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冀中星之父受访记

2013年07月22日 21:57 来源于 财新网
冀中星之父冀太荣经鄄城官方安排,接受媒体集体采访,痛陈当年遭遇
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王和岩/财新记者
音频:冀中星父亲讲述冀中星遭遇
首都机场爆炸案冀中星的家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冀太荣把破旧的自行车停靠在小会议室门前,乡政府的人迎上前去。他依然有些瑟缩,慢腾腾、半低着头走进来。他看上去又瘦又小,不足1.6米。

  他就是冀中星的父亲,今年61岁。

  7月22日下午,经山东鄄城官方安排,在富春乡小会议室,冀太荣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县里的官员在致开场白,冀太荣小心翼翼在黑色长沙发的一角蜷缩。他皮肤黧黑,络腮胡,有些不知所措。

  官员致辞完。还没等在场的记者发问,冀太荣就开口了,断断续续又滔滔不绝,仿佛背好似的:“我儿子出去打工到东莞……”一句话还未说完,接着又是另一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

  冀太荣用很重的方言时断时续地叙述着,时不时呜呜噜噜,虽听不太清楚,但也能大体明白他在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冀中星上访材料上的内容并无二致——

  据冀中星博客所述,2005年6月28日凌晨2时左右,冀中星拉客经过东莞市厚街镇新塘村治安队门口时,和其所拉的客人龚涛遭到新塘村治安队队员殴打并致下肢瘫痪。

  冀太荣描述在东莞医院初见小儿子冀中星的情景:人不中用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叫不醒,醒来也说不了……四颗门牙都没了,上嘴唇、下嘴唇肿的老高……

  说着说着,冀太荣开始哽咽,哭泣,侧靠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捂着脸,大声痛哭。陈旧的蓝T恤左胳肢窝处破了个大大口。

  采访中,冀太荣数次大哭,中断诉说,仿佛越说越伤心,最后干脆捂脸放声大哭,边哭边痛陈“(那些)坏良心了(的人)”。

  冀太荣一遍遍地强调当年在东莞受到的冷遇:“我们到那边找哪个领导,都是他推他,他推他,好几年,不承认(打人)。”

  他说,告状没人管,只好和大儿子一起带着已经瘫痪的冀中星回山东老家。因为有病人,坐车谁都不愿拉,求人家才上了公交车,坐火车把冀中星弄回家。

  冀太荣用“狼肺狗心”“吃人的”痛骂他恨的人。

  谈及冀中星临走前夕,冀太荣说,(7月19日)那天晚饭后,冀中星对父亲说,电脑坏了,他要到堂屋看电视。冀太荣叮嘱了儿子几句,就上北边给大儿子看房子去了。

  大儿子冀中吉的房子在村北,全家人都去内蒙包头打工了。

  20日早上天大亮后,约六点多,冀太荣回到家里,发现小儿子冀中星已经不见了。他在桌上给父亲留了一张纸条。

  关于纸条内容,冀太荣只是含含糊糊地说:“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嗯——玩玩。”

  实际上,冀太荣对小儿子的不辞而别显得非常担心。他当即骑车赶往县城长途汽车站。冀庄村到县城14公里,等冀太荣急匆匆赶到车站,冀中星已经坐着6点35分发往北京的长途大巴走了。

  当晚10点多,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三级警方的十几辆警车开进了冀太荣的家,从警方口中,冀太荣知道了小儿子冀中星的下落。■

责任编辑:张进 | 版面编辑:陈法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范华培 高考绝对公平 韩春雨 何林夏 4月招聘 宜春 财新网 安徽副省长杨振超被查 回龙观自来水污染最新结果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易乾 程博明最新消息 郑州服装厂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