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教育下属要感恩

2015年04月30日 08:23 来源于 财新网
曹鉴燎的老部下何继雄,于4月29日在深圳中院出庭受审。曹鉴燎对何继雄多有关照。何继雄在法庭上说,“曹鉴燎经常教育我们,要懂得感恩,不能忘本”。逢年过节,下属们都给曹鉴燎等“老领导”送去红包
资料图: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

  【财新网】(记者 王婧)原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的老部下何继雄,于4月29日在深圳中院出庭受审。在2014年2月被广州市纪委带走之前,他的职务是广州市协作办公室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检方指控其犯受贿罪:在2008年以前,何继雄曾任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副镇长、龙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冼村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等职务。

  这些官职级别不高,却因管辖城中村,又适逢广州重点开发天河区,而颇有“含金量”。

  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何继雄个人或共同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约2700余万元。

  这其中有一笔大约600余万元的贿赂牵涉曹鉴燎,行贿人至今滞留境外未归。

  尽管检方只指控了何继雄与曹鉴燎共同犯罪的一单事实,但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在庭审中,提及领导曹鉴燎,51岁的何继雄一度情绪失控,泣不成声。

  唯命是从的部下

  何继雄是土生土长的沙河镇人,比曹鉴燎小9岁。1995年,曹鉴燎任广州市天河区区委常委、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的时候,何继雄是他的副手——主管城建的副镇长。

  沙河镇日后崛起了广州的CBD——珠江新城。规划面积6.44平方公里的珠江新城,以广州市2‰的土地,贡献了全市8%的GDP。

  作为珠江新城开发建设总指挥,曹鉴燎利用职务便利,在这块土地上中饱私囊。2013年12月,曹鉴燎落马。(详见《广州城中村窝案牵出副市长曹鉴燎》)

  两个月后,广东省纪委向广州市纪委移交了何继雄的违法犯罪线索,此后何继雄被“双规”。

  在广东省纪委2014年制作的关于曹鉴燎的廉政教育片中,曾这样描述曹鉴燎和何继雄的关系:何继雄对曹鉴燎唯命是从。曹鉴燎不再兼任沙河镇委书记、镇长后,马上将何继雄提拔为沙河镇镇长,并由何继雄的姐姐何月霞出任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总经理,“避免人走茶凉”。

  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是集体企业。当时为了开发珠江新城,沙河镇一共有9块自留地,全部交给这一企业开发。这一企业日后变成了曹鉴燎的“钱袋子”。(详见《合景泰富卷入曹鉴燎案》)

  对何继雄,曹鉴燎既给官,又给钱。何继雄在教育片中说:“1999年有一天,曹鉴燎打电话给我,他车到以后,我就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他指着后面的一个塑料袋说,这个钱给你。”那时,曹鉴燎的身份,已经是天河区区委书记。但这一细节在庭审中并未被提及。

  2013年7月之后,曹鉴燎已预感到自己会出事。而对曹鉴燎鞍前马后的何继雄,亦从2013年7月开始逐步归还其这些年的违法所得,试图将自己“洗白”。

  但最终,曹鉴燎在向广东省纪委供述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时,供出了何继雄。

  “感恩”教育影响深远

  庭审中,何继雄第一次主动提及曹鉴燎的名字,是陈述价值为104万的购物卡的去向。

  检方指控称:自1998年开始到2012年止,何继雄收到沙河兆联公司(由沙河镇经济发展总公司转制更名而来)在工作协调、物业管理等方面提供各种帮助,以报销费用、提取现金等各种方式,收受该公司贿送的感谢费共计人民币221万元、购物卡104万元并占为已有。

  何继雄辩称:这104万元的购物卡,多数都是中秋节和春节的时候,送给天河区的领导和“退休老领导”了。他进一步解释:“曹鉴燎经常教育我们,要懂得感恩,不能忘本。所以,每年都给他们送。”这时,何继雄突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何继雄承认,这些购物卡中,有一小部分是送给曹鉴燎的。他并未透露具体数额。

  这种“感恩”教育,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何继雄的下属和他的商人朋友们。

  检方指控何继雄的若干受贿事实中,不乏何继雄已“不在其位”之后,仍然有人以各种方式向其行贿。

  比如龙洞街道的集体企业——广州市龙汇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樊志华解释其行贿动机:何继雄曾是龙洞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当时龙洞违规报建了200多栋房屋,为此何继雄受到广州市纪委的处分。

  “念着他曾经的好处”,在何继雄2007年离开龙洞,调任冼村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之后,樊志华给了何继雄三个商铺用于出租,何继雄获得商铺转租款约120万元。

  对这样的行为是否应该认定为受贿,控辩双方各执一词。检方认为,这是何继雄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利,尽管他已经不在这里工作,但职务影响依然存在。而辩方则表示,在何继雄职务转变后,是否对原来管理的事务依然存在“职务上的便利”,应该有清晰的界定。若不再有“职务上的便利”,即不构成受贿。

  何继雄本人对这些指控均表示认罪,只是在具体金额上存在争议。

  曹鉴燎案多名行贿者仍在逃

  一个名为赵汉杰的新加坡人,为了租赁沙河兆联公司旗下的沙河濂泉服装批发市场的物业,找到时任广州市副市长的曹鉴燎。曹鉴燎将赵汉杰介绍给了何继雄。何继雄又将其介绍给了何月霞。

  成功租赁沙河濂泉服装批发市场物业之后,赵汉杰为表示感谢,用12万元的总价,卖给相关人等共6间商铺——其中曹鉴燎2间,何继雄2间,何月霞以及另一名参与者各一间。

  这12万元全部由何继雄出资。赵汉杰告诉他们,商铺用来“炒”,会比出租更划算。没过多久,赵汉杰称,这6间商铺一共“炒”了600万元。其中曹鉴燎可分得200万,何继雄可分得240万,何月霞和另一名参与者各分得80万。

  庭审中还透露,在曹鉴燎案发后,赵汉杰已逃至香港。广东省纪委曾前往香港对其做笔录,赵汉杰承认自己向曹鉴燎行贿港币1000万元和这6间商铺。

  赵汉杰的另一个身份是广州长江企业集团总裁。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市长江企业集团始建于1996年,以商业地产为核心,主要从事专业市场的开发、经营和管理。

  知情人士透露称,曹鉴燎在案发前,已预感到自己要出事。多名与其有关的老板纷纷出境躲避调查,至今未归。赵汉杰只是其中之一。(详见《广州两大地产老板涉曹鉴燎案滞留境外》)

责任编辑:贺信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导弹“误射” 许家屯 雷洋案尸检 雷洋案最新消息 李强 仕途折戟 财新网 985 211废止 张鸣 强卫 受贿案例 王儒林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