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饶毅:特朗普和马云是大学教育的目标吗?

2016年03月31日 15:24 来源于 财新网
教育的目标究竟是适应社会现状?还是引领社会未来?

  文 | 饶毅

  苏必德校长引用了马云的话,似乎认为马云可以教导我们如何进行高等教育。不过,马云也许是精明的商人,但未必很懂、或真正关心高等教育。

  苏校长认为高等学校不仅要教知识,而且要教如何与人相处,我有点担心这样做会矫枉过正。各位西方大学校长可能不知,我们中国的教育,曾经在两千年间主要就是教如何与人搞关系。一百多年前引进西方教育后,我们中国人民才猛醒,一味强调人际关系的教育害了我们的国家,阻碍了中国的发展。我们需要传授人类智慧的产物,既包括自然科学,也包括人文社科。而人际交往,一方面是天生的,一方面家庭可以潜移默化,小学、中学也可以影响或教育。但如果到了大学还教人际交往,人类几千年积累的知识如何传承?文艺复兴以来人类的智力遗产对我们又有何意义?

  苏校长刚讲的故事,高盛公司欢迎耶鲁的英文专业毕业生,他们能说会道、还会交朋友,学校应该让学生做好就业准备,听起来很有道理。让大学的毕业生在社会上成功,对很多学校和家长来说,可能是大学教育的目的。但是,像耶鲁或北大这样的高等学府,也应该以毕业生在社会上“成功”为教育的目标吗?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你们美国应该是很成功,正如马云在我们中国很成功,至少目前看来他们两人在权力和金钱方面非常成功。

  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确实经常出现个人无需具备太多的智识积累,就可以在今天的社会获得成功的例子。现实简单而庸俗:靠耍嘴皮子可以获得权力,改变商业模式也可以获得金钱。但是,我们所有的大学都应该为培养这样的人而自豪吗?所有的大学应该将培养这样的成功人士作为我们追求的目标吗?

  高等院校,特别是优秀学府,是否有责任将人类通过几千年努力获得的智识积累传给我们的学生?让我们的学生把今天人类最新的知识和智慧传播到全社会?让我们的学生去领导社会,引领人类的发展?

  现在讨论中西方高等教育,很多人以为就是讨论中国应该怎么学习西方。其实,西方高等教育的模式定格于百年前。现代西方大学领导不一定是当代高等教育的专家,更不一定是世界高等教育的领袖。中国和西方都面临悬而未决的重要问题,其中有共同的问题需要慎重的研讨。我们可能都需要更深刻地思考,不仅是如何教育的问题,而是教育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是适应社会现状?还是引领社会未来?

  这是需要大学回答的问题,也是需要学生思考的问题。

  作者为《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讲席教授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崔筝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