晶,所以每个“项目”的后面,还好特别标注“完成人xxx”,以及“完成单位(完成人所在单位)”;“完成人”一般都是好几个,分“第一完成人”“第二完成人”……直至“第五完成人”;完成单位有的是一个,有的是多个。

  笔者不明白的是,为何《国家科技奖励条例》中规定的是奖励“个人(或组织)”,到实际操作中为何变成了“项目”?如果说“项目”也是“人”完成的、奖励“项目”也就是奖励“人”,那为何要绕这么大个弯子呢?

  笔者比较明白的是:与奖励“项目”相比,直接奖励“个人”不仅会杜绝“拼凑材料”“搭车报奖”和“滥竽充数”“领导加塞”,而且会最大限度地消除因讨论“完成人名单”和“完成人”排序而产生的内部矛盾。

  二问:技术发明奖与科技进步奖有何区别?

  在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三大奖中,自然科学奖和技术发明奖分别对应“科学”和“技术”,两者泾渭分明、非常好界定;但貌似中国独有、在三大奖中占据半壁江山的“科技进步奖”,与“技术发明奖”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似乎没有本质差别。我们先看看2003年修订的《国家科技奖奖励条例》,对两者的界定——

  第十条 国家技术发明奖授予运用科学技术知识做出产品、工艺、材料及其系统等重大技术发明的公民。

  前款所称重大技术发明,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前人尚未发明或者尚未公开;

  (二)具有先进性和创造性;

  (三)经实施,创造显著经济效益或者社会效益。

  第十一条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授予在应用推广先进科学技术成果,完成重大科学技术工程、计划、项目等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下列公民、组织:

  (一)在实施技术开发项目中,完成重大科学技术创新、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创造显著经济效益的;

  (二)在实施社会公益项目中,长期从事科学技术基础性工作和社会公益性科学技术事业,经过实践检验,创造显著社会效益的;

  (三)在实施国家安全项目中,为推进国防现代化建设、保障国家安全做出重大科学技术贡献的;

  (四)在实施重大工程项目中,保障工程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

  再看看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室为贯彻改革精神、于去年12月16日发布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修订稿”对两者的界定——

  第十一条 国家技术发明奖授予运用科学技术知识做出产品、工艺、材料、器件及其系统等重大技术发明的个人。

  前款所称重大技术发明,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前人尚未发明或者尚未公开;

  (二)具有先进性、创造性、实用性和重大技术价值;

  (三)经实施,创造显著经济社会效益或者生态环境效益、国防安全效益,且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第十二条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授予完成和应用推广创新性科学技术成果,为推动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组织。

  前款所称创新性科学技术成果,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技术创新性突出,技术经济指标先进;

  (二)经转化推广应用,经济社会效益或者生态环境效益、国防安全效益显著;

  (三)在推动行业科技进步、改善民生、保障国家安全等方面有重大贡献。

  无论是新规还是旧制,如果仔细探究,就不难发现,两者“异小同大”:都是针对技术的,不过前者侧重“技术发明”、后者侧重“技术推广应用”;两者都强调“显著的经济社会效益或生态效益、国家安全效益”——也就是说,获奖的技术发明,也都是经过推广应用的,否则各种显著“效益”就无从谈起。

  据说,设立科技进步奖的初衷,旨在鼓励企业创新,这自然是好的。但考虑到以下三点:一、近两年企业创新主体地位逐年提升、企业参与完成的技术发明奖越来越多(2017年度通用项目企业参与比例就超过80%);二、企业与科研院所、科研院所与企业科技合作的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三、与我国的创新实力逐年增强、国家科技奖的重点转为“以激励自主创新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依笔者浅见,把这两个本来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奖项合并了,如何?

  三问:部门提名与部门推荐有何区别?

