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周永康之子周滨一审获刑18年 曾为中国最神秘富商(附视频)

2016年06月15日 18:06 来源于 财新网
宣判后,周滨当庭表示,接受法院判决,不上诉

  【财新网】据央视新闻,6月15日,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滨案进行公开宣判。

  法院认定,被告人周滨和其父周永康共同利用周永康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804.6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系周永康受贿共犯,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周滨伙同他人,利用其父周永康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4亿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告人周滨身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国家限制买卖的物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还构成非法经营罪。同时认定,周滨具有自首、坦白、积极退赃、认罪悔罪等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遂以其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9亿元;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6亿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02亿元;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宣判后,周滨当庭表示,接受法院判决,不上诉。

  案件审理过程中,司法机关充分保障了周滨及其辩护人依法享有的各项诉讼权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记者等社会各界人士旁听了宣判。

  附:相关报道

  周滨:最著名的神秘富商

  【财新网】(记者 于宁 黄凯茜 特派香港记者 王端)

  起步华亭嘉园

  按本世纪初的标准,座落在北京北四环的华亭嘉园只能算是中高档楼盘。在豪宅林立的亚运村商圈,这组34层的楼房算不得小气,也绝不起眼。

  这是周滨2001年从美国留学归来后,最初的居住之处。他喜欢在华亭嘉园健身会所一层的咖啡厅会见朋友。咖啡桌上蓝白格的塑料桌布,味道不很纯正的速溶咖啡,都显示着彼时周滨待人接物的低调。

  周滨是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和前董事长,自2013年9月财新网报道周滨的白手套——四川商人吴兵被抓消息后,现年42岁的周滨迅速成为中国最为知名的神秘富商。

  按父系算,周滨籍贯无锡,不过,他1972年1月出生于会战正酣的辽河油田。或正因此缘份,1985年,周滨随升任国家石油部副部长的父亲迁到北京,四年后参加高考,仍然把石油做为主业——他考上了座落于四川南充的西南石油大学,攻读科技英语专科。这所原本并不起眼的大学在最近一年暴得大名,2013年8月落马的三名中石油副总级高管李华林、王道富和冉新权,同样曾就读于这所学校。

  学生时代的周滨和同学们没什么两样,那时比较瘦,喜欢踢球,假期回京还请北京的同学去石油大学的家里玩。也有同学说,他虽然是英语专科,但英文并不好。

  1993年,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一年后,周滨赴美读书,在美国能源重地德克萨斯州的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攻读石油专业研究生。曾有媒体称,正在接受调查的中石油集团前副总经理、担任过周永康秘书的李华林,自1992年3月出任中石油休斯顿办事处副主任,就是为照顾20岁出头的周滨,但两人并不在同一座城市,而且从时间上交集并不长,1993年李华林即赴任中石油加拿大公司总经理,李华林最多为其处理过前期一些入学事务。

  据周滨的大学同学称,周滨在美国留学期间就开始做些生意,比如通过关系将外资的石油设备卖给中国的石油企业,令同学们“羡慕不已”。不过,周滨还是顺利毕业,甚至获得了荣誉学生(类似国内的优秀毕业生)的奖励。

  在德州,周滨遇到了后来的妻子黄婉。黄婉是著名地质学家黄汲清的孙女,高中时代随父母黄渝生、詹敏利移居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周滨和黄婉曾随黄婉家人,在美国新泽西州生活过一段,婚后有两个孩子。后来,黄渝生、詹敏利夫妇移居南加州拉古娜海滩附近的一处养老小城。

  周浜并没有留在美国。2001年后,他和妻子将事业重心转移到国内。回国后,周滨曾在斯伦贝谢神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市场部门任职,该公司主要从事软件开发,并生产银行卡、IC付费电话卡等。

  2004年,在周滨居住的华亭嘉园,成立了一家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旭阳光能源)。公司的法人代表叫赵明,出资100万元;而出资400万元、占股八成的大股东是詹敏利,周滨的岳母。

  之后,中旭阳光能源增资扩股,注册资本达到2000万元。2009年12月30日,詹敏利将手中的1600万元公司股权转让给了周滨。此时,中旭阳光早已迁出华亭嘉园,有了更体面的办公楼——北京望京新城的方恒国际办公楼。这处办公场所的产权,亦在詹敏利名下。

  周滨于2010年2月正式出任中旭阳光能源的董事长,此时公司经审计的净资产为3260万元,其岳父黄渝生亦担任公司董事。2012年12月,中共十八大召开后一个月,周滨将董事和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妻子黄婉。

  在油吃油

  认识周滨的多位人士向财新记者描述了这位高官子弟——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不算英俊,也不难看,有一双与其父相似的剑眉。

  “比较内敛深沉,虽然交谈下去会发现也没有什么内秀,但还是有些文绉绉的气质。”一位北京的企业负责人说,“周滨待人接物的态度还算低调,没有官二代的张扬劲。”

