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李树亭:提审聂案可恢复司法信心(附视频)

2016年06月16日 07:45 来源于 财新网
称一旦被平反,聂树斌案就可称为中国法制史的里程碑;通过平反重大冤案,可以让人民群众恢复对司法制度的信心,否则便普遍失望

  【财新网】(记者 赵晗) “一件显而易见的案件,被河北拖了十年多。然而案情并不复杂。”6月14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介绍,聂树斌案主要的案卷一共三卷一百多页,他于2015年3月17日、18日在山东高院复制了一共18本卷。在他平时还应付别的工作的情况下,仅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阅完了全部的卷,并且整理出七万字的代理意见。

  “我相信那些法官的水平要比我高。我用20天,你用了十多年。”李树亭说,“所以可见他们对法律的轻蔑。我一向旗帜鲜明地谴责河北高院,因为他们伤害了法律的尊严。他们不仅是对聂家不公,他们还让老百姓对国家的司法制度丧失了信心。”

  聂案洗冤模式可推广

  聂树斌案之所以坚持到现在,有一个特别之处,即法学界、实务界、媒体、警察和聂家形成了一个小团队,并且并肩坚持了十多年。在李树亭看来,这种模式可以推广。

  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平冤成功有三个方面条件必不可少:一是律师的专业水平。二是需要借助媒体的力量撕开暗箱,将真相公示于天下。三是借助司法权力。

  如果下级法院制造了一起冤假错案,而指望它自觉纠正,几乎不可能。李树亭说,必须借助比它高一级的司法权力来纠正它的错误,否则,“只能眼巴巴地等天时、地利、人和”。

  “这三者,有的案件两者满足就可平冤;有的必须得三者同时具备,否则就不可能。”李树亭认为,聂树斌的案子正是三者合力的推动。

  李树亭认为,聂树斌案若平反,可以称得上中国法制史上的里程碑。通过平反重大冤案,可以让人民群众恢复对司法制度的信心,否则便普遍失望。

  “人人活在这个国度,有一种焦灼感、恐惧感。”李树亭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天降横祸,自己就成为另一个聂树斌:在毫无预知的情况下被采取强制措施,然后供认自己做了没做的事情。”

  李树亭表示,聂案的最终平反,会极大地推进中国法治良性发展,“当一国的百姓已经不再信任法律时,国家不可能达到政治清明、社会和谐。”

  李树亭了解到,王书金走上了一条类似“自我救赎”的过程,虽然他曾经遭受河北方面的压力,被施以酷刑要求翻供,但一直坚持“我自己造的罪孽,我自己来把它洗清。”

  “但是反观有些人,他们可能直到今天,起码直到举行听证会时,还在用种种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手段来包裹自己的罪恶,或是洗刷自己的罪恶,或是为别人的罪恶洗地。”李树亭说。

  冤假错案缘何存在?

  在中国的刑事侦查中,口供往往被视为“证据之王”。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冤假错案的存在,是因为在中国的司法实践中,公安机关迷信口供。

  “不是去做很多艰苦细致的调查或者侦查的工作,只是迷信一切结果从口供中来。”李树亭指出,犯罪嫌疑人如果没有供述,公安机关就认为犯罪嫌疑人不老实,“既然不老实,我就采取相应的手段,让你供述。”

  关于催生冤假错案的第二个原因,李树亭认为是警方破案之后,肯定有嘉奖、立功、晋职,可能还有金钱奖励。

  刑诉法明确,公安机关在侦破案件的过程中,既要搜集对犯罪嫌疑人不利的证据,也要搜集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

  “但是咱们恰恰相反。”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在聂案中,他走访聂树斌当时所在工厂的车间主任时,这位车间主任明确告诉他,车间管理非常严格,请假早走几乎不可能。

  聂树斌所在的焊件车间,一个活必须是好几个人同时做,缺少一个人就无法进行。这位车间主任说,公安机关当年提取了他们的出勤表,出勤就画上对勾,旷工就画圈,“聂树斌早退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个考勤表,李树亭却一直没有在聂树斌的卷宗里发现。“这个东西到哪儿去了?这对聂树斌肯定是有利的。”李树亭说。

  李树亭还追问,既然在1994年9月23日就控制了聂树斌,并且当时说第二天就在郊区分局或派出所进行了突审,那么直到9月28日聂树斌自供,这中间几天的讯问笔录到哪儿去了?

  “我相信这些讯问笔录里绝对有对聂树斌有利的东西,可能就存在聂树斌说不是我干的这个事情。但是下面这些东西一页都不在。”李树亭对财新记者说。

责任编辑:陈宝成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武汉 内涝 西安曲江入室杀人 张丽丽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长沙 叶选宁 翻身派出所 武汉填了多少湖 绥芬河武警杀人 衢州新闻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