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全面改革的浙江探索】七:土地改革德清样本

2014年12月25日 16:31 来源于 财新网
对于目前一些人士对于土地改革的顾虑,德清县委书记张晓强说,不能因为极个别的情况,就阻碍大多数人往前走,“要相信农民、相信老百姓”

  【财新网】(记者 汪苏 张进)“农村‘三权’抵押贷款已发放累计802户,1.8亿元。”11月下旬,在莫干山脚下的浙江德清县,德清县金融办副主任褚海膺告诉财新记者。

  这“三权”是指农村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农房所有权以及农村集体经济股权,其抵押权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正式承认的。

  2014年,德清成为浙江城乡一体化改革试点,地权改革是一项核心内容。三中全会之后,土地改革至今仍存较大争议,许多人士对农房抵押、流转、集体建设用地入市等都存有顾虑。观察改革,有很多不同的逻辑。比如,理论的逻辑、时间的逻辑、地域的逻辑。不过,最生动的是实践的逻辑。故此,财新记者去德清做了调研。

  让“农村死产变活权、活权生活钱”

  浙江德清县五四村是莫干山麓的一个普通村庄,有耕地1800余亩,人口1527人。59岁的五四村村民郑小兴告诉财新记者,2014年5月,自己第一次拿到了和城里人一样的“房本”,他马上把房产证拿到银行抵押,获得了20万元贷款,用于装修。

  “以前还要找别人担保,很麻烦。现在直接拿房屋抵押,房子放着也是放着。”他说。

  洛舍村青虾养殖户陆建国也从农房抵押中得到好处,他以面积541.98平方米的农房作抵押,向县农商行申请了25万元贷款,用于购买青虾饲料。

  有一些对推进土地改革持有异议的人认为,农房抵押、交易等会造成农民流离失所。财新记者也就此询问德清县委书记张晓强意见。这位曾有长期乡镇工作经历的县委书记给出的答案简单明了。他说,确实一些人有顾虑,但不能因为极个别的情况,就阻碍大多数人往前走,“要相信农民、相信老百姓”。

  在张晓强看来,30年前的改革重在放活,现在则要从产权着手,让“农村死产变活权、活权生活钱”,这将全面激发农业农村活力。

  “产权清晰可流转之后,就多了20万市场主体。不用政府号召,老百姓自己就会去做。干部休息个十天半个月,没事!”张晓强说。

  德清县常务副县长敖煜新德清用“先确权、再活权、赋权”,来概括德清的改革。

  他告诉记者,2013年以来,德清首先完成了农地、宅基地、农房、集体经营性资产的确权工作。承包经营权100%确权,又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给农业经营面积50亩以上、林业30亩以上的流转户颁发流转经营权证。宅基地也100%确权发证,所有农房完成测绘工作,确权发证工作仍在推进。集体经营性资产100%完成股份制改革,62家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完成工商登记。这就叫“三权到(人)户、权随(人)户走”。

  确权基础上,则进一步活权、赋权。德清县金融办副主任褚海膺告诉记者,城乡一体化改革试点启动后,德清推出农村“三权”抵押贷款。其中,农村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开展最为广泛,银行接纳度也最高,已发放223户共计1.20亿元,农房抵押贷款发放555户,金额6117万元。农村集体经济股权抵押贷款则数量较少,共发放14户121万元。

  “三权”抵押作用不可小视,农民方便获得贷款后,就有了创业的初始资本。褚海膺表示,银行也动起来了。“在德清,农商行积极性高,农商行一启动,别的银行也来竞争”,现在已有包括县工行、农行、建行等在内的10家金融机构开展“三权”抵押贷款业务。张晓强告诉财新记者,一开始也存在银行积极性不高的问题,但如果它们不做这个业务,以后就很难在农村存款等业务上竞争了。

  另一项突破性的改革是经营性集体建设土地入市。这也是一个较为敏感的问题,过去,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不能直接入市,必须经过国家征地才能用于城市建设。三中全会提出放行此事,但由于上层仍在实施方案上寻求共识,政策迟迟未能落地。德清已经积极打算试水。敖煜新告诉记者,“五块地都准备好了,一旦国家方案出台,浙江省国土厅及国土部同意,这五块土地马上就可以入市。”

  土改的分歧

  “土改没有一边倒的声音。有很多声音冒出来。” 德清县国土局副局长邱芳荣说,从目前来看,中央对土地改革的态度还是比较谨慎。他说,德清的原则是“可以抢跑,但不能越线”。

  比如,在宅基地方面,国家和省里政策还没有放行宅基地能直接交易。所以,现在德清的宅基地仍是在政府主导下进行置换,促进农民向中心村、中心镇集中。

  浙江省政府研究室主任沈建明告诉财新记者,自己并不支持完全放开宅基地和农房交易,浙江目前还没有到“逆城市化”的阶段,而是希望促进农民集中,“现在村庄太分散了”。

  而集体建设用地入市改革,事关政府征地权。在缩小征地范围上,德清县也有不同意见。有的干部认为,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应限定在城市规划区以外,城市规划区内,不征地城市化就没有办法搞。但德清县最终上报的试点办法,并未作此区分。德清县并明确,土地入市收益除上缴15%的基础设施开发费用外,其余全部归集体所有。

  一些当地干部认为,德清的产权改革仍有很多瓶颈。

  目前,德清县农房抵押后,一旦出现违约,银行只能在镇域范围处置抵押农房。这限制了农房抵押业务的发展。

  “流动性不好,房屋估价也低。”褚海膺希望,可以将流转范围扩大至县域。“从农商行(原农村信用社)反馈的情况来看,建国以来,真正的农户小额信用贷款,违约率极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干部告诉财新记者,农民的房产交易和抵押,跟城里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农民自己会考量评估风险的。“不到万不得已,农民是不会让银行把他的房子收走的。”

  而农房买卖目前也没有放行。“只能租不能买,可以租30年。”敖煜新表示。

  不过,德清农房出租兴盛。在莫干山脚下,由洋人租赁农民土房子开的“洋家乐”已经成为莫干山一景。2007年,南非小伙高天成在三九坞村租赁农民泥土房建设第一家民宿。这家讲究低碳精神、强调回归自然又融合了中西设计的“洋家乐”大受欢迎。此后,短短几年,好几十家“洋家乐”在莫干山下开业。中国人也纷纷模仿。老外钟情于“最土”的泥土房。这些原本不值钱的破旧土房子,现在年租金可以达到七八万元。

  张晓强认为,农村产权改革也需要农村社会保障不断完善作为配套,“在全省推广没问题”。他希望,德清的实践能够为东部地区农村产权改革起到探路作用。

责任编辑:张进 | 版面编辑:黄玉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百度新闻 防汛 西安杀害5人 翻身派出所 武汉雨量 长沙 绥芬河武警杀人 强拆 高选民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河南新乡暴雨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