  周滨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的主要生意方式是以低价获得稀缺资源和合同,然后再高价卖出——这种方式在计划经济时代被称为“投机倒把”,1980年代后成为一种“官二代”常见的商业盈利模式。虽然其父1998年就正式离开了石油领域,但老石油30多年的根基,加上此后步步升迁的里程,足以为周滨带来巨大的父荫。中旭阳光能源成立后不久,即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级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统信息化大单。另外,中旭阳光能源还宣称自己参与了中石油的成品油物流配送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系统及信息系统管理等多个信息化项目建设。

  工商登记的年检资料显示,2009年-2011年,中旭阳光能源营业收入非常平稳,分别为1.09亿元、1.16亿元和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74万元、2116万元和2468万元。截至2011年,该公司总资产1.39亿元,员工72人。

  从财新记者获得了一份中旭阳光能源股份制改造的评估报告。据这份完成于2010年底的报告,中旭阳光能源不仅有信息化业务,也从事油田设备买卖业务,其应付账款中包括江苏一家石油机械公司的3106万元,而应收款涉及单位,则包括塔里木油田、吉林油田、长庆油田、辽河油田等中石油下属公司。很显然,周滨与这些国内油田有设备买卖合同。

  目前财新记者确知的周滨最大一笔倒卖生意,是2007-2008年,周滨以一两千万元的低价,获得与中石油长庆油田合作开发的长印、长海区块,然后再由周滨的白手套之一米晓东,以5.5亿元价格倒手,从中获得暴利。

  现年43岁的米晓东是周滨在西南石油大学的同学,在油藏专业88级就读。米晓东是老海油子弟,毕业后在中海油深圳分公司供职,2006年前后到北京,负责打理周滨在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据说米晓东为人低调,办事妥当,深受周滨家人喜欢,高尔夫打得极棒,堪称教练级。

  2007年1月,米晓东在中石油长庆油田总部所在地西安,参股设立了陕西秋海汲清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秋海汲清),并担任法人代表。同年9月,秋海汲清在北京成立办事处。办事处就设在望京新城的方恒国际办公楼,与周滨的中旭阳光能源同在一处,其产权人为周滨岳母詹敏利。2007年,该房产由米晓东作为委托代理人替詹敏利买下。

  同年底,在西安秋海汲清同一地址,又成立了另一家石油公司陕西德淦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淦石油)。这一公司系独资,创始股东为北京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下称海天永丰),而海天永丰的大股东为周滨的岳母詹敏利。詹出资350万元,占股70%。

  这两家公司并无特殊资质,却以千余万资金,获得了外人垂涎的长庆油田石油合作开发项目。其中,价值较高的为德淦石油拥有的长印项目。据当地的中石油员工向财新记者介绍,长印项目中的印子台“对外合作区块”,归属长庆油田第三采油厂。

  最初,米晓东打算将德淦及其长印项目卖给一家国有企业,报价3.8亿元,未获接受。后经人介绍,辗转找到东北的民营石油企业家、吉林华海能源集团董事长王乐天。这一回,出价涨至5.5亿元。

  王乐天告诉财新记者,他们最初认为长印区块丰度不够,且价格偏高,但油层还比较均匀。“考虑到身为民营企业缺乏更多的机会,且公司有现成的石油开采队伍,还是决定做这一收购。”王乐天说,“反复谈判,价格也压不下来,还听说别人也想买,我们只好要下来了。”

  交定金时,双方一起吃了一顿饭。宴席上,王乐天见到了公司真正的主人周滨,时任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李华林也参加了会面。交易在2008年5月完成,距詹敏利的德淦成立不过半年。

  王乐天进入长印项目未几,就发现交易不对头,原为50平方公里的长印区块,王乐天能够开采的面积只有13平方公里,其余已被延庆油田当地的分公司抢占。此时,3.5亿首付款已经交付,王乐天要求退款取消交易,被周滨和米晓东拒绝。经过反复谈判,周、米将手中另一家公司秋海汲清的长海项目作为添头,补给王乐天,同时补给他的还有王盘山的一个小油田——那是周滨之前拿到的项目。秋海汲清持有位于宁夏自治区盐池县的长海项目合作开发权,油田总面积达50平方公里,但品次较长印项目差。2009年5月和2010年4月,王乐天分两次从米晓东等人手中买下了秋海汲清,剩余近两亿元尾款,王乐天分四次支付完毕。

  王乐天介绍说,与长印项目相比,长海项目投资收益很差,由于油层过深,分布不匀,他较预期追加了20亿元投资,回收期也大大延长,预计12年才能收回全部投资。

  一位熟悉石油圈的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中石油高层被查的一个重要线索就是长庆油田的对外合作开发问题,“蒋洁敏2006年11月当集团总经理后,将长庆油田的两个‘相差很大’的区块‘换包’,把一个准备勘探的项目换成一个已经产油的项目,批给相关人对外合作。当时相关副总也签字了,但写的是按照蒋总的批示办”。

