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焦点正文

【官员“自杀”案采访手记】官场局外人陆华君

2011年09月18日 17:37 来源于 财新网
借调市委宣传部七八年一直不能转为公务员的陆华君,对自己也有诸多期望,但官场生态最终令他失望了

  【财新网】(记者 刘建锋)9月14日上午,看到这样一则消息:

  洪湖市委宣传部一干部今早跳楼身亡

  人民网北京9月14日电据楚天都市网报道,今早8时10分左右,洪湖市委宣传部宣传科科长陆君华,于该市市委市政府综合办公大楼7楼的办公室,跳楼自杀。目前,洪湖市委市政府已组织专班,正对事故进行调查中,并着手善后事宜。

  人民网,一如既往地将小人物的姓名搞错,不过这次是跟着楚天网出错。

  死者,其实名叫陆华君,洪湖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离异。

  1972年生人,我的高中校友。

  跳楼准确时间是8点零5分。

  他在洪湖市委市政府综合办公大楼的第七层,从走廊上,向着大楼回字结构的中空部位,越过栏杆,坠下。

  即刻死亡。

  他的办公室,我去过。

  低调、勤奋、直率

  2009年6月某天,我在他办公室翻报纸,等着下班一起去吃晚饭——他是高中校友,当夜与我的几位高中同学一起聚餐。办公室在大楼七层的东南犄角上,打开窗,即面对大街。

  那天我翻看人民日报等对洪湖市新农村建设的大幅报道,他颇不以为然地说,还没搞起来,马路两边50米还凑合。曹市镇还行。

  曹市是湖北省仙洪新农村示范区的发源之地。据说,曹市镇党委书记吴华清早先向市委书记请示后,将路农林渔等9个条块的下拨资金集中起来,用于改水改厕、整修农房、整改乡村卫生,修整渠道、沿渠种树、抑螺灭螺,人居环境大改,灭血吸虫病三年见效。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视察到此,见状大喜,拨巨资推广“曹市模式”,兴起仙洪新农村建设。

  但凡事一经推广便会走样。为应付检查,仙桃至洪湖主公路边的农房一律刷上新漆,为整齐划一,所所房屋均漆上蓝色“腰带”。我看后不觉失笑。

  次日与陆华君专看曹市。

  曹市建设花费不多,仅对农房略加改造,加以厨房、冲水厕所,屋后渠边均种速生杨树,抑螺灭螺,同时强化社区服务,三年后,血吸虫病新发病率降至零,血吸虫病区改称为锦绣梅园。农民不必搬迁也几乎无所付出,比起多地现行的新农村建设,梅园能入省委书记的法眼,也在情理之中。

  陆华君,不像其他地方的宣传干部,他只管找农民去聊他的天,任我随意采访。

  离开曹市,一路所见却如同玩笑。“50米以内,眼睛看得到,做做样子,”他坦率直白,“不过,基层工作,先从看得见的地方做起,也是情有可原,领导看得到,下一步往深了做,才好有资金支持。”

  聊起记者来访,他直言,个个都像大爷,哪个也不能得罪。某某日报,写一个版,要花多少万,对洪湖这样一个穷市,党报宣传也收费。某报湖北记者站的,跑来要钱,只得请他们吃住玩耍几天。

  但作为新闻科科长,他还不得不搞好媒体关系,多发稿件,以通讯员和特约记者的名头。

  酒桌上,他喝得不多,但言谈更加直接。那晚正值深圳市长许宗衡被“双规”的消息传出,他接到上级宣传部门的电话。挂断后,他一脸的莫名其妙,想了想,还是对我们说:深圳市长被双规,关我们湖北什么事?为什么打招呼要湖北媒体不炒作这件事?然后笑了。

  2009年后,我注意到,他的文章多见诸大小报刊,在他的领域,算是政绩不俗。在百度上搜索,可见每隔几天便有署他名字的文章发表在湖北大小报刊。

  官场局外人

  “我也做过记者”,2009年6月,他对我说。

  但直至他坠楼死亡,我一直不知他的身份仍是被借调到市委宣传部的广电记者,虽然挂了个新闻科长的官衔。那两天,他一句都不曾谈起过借调的事。

  洪湖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超9月18日在电话里对我的朋友陈晓雪说,陆华君的工作关系在广电局,2003年借调到市委宣传部,工资至今仍是广电那边发,宣传部只为他解决了交通补贴。公务员编制问题之所以难解决,是因为规定“逢进必考”。但是,考公务员,又有年龄划线和本科学历等要求。而陆华君是咸宁师专毕业,年龄39岁,被挡在了门外。

