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经要闻正文

新环保法实施后NGO打赢首例公益诉讼

2015年10月30日 15:29 来源于 财新网
该案判决有具有示范意义的亮点:判决罕见地支持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金,支持了原告的律师费和办案费用。这对未来同类诉讼意义重大

  【财新网】(记者 崔筝)2015年10月29日上午9时,福建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一起生态破坏案件,判决原告胜诉,被告限时恢复被毁林地的植被和生态功能,并赔偿超过百万元的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这是2015年1月1日新《环保法》生效以来,中国大陆立案和宣判的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新《环保法》后第一案

  环境公益诉讼指的是环境公共利益遭受侵害或即将遭受侵害时,法律允许其他的法人、自然人或社会团体为维护公共利益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新《环保法》第五十八条公益诉讼条款首次将“破坏生态”的行为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范围,随后,发布的司法解释对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地域和级别管辖、赔偿款项等方面做了更加明晰的规定。

  在南平案的环境公益诉讼中,原告是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和福建绿家园,南平市人民检察院、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支持起诉,第三人南平市国土资源局延平分局、南平市延平区林业局参加庭审。

  2008年7月底,被告谢某等四人在未依法取得占用林地许可证及办理采矿权手续的情况下,在南平市延平区葫芦山开采石料,并将剥土和废石倾倒至山下,直至2010年初停止开采,造成原有植被严重毁坏。在国土资源部门数次责令停止采矿的情况下,2011年6月份,被告还雇佣挖掘机到该矿山边坡处开路并扩大矿山塘口面积,造成植被严重毁坏。

  2014年7月28日,延平区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对三被告判处徒刑。然而,毁林造成的生态损害并未获赔偿,被破坏的林地不仅本身完全丧失了生态功能,而且影响到了周围生态环境功能及整体性,导致生态功能脆弱或丧失。

  2015年1月1日,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正式生效实施当天,原告提起公益诉讼,被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以及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是该案的支持起诉单位。

  经过证据交换和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法院认定被告谢某、倪某、郑某、李某行为具有共同过错,构成共同侵权,判令四被告五个月内清除矿山工棚、机械设备、石料和弃石,恢复被破坏的28.33亩林地功能,在该林地上补种林木并抚育管护三年,如不能在指定期限内恢复林地植被,则共同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10.19万元;共同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恢复原状期间服务功能损失127万元,用于原地生态修复或异地公共生态修复;共同支付原告自然之友、福建绿家园支出的评估费、律师费、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16.5万余元。

  示范意义明显

  参与本案的律师表示,该案中有几大具有示范意义的亮点。首先,判决中,法院支持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并且认可了原告委托生态评估公司做出的评估报告,对专家意见予以采信,这有很好的引导和示范意义。

  原告自然之友代理律师刘湘表示,专家意见在国外的环境诉讼中具有重要的证明效力,在我国环境诉讼中还鲜有这样的对专家意见予以采信的判例。专家意见作为有效证据不仅可以增强判决的科学性,并且可以大大减少原告的举证成本,避免原告陷于成本高昂的司法鉴定程序。

  另一大亮点,则是法院判决支持了原告的律师费和办案费用,原告另一位代理人葛枫对财新记者表示,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原告全额的律师费用和办案的必要费用,如果能作为机制固定下来,将在很大程度上鼓励环保组织依法提起环境公益诉讼、也有助于提高公益律师代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积极性。

  然而,本案的后续操作也将面对环境公益诉讼实践遇到的新的问题和挑战。其中之一就是,赔偿金如何支配使用。按照法院判决,被告需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27万元,如果恢复生态不利,还将面临另外110.19万元赔偿。环境公益诉讼中,罚金支付是为了补偿公共利益,原告并非为利益相关方,并无权利支配赔偿金。

  “赔偿金如何使用尚未有定论,这将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葛枫告诉财新记者,目前的方案是,相关赔偿会先支付到法院的制定账户再做计划,未来或许会由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来支配、监督生态赔偿资金的使用。

责任编辑:宫靖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导弹“误射” 许家屯 雷洋案尸检 雷洋案最新消息 李强 仕途折戟 财新网 985 211废止 张鸣 强卫 受贿案例 王儒林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