  由个人(组织)申报、部门逐级推荐导致的行政色彩太浓、学术成色不够、消耗精力太多,是国家科技奖备受诟病的一大痼疾。为此,国办印发的《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方案》特别提出——

  改革现行由行政部门下达推荐指标、科技人员申请报奖、推荐单位筛选推荐的方式,实行由专家学者、组织机构、相关部门提名的制度,进一步简化提名程序。

  据科技部领导介绍,此举旨在“为充分发挥专家作用,参照国际惯例,实行提名制,转变过去主动自荐方式为被动他荐的背靠背方式,引导科技人员潜心研究、专注学术,遏制学术浮躁等不良风气。”

  让人费解的是,既然如此,为何在“专家学者、组织机构”提名的同时,还要搞“部门提名”?据“《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修订稿”的规定,“提名”的部门包括: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人民政府,特别行政区政府,国务院有关组成部门、直属机构、直属事业单位,国务院部委管理的有关国家局,中央军委科技主管部门。

  笔者想不通的是——

  一、“部门提名”怎么“提”、具体由谁来“提”?“部门提名”和“部门推荐”有何本质区别?

  二、“部门提名”如何避免长官意志和行政色彩?如何保障“提名”的学术性?

  三、“专家学者提名”、“组织机构提名”和“部门提名”是否按一定的比例“提名”?谁“提名”的学术水平更高?

  四、在评审过程中,由于名额所限,当“个人提名”“组织提名”和“部门提名”的奖项pk时,应当以何标准区分、定夺?是看“专家学者”的帽子,还是看“组织机构”的级别,还是看“部门”的权力?

  难道不是“部门提名”的国家科技奖,就不是“政府奖”了吗?其实,只要是政府组织、财政负担、党和国家领导人颁奖的,就是名副其实的“政府奖”嘛!

  四问:外籍院士为何不能“提名”?

  当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增加“专家学者、组织机构提名”,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了。那么,在数以万计的专家学者中,谁有资格“提名”呢?

  2017年11月国家奖励办公室印发的《国家科学技术奖提名制实施办法(试行)》,明确规定以下三类“专家学者”有“符合条件”——

  (一)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

  (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以下简称院士,不含外籍院士);

  (三)2000年(含)以后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及以上,技术发明奖、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含创新团队)及以上的第一完成人。

  这三类“专家学者”当然是当之无愧的,但笔者同样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外籍院士”被排除在“提名”之外?

  在两院的“外籍院士”中,中国工程院的数目不详,中国科学院目前有92名,在92名“外籍院士”中,除了黄头发、蓝眼睛的“洋人”科学家,还有多位外籍华裔科学家,比如:李政道、丁肇中、丘成桐、蒲慕明、王晓东、王小凡、王中林、谢晓亮等。这些华裔科学家,有的在中国(包括中科院的好几个研究所)工作多年,有的与国内科研人员合作频繁,有的长期关注国内科教事业并积极建言献策,为我国的科技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既有国际公认的学术水平、业内称道的学术声誉,也对国内的科研同行比较熟悉。

  笔者想不通的是,在国家大力吸引海外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今天,这些华裔科学家“外籍院士”为什么就不能“提名”国家科技奖?是因为他们学术水平不够、公信力不高,还是因为他们不够爱国?

  坚持公开提名、科学评议、公正透明、诚实守信、质量优先、突出功绩、宁缺勿滥,改革完善国家科技奖励制度,进一步增强学术性、突出导向性、提升权威性、彰显荣誉性,既是党和国家对国家科技奖寄予的厚望,也是广大科技人员的热切期盼。但仔细想想上述四个问题(恐怕问题还不止这四个),真是心凉啊。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1534