  “倒卖油田这种事,都是拼背景,但是谁有周滨硬呢?我们最后只能甘拜下风。”一位曾经与周滨竞争同一项目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说到。

  从央企口中抢水

  2013年8月1日晚,50岁的四川商人吴兵,在北京西客站被有关方面带走。这一事件经财新曝光,引起广泛的反响。作为民营商人,吴兵在四川的生意一直被认为大有来头,其中又以从央企口中夺食的水电项目最为引人注目。其商业合作者之一,正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

  吴兵在四川的投资被称为中旭系,其主体为2001年成立的中旭投资,而2006年3月注册的中旭实业则进入了水电和房地产业。这家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下属有两家水电开发公司、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以及多家水电、房产业务链延伸的产业公司,自称“以水电站开发为主营项目,目前正在开发的有两个水电项目,一是总装机70万千瓦、投资53亿元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二是总装机45万千瓦、投资32亿元的革什扎水电站”。这两个水电站规模都不小。

  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位于四川雅安石棉县安顺场上游10公里处,是大渡河干流规划调整推荐22级方案的第15级电站,2006年获得国家发改委批文,2008年投产发电,多年平均年发电量31.21亿千瓦时,根据四川发改委批准电价0.288元/度计,一年卖电收入在9亿元左右。

  该项目由中旭投资、四川天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建设和管理,三方共投资10.61亿元,并向中国建设银行贷款42.45亿元。中旭投资、四川天蕴为吴兵旗下企业,而四川天丰,则早在2003年12月,即由周滨的岳母詹敏利控股57%。

  大渡河的水电梯度开发基本由五大电力公司之一的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包揽,中旭能从央企口中夺食,颇让四川当地电力人士侧目。“项目给他们是四川省的事,地方可能觉得多家开发比较快。”国电大渡河的有关人士曾向财新记者透露,龙头石水电站抢水头比较厉害。水头就是电站大坝上游引水口和下游尾水口断面之间的水位差,水头越大,发电能力越强。

  地产倒爷

  水电站、加油站系统信息化、倒卖油田、设备采购中间人,只是周滨生意的一部分。他也不只吴兵和米晓东这两个代理人。“倒买倒卖土地、捞人这些事,周滨也干。”一位熟悉周滨的人士说。

  2009年9月,一家名为北京秋海旭荣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秋海旭荣)设立,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北京昀滢旭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昀滢旭荣)出资2400万元为大股东,北京昌平区的南口农场出资600万元。昀滢旭荣的两名出资人正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出资1800万,占股90%)和米晓东(出资200万,占股10%)。秋海旭荣拿到了南口农场公租房项目的承建资格。该项目是北京重点保障房建设的重点项目,计划2013年竣工,提供公租房2020套,以及该公租房项目附近350亩区域的土地整理项目,其中居住用地约204亩,另有文化娱乐和体育场所等等。

  但是和长印油田项目一样,周滨和米晓东也没有做房地产的耐心。不到一年之后,2010年8月,詹敏利将“昀滢旭荣”的1550万股权转让给北京天恒联信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天恒联信),另250万股权及米晓东的200万股权则转让给同由詹敏利控股的北京汇盛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盛阳光)。天恒联信为北京西城区专责房地产开发的国企天恒置业集团下属公司。财新记者尚不清楚该笔股权转让的具体价格。

  在北京地铁13号线以北的北苑东路上,汇盛阳光等5家由詹敏利担任大股东的公司,2011年还向朝阳区来广营乡租赁了约200平米的办公用房和周边300亩原本用于高尔夫球场的土地,租期20年,每亩年租金6000元,用途不明。

  周滨经常往来于香港、新加坡、加拿大、美国等地,照顾自己生意。消息人士称,周滨在香港时经常住在利兹卡尔顿酒店。该酒店员工对财新记者表示,确曾有周滨这个客人,但自2013年夏天以来未曾入店下榻。

  据财新记者所知,米晓东于2013年10月1日前后被调查组控制。周滨则是去年12月初从自己在首都机场附近的别墅中被警察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他43岁的妻子、持美国护照的黄婉。

  周滨对被拘查早有准备,曾于2013年11月25日委托了两名律师为代理人。两名律师目前均拒绝向财新记者透露更多信息。

  财新记者还获悉,周滨的岳父黄渝生也同期失去联系。在万里之外的美国西海岸拉古娜小城,惟有62岁的詹敏利在经受煎熬,他联系不上自己的丈夫、女儿和女婿。

  “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在国内是一二十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大股东。”一位试图与詹接触的美国记者说,詹敏利拒绝相信媒体,“她似乎也不太懂英文”。

  (财新记者李雪娜、罗洁琪、特派香港记者戴甜亦有贡献)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武汉 内涝 张丽丽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长沙拆迁案 长沙强拆 叶选宁简历 衢州新闻 武汉填了多少湖 绥芬河武警杀人 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调什么单位 韩春雨 江门纪委 山东 孙立成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