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最高法院再推审判中心改革 重申疑罪从无

2017年02月21日 17:0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最高法院发布改革实施意见,继续重申法治理念,要求坚持严格司法原则、证据裁判原则、非法证据排除原则、疑罪从无原则、程序公正原则
图自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底线标准就是要切实防范冤假错案。”2月21日,最高法院发布《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戴长林在解读这份文件时的表态,也是各方的期待。

  中共十八大后,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念斌案等冤案相继平反,“公安做菜、检察端菜、法院吃菜”的司法体制弊病暴露无遗。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严格司法,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引人瞩目。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2016年6月份便已启动。彼时,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制定《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在现有立法基础上,重申未经法院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没有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等理念,强调探索建立重大案件侦查终结前对讯问合法性进行核查制度,落实证人、鉴定人出庭、排除非法证据等内容。受访学者、律师普遍认为,《意见》没有专门谈及公检法间的直接关系,与学者设想的改革路径有所差异,且《意见》系纲领性规定,需进一步细化并实施,不能“雷声大,雨点小”。

  8个多月后,细化的《实施意见》正式亮相。这份《实施意见》共五部分33条:一方面继续重申法治理念,要求坚持严格司法原则、证据裁判原则、非法证据排除原则、疑罪从无原则、程序公正原则等,另一方面强调完善现有制度、程序。

  《实施意见》要求,规范庭前准备程序,提出完善庭前会议程序、庭前会议与庭审的衔接机制,规范撤回起诉程序;规范普通审理程序,要求规范证据调查程序,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及法律援助制度、完善法庭审理规程;规范证据认定规则,要求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完善证据合法性调查程序,细化有关证据采信规则,明确证明标准的具体要求;完善繁简分流机制,推进速裁程序改革、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完善当庭宣判制度。

  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戴长林介绍,中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伊始,最高法院指导各地法院推进改革,上海、浙江温州、四川成都、吉林松原等地法院先行先试,针对庭前会议、证人出庭、非法证据排除、律师辩护等问题率先进行探索。

  《实施意见》强调从三方面防范冤错案件。一是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针对司法实践中非法证据“认定难”、“排除难”等问题,《实施意见》进一步明确非法证据范围,推动落实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制度,并完善庭审阶段证据合法性调查程序,有助于严格落实非法证据排除原则,依法排除非法证据。

  二是健全完善律师辩护制度。《实施意见》要求各地法院配合有关部门逐步扩大法律援助范围,切实提高律师辩护率。戴长林介绍,目前,浙江、上海等地法院已经实现可能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并逐步提高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案件的律师辩护率,各地法院可以参考借鉴。

  三是严格贯彻落实疑罪从无原则。《实施意见》要求,对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坚持有罪则判,无罪放人。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准确把握疑罪标准,确保有罪的人受到公正惩罚、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为统一定罪事实的证据标准,有必要探索运用大数据对量大面广的刑事案件证明标准进行集中攻关,形成操作性强、可数据化的统一标准,减少事实证据问题的认识分歧。

  针对冤案中常见的刑讯逼供问题,《实施意见》重申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并细化了相关措施。例如,提出侦查人员在必要时出庭的要求,明确规定不得以侦查人员签名并加盖公章的说明材料替代侦查人员出庭。经法院通知,侦查人员不出庭说明情况,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予以排除。这些规定既有助于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也有助于提示办案机关重视收集证明取证合法性证据材料,减少不必要的证据争议。

  戴长林透露,中央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改革文件,进一步明确非法证据的范围和认定标准,规范非法证据的排除程序,有助于逐步减少、妥善解决证据合法性争议。

  防止庭审走过场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关注点之一。戴长林介绍,控辩双方通过庭前会议可以展示证据、沟通意见,减少不必要的争议,为高效率庭审做好准备。《实施意见》第二部分强调“规范庭前准备程序,确保法庭集中审理”,要求法院进一步完善庭前准备程序,保证法庭集中、高效审理。

  例如,《实施意见》规定,法院可以在庭前会议中组织控辩双方展示证据,听取控辩双方对在案证据的意见,并梳理存在争议的证据。对控辩双方在庭前会议中没有争议的证据,可以在庭审中简化举证、质证。

  但北京律师金宏伟对该规定有疑议。他表示,《实施意见》意在促使庭前会议实质化,但规定双方对证据无异议就可以简化庭审举证、质证,等于是用庭前会议取代了举证质证。

  “《实施意见》还规定庭前会议可以不通知被告人参加。一旦律师与被告人的观点不一致怎么办?被告人根本没有对证据发表意见,何谈对证据达成一致意见?”金宏伟说。

  有学者受访时也曾提出,将庭审实质化作为唯一抓手、认为应在诉讼制度而非司法体制层面推进改革,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实现路径上的两个误区。学者称,除推行庭审实质化外,实现以审判为中心的重要思路与举措在于,在社会与政治体制改革背景下确立以法院为中心的司法体制,将确保裁判权力的独立性、实质性作为改革的重要方向,并重新划分诉讼阶段,塑造审判与审前阶段的主从模式。

责任编辑:王逸吟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