责任编辑:于达维 |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8年04月23日    23:43
【北汽将与腾讯、北大等单位共同打造驾驶新理念】4月23日,北京汽车宣布与腾讯、北京大学、J.D.POWER君迪、摩登天空、华夏出行等首批五家生态合作伙伴签署合作协议,共推打造全新的造车驾驶理念。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表示,在当前汽车产业的变革期,多种商业生态并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三种:一是传统汽车制造商,主要是“就车买车”;二是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也就是提供“汽车+旅程VIP生活服务”;三是共享汽车运营商,为用户提供便捷、经济、安全的汽车使用服务。北京汽车志在成为第四种商业生态倡导者——出行体验运营商。(记者 孙丽朝)
2018年04月23日    22:23
【蓝思科技:年报净利增七成】蓝思科技(300433.SZ)2017年实现营收237.03亿元,同比增长55.57%;净利20.47亿元,同比增长70%。公司拟每10股转增5股并派发现金红利2.3元(含税)。
2018年04月23日    22:19
【34家公司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超20%】通信行业的中兴通讯、烽火通信,建筑装饰行业的中国建筑、中国中铁,汽车行业的上汽集团、比亚迪,家用电器行业的美的集团,钢铁行业的宝钢股份,电气设备行业的上海电气,有色金属行业的江西铜业,计算机行业的三六零,医药生物行业的恒瑞医药等,研发支出在各自行业中都居于领先位置。(证券时报)
2018年04月23日    22:15
【深交所推进监管程序再优化】近日,深交所优化一线监管的听证和复核制度,修订并发布了《自律监管听证程序细则》《上诉复核委员会工作细则》,下一步,深交所将继续探索推进一线监管工作的公开、透明、规范、科学,充分保障市场参与者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2018年04月23日    22:11
【资金面收紧 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最高至18%】降准消息宣布后几日,市场资金面竟十分紧张。这背后原因可能在于,税期扰动尚未完全消除,而央行在降准实施前,降低了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从20日开始,央行已停止公开市场净投放。(中国证券报)
2018年04月23日    21:49
【新华社:中央政治局会议传递当前经济工作四大信号】中共中央政治局23日召开会议,释放出当前经济工作四大信号:全力打好“三大攻坚战”,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主动对表高质量发展要求,支持各地探索有效途径;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改革开放更加积极主动,以改革深化消除风险隐患。
2018年04月23日    21:30
【美股高开】标普500指数高开6.36点,涨幅0.24%,报2676.50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高开52.74点,涨幅0.22%,报24515.68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高开24.85点,涨幅0.35%,报7170.98点。
2018年04月23日    21:21
【新华社:从中央政治局会议看金融发展新动向】中共中央政治局23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从会议透出的信息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及时消除隐患推动金融市场健康发展成为下一步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
2018年04月23日    21:18
【蓝色光标:年报净利同比下降65%】蓝色光标(300058.SZ)2017年营收152.31亿元,同比增23.64%;净利2.22亿元,同比降65.25%。主要由于公司投资性收益及营业外收入等非经常性损益利润较上年同期同比大幅下降,同时受汇率变动影响,本期确认的汇兑收益下降。
2018年04月23日    21:12
【美或不再制裁俄铝 LME铝镍直线跳水超5%】北京时间4月23日晚间八点,美国财政部发文称,制裁俄铝主要是因为其与Oleg Deripaska的关系,如果Oleg Deripaska放弃对俄铝的控制权,美国或将不再制裁俄铝。目前,俄铝已经向美国申请解除制裁,考虑到制裁对美国合作伙伴和盟友造成的影响,在考虑俄铝申请的同时,美国将发布一项通用许可证,以延长维护期和缓冲期(maintenance and wind-down period)。随后数十分钟内,LME铝、LME镍跌幅超过5%。Oleg Deripaska是俄铝实控人、现俄铝非执行董事,俄铝目前持有全球第二大镍生产商Norilsk Nickel27.82%股份。(记者 罗国平)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曹建海 强奸罪 宏观调控 信用卡提现 全面深化改革 京张高铁 英镑兑美元 秦晖 雷洋案尸检 银监会 中科招商 量子卫星 祁斌 一致行动人 渐冻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