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骆建华:雾霾元凶之一SO2或被严重低估(更新)

2015年11月16日 14:54 来源于 财新网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前全国人大环资委研究室副主任骆建华抛出惊人推论:以2014年为例,当年SO2实际排放量应在3000万吨-3100万吨之间,这比官方公布的1974万吨高出50%以上

  【财新网】(记者 孔令钰)很多人都认为,经过十年减排,中国的二氧化硫(SO2)污染已不严重,雾霾主要是氮氧化物等其余污染物造成的。这个说法对吗?近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前全国人大环资委研究室副主任骆建华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二氧化硫的实际排放水平远高于官方数字,至少要高50%。

  骆建华先后在国家环保总局(环保部前身)、全国人大环资委、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工作20多年。经过粗略计算,骆建华认为,2014年SO2实际排放量应在3000万吨-3100万吨之间,这比官方公布的1974万吨高出50%。

  二氧化硫是最常见的硫氧化物,大气主要污染物之一。其与雾霾的形成有极大关系。 雾霾是指各种源排放的包括SO2、氮氧化物等在内的污染物,在特定的大气流场条件下,经过一系列物理化学过程,形成的细粒子,并与水汽相互作用导致的大气消光现象。空气中PM2.5(直径小于等于 2.5 微米的颗粒物)浓度的增加是导致雾霾的最重要因素,而无论对PM2.5中的一次颗粒物还是二次颗粒物的形成,二氧化硫都起着极重要作用。

  2015年11月初以来,东北地区、京津冀地区持续重霾。中国历经十年总量减排,官方公布的污染物排放数字不断下降,但环境却持续恶化,这让骆建华不由发问:污染减排是真实减排,还是“数字减排”?

  按照官方公布数字,以2005年为基准年,全国SO2排放量为2549万吨,经过近十年减排,到2014年已降至1974万吨,9年来下降了22%,已超额完成两个五年计划的任务。“但另一方面,大气环境质量并未得到明显改善,雾霾天气笼罩着大半个国土,且日甚一日。”骆建华说。

  骆建华向财新记者详述了他的推算方法。他从非电煤SO2排放量、脱硫产生的石膏量分别计算,得出2014年SO2排放量3000多万吨的结果。

  他先引入了公开数字:2005年煤炭消费量是24亿吨,SO2排放量是2549万吨。到了2014年,煤炭消费量已升至42亿吨,其中电煤消费约20亿吨,非电煤消费22亿吨,非电煤消费与2005年全年煤炭消费量相当。

  中国这十年来,SO2减排主要集中在煤电行业,根据中电联的统计,2014年电力行业SO2排放量为620万吨。剩下的22亿吨非电用煤,主要用于钢铁、水泥、民用锅炉等。“这些用煤除了钢铁行业安装了一部分脱硫装置外,其他行业基本没有治理措施,考虑其用煤量与2005年全年用煤量大体相当,因而,其SO2排放量也应相当,即2500万吨左右。”

  据此估算,2014年的SO2排放量应为 2500万吨与620万吨之和,超过了 3000万吨。

  骆建华又从另外一个角度验证此数据。2014年全年用煤量42亿吨,按照平均含硫率1%计算,燃煤所导致的二氧化硫产生量8400万吨,目前电厂脱硫大部分采用石灰石-石膏法,所脱除的硫转化为石膏。

  根据中电联的统计,目前全国脱硫产生的石膏量约为每年7000万吨,由此去除的SO2约为3300万吨。同时,洗煤也可去除一部分硫,按照目前煤炭洗选率60%,洗煤去除30%-40%全硫计算,每年洗煤可去除SO2约2000万吨。

  综上,脱硫去除3300万吨,洗煤去除2000万吨,共计去除5300万吨,与产生量8400万吨之差,即SO2排放量,也是3100万吨。

  骆建华的推算,在中国环境学者中并非孤例。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向财新记者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他的计算方法与骆建华第一种算法类似,马中 得出2014年中国二氧化硫排放量实际应该是4000万吨。

  “2014年,电力行业SO2排放量和去除量相加约为3300万吨。而电煤的煤质只可能比其他行业好,不可能差,那么即便拿电力行业的数来做参照,另一半的煤的SO2产生量大概也是在3300万吨,而这部分煤是很少有脱硫的。”马中据此估算,非电用煤排放的SO2约3300万吨,加上电煤排放的620万吨,约为4000万吨。

  为什么要对SO2排放数字如此较真?骆建华向财新记者解释,2014年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的一项研究认为,以PM2.5达标为约束条件,全国SO2的环境容量约为1360万吨。

  他分析,如果SO2排放量是官方公布的1974万吨,那么距离环境容量只有600多万吨差距,那中国显然是“胜利在望”。按照目前的减排速率即十年减排500万吨,那中国10年后就能达到SO2的环境容量。

  然而,如果按照SO2排放量是3000多万吨来计算,则需要至少30年,才能达到环境容量。

  骆建华认为,这关乎中国“十三五”环境 规划如何制定。如果继续推行总量减排制度,那么各项污染物的基数如何定?

  他解释,为何在SO2、NOx、COD、NH3-N等四项污染物里专挑SO2“说事儿”,因为NOx和NH3-N是“十二五”才添加的约束性污染物,而COD在2006年时调整了基数,因此仅SO2有十年一贯的减排数据。

  无论“十一五”“十二五”,还是即将出台的“十三五”规划,污染物排放基数问题都是“老大难”,一是底账混乱,缺少真实可信的统计数据,二是各省博弈,都希望“调高”自己的排放基数,为接下来五年争取排放空间。因此如骆建华所言,十年总量减排沦为一场“数字游戏”,而雾霾依旧。

  财新记者获悉,“十三五”规划即将出台,过去十年沿袭的总量减排制度或变革,环保部门将主抓环境质量,即以环境容量为前提的浓度控制。

  “当然,这些(SO2)估算很粗略。”骆建华告诉财新记者,他希望引起相关部门和公众对真实排放量的重视,他也期待环保部来反驳估算数据。■

责任编辑:宫靖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海口长流琼华村 海口市委应该集体辞职 魏则西 武警王宝音 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 南京大厦起火 乐平再审强奸案 李克 专职副书记 杜文案重审 内蒙两高官 深圳女教师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郭伯雄案审查起诉 河北省反腐最新消息 上海送奶车侧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