  在宣传部8年,已被提拔为新闻科科长,却一直没有正式编制。对这样的尴尬事实,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他的哥哥陆华方说:“工作上名不正言不顺,级别啊什么的也不能解决。这次出事前几天,他还说对编制抱有希望,那天早上上班,可能是看到没有他的名字……在我们这地方,干部要提拔,要送不少钱,我们家没有关系,条件又不好,没有送过礼。”

  陆华君在洪湖市万泉镇做过教师,洪湖电视台招聘记者,“他是考上去的,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这人比较忠厚,办事也比较踏实,调到市委搞宣传后,编制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心理扭曲得狠。”

  据媒体报道,几天前,陆华君还和姐夫谈到编制问题,“他说七八年没解决,很苦恼,现在提干都是要送礼。”

  今年9月,是洪湖乡镇班子换届的节点,也是一般干部仕途的节点,机关干部放到乡镇一任,才有前途,能干者不见得能上去。如果没有关系和资金,很难。知情者分析说,看到身边多人去乡镇任要职,陆华君对自己也有期望,但官场生态,令他失望了。

  但官方对《南方都市报》否认陆华君的死亡与乡镇换届有关。

  但是,事发前一天,单位的确公布过一个名单,“是另外一个干部申请下乡工作,按现在干部管理条例,需要对外公示。”陈超介绍,该干部也是宣传部同事,和陆华君在一个办公室办公,“这个同志比他年轻些,很早就申请下乡,他(陆华君)也知道这个同事的事,我认为,这事跟他当天(的举动)应没有关系。”

  9月18日,洪湖市委宣传部干部对陈晓雪说,这件事有半年了,陆华君也知道,应该不是为这件事。

  有媒体曾称这些体制内的借调者为“等外公民”。“没有编制,就意味着不是机关单位的正式成员。相对于单位领导与正式员工这两大群体,借调者只能是划归‘第三世界’了……原单位因为人已经借调走了,培训、提拔就不再考虑了;借调单位则因为人是借调来的,没有编制,培训、提拔也不考虑。结果,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徘徊中,晋升机会没了。”

  孑然一身厚道人

  朋友告知,陆华君是洪湖市峰口镇潭州人,兄弟姊妹五人,二哥几年前车祸去世,家境都不算富裕。

  几年前,陆华君离婚,13岁的女儿跟随母亲在武汉读书。

  陆华君独自在洪湖市区生活。

  家人对记者称其为人厚道。

  他的一个学生也在网上发帖,记述当年自己辍学时,陆华君如何热心帮助自己:“恩师给我的印象和对我影响都非常深刻,由于交不起学费,我于那年辍学,辍的很彻底,尽管他三次上门家访都没改变我辍学的事实,但他尽了一个做老师的职责。”

  这位学生说:“我当兵后,失去了联系,08年,他看到《武汉晨报》的一篇对我的报道,通过晨报记者陈亚联系我,后又联络《江汉商报》和洪湖的媒体继续报道,他说有这样的学生很是骄傲,我说,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我们一起打了个哈哈。我不知道他哪一年离婚,反正那一天我见到师娘和他女儿,给我的感觉是很和谐、幸福的一家……”

  “我没事喜欢人肉一下他,看看他写得报道和一些文章,大部分是关于‘三农’和民生的,非常朴实,年年都能获奖,评优秀,评先进。但这些又有什么用,看穿了都是浮云,在一个工作岗位工作10年,他自己都很佩服他自己,我们聊起了和他一起分到我们学校的艾老师,人家现在已经是校长了……”

  后事

  9月17日,出殡。陆华君的家属,按照正常死亡的标准,获得抚恤。

  9月18日,我从洪湖市委宣传部官员那里,证实了这个善后消息。■

责任编辑:常红晓 | 版面编辑:林韵诗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退休后缴纳医保 甘肃武威六名记者被抓 出生人口不增反降 蒋介石曾孙 新刑法九受贿司法解释 财新网 争议 曹建方 蔡英文对台湾未来的展望 北医三院产妇事件 北海舰队 蔡英文 十八届五中全会 70条暹罗鳄查获 张广宁 农行票据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